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7章 夏想的理想

“先锋,情况有点复杂,出乎我的意外。”谭龙无奈地说道,“可能五交化的大楼拿不到了,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赫龙城可能已经卖给别人了。”
胡增周就语重心长地对夏想说道:“小夏,你可千万要用心做好领导小组的工作,指导单城市和宝市试点成功。只有两市都成功了,燕市才有可能成为下一轮试点城市。我身为燕市市长,想要改变燕市落后面貌的心情,比谁都迫切。”
“如果付先锋以可以为燕市拉来投资为由,要在燕市新建高档百货商场的话,我建议您尽量想办法阻止他,因为以燕市的经济水平,投资高档百货商场,只有死路一条。”夏想一脸坚决地说道。
“什么事?”
谭龙喜形于色,亲手包了一半给付先锋:“既然先锋爱好,就见面分一半好了。”
钢厂和药厂搬迁之后,光是搬迁费用就高达几十亿,钱从哪里出?都是银行贷款。银行贷款是谁的钱?自然都是老百姓的血泪钱。而且燕市钢厂不管是规模还是产值,远不能和单钢相比。单钢尚且有存亡之忧,何况燕钢?
“行,领导发话,不行也得行。”夏想索性也无赖一次,“我也有一件事情,您得答应我?”
“谭老兄,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一定要帮我拿到五交化的大楼。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五交化公司经理,敢不把堂堂的常务副市长的话放在心上?”付先锋或许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夏想就又向陈风请教了一些产业结构调整方面的知识,陈风的思路也是趋于保守,但也多少意识到燕市的落后与其省城地位不符,但因为受大气候所限,燕市又不可能做出任何惊人之举,就算他和胡增周一致同意,省里也会坚决反对。
陈风脸上也变成了严肃的神情:“你想做好事,不想让付先锋的投资打了水漂?”
谭龙就对赫龙城的回答就很不满意,觉得赫龙城对他太不尊重,连一句应付的话也不用心,就命令赫龙城必须重启和名品时尚的谈判。赫龙城也不知哪里来的底气,敢和燕市的常务副市长叫板——当然也不是明着不听,而是阳奉阴违,表面上一口答应,说是一定摆平闹事的老工人,暗地里一拖再拖,直到今天还没有和名品时尚签定协议。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您心里有数就成了。”夏想笑着转移了话题,他也清楚如果非要阻和图书止付先锋投资高档百货商场,也不现实,他只是委婉地提醒一下,让陈风注意一下付先锋的动态,别最后投资1个亿却从银行贷款10个亿。
表面上两大著名的支柱产业,其实已经是正一步步走向倒闭的边缘。
谭龙还真猜对了,确实和夏想有间接的关系。
“其实燕市以前曾经有一条古河道,不过现在已经干涸,部分地段还有水,形成了洼地。此河名叫下马河,整条河正好围绕燕市,如果疏通河底,拓宽河道,建成环城水系的话,不但可以改变燕市空气污染严重的问题,还可以改善燕市的环境,为少雨干燥的燕市增光添彩,让燕市也成为名符其实的山水之城。”
谭龙见付先锋急赤白脸的样子,心想原来他也会发火,总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事事好象都能坦然应对,原来也有失态的时候?他摇摇头:“赫龙城是五交化的职工,也没有什么后台,就一步步当上了经理。对于想升官的人来说,市政府的话不得不听,但赫龙城很有个性,对上头的话一向都不怎么当一回事,他也有决定权,就算自作主张将办公大楼卖给别人,只要手续合法,市政府也没有办法。”
“我不清楚,可能齐亚南清楚。”夏想也会心地笑了。
对于燕市的下一步发展,夏想也多少有点想法:“胡市长,燕市目前想要有大的动作也不可能,既然在经济的结构上不好有什么举动,那么不如从改善环境入手……”
“不是我不舍得,是我还没机会向老古说起。”夏想无奈,陈风别看是高高在上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在他面前不端书记架子的时候,比端书记架子还让人难以对付,“我就想,如果老古答应给一个手玩件,会不会又有什么新的问题出现?他送我一个螳螂捕蝉的雕件,我就一直担心,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真正用意,现在再向他开口索要玉石,不是自投罗网吗?”
夏想就耍赖:“陈书记,您这是明显卖友求玉。不管我的死活,只管要玉,你这样的领导,怎么能让下属口服心服?”
政治保守,经济落后,燕市的现状似乎不错,其实令人堪忧。
夏想的理想并不广大,他只希望他的重生,能为家人带来幸福,能为所爱的人带来欢乐,能为家乡做出贡献,能让燕省阔步向前,当然有可能的话,能为国家再贡献一份力量,就足和_图_书矣。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理想也要一点一滴地实现。眼下,他的目光只落在一市,也许明天,就能放眼全省了。
只是有些事情夏想明明知道,却不能说出,只能含蓄地点到为止。陈风听了,也没有特别留意夏想所说的前景,对于未来事物的发展,不是所有人都有前瞻性的眼光的。
夏想郑重地点头:“试点城市的重要性,不管是对两座城市的人民来说,还是对两个城市的主要党政领导人来说,具体到对我个人来说,都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不仅是要为两市人民谋福利,也寄托了我个人的理想和抱负!”
谭龙送走付先锋,坐了片刻,忽然冷笑一声:“京城来的又怎么样?想要升官发财的官员会看你脸色行事,燕市当地的一些人,官不大,脾气大,就是死倔,经理当不当都无所谓,你能拿他怎么样?对付他们,你付先锋远不如夏想有手段!”
胡增周对燕市的现状也很不满意,作为一个新兴的城市,燕市建市不过短短几十年,却没有新兴城市的朝气。除了街道的规划整齐一些,整个城市没有任何出彩之处,经济不上不下,重工业几乎没有,轻工业也不发达,高新技术更是不值一提。当年大吹经济开发区浪潮之时,燕市也顺应潮流,设立了东开发区。结果几年过去了,既没有高新企业入驻,又没有形成人气,现在的东开发区地广人稀,成为新手练车的最佳场地。
想到夏想,谭龙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会不会赫龙城意外变卦,和夏想有什么关系?
卖掉办公大楼为退休职工补交养老保险,是公司总经理赫龙城做出的决定。赫龙城为人豪气,性格粗中有细,但志大才疏,当上五交化公司经理不久,就将奄奄一息的五交化公司直接搞死,又因为许多退休职工的养老保险没有交齐,到了退休年龄却办理不了退休手续,无奈之下,不堪老职工指着后背骂娘的赫龙城只好卖楼卖地,来补齐欠款。
陈风哈哈大笑:“小手腕,小窍门,我不如你。好了,等什么时候进入我了视线之内,我会想想办法,尽量不让他们乱用燕市人民的钱。不过我虽然是市委书记,但不可能什么都管得到,银行方面,我也不会直接抛头露面。”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付先锋只能让谭龙多卡卡芳草地的脖子,至于赫龙城,总不能自己和图书一个市委副书记,想办法去打击报复他?下一步只能再重新选址了,燕市之大,总会还有合适的地点。
燕市的森林公园对环境的改善最明显,百姓河现在已经形同鸡肋,并非是水系不能改善环境,而是百姓河水量太少,又建在市内,河道又短,对环境的影响微乎其微。
付先锋进军燕市的第一步竟然败在一个小小的五交化经理手中,不由地怒火攻心,他强忍住心中怒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保持平静,说道:“洗浴中心的审批手续比较复杂,谭老兄可以多费费心,让他们的手续齐全一些……”
即使如此,和药厂相比之下,燕钢还有赢利能力,药厂却正走向没落之路。
胡增周也是心中忧虑,渴望在任期内能大展手脚,将燕市的经济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只可惜,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一出,省里首先排除了燕市。他也心里清楚,除非单城市和宝市同时获得成功,否则第二波试点城市,也不会轮到燕市。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我只要寿山石玩件,不管别的。”陈风也不顾他的市委书记的身份,直接无视夏想的问题,“你就明着告诉我,行不行吧?”
“什么?”付先锋怒了,他看上五交化大楼很久了,认为是燕市最合适的开一家高档百货的地点,不管是交通还是人流都有便利条件,但突然听到已经转手给别人,怎么不怒火中烧,“赫龙城怎么连市政府的面子都不卖?他到底有什么后台?”
谭龙是知道付家的心思的,也清楚付先锋作为付家的代言人,在燕市投资高档百货,也是政治手段的延伸。陈书记对在燕市兴建高档百货不置可否,似乎并不太关心,胡市长对此也是兴趣不大。就谭龙本人来讲,他到各地也考察过不少,也认为燕市缺少了一些大都市的味道,比如说高档会所几乎没有,连高档百货也没有一家,的确和燕省省会的地位不符。他对兴建高档百货持积极的态度,又因为是付家的事情,就积极主动地出面去解决问题。
陈风心领神会地笑了:“我听说他们看中了五交化公司的办公大楼,谈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中途生变,你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吗?”
胡增周这句话说得是真心实意,他自从听说夏想在单城市和宝市在主动申请试点城市之上所起的作用之时,在听到夏想提出了通海铁路的设想之后,对夏想的认识再http://m.hetushu.com一次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在胡增周看来,夏想此举有点石成金的绝妙,一条专用铁路,将沿海和内地遥远的距离,缩短为几个小时的路程,不论是投资规模还是时效性,都是现阶段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远比到沿海港口新建分厂节省投资和时间。
夏想此时正坐在陈风的办公室里,和陈风一起品茶。陈风在听了老古的孙女古玉到了领导小组上班,也是微微惊讶:“这事我也一点也没有听到风声,老古有点古怪,也挺神秘,不过他打的是你的主意,我就不用多操心了。我操心的是,你答应我的寿山石玩件,什么时候能交到我的手中?”
胡增周眼睛一亮:“如何说?燕市现在西北有植物园,市内有森林公园,还有百姓河,依你说,还有什么可以改善的地方?”
但付先锋的事情,他又不能不用心去办,就又拿起电话,打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放下电话,一脸无奈地对付先锋说道:“已经签定了协议,卖给了燕市的一家公司,具体公司有什么背景还没有查清楚,但已经知道了将在原址之上新建一处洗浴中心,名叫芳草地……”
中国是全球最大青霉素产地,国内青霉素年发酵能力在15000吨以上,其中燕省制药为3200吨,高居国内第一。但随着头孢类抗生素的应用,青霉素因为容易过敏以及会产生过敏性休克,在使用前需要先做皮肤过敏试验等,慢慢地被无过敏不需要皮试的头孢类抗生素替代,最后最大的青霉素生产基地,反而成为最大的累赘,每年都有巨额亏损。
本来已经和来自京城的名品时尚的负责人谈妥了价格,就等签定协议之后,一手交钱,一手交楼,却不知何故赫龙城突然之间改变了主意,说什么也不卖办公大楼了。问他原因,只说是老职工天天坐在他家门口,声称他敢卖楼,就敢砸他。
“五交化公司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付先锋关心的是五交化大楼的出售问题。本来谈好了价钱,但突然之间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五交化公司又提出不卖办公大楼了,让他心中来气。
“呵,我是好人不假,但不是滥好人,再说就算我告诉付书记说他的投资会失败,他会相信我?”夏想又笑了,“我是担心他们前期投资少,后期贷款多,最后投资失败,浪费的还是燕市的钱……”
夏想告别陈风之后,又和胡增周见了一http://www.hetushu•com面,谈论了一下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前景。胡增周在章程市为官多年,对章程市的落后深有感触,非常理解单士奇和曹永国迫切地想要改变落后面貌的心情,他对产业结构的调整的前景比陈风乐观多了:“我相信顶多三年,甚至两年,产业结构的调整就会初见成效。两年之后,小夏你才29岁,就足够担任副市长了……想想单城市的通海铁路就让人向往,当年领袖有诗赞道: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如今是铁路横贯东西,不分沿海内地!就通海铁路这件事情来说,小夏,我非常佩服你的大胆设想。”
只是付先锋初战失利,心中总是有些郁闷难安罢了。
谭龙知道赫龙城的话肯定是假话。赫龙城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性格之中有可取之处,对待五交化职工还算不错,虽然公司倒闭破产,但也没有多少人说他坏话。因为赫龙城不贪财,为人行事还算公正,也一心为职工着想,五交化公司的倒闭也是大环境所致,和他的个人能力关系不大。就连谭龙也不相信,会有职工跑到他家中去砸他。
谭龙亲自动手取出茶叶,泡上茶,又端给付先锋。付先锋尝了一口,感觉也就是中等偏上的品相,不过还是夸道:“好茶,我在京城之中也很少见到这样的好茶,谭老兄,你有口福了。”
不是燕市资格不够,是省里不敢让燕市试点,万一失败,丢的是全省的脸面。
五交化公司基本上处于倒闭的边缘,实际上已经破产了,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付先锋其实并不想要谭龙的茶叶,对他来说,谭龙的茶还入不了他的口,他的原则是宁缺勿滥。但见谭龙十分大方地主动分他一半,也是不想驳了谭龙的面子,就收下了。
“你不是我的下属,我是以长辈的身份和你说话。长辈向你求一块玉石,你也不舍得,是不是太小气了?”陈风呵呵直笑,最近他心情不错,各项工作开展顺利,燕市局势稳定,付先锋的到来暂时没有掀起什么风浪。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夏想拉拢住了胡增周,书记和市长在大事上保持一致,就能稳定住大局。
谭龙心中有火,常务副市长怎么了?常务副市长也不能干涉正常的商业活动,把手伸到下面的每个地方!赫龙城不听话,难道就撤了他?抓不住他把柄怎么撤他?更何况事情闹大了,被胡增周或是陈风发现了,他不是故意让市长和书记找他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