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8章 越来越稳健的步伐

夏想开车正要回家,忽然就接到了严小时的电话,严小时说要请他吃饭。
夏想就有点不满,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好色,怎么就被严小时形容成好色了?难道仅仅是因为多看了几眼她的胸部……的玉佩?真是天大的冤枉。
还好,严小时又说到了正题之上:“和单城市的前期联络工作,你就帮我决定了,好不好?等什么时候联系好了,我就和他们直接谈谈,争取尽快定下来。”
严小时听了,眨动着一双大眼睛,看了夏想一会儿,才说:“项目是好项目,可惜我的资金不够,直接申请贷款的话,有点难度。不过我还可以找一些关系,大概还能凑来几千万,最终大概会有1亿元的资金,作为前期投入的话,应该也够了,只要前期工程上马,到时再申请贷款的话,应该就容易多了,基本上,整个工程也就撑起来了。”
这个话题不能讨论,越讨论越暧昧,夏想就转移了话题:“对了,下一步如何继续开拓市场,想好了没有?”
“行,就按你说的办。”难得严小时非常爽快地一口答应下来,她又眯着眼睛看了夏想几眼,得意地笑了,“其实你人倒是不坏,除了有点好色之外,不贪财,不发坏,基本上还算一个合格的好人。”
“至于吗?一块玉佩而已,我也是一时心血来潮,突然就想给自己带一块玉,据说玉能给人带来好运,能近君子远小人,而且能去病健身,我就买了一块戴上,希望自己不再被人骗。”
夏想一脸惊讶地看了严小时几眼:“不简单,有思路。对了,你可以找范睿恒从省里申请一部分贷款,因为单城市是试点城市,在贷款上有政策扶持,应该容易申请一些。还有范睿恒是你的姨夫,怎么着也得照顾一点,是不是?”
“夏想,你有完没完?”
要是以前,胡增周也许听过就算,真当一个故事来听。但在得知了夏想为单城市提出的通海铁路之后,他就知道,夏想绝对不会只讲一个故事给他听,肯定是大有玄机,另有深意。
齐亚南敏锐地发现了投资洗浴中心的前景,就找夏想商量想在燕市开一家洗浴中心。此时燕市已经有了两三家洗浴中心,但都不成规模不上档次。夏想也十分佩服齐亚南超前的眼光,也支持他开洗浴中心。反正总会有人开,让自己人开,可以更好的引导和规范,总比让一些涉黑势力开要好得多。夏想就替m.hetushu.com齐亚南找好了地点——五交化的办公大楼。
下马河干涸已久,而且河道也早已堵塞,如果真如夏想所说的一样,疏通再加拓宽的话,不但耗资巨大,而且也是一场浩大的工程,因为下马河环绕燕市一周,少说也有100多公里,100多公里长几十米宽的河,光是水量就一个惊人的数字,从哪里调来这么多水?
不过夏想的提议还是太超前,不但工程量惊人,用水量也惊人,此时提出来,常委会绝对是一片反对之声,连省里也会有不少置疑的声音,胡增周就决定先放一放,先让专家教授们考察之后,再进行讨论论证。反正专家教授们有的是时间,闲着也是闲着,给他们一个信口开河的机会,肯定他们个个都会跑步前来报道,主动提出各种正常或不正常的想法。
夏想忍不住赞了一句:“才数日不见,小时就又美艳了几分,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严小时鹦鹉学舌,直接依样学了一遍,还给了夏想,夏想就嘿嘿一笑:“怎么样,欧洲之行收获如何?”
夏想问了地点,就开车前往。
夏想仿佛猜到了胡增周的想法一样,继续说道:“燕市其实并不缺水,周围有三个大型水库,三个水库蓄水能力都有限,一旦爆发了山洪,很容易发生水灾。如果建成了环城水系,也可以在水灾之时,充当泄洪渠……当然,以上只是我不成熟的异想天开,您就当听一个故事就可以了。”
前生没有能亲眼目睹,希望今生能够一睹燕市有了环城水系之后的风景。
严小时约他见面的地点在凤仙楼,是一家新开的川菜风格的饭店,夏想停好车,一眼就看到在门口站着的亭亭玉立的严小时。
郑冠群不是崔向的人吗?夏想愣了一下,还没开口,胡增周就明白了他的疑虑,解释说道:“冠群以前是和崔向走得近,后来有几次和我交谈,才知道他是我的半个老乡,后来又发现,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也不少,都是以前的非常要好的朋友,结果冠群就和我越谈越投机……”
“还可以,既然是你夏大处长出的主意,肯定有可取之处……”严小时环顾四周,“我们就在这里站着说话,还是到里面,边吃边谈?”
夏想好久没有摸过鼻子了,现在实在忍不住又摸了摸,顾左右而言他:“春天虽然春暖花开,让人心情舒畅,但有一点不好,就是和-图-书花粉一多,我的鼻子爱过敏,总是发痒难受,你有没有好办法?”
夏想上一次给严小时出主意,让她去欧洲住一段时间,体验一下欧洲人的消费和习惯,主要目的是让她做法国一些国际品牌的化妆品和香水的代理,她一去就没有了消息,现在突然出现,看来是从国外回来了。
夏想摇头一笑:“也不完全是,齐氏集团做事,一切都很规范……齐亚南跟我关系不错,他有几个项目想要上马,想和市里进行接触,就找到我,让我给他介绍一个可靠的人。”
燕市慢慢地进入了春天,柳树开始泛出嫩黄的绿叶,东风和南风渐多,傍晚的轻风吹来,虽然微微有寒意,但已然有了春的气息。夏想打开车窗,随着车流前行,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燕市,心里微微有一些感慨。
“下马河?”胡增周愣住,想了一想,才想起燕市市北确实有一处地下干涸的河道,还有一处洼地,平常多有市民在此处游玩,还有一些村民自发在沙地之上牵马供人骑玩,差不多已经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游玩场地。
夏想无奈地说:“我没得罪你吧?你干吗连我赏花的权力也想剥夺?”
服务员走后半天,严小时不说一句话,只是低着头,用筷子拨弄碟子里的菜,又过了一会儿,她才好象下定决心一样,说道:“别听服务员乱说,她才十七八岁,什么都不懂。都怪我,说什么你欠我钱,你哪里欠我钱了?”
胡增周满意地点头笑了。
齐亚南是何许人也?他在燕市多年,自然熟悉燕市人的脾气,几次接触下来,就和赫龙城谈妥了价格,并且很快就签定了协议,拿下了付先锋准备用来开高档百货的大楼。
又说了一会儿话,夏想的话题就转移到了五交公大楼上面,说道:“胡市长,齐氏集团想在燕市投资一家高档的洗浴中心,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但也并非3000万就不能撬动大项目,从省里申请一部分贷款,再从单城市申请部分贷款,然后再充分利用单城市的政策优势,比如地皮费用减免,以及其他各项开支,都由政府出资,建成之后,在分成的比例上可以让步,反正所有的投资项目,没有投资商一次性拿出全额资金进行投资的,都会利用政策优势和贷款。
“两天后领导小组就和单城市、宝市有一个碰头会,到时他们都会过来,机会合适的话,我就电话通知你和_图_书。”
“齐氏集团向来以酒店业为主,开洗浴中心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轻车熟路。”胡增周不置可否,作为市长,既要经济发展,也知道有时候总有一些不可避免的不太光明的行业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了,我听说你和齐氏集团关系不错,想让我一路绿灯?”
“咳咳……”夏想只好又咳嗽几声,借以掩饰被严小时指责的尴尬,她明显是埋怨自己以前骗过她,还好骗的只是信任,不是感情,就说,“古人君子佩玉,现今美人佩玉,也是一种时尚。别说,你戴了一块玉佩,更多了几分娇艳。”
3000多万资金,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想做大不容易,做小又不愿意,正好单城市的文化旅游项目招商,不如就让她一试。不过3000万对于成语旅游的文化项目来说,还是太少,据他估计每一个成语都对应一个景点的话,全部建成至少需要几亿元的资金,几千万元的投入,杯水车薪。
“当然。”
夏想乐了,对服务员说道:“我以前借她5块钱,5年了,她还记得清清楚楚,你说她是不是有点太小心眼了?5块钱记5年,你说累不累?”
夏想才惊醒过来,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歉意地一笑:“抱歉,我没有看你的……咳咳,我是看到你胸前的玉佩,和我认识的一个女孩胸前挂的非常象。因为你以前没有挂过,突然就有了玉佩,让我大吃一惊,太巧合了。”
用亭亭玉立来形容严小时,一点也不过分,她身材修长,苗条而不瘦弱,身穿厚裙,脚上皮靴,上身是一件束腰的小衣,更显得腰细腿长,在颇有古典风格的凤仙楼门前一站,被微暖的春风一吹,飘飘然犹如一朵迎风而立的迎春花。
夏想也知道以燕市的目前状况,想要推动环城水系的兴建,有点为时过早。但提前提出设想也没有坏处,胡增周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提前着手准备。一等单城市和宝市试点成功,燕市就可以乘机提出环城水系的议题,相信在省里也容易获得通过。
严小时已经订好了房间,二人坐下之后,她也没有征询夏想的意见,就直接点好了菜,等服务员一走,她才脱到外套,露出里面的紧身小衣——夏想就紧紧盯住严小时的胸部不放。
夏想有数了,笑道:“胡市长在燕市的步伐,越来越稳健了。”
洗浴中心虽然是藏污纳垢之地,但作为一个新和图书兴事物,想要完全杜绝也不可能,宜合理规范管理,不宜严防死堵。而且燕市在后世,就以浴都之名而闻名于世,洗浴中心之多,设施之豪华,装修之气派,别说各地省会,连京城都无法与之相比。最红火之时,燕市曾经一年之内连开三家超级豪华洗浴,一家装修得金碧辉煌,取名皇宫。一家装修得典雅古典,取名碧云天。一家装修得大气雄伟,取名龙行风。三大洗浴中心在燕市成鼎立之势,成为一时谈资。
燕市环城水系的修建,在夏想重生之前刚刚开工建造。在建造之前,也是经过激烈地讨论,从提出设想到最后立项,再到动工,也走过两年多的时间,当时下马河两岸已经形成了一个游乐场和许多餐馆,成为燕市一景。夏想还没有来得及看到下马河建成后的胜景,就重生了,他甚至可以想象在一向干燥少雨的燕市,有一处烟波浩渺的大河,到了夜晚,灯光通明,游船如织,该是怎样的迷人的风景!
夏想顾不上欣赏严小时的娇艳模样,心里却想,化妆品果然利润惊人,严小时做了还没有多久,就赚了这么多钱,估计利润高达百分之三百以上。以前听说牙膏利润惊人,基本上是一吨牙膏才几块钱,看来化妆品也差不多类同。
胡增周明白了夏想的意思,齐氏集团是想在市里找代言人,夏想在市委和李丁山关系不错,和方进江也有交情,不找他们却找自己,显然是有意为之,想送一份好处给自己。胡增周就笑了:“我明白了,这样,你让齐亚南直接找郑冠群,由冠群同志具体和齐亚南详谈,具体事宜都可以由冠群负责。”
夏想不免挠头,严小时把他当成免费的智囊了,他想了想,就问:“你有多少钱?想做什么?”
严小时狡黠地笑了:“有呀……”
“结了婚的男人果然不一样,对付女人的手段越来越娴熟,脸皮也越来越厚。”严小时“哼”了一声,不满地翻了夏想一眼,“看来我的玉佩得贴身配戴了,不能露在外面,省得被一些成熟的油腔滑调的男人以看玉的名义,看我的……”
“你就得罪我了,不要以为你帮我出两个主意,就能把你以前做得对不起我的事情一笔勾销!”严小时忽然脸上又隐隐闪过一丝怒气。
“不留恋花丛不就行了?你应该远离鲜花,珍爱鼻子,咯咯……”严小时笑得俯在桌子上,又抬头偷看了夏想一眼,“流连花丛m•hetushu.com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只是鼻子痒,就太便宜你了,你应该浑身痒得难受才好。”
在市委办完事情,夏想见正好到了下班时间,就打了一个电话回去,交待一下,就不回去了。基本上前期工作已经做好,就等几天后领导小组正式召开一下见面会,布置一下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了。
正好服务员上菜,听到了严小时的话,她可能是新来的缘故,还做不到在客人面前不动声色,而是悄悄吐了吐舌头,冲夏想笑了一笑。
此次产业结构调整,夏想就希望单城市和宝市的成功,能惊醒许多人,能让整个燕省都意识到,自古以来就多慷慨悲歌之士的燕省,地杰人灵,也能创造出财富和奇迹。
“大概有1000多万,如果把化妆品生意转让出去,估计也有2000万的样子,这样总共能拿出手的有3000万左右。至于想做什么,没想好,反正不想做房地产,不想做化妆品,不想做电子,不想做……”她歪着头一想,又笑了,“我想不好,能想好就不找你了。你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希望燕市和燕省,希望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才走一些弯路,少交一些学费,少丢一些面子,抢先占领市场和高地,在许多行业都有发言权,而不是处处被动,被人在规则的范围内,任意摆弄。
“快说来听听?”
“真心话?”严小时眼角带笑,小嘴上翘,笑着问。
“我不想做化妆品生意了……”严小时突然语出惊人,抛出一句让夏想吃惊的话,“因为在我了解了化妆品的内幕之后,连我自己都不敢用了,怎么还敢拿来卖,不是害人吗?我想转行了,正好手头也有了一点资金,你帮我想想做些什么好?”
严小时娇嗔说道:“哎,说你呢,怎么这么没出息?……你还看!”她想用手挡在胸前,又觉得没有必要,反而有欲盖弥彰之嫌。不挡的话,夏想的双眼好象钩子一样,几乎就在她的胸上扎了根——严小时就又羞又怒。
夏想就将单城市的以成语故事带动文化旅游的项目一说。
夏想的本意是逗一逗女服务员,缓和一下气氛,不料看上去年纪不大的服务员却皱着鼻子说道:“先生,女人的心思你不懂。她记得不是你欠她的钱,是你欠她的感情!”
“好,一言为定。”
严小时经夏想一夸,粉脸微红:“才数日不见,夏处长甜言蜜语的本事又长了几分,给人刮目相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