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0章 奇货可居

自己之所以和几家关系不错,就是因为先私交不错,而且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和他们有过利益冲突。说白了,一切还是以利益第一,没有利益只有私交,自然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至于以后的发展,除非能一直做到利益共享,否则再好的关系也有反目的一天。
怪不得夏想要鼓动单城市和宝市申请试点城市,原来他都心中有数,早就替两市想好了对策。有夏想的帮助和出谋划策,看来,产业结构调整的难点不再是具体改制的方向问题,而是确定了方向之后,如何具体执行的问题。
对于邱绪峰,崔向的心理很矛盾。平心而论,他倒是希望和邱绪峰走近,但上一次事件显然造成了他和邱绪峰之间的误解,而他又拉不上面子主动向邱绪峰示好。同时付家也说了,不必太在意邱家的反应。
夏想很清楚崔向的意思,是来拉拢邱绪峰来了。他并不担心邱绪峰被会崔向拉拢过去,他了解邱绪峰的为人,骨子里还是傲气十足的,毕竟邱绪峰还是标准的太子党。他能和自己关系交好,不代表他就认可崔向。别看崔向是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太子党傲慢起来,也是目空一切的。要不邱绪峰在燕省几年,凭借家族势力,想要结识省里的高官,怎么着也能认识几人。但他一直呆在安县,努力埋头做事,也是想靠自己的能力走到厅级。
幸好古玉看了出来,嗔怪说道:“爷爷,我和夏想都还没有吃饱呢。得吃饱了才有力气陪你说话,是不是?”
而且按照时间推测,现在达富胶卷应该正和美国的柯达进行接触,就合资问题正在谈判。柯达也没有意识到液晶屏的兴起和数码相机市场的巨大潜力,作为老牌的美国厂家,在数码相机的大潮中,面对日本品牌的攻击,全面败退,没有一点儿反手之力,别说连日本的三流数码厂家也抵挡不住,甚至连韩国的品牌也比柯达的市场占有率高。柯达在数码潮中,彻底沦陷。
崔向脸色微微一变,邱绪峰的言外之意他听了出来,是不接受他的示好,和他划清了界限,心中的怒意就一闪而过,心想你们邱家在燕省的影响力有限,要不你也不会现在才混到副市长?自己身为省委副书记主动放下身段和你结交,你倒好,还要拿捏一把,还真是自高自大得可以!
三人又畅谈了一会儿,夜色已深,邱绪峰就告辞而去。hetushu.com
崔向脸色微微一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微微一笑,不再和邱绪峰多说,借口还有工作要忙,转身离去。
所以当崔向注意到了邱绪峰对他流露出的不满情绪之后,反而冲邱绪峰微微点头一笑,说道:“绪峰一到宝市担任副市长,就赶上了试点城市的好机遇,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省委省政府对于勇于开拓敢为天下先的干部,是一贯支持和重点培养的立场。”
崔向的话看似是勉励,其实是暗藏杀机。表面是提醒夏想在工作中要认真要用心,实际上也是在告诫他,领导小组所走的道路,也许是地雷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我在等你……”古玉抿着嘴笑,样子很典雅,“我爷爷让我请你过去吃饭,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
至于邱家,也是因为和邱绪峰不打不相识,才慢慢有了走近的基础。当然夏想也并不是刻意要让邱绪峰接受自己,而是自己在为人处世方面,在一心为安县做出成绩之时,在无数次的冲突和矛盾中,才让邱绪峰慢慢改变了看法,认可了自己这个朋友。从这个角度来看,崔向和邱绪峰之间就如同两道平行线,没有相交的可能。
夏想没有丝毫隐瞒,将自己的想法一口气和盘托出,直听得曹永国和邱绪峰面面相觑,大惊失色!
当然家族势力的影响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巨大,可以随便拿他一个省委副书记如何,但失去了付家的支持就相当于失去了许多同盟的力量,省里的张建国、马霄,市里的付先锋,等等,也是不小的损失。尽管说来他和付家的合作也只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之间的友情也未必有多牢靠,但至少现阶段大家还是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可以就一些事情携手共进。
吴家、梅家和邱家的着眼点未必会落在燕省,他们都有放眼全国的目光。燕省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的价值的话,别说崔向是省委副书记,就是省委书记,只要不是政治局委员,对他们来说就用处不大。所以崔向自以为一个省委副书记就可以从容周旋于几大家族,是想当然的想法。
送走几人,夏想看了看表,快到下班时间了,就回到办公室,问了一下有没有什么事情,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对于崔向的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崔向www.hetushu.com对他的态度,他也早就有心理准备。时不时地敲打一下,偶而再表扬表扬,反正是他就是看自己不顺眼,想方设法要将自己的前途扼杀。
谁都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其实古玉还没有伸手推他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古玉来到了近前。因为古玉不知道用了什么香水,淡而清雅,十分怡人,离他一米远的时候,就有香气沁人心脾。
王肖敏却一脸淡然,没有什么反应,邱绪峰听了,暗暗握了握拳头,目光不太友好地看了崔向一眼。
他们原本以为,夏想会提出如单城市一样的大而化之的想法,如通海铁路和成语旅游,只是泛泛而谈,并没有具体入微的分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想不但针对每一家企业的落后之处都有点评,还提出了相应的改制方向,简直就是一个一流的经济专家在授课!
曹永国乐呵呵地笑了:“如果事事都让你做了,我这个书记还有什么用?具体和三家企业的负责人的接触工作由绪峰负责,相信他能胜任这个艰巨的任务。不过你刚才的想法太超前,信息量也太庞大,我回去之后,还要和任市长协商一下,另外也得征求其他常委的意见,不能草率行事。”
“谢谢崔书记。”邱绪峰注意到夏想向他使了个眼色,他也意识自己还是城府不够,不应该在崔向面前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就恢复了平静,一脸淡笑,“在领导小组的指导下,在曹书记的领导下,我想宝市能够在产业结构调整的浪潮中独占鳌头,排除万难,完成预定目标。”
难道任由崔向打压自己?夏想暂时还想不出太好的应对之法。崔向不比高成松,有太多让人攻击的地方,他虽然手腕强硬了一些,也爱出风头,但他没有什么经济问题,男女关系上也没听说有什么传闻,政治上的倾扎和打压是常事,况且崔向的手段又让人挑不出来大错,稳健、扎实,才是他的最可怕之处。
果然邱绪峰只是恭敬地说道:“我相信省委省政府会做出正确的判断,会给宝市以及单城市应有的政策和支持。”
第二天继续开会,对比各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经验,和国家相关政策的走向,进行了热烈的探讨。下午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崔向意外地出现在了会议室。
不过也有可能因为付家的介入,吴家和梅家甚至邱家也会闻风而动,将目光也和*图*书落在燕省,如此,说不定也真有可能因为崔向的主动靠拢,而和其中一家关系密切起来。但他想和自己一样,和几家都关系不错,也没有可能。几大家族都有纵观全局的眼光,不会允许一个墙头草作为他们的代言人,只能是在有利益相关的时候大家互相利用一下,过后就忘。
不过随即崔向又平息了怒气,上一次打压事件,确实也逼得邱绪峰有点过分,他怨气难消也是正常,应该给他时间,毕竟是年轻人。崔向自认在京城中的靠山比较强硬,就算没有付家和邱家的支持,他也极有可能接任下一任省长,但受到了夏想的启发之后,他反而比任何时候更在意借势借力的妙处。万一在后台放弃他或是后台倒下,他有大家族势力可以借助,也有了自保之力。
两人就开了两辆车,一前一后朝森林公园而去。古玉见夏想开了路虎是京城牌照,也没表示惊讶,更没有多问,只是古怪地笑了笑。
“和任市长打交道,说服其他常委,就有劳曹书记了,我回到宝市之后,先找相关专家论证一下,邀请三家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召开一个见面会,先试探一下他们的口风再说……”邱绪峰立刻想到了应对之策,就有意和曹永国分开行动,争取主动。
崔向有意无意看了夏想一眼。
崔向一走,曹永国不免委婉地批评邱绪峰:“绪峰,对上级领导要尊重,不要带有情绪。”
到了森林公园,到疗养院见到了老古,没说几句话,老古就嚷嚷着饿了,要去吃饭。夏想就只好带他到森林居就餐。
曹永国和邱绪峰先不用想夏想提出的建议是不是可行,单是听他对宝市企业的了解的深入程度,就已经大为震惊了,他们敢说,就是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对三家企业的了解,也未必有夏想透彻。
夏想正想找机会和老古坐坐,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崔向还入不了吴才江的眼!
“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走?”
至于吴家,则完全是因为连若菡的关系。吴才江比梅升平更傲慢,也更有个性。如果说梅升平是特立独行的性格的话,吴才江就是自傲加自负的性格,尽管他为人处世可能比梅升平更随和一些,但骨子里却更傲慢更是高人一等。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连若菡,不是因为高成松事件,再加上借助了梅家的势,又因为此次试点城市之中得到了易向师的赞赏,吴才江和自和图书己之间,也不可能有目前看似乎和平共处的局面。
夏想果然如单士奇所说,以他的眼光和大局观,担任单城市和宝市任何一市的副市长,都绰绰有余。
夏想说完之后,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然后喝了一大杯水,说道:“我的任务基本上完成了……我只负责理论上的事情,具体如何执行,如何调配资源,如何说服三家企业的负责人,就不是我的能力和管辖范围之内了。”
夏想坐在办公桌前沉思半晌,连方格和钟义平向他打招呼离去也没注意,直到古玉推了他一把。
下楼以后他才发现,古玉开的是一辆大众甲壳虫,2.0的排量。此时甲壳虫尚未国产,肯定是原装进口的,估计40万元左右。
对拉拢邱绪峰的事情上来看,崔向也聪明地意识到了和大家族交好的好处,可能他也想效仿自己,想和几大家族都处好关系。只是崔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自己和梅家关系不错,一是因为和梅晓琳在接触中,慢慢性格相投,也合作了不少事情,才有了和梅升平的接触。而自己得到梅升平的赏识,也是源于一次打架事件,对了梅升平的脾气。崔向的性格,不是梅升平所喜欢的类型。
日本虽小,但确实有眼光有实力,夏想也不免感慨,他的数码相机也是日产的,没办法,最好的数码相机都产自日本,没有选择!
崔向更深层次的想法是,如果能借机和邱家再交好,岂不更好?夏想既然能同时和梅家、邱家甚至吴家都有不错的交情,他为什么不能?而且在他看来,虽然他和邱绪峰交恶在先,但也可以化敌为友,当年夏想不就是和邱绪峰关系紧张,后来才慢慢达成了共识?况且他和付家关系不错,邱绪峰再怎么着也是付家的女婿,再加上他又是省委副书记的身份,难道在邱绪峰眼中,他还不如夏想?
要了一个最好的雅间,点好了饭菜,老古也不客气,就先吃了起来。没吃几口就说饱了,就又缠着夏想说话。夏想无语,他还没有吃饱好不好?
曹永国看了夏想一眼,心中闪过一丝犹豫。崔向明显地打压夏想,拉拢邱绪峰,夏想在领导小组的日子能好过吗?毕竟领导小组虽然是省政府主导,但省委想要插手,也有的是理由。
综上分析,夏想最后得出结论,崔向想要和自己一样,和几大家族都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崔向没和图书有意识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是以点带面,先和几大家族之中的关键人物建立了感情基础,有了交情,才进入了几大家族的视线,也就是说,开始时的接触,并没有利益上的纠葛,不是因为相互利用才走近。而且自己是巧妙地利用了吴家和梅家的势,才加重了在邱家眼中的分量,造成了自己奇货可居的假象。
议题研究完之后,曹永国、邱绪峰以及单士奇、王肖敏就都当即离开了燕市,返回各自的工作岗位。
付家可以不在意邱家的反应,他崔向却不得不谨慎三分。邱绪峰娶了付朵朵为妻,付家再说得轻描淡写,毕竟也有事实上的婚姻关系,以后两家之间的合作肯定大于对抗,不定什么时候两家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之时,付家为了照顾邱家的情绪,说不定就会和他决裂。
崔向露出了和煦的笑容:“领导小组也是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之下,是不是?最终做出政策上的倾斜和资金上的扶持,还得省委省政府决定……”
“哎,你已经出神入化了,快醒醒,天快黑了。”
虽然说领导小组以政府这边为主,但凡事都离不开省委省政府的双重支持,崔向身为省委副书记,前来表示一下关注,也说得过去。几人对崔向的到来纷纷表示欢迎,崔向先是勉励几句,就握着夏想的手说道:“夏想同志,你调到领导小组是一手妙着,大大出乎我的意外,让我也是赞叹不已,有着高超的政治智慧,不简单。”随即话题一转,又以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说道,“不过领导小组是一个临时机构,前路艰难,道路曲折,万一走向了岔路,也是不好收场。在此,我给你一句忠告,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走一步,停三步,看好了方向再迈步。”
一句话差点让夏想笑得喷饭,他和古玉每人才吃了一口菜,刚才只顾照顾老古吃饭了,谁也没有顾上吃!
邱绪峰对曹永国还是非常尊敬的,也不反驳:“我接受曹书记的批评。”
曹永国和单士奇脸色微微动容。
崔向和付家关系不错,邱绪峰身为付家的女婿,但感觉和付家的关系还不如和夏想之间近,对于崔向更是没有好感,而上次故意打压他的事情,他至今仍然耿耿于怀。
崔向自然也发现了邱绪峰。
老古微带不满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饭量这么大?”
当然,夏想有时也会自得地认为自己确实也是奇货可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