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1章 古玉的身份

曹殊黧有点害羞地答应了,说是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说到这里,古玉忽然眼圈红了,低下头不再说话。
夏想哭笑不得,好象大家都有共识一样,只要男人一结婚,对未婚女人的吸引力就会增强?
“看,人家小夏就是聪明,一眼就看出你的企图。”老古吃饱喝足之后,说话就中气十足,“小玉,投资和经商,我又不懂,你不说就算了,小夏,走,我们散步去,现在春暖花开了,森林公园是越来越让人喜爱了。”
以前他也听到传闻,说是在玉石界有一种赌石的商业行为,一压千金。如果石中有好玉,一夜暴富。如果石中玉石品相差,一夜白头。可以说是生死两重天,全靠眼光和运气。古玉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身家,难道是靠赌石暴富?
转眼到了五一假期。
夏想明白了,刚才严小时不是问他她是不是漂亮,而是在问这一片荒地的荒凉是不是漂亮,原来是会错了情表错了意,他摇头一笑,为严小时突然之间生发的感慨而不解。严小时正当花期,容貌出众,又有不菲的身家,何来无端的感慨?
接下来,夏想又着重就万里汽车厂如何在提升自己的品牌价值之外,抓住CUV兴起的机遇,可以一举占领京城市场。因为京城的人爱玩爱生活,但因为京城过高的房价压力,大部分人买不起好车,如果推出10万左右的CUV,一定可以抢占京城市场。此外,还可以扩展厂房,投资配件厂,为京城和天津的大型汽车厂家提供配件。
夏想急忙几口吃完,老古又高兴起来,说道:“小夏,你肯定好奇我为什么安排古玉进领导小组,对不对?”
妇女忙不迭地不好意思地抱起女孩就走,也不敢多看夏想一眼。
夏想摇头:“我是怕我受不了你的美丽,还有,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好——月色太美而你太温柔,我怕月亮会惹祸。”
古玉看出了夏想的猜疑,笑了:“我还以为你全知全能,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事物?告诉你,我做玉石生意是正当生意,在国内有许多家玉石行,有自己的雕刻师,有自己的石料厂,还有遍布全国的零售渠道,是我的爸爸妈妈留给我的……”
上一次介绍严小时和王肖敏接触,双方谈得还算愉快,不久就初步确定了投资意向。正好假期期间,严小时也受邀来单城市考察项目,就在赵王宫遗址上和夏想不期而遇。
和老古没道理可讲,夏想只好败了。不过他http://www.hetushu.com万万没有想到古玉竟然是赚钱高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富翁,而且有了她的资金,至少解决了宝市三大企业其中之一的问题,也算是大有收获。
京城和天津以后将成为北方重要的汽车生产基地,但其配件大部分来自长三角地区,不但运输费用高,也导致制造成本上涨。如果能充分利用燕省本地的优势,利用环绕京津的巨大地利条件,兴建汽车配件厂,绝对可以产生不错的经济效益。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严小时会投资赵王宫文化旅游城。赵王宫遗址占地1000亩,完全依照赵王宫原貌兴建,建成之后,将会成为华北最大的历史景观旅游城,也是燕省第一家弘扬传统文化的旅游古城,放眼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创意。
严小时乐不可支:“果然男人一结婚就不一样了……”
小丫头满脸羞红,又急又恼:“你真没羞,丢死人了,我,我不理你了。”
夏安现在在单城市委大院,人人都知道他是王市长跟前红人,和单书记也是关系密切,所以他在市委大院名气不小,人人都对他高看一眼。
曹殊黧大羞,一把推开夏想:“你要死呀,小心有人看见。”
夏想听了曹殊黧的抱怨,上前将她拦腰抱起,将头埋在她的胸前,用力吸了一口气:“什么叫骗到手了?爱情,本来是你骗我骗你的事情,也是你情我愿。我在骗你的同时,何尝不是跳进了你的陷阱?”
送严小时到宾馆住下,严小时本来想邀夏想上去坐坐,夏想婉言谢绝了。严小时就微带幽怨地说道:“还怕我对你图谋不轨?”
夏安自从在王肖敏身边担任市长秘书以来,行事也比以前沉稳了许多,说话时总是沉吟一下才开口,不敢随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果然地位不一样,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了。以前夏安说话有点唯唯诺诺,一着急起来还有点急促,现在倒好,说话从来都是四平八稳的腔调,再也不见一点毛躁了。
夏想和曹殊黧返回燕市后,二人又到封龙山转了一转。一到封龙山,就想起以前连若菡也在的日子,曹殊黧就有点想念连若菡。她站在一块巨石之上,迎着阳光,眯着眼睛,一脸向往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想当年我来山上的时候,你还记得背我一背,还有连姐姐在,三个人也挺好。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也把我骗到手了,就再也不和_图_书提背我了。”
夏想就笑:“我替你出谋划策,你一顿饭就把我打发了,也太小气了不是?”
夏想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多打量了古玉几眼,见她一脸镇静,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象信口开河,就问:“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是四五亿元,也不知道你的资金来路是不是干净?”
上次老古就问过同样的问题,现在又问,夏想实在不明白老古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模棱两可地答道:“挺不错,人长得漂亮,又懂事,工作又认真,总体来说是个好丫头。”
夏想吃了一惊,古玉好大的胃口!
夏想一番话说得古玉连连点头,老古也不知听懂没有,反正也是眯着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的自在模样,在一旁笑而不语,对夏想侃侃而谈而古玉洗耳恭听的互动,大为满意。
假期期间,夏想和曹殊黧回了一趟单城,正好曹永国夫妇有空回燕市,也就没有再去宝市。夏想二人在单城住了三天,主要是单士奇和王肖敏听说夏想回来,非拉着他到赵王宫遗址看一看,夏想不好推辞,只好答应。
“小玉,别打断爷爷的话,听爷爷说下去。”老古乐呵呵看了夏想一眼,“小夏,你觉得古玉这丫头怎么样?”
夏想忽然又想起老古当初送自己的雕件,现在的情形不正是自己是一个说个没完的蝉,而古玉就象张牙舞爪的蟑螂,在一旁胸有成竹的老古,不正是躲在背后自得其乐的黄雀吗?
“爷爷,不是说好了不说这件事情的吗?您怎么又说漏了!”古玉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古玉咯咯一笑:“爷爷,他怀疑你贪污受贿!”
不过他也没有深想,人性都有复杂难解的一面,不必较真。
古玉亲自来领导小组工作,又向试点城市之一的宝市投资,显然,老古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前景也是十分看好。
晚上回到家中,夏安还没有回去,一直在等夏想回来。
夏天成现在是整天乐呵呵的,两个儿子都有了出息,他也办了退休手续,安心养老,就等着抱孙子了。曹殊黧回来了,张兰还私下里含蓄地指出,该要孩子时,就要一个孩子,别拖,孩子早生早养,到年纪大了不觉得累。还举例说邻居家35岁才要孩子,等孩子15岁时,父母就都50岁了,心累人也累,没有缓冲期。
曹殊黧在家里陪夏想父母,没有随同,否则见到严小时,指不定又会小小吃味,因为严小时一见夏想,就兴致勃勃地说和图书个不停,一连说了两个小时也不停下。夏想从严小时滔滔不绝的谈话中得知,她确实对成语故事带动文化旅游的项目,真正感了兴趣。
除去茂盛酱菜实力稍差之外,其他两家无一不是大型企业,固定资产都在十几亿以上,如果对外引进资金的话,没有几亿元根本就不入他们的眼。难道说,古玉有几亿元的资金?
好一个厉害的老古,也不知道在他的算计之中,还有什么计谋没有拿出手?
“我觉得赵王宫遗址建成之后,专门辟一块地方出来,只建一处围墙围起来,里面不施工不清理,就让它原模原样的保持衰败……历史,就是数不尽的兴衰,只有站在遗址之上,才能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和真实。”严小时望着脚下的土地,无限感慨地说道。
老古脸色一板:“小夏,我的人品你不用怀疑。我敢说就算我不是一个从来不沾荤腥的清官,但至少不会为了金钱出卖人格。我老古要是人品不行,退下来之后,也不会还受到手下的尊重。我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品玉赏玉,小玉天生一双好眼,鉴玉的眼光一流,就做了一些玉石生意,顺便就赚了一点钱。”
夏想不愿意过问别人的私事,就又将话题引到了投资上面:“万里汽车厂前景不错,以后应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可以考虑和万里汽车厂合资。”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是不假,今天算是领会了。”古玉假模假样地冲夏想一抱拳,“承蒙夏处长大才教诲,今天的饭,我就请了。”
严小时注意到了夏想的目光,扭头对夏想嫣然一笑:“漂亮不?”
夏想也不客气,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要看你对什么最感兴趣了?我觉得,三家的前景都很好,但想要和他们合作,必须要有雄厚的资金才行。”
当然,普通的玉石生意也是利润巨大,基本上有10倍巨利,一块售价高达万元的翡翠,或许开采成本不过百元,加工成本也不过百元,最后到了消费者手中,或许就会价值万元。金银有价玉无价,玉石讲究的第一眼缘份,许多人一眼就看上一块美玉,就会爱不释手。而往往玉石只此一块,别无所求,也就变相地身价倍增。
晚上就又和严小时一起吃了一顿饭,单士奇和王肖敏作陪,对夏想是热情备至。于公来说,夏想是领导小组中的实权人物,于私来说,夏想为单城市提出了不少切实可行的建议,而且还拉来投资,再有王肖敏也和_图_书自认和夏想关系密切,所以一顿饭吃得是宾主尽欢。
夏想得意扬扬地仰天大笑,一把背起小丫头下山而去。
此时赵王宫遗址还是一片废墟,放眼望去,是一无无际的荒草,杂草中间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在迎风飘舞。严小时一身丽人装扮,站在草丛花间,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上泛起红润。她微微眯起双眼,不时将手放在额头,遮挡刺眼的阳光。春风吹动她脖间的头发,飞扬飘逸,给人一种巨大的反差之美。
顺便赚一点钱就有几亿?夏想汗颜,他原本以为他凭借重生的优势,指点肖佳赚了几千万,又帮助连若菡进军互联网商务,奠定了日后亿万富翁的基础,也是因为连若菡有雄厚的资金基础,即使如此,算起来他也算是天才的眼光了。没想到,古玉可没有把握未来的眼光,却有一双鉴赏美玉的慧眼,竟然靠玉石生意赚了几亿元,不由不让他震憾连连。
“男人一结婚,在别的女人的面前,就会越来越风趣幽默,并且会讨人喜欢。”
夏想一愣,印象中严小时好象不是大方流露的性格,想了想还是答道:“是挺漂亮。”
夏想就不由多看了几眼,心想严小时果然是天生丽质,江南女子的灵秀加上北方荒地的凄凉,就如一副触目惊心的美人图,对比之强烈,美得令人窒息。
古玉嘻嘻一笑,看了老古一眼,又说:“我个人而言比较喜欢汽车,至于资金,虽然不是很雄厚,但能动用的大概也有四五亿左右,够不够?”
老古叹息一声,也低下了头,显然是触动了伤心事。
古玉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显然对他的丫头一说不太满意。
夏想知道军队之上有权力之人,如果掌握了重要物资,想要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难道是老古的手段?
等妇女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之上,夏想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又要往小丫头怀里钻:“我要吃奶!”
夏安等夏想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简单问了问今天的行程。本来今天他也要陪同王肖敏一起接待严小时的,不过王肖敏另有事情安排他去做,就临时去了外地。
饭后,又陪老古散了一会儿步,偶而再说到万里汽车厂的前景,古玉也不时插话几句,往往也能说到关键之处,夏想就知道,古玉并不是无的放矢,她背后也做了不少功课。今天之所以请教自己,也是想坚定一下投资的信心。
曹殊黧结婚以后,除了身子稍微丰腴一点之外,几乎一点没变m.hetushu.com,乍一看,还象一个女孩子一样。她现在还穿了一身运动衣,宽宽松松的显示不出曼妙的身材。用夏想的话说,不显示身材才好,因为她的身材他已经深有体会,就留给他自己一人独自欣赏好了,才不显示出来给别人看。
古玉掩嘴一笑,用手指着老古说道:“爷爷本来说,连饭也让你请的,我就大方一次,请你一顿,你还不领情?”
夏想却看了出来,老古不是老糊涂了,相反,他是故意透露给自己的。
封龙山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不象两年前人迹罕至了,时常有游人路过。夏想刚抬起头来,就有一个妇女带一个小女孩经过。小女孩眼尖,看到了夏想刚才的举动,奶声奶声地对妇女说道:“妈妈,你骗人——我才4岁你就不让我吃奶了,刚才那位叔叔那么大了,还在吃奶!”
“其实也不是我安排她,是她自己想要到领导小组的。”老古的脸上显露出慈爱之意,看了古玉一眼,“小玉从小跟我长大,做事情有主意,有见地,大部分事情是她在拿主意。”
“不说,要说您说,我不求他帮忙。”古玉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流露出莫名的笑意。
“古玉的志向其实是在商界,不在政界,是我强行拉她从政的,直到现在她仍然对此耿耿于怀。所以当她提出要从外经贸部调到燕省的领导小组来,我也就点头同意了,难得她想来,不依着她,她还不得天天吵我?”恐怕在老古眼中,古玉就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女孩,所以他说话的口气仿佛古玉就是一个爱耍赖撒娇的小女孩,“我知道她的心思,是想借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实现她的商业梦想。小玉,把你的想法对小夏说说,让他给你出出主意。”
夏想就点头:“是有点。”
夏安并没有因此飘飘然,成了市长秘书以后才发现,原来位置越高权力越大,反而责任越重,他反而就越加谨慎小心。也正是因此,王肖敏也觉得他可堪造就,对他也是十分信任。虽然夏安不太会说漂亮话,但办事圆满,兢兢业业,勤能补拙,也让王肖敏认可了他。
古玉明知道老古是虚晃一枪,还是耐不住性子,主动说了出来:“爷爷,行了,别闹了,我说不就成了?夏想,你说宝市的三大企业,万里汽车厂,达富胶卷和茂盛酱菜,如果改制的话,我有一大笔资金,投入到哪一家为好?”
夏想愣了:“怎么讲?”
夏想就猜到了一点什么:“古玉想向哪个市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