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6章 出人意料的开局

“宣传会带来负面影响?马部长言过了吧?”钱锦松笑眯眯地说道,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就不提燕省以前只要引进资金就大肆宣传的先例了,只说说我在京城部委担任司长时,部委一有什么重大活动——请注意是重大活动,不是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就会大量邀请新闻媒体随行,要求新闻媒体及时地全方位地进行宣传报道,为什么?因为各部委都心里清楚,新闻媒体来得多不多,宣传报道是不是全方位,直接就代表了上头的意思。上级领导认可,宣传报道就会铺天盖地。上级领导不满意,宣传肯定就跟不上……马部长以前一直在宣传部门工作,想必也非常清楚宣传就是风向。不瞒你说,我以前也在中宣部工作过一段时间。”
本来叶石生的意思是上常委会之前,先开个碰头会研究一下,崔向却列举了三个理由,让叶石生改变了主意。
常委会是在叶石生的提议下召开的,议题是讨论单城市申请专项资金的问题,关于领导小组增设综合三处的问题,关于单城市提交省委省政府的通海铁路的问题,一共三个议题,其中两条和单城市有关,单城市第一次成为常委会上引人注目的焦点。
钱锦松说完之后,还是一副笑模样,又说:“宣传的事情不是今天的议题,就不提了。关于单城市申请专项资金的事情,本着公信、公平的原则,应该批。领导小组增设综合三处的事情,既然马部长都说了,现阶段宝市和单城市的成绩还不到全面宣传的程度,就足以证明领导小组的工作还不是那么繁重,人手够用,也就没有必要再多增加一个部门了。正好省里也缺钱,能省一点是一点,是不是?”
崔向知道此时他再说什么也没有力度了,就将目光看向了叶石生……
马万正也笑了:“真不缺钱就好了,水恒市申请修复历史古迹,向省里提交了申请两年多了,一直没有批下来,就是资金不足。不知道崔书记所说的不缺钱有什么依据没有?”
范睿恒的话不可谓不犀利,反驳也是一针见血,叶石生脸色铁青,崔向也是满脸通红,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人竟然是范省长,而且范省长的话丝毫不留情面,句句诛心。
叶石生更是大吃一惊,他一向认为钱锦松和他走得很近,而且一直以来在燕省素以中立著称,向来是哪一方都不得罪和_图_书的中立派,今天为什么言语柔中有刚、含沙射影地直指马霄?
马万正一直昏昏欲睡的表情顿时惊醒过来,双眼微微睁大,流露出惊讶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宋朝度却是嘴角微微带笑,一脸镇静地看着叶石生和崔向。
马霄忽然之间觉得钱锦松看似笑眯眯的笑容之下,却隐藏着一寒光凛冽的钢刀——今天他算是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笑里藏刀!
崔向甚至还想如果范睿恒反对的意见不强烈,他还想再增设一个常设副组长,也要安插自己人上任,也好加大对领导小组的掌控力度。他相信凭借他的政治智慧,用表面上的退让来换取实际利益,可以肯定在一盘散沙的常委会一举获得通过,况且叶书记都发话了,谁还敢有反对意见?
第一,三个议题两个事关单城市,其中通海铁路所有常委都已经接触过相关资料,没必要再开碰头会研究,浪费时间。第二,领导小组增设综合三处本来就是为了加强省委对领导小组的领导权,开碰头会也是和范睿恒讨论,省委主抓人事权,增设一个综合三处的小事,没必要连续开两个会议研究,直接提交常委会就可以了。第三,单城市申请专项资金也不是什么大事,到时在常委会上顺口一提,压一段时间再放,也没人会有什么反对意见。
他几乎要拍案而起!
崔向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一一打量在座的每个人常委。和以前一样,马万正低头不语,宋朝度若有所思,陈风心事重重,邢端台面带淡笑,梅升平干脆就是抬头看天花板,仿佛天花板上真有鲜花一样,而且他还看得无比入神,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势。
现在的问题是,叶石生根本就不是强硬性格的人,他也没有高成松一样至高的强硬后台,更让崔向担心的是,本来各自为政的常委们,突然之间就又有了联合的趋势,怎能不让他心慌意乱?
让崔向没有想到的是,一向低调喜欢事事最后发言的范睿恒,今天竟然是第一个发言,而且他的发言还铿锵有力。
其他常委也是脸露惊讶之色,有人窃窃私语,有人一脸愤怒,也有人微闭双眼,坐等叶石生的反击。
到那时,一个表面强势暗中事事听从他的建设的省委书记站立起来,本来各扫门前雪的各个常委,更没有人敢挑战书记的权威了。
叶石生通报了议题之后,就环视在座的各位和图书常委,说道:“请各位常委畅所欲言,就以上三个议题发表看法。”
崔向更是火冒三丈,却又被钱锦松的话说得哑口无言,想不出更好的话来反驳钱锦松。因为钱锦松确实说得在理,直接攻击了他话中自相矛盾的地方!
欺人太甚!崔向怒不可遏,努力平抑了一下冲动的心情,尽量让语速慢上一些,说道:“范省长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话一出口崔向就后悔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在范睿恒突然发作的强势之下,他刚才的话就意味着示弱,意味着退让。
范睿恒平常总是一脸平静,今天却是一脸严肃,紧绷着脸说道:“通海铁路问题我看不是问题,直接由省政府出面上报交通部就可以了,单钢作为全国重要的钢铁生产基地,不只是单城市一个城市的问题,更是我们整个燕省的问题,也是国家的问题,交通部肯定也会慎重对待,上报到国务院。”微一停顿,他的目光先从崔向开始,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省长的权威流露无遗,也是让人感到心中一震,都不约而同地意识到,范省长是省委第一副书记,是政府省长,是名正言顺的二把手!
钱锦松说话从来都是不徐不疾的腔调,而且脸上一直笑容不减,给人的感觉很坦然很随和,但钱锦松的话落在崔向和马霄的耳中,二人感觉如同被人当面打了一个耳光,不但格外响亮,还火辣辣地疼。
不过又一想,范睿恒毕竟是二把手,他论排名不如他,论实权,更是差了太多,合理的让步是为了更好的进步,崔向自我安慰完毕,才又说道:“就单城市申请专项资金和增设综合三处的事情,上常委会之前,叶书记和我也进行过交流,其实叶书记的意思并不是压下不批单城市的资金,省里也不缺这点钱。叶书记也是出于全局的考虑,就是要压一压,拖后再批。因为如果下面一申请,省里马上批,会给其他地市造成错觉,认为只要想要,省里就拨款,那省里也就没有威信可言了。综合三处的增设也在情理之中,随着领导小组工作的深入开展,随着单城市和宝市产业结构调整的大面积推广,只有十几个人的领导小组显然人手不够,而且叶书记和我的意见是,第二批试点城市应该很快提上日程,凡事都宜早做准备,所以成立综合三处是非常有必要的。”
“崔书记就是随口一说和*图*书,谁不知道钱永远不够花的道理?大家就不要揪着一件小事不放了。”马霄跳了出来为崔向解围。今年46岁的马霄是东北人,生得身材魁梧,方脸浓眉,说话的声音也是中气十足,嗡嗡直响,“既然范省长刚才点到了宣传方面出现的问题,我就解释一下,燕省向来是以脚步稳健闻名,虽然说宝市的合资取得了一点成绩,但现在大量宣传的话,会给宝市市委市政府带来不必要的压力,也会给万里汽车厂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合资只是第一步,合资之后的赢利和扩大市场份额,才是最重要的成功,才是值得大书特写的新闻。”
崔向就心中冷笑,好,越是各自为政越好,越是一盘散沙就越能显示出他的影响力。现阶段就是要充分利用范睿恒的保守和退让,再利用各个常委一盘散沙形不成同盟的有利局面,先让叶石生慢慢掌握住大局,只要叶石生在他的幕后推动之下坐大之后,叶石生基本上就会和他结成牢不可破的同盟,又因为叶石生骨子里难以改变的性格弱耳根软的毛病,崔向就有十足把握让叶石生事事听从他的建议。
众人都等着看范睿恒如何反驳,范睿恒还没有说话,宋朝度却轻轻一笑,说道:“崔书记说省里不缺钱,我身为副省长,怎么总觉得处处都有资金缺口?好象政府部门,从来就没有资金充足过。”
然而范睿恒却似乎并不惧怕他的愤怒,继续说道:“我认为,单城市申请专项资金,毫无异议应该立刻拨款。至于领导小组增设综合三处,我看目前没有必要。目前只有两个试点城市,在产业结构的调整上才是初见成效,下一步会不会取得更大的进展,会不会失败,都还不好说。别的不说,单是在单城市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省里不但没有帮助,却压了资金。在宝市需要宣传的时候,省里没有任何宣传报道,同志们,我们是在给他们政策的扶植还是在故意拖后腿?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增设综合三处,只会让领导小组的机构越来越臃肿,而不会对实际工作有任何帮助!”
崔向的解释不但没有什么力度,而且还隐隐透露出他和叶石生联合的意思,相当于抬出一把手的权威要压范睿恒一头。
崔向信心满满地又看了马霄一眼,对马霄配合他的行动压下宋朝度的视察新闻不播出的举动http://m•hetushu.com,非常满意。果然是人多力量大,由此,他对和付家走近的决定更是感觉到英明无比,要不只凭他还指挥不动一个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范睿恒听了只是点点头,没有什么表示,叶石生就以为范睿恒是默认的态度,也就没有多想。
三个政府班子的成员,轮番对崔向质问,崔向再镇静再从容,也是满脸通红,吱吱唔唔说出一句:“我,我就是打个比喻……”
连一向最为中立的钱锦松也突然站了出来,旗帜鲜明地站在范睿恒一边,最让崔向气急败坏的是,钱锦松指摘别人言语之中的漏洞的本事一流,直接就将他设想的计策完全破解,相当于他的说法自相矛盾,尽管钱锦松的话不犀利,言词也不激烈,但杀伤力之大,也是一针见血。
书记说一不二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尤其到了省级层次,没有平衡的政治手段,没有掌控大局的布局,每个常委的背后都涉及到最高层的支持,书记的权力也就有了很大的约束,不可能是一言堂。当年高成松性格如此强势,而且有京中高层的力挺,他在燕省表面上看是一手遮天,其实也始终有不同的声音发出,他也没有完全掌控常委会,都是靠强势强行压下了反对声音。
范睿恒以前所未有的气势,掷地有声地说出一番慷慨激昂的话,犹如一块巨石投入池水之中,“扑通”一声巨响过后,激起无数浪花。
叶石生一想也是,虽然表面上一次三个议题是不少,其实都不算什么大事,应该会在常委会上一举通过,也就听信了崔向的话,没有事先通知范睿恒开碰头会,只是在常委会正式召开之前,他和范睿恒在楼道中遇上之后,用几句话点明了今天的议题。
夏想确实猜中了,许久没有发出同一个声音的数名常委,终于再一次显示了异口同声的强大威力。
叶石生抛出三个议题之后,会场上顿时一片议论之声。叶石生和崔向相视一笑,感觉达到了他想的效果。他要的就是一下抛出令人震惊的议题,以显示他作为一把手的权威和掌控一切的自信,当然,这也是崔向为他所出的主意。
宋朝度话引来一阵轻笑。
崔向被范睿恒自信加威严的目光一扫,没来由地心中一惊,心想怎么回事,一向低调的范睿恒难道今天要立场鲜明地站在叶石生的对立面?
范睿恒没有让崔向失望,他又继续说道:“单城市既然提出了http://www.hetushu•com申请专项资金的要求,就应该立刻下拨资金,不能让其他地市看单城市的笑话的同时,又认为省委省政府出尔反尔!在单城市和宝市主动提出成为试点城市时,省里不但高调表扬,还特意提出设立专项资金,以便应对两市资金短缺的意外情况,现在看到单城市取得了一点点成绩,正是需要省里鼓励和支持的时候,省里却又在宣传上卡脖子,在资金上掉链子,试问,省委省政府的公信力何在?其他地方看的不仅仅是单城市自己跳坑,在最需要的时候省里没有拉上一把的笑话,也是在看省里说话不算没有威望可言的笑话!”
政治是妥协的产物,尤其是一二把手之间如果矛盾公开化的话,就看谁的支持者最多了。书记是一把手不假,但如果常委中一多半都支持省长,书记也会有束手束脚的感觉,工作也难开展。
如果说省委里面只有一人敢公开和叶石生叫板的话,就只有范睿恒一人而已。范睿恒是政府一把手,他的意见直接代表了省政府一块儿的态度,可以说分量极重,叶石生再是一把手,有一个不和的二把手,他也只能想办法化解矛盾,而不是对抗。
崔向的如意算盘是,他想借此次常委会,树立起叶石生的权威,同时也展示一下他和同盟者的力量,达到他增设综合三处,完全安插自己人的目的。他的本意是借宣传一事当成筹码来换取对单城市专项资金的延后下拨,就是说以后可以在宣传上面放开限制,但对单城市的专项资金,必须现在不能下发,要等他的人进入综合小组之后,再考虑下拨资金的问题,才能显示出他的权威,并且一举树立起他在领导小组中的威望,进而逐步获得主导权。
叶石生微微有点激动,他也没有想到一向走稳妥路线,宁肯退让也不愿出头的范睿恒,忽然之间就意气风发,句句直指省委插手行政事务,而且将事情上升到了省委没有公信力被人坐看笑话的高度。
只要范睿恒不明目张胆地反对,只要二把手不挑战一把手的权威,其他常委在书记面前,还是要退让三分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如意盘算第一回合就遭到了猛烈地反击,正是范睿恒出其不意地大声发出了置疑的声音,才让崔向第一次感到无力感。
陈风还是老样子,表情没什么变化,只不过手中的笔下意识地在纸上点来点去,眼睛却不由自主地也看向了叶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