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9章 借刀杀人

一回家,夏想就被曹殊黧一把抱住。小丫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夏想,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说道:“你出差这么久,都想死我了。快说,有没有想我?”
“连若菡是吴家人?”崔向也是吃了一惊,他对远景集团了解不多,虽然在他还是市委书记的时候远景集团就已经进入了燕市,但一直是陈风和远景集团打交道,他并没有怎么关注远景集团,连若菡又不是姓吴,尽管他也知道连若菡来自京城,还和吴家的高晋周关系匪浅,却没有将连若菡和吴家联系在一起,“真的假的?”
夏想对范睿恒肯抽出宝贵的时间,接见他和邱绪峰达一个多小时之久,也是心中感激。一般到了范睿恒的层次,对于谈判一类的事情,向来是只问结果不关心过程的,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今天不但细心问了许多细节,还非常有耐心地谈论了许多谈判技巧方面的问题,可以说表现出了一个上位者极有耐心和涵养的一面。
点到为止,不再多说,至于从哪里听说如何听说的,范睿恒才不会透露,身为上位者,必须要保持神秘感才能让人敬畏。
崔向也知道,他问鼎省长宝座的心思瞒不过付先锋,也没必要瞒他,现在他和付家走近,他能当上省长,对付家也极其有力。当然现阶段还必须要打动付先锋,让付先锋和夏想为敌才是关键的第一步。幸好,夏想和付先锋之间还有矛盾存在。
“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崔向点头表示赞许,“国家政策不允许领导干部的直系亲戚直接参预经营,不过这个政策各地执行得并不严格,燕省也是很少有人提起。而且这事也可大可小,想要给他制造一点麻烦还成,但想要给他造成什么影响,还是太小了。”
“为什么要一会儿才知道?现在不能告诉我?”小丫头天真地问道,不过在夏想看来,她的天真中似乎总有一种让人想要犯罪的邪恶。
夏想自然不知道他又被崔向精心算计了一局,尽管他也知道他做出的成绩越大,宋朝度的政绩就越突出,就对崔向的威胁越大。但没办法,政治不是让让对方就能和平共处的过家家游戏,不能因为有人不高兴有人暗中捣乱就不做事情。
“让你说,我不理你了。”小丫头结婚时间也不短了,被夏想一说,还是羞红了脸。
夏想知道文章在刊登之前,肯定宋朝度把了关。他简单看了几和-图-书眼,又和邱绪峰交换了报纸,感觉两个记者的文风一个严谨,一个宽松,不过文章都写得不错,夏想看了十分满意,文字之妙用,可以含沙射影,可以指桑骂槐,可以歌功颂德,也可以杀人于无形,刀笔吏一说,名不虚传。
“刚才倒是威风……”夏想嘿嘿一阵狞笑,“比我想象中厉害多了。”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一到领导小组,刚一进办公室,迎接他的就是雷鸣般的掌声。以安逸兴为首的领导小组的全体成员会聚一堂,对夏想的到来列队欢迎,尤其是方格卖力地鼓掌,手掌都拍红了也不觉得,眼中全是羡慕和佩服。
连邱绪峰也是暗暗赞叹。
范睿恒也就不再犹豫,和邹儒取得了联系之后,向他郑重地推荐了夏想。邹儒在听了夏想的条件之后,兴趣不是很大,但碍于范睿恒的面子,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范睿恒也听出了邹儒的为难,迟疑一下,就将严小时的事情暂时压了下来,没有再提。
范睿恒听了夏想和邱绪峰的讲述,呵呵一笑:“也就是你夏想敢弄险,想出这样欲擒故纵的主意,换了别的干部,也没有这个胆量。”
话一出口崔向哑然失笑,他和付先锋互相问问题,有点滑稽,就又说:“应该不假,远景集团的森林公园就是夏想设计的,还有他为了帮远景集团拿下钢厂和药厂的地皮,也是不遗余力。夏想还在城中村改造小组时,就和远景集团关系密切,由此可以得知,他和连若菡关系非同一般。”
范睿恒对夏想时刻不忘提及省委省政府以及宋朝度等人的态度,感到十分满意。在官场上就是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有了功劳也不能居功自傲,否则很容易被打入冷宫。再想到范铮能跟着夏想学到许多东西,而且他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也有所突破,他就心情越加舒畅起来。
“夏想和几名省委常委关系都不错,想要动他,难度很大,我担心会得不偿失。”马霄不无忧虑地说道。
“那倒不怕,我们在暗中做好手脚,等证据确凿时再全部公开,到时一见夏想没有了翻身的可能,所有支持他的人都会闭嘴,和他划清界限。当年高成松身为省委书记,在证据面前也被拿下,何况一个小小的夏想?”崔向自信地说道,“关键是如何不动声色地拿到证据,夏想也一直没有传出什么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和*图*书。不过他上一次被高成松打压,好象是因为远景集团的连若菡……”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范睿恒威严地说了一声进来,是他的秘书石伟。石伟33岁,白净的长脸,戴一副金丝眼镜,待人接物很有礼貌——自从武沛勇事件之后,燕省几大领导的秘书都收敛了许多,变得人人自律起来。
因为范铮和齐亚南合作的事情非常顺利,完全是在合法全理的情况下的合作,让人挑不出任何问题,在听了范铮转述的夏想安排他和齐亚南会面的经过之后,范睿恒对夏想高超的手腕赞不绝口,并让范铮以后多向夏想好好学学。
夏想和邱绪峰少不了客气加谦虚一番,寒喧完毕,二人分别落座,范睿恒就饶有兴趣地问起谈判的经过。夏想和邱绪峰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回答范省长的问题。
夏想成功地说服柯达投资15亿美元的消息传到燕省,范睿恒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他的省长宝座坐稳了!
短暂的欢迎仪式过后,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和众人说几句话,就接到通知,范省长要见他。
对彭梦帆的表态夏想还是非常满意的,他知道彭梦帆这样的人不会作假,说什么是什么,他向自己低了头,就证明真正认可了自己,也就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说道:“彭处长客气了,大家既然来了领导小组,就有了共同的目标,以后一起努力,一起进步。”
范睿恒就下定了决心,要对领导小组的工作全力支持,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政策给政策,只要领导小组上下一心,做好指导工作就成。
夏想斟酌一下,出于谨慎的考虑,还是将宋朝度在北京安排他和邱绪峰接受采访一事说了出来。夏想倒不是特意讨好范睿恒,而是相信以范睿恒的聪明,绝对能猜出其中的内情,以及宋朝度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夏想的想法是,宋朝度现在应该多和范睿恒走近,结成巩固的同盟。
“不行,动了严小时,就会触怒范睿恒。我们现阶段是打压夏想,消弱宋朝度的力量,不能再牵涉到范睿恒,否则等于又树了一个大敌。”付先锋连连摇头。
石伟冲夏想和邱绪峰微一点头,向范睿恒汇报说道:“范省长,青年报和经济报发表了关于邱绪峰和夏想同志的新闻稿件,您要不要过目一下?”
……一番卖力之后,夏想才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仰望屋顶的天花板,对怀中的小www.hetushu.com丫头说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有没有听话,有没有当个乖乖女?还有,公司里的事情多不多?”
“你不在的时候,我平常就是上班下班了,有时蓝袜也过来陪我。要是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早早吃完饭然后躺在床上想你。我比你乖多了,不做坏事,也不胡思乱想,再说公司的事情又很多,每天都忙得团团转。”小丫头将头埋在夏想的胸前,扳着手指一件件地说事情,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说道,“你让我把法人代表变更为蓝袜,我也办妥了,我现在的职务是总设计师,怎么样,威风吧?”
范睿恒从石伟手中接过报纸,一目十行大概用了十分钟左右看完。看完之后将报纸递给夏想和邱绪峰,说道:“想必你们也没有看到文章,看一看,我觉得写得不错,该表达的意思的表达了,不该表达的也含蓄地表达了,这个记者,水平不低。”
范睿恒听了夏想的汇报,点头一笑:“我支持朝度的做法,是该敲打敲打某人了。”顿了一顿,他对夏想投出赞赏的一瞥,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件事情,我昨天就听说了……”
所以他就早早安排好了一切,通知秘书,一等夏想回来,就第一时间召见他,既显示于他对领导小组工作的重视,也让夏想体会到他个人名义的关切。
范睿恒在得知夏想成功引进了巨资之后,也是无比欣喜,同时大受鼓舞,对夏想的好感和欣赏上升到了历史最高点。
范睿恒大感兴趣:“要看一下,我看看记者的生花妙笔是怎么形容谈判过程的。”
综合二处的几人夏想不太熟,虽然众人的眼光有欢迎也有嫉妒,夏想还是热诚地抱拳向大家致意,感谢大家的盛情。彭梦帆第一个向前握住夏想的手,激动说道:“夏处长,好样的,为我们领导小组争了光,我佩服你。”停了一停,又说,“我实地到单城市走了走,看了看,得出了结论: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通过所见所闻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在此衷心地谢谢你。”
夏想才不会被小丫头故意引开注意力,他一边脱掉外套,一边说道:“秀色可餐再加小别胜新婚,你说我接下来会怎么做?当然是没心情吃饭,要先吃了你再说。”
邱绪峰微微一怔,悄悄朝夏想点了点头,意思是对他及时的表态大加赞赏。如果不说,范睿恒hetushu.com就算表面上不说什么,心中多少也会有点不快。
当然,夏想和邱绪峰从内心深处也是非常高兴,谁都渴望受到重视,夏想如此,身为太子党的邱绪峰也是如此。
“好呀,好呀。”小丫头不知道是真没听懂,还是假装,用手一指厨房说道,“那你帮我做饭好了。”
“什么?连若菡?真的是连若菡?”付先锋本来安稳地坐在座位上,一听连若菡的名字,立刻跳了起来,“连若菡是吴家的女儿,怎么可能和夏想也有关系?”
夏想和邱绪峰相视一眼,一起向范睿恒表示欢迎和感谢。
“有意思了……”付先锋胸有成竹地笑了,“我听说连若菡现在在美国,等我再打听打听,夏想和连若菡之间到底有没有事情。如果有的话,我就把事情直接捅到吴家老爷子耳中,老爷子一怒,夏想就是副省长,前途也会毁掉。”
一行几人回到燕市已经天黑了,邱绪峰住在了省委招待所,宋朝度和夏想各自回家。
小丫头眼泪泪痕未干,却又笑了:“我反正已经洗好澡了,你不洗干净的话,不让你碰我。”
崔向也笑了:“好,有先锋出面,事情就容易多了。”
“等正式和柯达签定协议的时候,到时我也有必要亲临现场,感受一下气氛。”范睿恒定了基调,要出席签字仪式,等于是给了领导小组和宝市最大的支持,“怎么样,欢迎不欢迎?”
夏想和邱绪峰刚离开范睿恒的办公室,就又接到通知,说是叶书记要接见他们。二人相视一笑,没办法,领导召唤,必须听命。换了别人听说省委书记接见,还不得乐翻了天。
付先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却想夏想和吴才江好象也能谈得来,不知道吴家老爷子对他是什么看法?不过估计夏想还没有入老爷子的耳,一向听说老爷子对连若菡爱若掌上明珠,如果夏想真和连若菡之间发生了什么,老爷子知道后不勃然大怒才怪……
夏想忙谦逊地说道:“我其实也是被逼无奈,美国佬太傲慢了,不晾晾他们,他们总觉得投资是救济我们来了,其实在商言商,他们认为有利可图才来投资。没想到美国佬也是欺软怕硬……总算没有辜负省委省政府的重托,邱市长和常总从容应对,我就趁机步步紧逼,还算不虚此行。”
马霄话不多,但总有出人意料的效果:“既然夏想和严小时关系密切,能不能从男女关系方面入和*图*书手?”
崔向就是要借助付先锋的力量,只有付先锋点了头,付家在燕省的势力才会帮他,就说:“夏想和宋朝度越耀眼,得到的支持越多,我们就被动,就越难扳倒他。夏想帮助宋朝度,就是我的绊脚石,同时随着宋朝度得势,他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宋朝度行事稳健,又是省委常委,想要从他身上下手几乎没有可能,他又没有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只要工作上不出现重大失误,就动不了他。但夏想年轻,现在又正是春风得意,肯定可以找到他的漏洞,不管是经济问题还是作风问题,只要能把他拿下,宋朝度就失去了支撑……”
想想也是,结婚以来,还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夏想也是无比想念小丫头,就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口:“想,当然想,一会儿你就知道我有多想你了。”
随即他又想到,省长宝座坐稳只是第一步,登上书记位置才是他的最终目标。现在才两座试点城市,领导小组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等第二批第三批试点甚至是面向全省推广时,将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成绩,作为省长,他的能力就会得以高层的认可。
夏想隐隐担心的是,马万正的态度暧昧不清,应该找个机会和马省长谈一谈,从侧面了解一下马省长的想法。马万正肯定也想接任下一任省长,他和宋朝度之间也是竞争关系。宋朝度的光芒越盛,马万正的机会就越小。夏想想知道马万正的真实想法,避免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
马霄一直凝重的脸色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这办法好,借刀杀人总比自己动手好。要是和夏想正面冲突,说不定我们还会有损失。”
付先锋点头说道:“夏想确实可恶,他既然处处和付家作对,不将付家放在眼里,那么我只好搬开他这个绊脚石了。”想了一想,又说,“夏想虽然和不少集团来往过密,好象一直手脚挺干净,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就是他的爱人曹殊黧开了一家设计公司,能不能从这个方面入手,暗中查一查?”
“因为想念可以是语言,也可以是动作。我不善于用语言表达,就用行动来表示一下我的思念,好不好?”
和邱绪峰并肩走进范睿恒的办公室,范睿恒起身相迎,笑容满面地说道:“来,两位功臣快坐,首先我代表省委省政府感谢你们做出的巨大成绩……”
这一句话夏想爱听,三下两下除掉衣服,跑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