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0章 你来我往

真要是出现了这样的大事,所有人都会等看他的笑话,他在燕省将威信扫地,再难开展任何工作!
邱绪峰一说,夏想还真动了心。安县,他付出了太多的汗水和心血,让自己人接手,也好更好地保证政策的延续性。让谁去好呢?夏想决定找个时间找陈风聊一聊。
丰利就决定好好在马霄面前告夏想一状。
“你什么态度?”丰利大怒,“夏想同志,请你端正你的态度,我是在和你谈论非常严肃的问题,开不得半点玩笑。话说错了,可是要负政治责任的,你要想清楚了后果。”
叶石生挥手打断夏想的话:“套话就不用说了,你们下一步的任务是,和柯达方面保持密切的联系,为柯达的来访做好前期准备,同时,领导小组的工作也不能放松,要继续深入推广产业结构调整,争取早日取得更大的成功,将单城市和宝市的经验向全省推广。”
丰利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时,还悄悄看了夏想一眼,心想来日方长,不信抓不到你的小辫子!他心中气愤难平,夏想也太不给他这个副部长面子了,刚才领导小组的其他人也是对他怒目而视,让他的权威荡然无存。
马万正停顿片刻:“我怕朝度会多想,我和他都是下一届省长的有力的竞争者……算了,你替我把话带到就可以了。不管朝度是误解还是认可,我都认了。”
邱绪峰脸上闪烁出期待的光彩,15亿美元的资金肯定不会一次性到位,但就算一次到位3亿美元,也是一笔巨款,到时扩建项目,考察场地,等等,邱绪峰确实要忙得不可开交。
丰利吃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他可不敢和身为省委常委的常务副省长顶撞,急忙点头说道:“是,马省长,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马上走。”
马万正也看出了夏想的为难,就说:“朝度在副省长的位子上时间太短,就算政绩再大,一步过度到省长,可能也不大,因为根基不稳。省长是一省之长,一般至少要担任副省长五年以上,才有可能担任省长。朝度今年还不到50岁,资历……还是浅了些。”
夏想以为马万正只是正好路过,顺便解围,没想到马万正还真有事找他。马万正的办公室虽然就在楼上,他不过是上楼的时候顺道路过,但常务副省长亲自来找,面子确实不小。
叶石生被夏想的无赖逗笑了:“行了,别跟我耍滑hetushu.com头了,宣传部肯定有话要说,就让他们说两句。不过如果没完没了,影响你的工作的话,你就抬我出来当挡箭牌就可以了。现在是天大地大,柯达的资金最大。在资金到位之前,我的意见省里媒体不宜宣传为好,等正式签定协议之时,少不了你们上报纸。”
走出叶石生的办公室,夏想趁人不注意伸了伸懒腰,摇头说道:“受到领导接见本来是好事,可是见领导多了也不好,腰疼腿也疼,说不定一会儿脖子还疼。以后等我当了领导,接见别人的时候,一定不要求他们坐得直站得正脖子挺,让他们随意就可以了。”
马万正的意思难道是说,要让宋朝度主动退让,再担任一届常务副省长,再向省长宝座发起进攻?担任一届副省长就提拔为省长的先例也不是没有,如果政绩足够大,破格提拔也不算什么。但马万正的态度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夏想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相问,就含糊其辞地说道:“我也不清楚宋省长的真实想法,也影响不了他的决定。您可以直接找他谈话,相信宋省长出于对您的尊重,会和您有良好的沟通。”
夏想平常很少生气,今天确实也是有点怒意了,马霄在该宣传的时候不宣传,在现在做出了巨大成绩之时,却又小题大做,故意指使丰利前来添乱,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和崔向站在一起了。
夏想不解:“怎么说?”
丰利了解马霄的脾气和手段,知道马霄不好侍侯,比卢渊源脾气大事情多,不得不格外谨慎。一听马部长要求他去对夏想进行训斥谈话,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就忙拿足了架势,前来敲打夏想。
马万正一到,综合一处的人都纷纷起立,向马省长问好示意。马万正笑容满面地冲众人点点头,转向丰利时,却又变成了一脸严肃,说道:“夏想同志为燕省拉来了巨额投资,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功臣,他还年轻,偶而被两个别有用心的记者算计,也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上纲上线。丰利同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先回去,我还有事情找夏想同志谈。”
夏想最近和冯旭光确定来往不多,冯旭光的超市正在全省范围内扩张,步伐很大,他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不过夏想也正想找冯旭光谈谈在他的超市里面,全面推广酱菜的事情。
邱绪峰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示m.hetushu.com,只是点点头:“小事,好说。我倒是另外有一件事情,在考虑要不要插手,梅晓琳离开安县之后,谁将会接任县长?还有,听说县委书记下半年也到时间了,有合适的人选,你也可以向陈书记建议自己人去安县,毕竟安县有我们的心血。”
夏想对丰利的嘴脸无比鄙夷,当年他还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因为曹永国和卢渊源之间的关系,丰利说话的口气很是亲切,现在倒好,卢渊源一走,又自认傍上了马霄,就翻脸不认人。本来就是一件小事,还非当马霄的马前卒对此抓住不放,拍马屁的手段太下作了。
不出夏想所料,下午的时候,省委宣传部就来了一名副部长前来找他问话,就两大媒体同时发表新闻稿的事情,质问夏想。
夏想在关键时刻还保持着谦让的美德,示意邱绪峰先说。邱绪峰无奈,谁让他级别高一点,就急忙向叶石生解释事由。叶石生自然不信,又问夏想,夏想就又由将飞机“偶遇事件”重复了一遍,叶石生才半信半疑地说道:“这事就算了,也怪你们没有对付新闻记者的经验,被他们给套了话去。不过宣传部那边肯定意见大了,他们也会找你们说理……”
“就凭你现在和省长关系不错,在省委书记面前也镇静自若,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威势,等你坐到市长的位置之后,不知不觉就会吓住了下级。”邱绪峰感慨说道,“这一次我算是沾了你的大光,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说一声。等资金落实之后,我就有得忙了……”
丰利气势汹汹地呵斥夏想几句,又说:“夏处长,以后接受任何新闻媒体采访,必须向省委宣传部请示,经宣传部批准以后才可以开口说话,听到没有?否则后果自负。”
不管叶石生是真生气还是故作威严,估计他心中不快也是真的。燕省出了天大的新闻,结果省里媒体没有一丁点消息的时候,国家媒体却先报道出来,明显是落了燕省媒体的面子,让省委宣传部颜面无存。
钟义平不错,夏想心里一动,看机会合适的话,可以把钟义平外放到安县任副县长,重点培养一下。
“不是很多,旭光最近一直很忙,偶而电话联系一下,他连话也顾不上多说。”夏想如实回答。
“别说笑话了,到了一定的位置,你不拿拿架子,别人就不会重视你。现实就是如此和图书,你想在官场上与众不同,最终只能是被人排挤或是打入冷宫。再说,我看你以后架子也不会小。”邱绪峰嘿嘿笑了几声。
夏想忙笑着恭敬地回答:“邱市长和我的意思是,我们只负责具体工作就可以了,做出的任何成绩,也都是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之下……”
“齐氏集团会到宝市投资茂盛酱菜,得请你亲自出面招待一下,因为其中有一个影子股东在其中,他叫范铮。”对于邱绪峰,夏想没必要隐瞒,直接点明了范铮的身份,“范省长的公子。”
夏想的话虽然生硬了一点,但也是不无道理。省委宣传部主管全省的宣传口,但对领导小组没有直接管辖权,只能业务上领导,不能行政上指挥。退一步讲,就算夏想不理丰利,丰利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夏想回到办公室时,已经中午了,方格嚷嚷着要为夏想庆功,结果大家一起出去聚餐,最后方格很悲惨地发现钱包空了,不知什么时候被蓝袜把钱搜刮一空,方格欲哭无泪,还是钟义平出钱帮他解了围。
消息传到省委宣传部,正在喝茶的马霄气得狠狠地一放茶杯,不一留神竟然将茶杯摔得粉碎,茶水流了一桌子,正好将刊登了夏想和邱绪峰事迹的报纸弄湿。看着水痕在报纸上逐渐扩大,马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终于明白过来,对手的还击是一套漂亮的组合拳,就要是打了他左脸之后,再打右脸。
马霄将事件上升到了政治高度,底下的人就不能掉以轻心。马霄比卢渊源强势,做事情又喜欢大张旗鼓,私下里大家都说他不亏在东北某市当过宣传部长,因为当年某市建得花团锦簇,但经济却一塌糊涂。当地人戏称是“宁要裤子,不要肚子”,意思是宁肯定饿着肚子,也要穿得光鲜。某市虽然是全国闻名的花园城市,但实际上居民收入很低,但宣传工作很到位,给外界的形象好象非常富裕一样。
但也会借此奠定他在宝市仅次于书记和市长的地位,风头一时无两,常务副市长完全被他盖过了锋芒。
因为宣传部不是组织部!
最后,叶石生又勉励夏想和邱绪峰几句,对二人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二人都还年轻,又做出了这么大的成绩,一定要戒骄戒躁,再创佳绩。”
夏想就将早就想好的应对之策解释了一遍,很客气地说道:“他们没有亮明记者身份,只是随m.hetushu.com便聊天,我总不能在飞机上也打电话征求一下省委宣传部的意见吧?”
丰利勃然大怒。
夏想不用猜也知道,丰利的怒火背后是马霄怒甩报纸怒不可遏的怒气,丰利的火气有多大,就代表了马霄的不满就有多大。他不徐不疾,一点也没有惧怕之意,说道:“对不起丰部长,我不是省委宣传部的人,对于省委宣传部的工作要求不太清楚,而且我前往美国谈判之前,宣传部也没有特意交待我一些注意事项,现在事后对我训话,我只能说以后尽量吸引教训,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至于您的火气,还发不到我的身上。”
副部长名叫丰利,40岁出头的样子,个子不高,但很胖,几乎成了圆球。夏想也知道他,他曾经是卢渊源的人,卢渊源一走,他立刻和马霄走近,成了马霄最得力的助手,因此夏想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领导小组的成绩很喜人,小夏你的功劳不小,朝度有你的帮助,步子会越来越稳健。”马万正一脸浅笑,看不出他的真正用意。
夏想就只好客气几句,也不好多说什么,马万正肯定想争省长之位,不可避免要和宋朝度成为对手。官场之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马霄的作风就有点凡事喜欢讲究表面效果,而且很会讲大话,事事爱上纲上线。
夏想也相信他把握好大好时机,将一份足够高升一步的政绩紧紧抓在手中。
宋朝度他惹不起,也管不住,难道连夏想也敢给他上眼药?他想起刚刚和崔向、付先锋商讨过要收拾夏想,现在更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夏想果然是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不把他一脚踢开,他总能出其不意地撬动各方的平衡点。现在只是一件小事,如果下一次柯达前来国内正式签定协议时,等京城的国家级媒体全面报道之后,燕省媒体还没有一点新闻发布的话,他这个省委宣传部长就是天大的失职,就会在政治生命中留下难以抹灭的败笔。
两天后,夏想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杜同国到青年报驻燕省记者站担任记者,顾曾调任华新社驻燕省分社副社长。
丰利被夏想轻描淡写的态度激怒了,他拿出了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权威,以一副命令的口气说道:“夏想同志,鉴于你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会向宋省长反应你的问题,也不排除向范省长汇报一下……请你好自为之。”
和叶石生会和_图_书面,气氛就严肃多了。叶石生只是简单问了问结果,根本不问过程,又称赞了夏想和邱绪峰几句,表扬过后,话题一转,语气微带不满地说道:“以后不经批准,不准私自接受记者的采访,尤其你们现在身份不同,绪峰同志是副市长,夏想同志是领导小组的成员,身份敏感,怎么能随便发表言论?按照规定,凡是省外媒体采访,一律先联系宣传部门,由宣传部门出面协调之后,再行安排。”
好一个夏想,马霄就让丰利对夏想严加训斥,并且上升到政治高度看待问题。
马万正来了。
叶石生生气地将报纸摔在二人面前。
夏想就趁热打铁说道:“叶书记,虽然和柯达集团签定的意向书,但还没有签定正式协议,我们手头还是许多工作要做,宣传部要是总找我们的事,耽误了工作可就麻烦了……”
回到办公室,夏想沉思半天,马万正是真心相劝,还是感觉到了危机?想了半天不得要领,只要无奈一笑,他只管传话过去就行了,别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再操心了。
会后,马霄又单独留下丰利,让他对夏想和邱绪峰严加训话,务必保证口径的统一,不能影响整个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大局。马霄也清楚,肯定是有人故意使坏,就是要打他一个耳光,所以他无比恼火。联想到宋朝度亲自前往京城去接夏想一行人,他岂能不能明白事件背后的宋朝度的身影?
夏想正想开口再反驳两句——对付柯达的美国佬都没有问题,对付丰利这样的势利小人,更是手到擒来,况且夏想也知道丰利还没有资格奈何得了他……还没开口,就听到门口有人说到:“丰利同志威风不小,到领导小组来指导工作了?你不必向宋省长反应,更不用向范省长汇报了,有事情直接对我说就可以了。”
马霄火冒三丈。
跟随马万正来到办公室,夏想就主动向他汇报一下工作,马万正听了只是笑着点头,不发一言,一直等夏想说完,他才咳嗽一声,喝了一口茶,说道:“小夏,最近和旭光来往多不?”
也不怪丰利气焰嚣张,确实是马霄看到两份报纸之后,气得当场甩了报纸,紧急召开了一个内部会议,要求所有人动员起来,在省委大院之中开展一次宣传运动,要让所有身处关键位置的中层干部提高自身素质,时刻保持警惕性,不要轻易发表不当言论,以免影响安定团结的政治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