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1章 阴错阳差

而让邹儒最不能理解的一点就在这里,在他的理论研究中,中国的数码产品市场,不足以支撑柯达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全面介入,就算柯达投资的生产线生产出来的产品面向国际市场,但在他的分析中,看不到数码产品有多么诱人的前景,正是因此,他完全不能理解柯达的投资决定!
夏想自然不知道他已经被邹儒和易向师算计上了,接到范铮的通知后,还挺高兴。能拜到邹儒名下,以后拿一个硕士学历是一方面,重要的是,了解到国家的宏观调控以及今后的政策走向,还有系统地学习经济学等一些理论知识,绝对对以后的成长有利。以后到了厅级以上,没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如何做好思想和党建工作?如何有全局的眼光?
随着火热的七月的来临,整个燕省都进入了夏天。和夏天一同来临的是,领导小组迎来了第一次重大的活动——柯达总裁亲自飞临宝市,参加正式的签字仪式。
邹儒被易向师笑得有点发晕,听到正是夏想说服了柯达投资,他哪里肯信,翻出了夏想的履历又看了一遍,摇头说道:“不信,绝对不信。向师你别骗我,这个玩笑不好开。”
邹儒自此一怒之下,再也不关注国内的合资案例。在他看来,合资案例之中,真正对双方都互惠互利的不能说一个没有,但少说百分之八十以上有猫腻,不研究正好,省得眼不见心不烦。
易向师笑了:“以您估算,让国内的官员去谈判,低到什么价钱您可以接受?”
对于前往外经贸部一事,夏想还是婉拒了,他可没资格也没胆量在外经贸部的专家们面前班门弄斧。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还是促成了他的外经贸部之行。
邹儒一时情绪激昂,说完之后才发现水满杯溢,索性也不给易向师倒水了,直接将茶壶放到一边,问道:“向师,你说的事例是真是假,我怎么没有听说?”
邹儒大奇:“什么时候的事情?快告诉我,到底是谁说服了柯达投资?不可能,中国的市场对柯达应该没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他到底是谁,到底从什么方面打动了柯达?了不起,我一定要见见他,当面向他请教。”
“您觉得夏想不配做您的学生?如果我说现在有不少人想抢他去做弟子,您信不信?”易向师兴趣大增,故意说道。
外经贸部经济学家不少,也有各大院校http://m•hetushu.com请来的专家教授,都对是谁说服了柯达的投资大感兴趣,更对如何打动柯达大感好奇。正是在众人的鼓动之下,易向师才亲自打电话给夏想,想请他来外经贸部作客。
邹儒得意地大笑起来,将夏想的履历抱在怀里,也不顾上面有水,一副如获至宝的样子。
“我知道什么?我知道的话还着急问你,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邹儒也奇怪今天易向师怎么有点反常。
一开始邹儒还以为是国内官员的经济头脑太简单,看不出来合同上的条款有大大小小的陷阱,后来他才知道,哪里是官员们傻,实在是他们太聪明了,才争先恐后地签定对国家和企业来说不平等但对他们个人来说却有大大的好处可得的合同!
上一次范睿恒向邹儒推荐夏想投到他的门下,邹儒还觉得夏想就是一个普通的想要学历的官僚,尽管有一点经济头脑,但还不足于拜他为师。碍于范睿恒的面子,邹儒也就勉强答应收下夏想。
刚回到燕市,一进门,夏想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很低沉,又有淡淡的威严感:“是夏想同志么?”
“哈哈哈哈……”易向师开怀大笑,“邹老,您是拿着宝贝当石头!说动柯达投资15亿美元的人,正是夏想!”
易向师笑道:“邹老还到门口迎我,可不敢当。快坐,我正有问题向您请教。”
挂断易向师电话,夏想无奈一笑,得,现在因为柯达的投资一事,他大小成了一个名人。
同时出席仪式的还有,省委副书记、省长范睿恒,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钱锦松,省委常委、副省长宋朝度,宝市党政主要负责人也列席了会议,领导小组由夏想出面接待了史密斯一行。
易向师眼尖,看到邹儒淋湿的文件之上,似乎有夏想的名字,他就站起身,向前走近一步,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夏想的名字,顿时愣住,随即明白了什么,哈哈大笑:“邹老,想不到您也会和我开玩笑了,差点被您骗到……您是怎么认识夏想并且收他为学生的?”
签字仪式结束后,又举行了酒会。酒会结束后,范睿恒、钱锦松和宋朝度就返回了燕市,夏想就留下来陪史密斯参观厂房,又和史密斯畅谈了一下数码时代的前景,让史密斯对他大加赞赏,又非拉他留下共进晚餐。
付先锋最近忙于名品时尚入驻燕市http://m•hetushu.com的事情,对其他事情就无暇分心。名品时尚又重新选好了地点,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已经动工在建了,估计秋天之前就能竣工。
第二天史密斯一行又到京城访问,送走史密斯之后,夏想匆匆和曹永国、邱绪峰见一面之后,就又返回了燕市。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到现在可以正式对外宣称初见成效了,省里已经就第二批试点城市问题,提上了日程,领导小组的工作,日渐繁忙。
易向师知道邹儒对国内众多不懂经济的官员,向来没有好印象,尤其是对不懂装懂,外行指挥内行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官员,更是深恶痛绝。他也就呵呵一笑,就又说道:“邹老说的是,如果掺杂了个人利益在内,也就失去了对比的意义。但我想说的是,有一个官员出面和柯达谈判,最后不但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卖出了10亿美元的高价,而且还没有什么附加的苛刻条款,并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柯达方面同时又附加了5亿美元的投资,前来燕省宝市兴建新的生产线,您说,他是如何说服柯达方面的?”
邹儒性急,又听了易向师简单一说柯达的投资一事,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意,又立刻给范铮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转告夏想,尽快来京城办理学籍事宜。
不多时范铮回话,说是三天后夏想就到。邹儒喜不自禁,对易向师说道:“无意中也能捡到宝,真是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向师,麻烦你把柯达和达富的资产规模以及产业结构等相关资料给我一份,在学生没有到来之前,我好好研究一下他的事迹。”
“易部长?您好,您好!”夏想吓了一跳,易向师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始料未及,急忙恭敬地说道,“有什么指示精神,请领导尽管吩咐。”
15亿美元的投资,还是远超所有人的预料。
邹儒惊闻夏想的事迹之下,无比欣喜,对易向师的要求一口答应:“好说,夏想是我的弟子,我的话他不能不听,到时我就陪他去一趟部里,说什么也要给你向师面子,是不是?”
马霄拨通了付先锋的电话,将夏想一方的反击说了一遍,付先锋却轻描淡写地说道:“马部长,不用着急,来日方长,胜负又不在于一时。连若菡现在在美国,还没有查到她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不过听说她好象生了孩子,但她人在国外,不好查,我hetushu.com想既然她有孩子,早晚会回国。一回国就好办了,没有结婚就有了孩子,吴家老爷子会很生气的,老爷子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说实话,易向师也对柯达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做出了15亿美元的决定,深感好奇。身为外经贸部部长,他对国内所有高端企业都非常关注,尤其是燕省又是在他的推动之下,开始了产业结构调整,他更是格外关切。
邹儒正在倒茶,听了易向师的话,茶水溢出水杯,流了一桌子犹自不觉,不敢相信地问道:“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不是说国内没有这么有能力的官员,而是柯达集团根本不会大举投资国内市场,以目前的国内的经济环境,以及市场前景来看,达富也没有能力消化15亿美元的巨资……从市场的角度分析,柯达此举完全不符合市场规律!”
“邹老,我想请问您,达富集团如果和柯达合资的话,您觉得达富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价值多少亿美元?”
“……”略一沉吟,邹儒说道,“我对达富集团的关注不是很多,以达富的规模和市场份额,五六亿美元应该是一个合理的数字。当然,如果有附加协议,在市场的开放上等方面有所让步的话,多上一两个亿也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邹儒比易向师大上几岁,但也不算太多,易向师身为外经贸部部长,一向对专家学者非常尊敬,对邹儒也一直以邹老相称。邹儒不肯,不过拗不过易向师的坚持,也就默认了下来。
易向师非常理解邹儒的迫切心情,当柯达总裁在宝市正式签定协议时,消息传到外经贸部,许多人还不相信是真的,甚至还有人认为宝市夸大其词,可能是为了政绩而虚夸了投资金额。但当易向师拿出了在外经贸部备案的合同副本时,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又觉得以上的猜测有些幼稚了,因为柯达投资多少是要向股东做出解释的,只要一查美国的新闻就可以证实消息的真假了。
易向师看了,笑道:“行,行,不和您抢。我有一个要求您得答应我,尽快让夏想来京城,趁他来京城办理学籍的时候,让他到外经贸部来一趟,和专家们聊聊他和柯达谈判的过程。”
“真的?”邹儒瞪大了眼睛,将夏想的履历紧紧攥在手中,生怕别人抢走一样,“不行,夏想是我的学生,我连他的学籍注册了,怎能让别人抢走?我刚才不知道他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和*图*书,能说服柯达投资的人,本身就是将理论知识运用到了极致的人。人才,绝对是经济学方面的天才。我不但让他成为我的弟子,还要把我一生所学都传授给他,向师,你来晚一步,抢不走了,哈哈。”
易向师的声音波澜不惊:“没什么事情,就是对你说服柯达投下巨资表示一下祝贺。外经贸部的专家到现在也猜不透你是如何打动了柯达的董事们,他们想亲眼见一见你……怎么样,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外经贸部作客?”
“不信。”邹儒大摇其头,“谁要的话谁就拿去好了,反正我想他要的就是一个文凭。现在的官员不是讲究文凭吗?我想夏想也就是想多一个晋身的凭证罢了。”
邹儒研究的方向是国内的政策走向,以及国际上成功并购、合资等事例,对国内关注不多,因为在他看来,国内几乎没有一件值得研究的合资事例。因为不研究还罢,越研究越气人,摆明了许多被人在合同条款上设下的陷阱,基本上有点智商的人都可以看出来,但负责签定协议的官员却个个如傻子一样,被人骗得团团转,都前仆后继地签定了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款。
“他叫什么名字?这个案例太惊人了,先不说柯达的投资能不能得到回报,只是说服柯达做出投资15亿美元的决定,就足够列入经济学的教材了。”邹儒简直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易向师口中之人了。
“我是易向师。”
易向师对邹儒的耿直也非常了解,听他一问,也就笑道:“邹老,您现在一向不关注国内的合资案例,可能对柯达投资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应该也听到了相关风声,不过没有留心罢了……柯达总裁史密斯刚刚离京,飞回了美国。”
马霄听付先锋这么一说,想想目前也确实无法可想,只好作罢。
易向师止住笑,也是难得一向睿智的邹儒也有犯迷糊的时候,让他大感好笑:“邹老,我可没有开半点玩笑,我刚才和你说的人,正是夏想。他现在在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工作,正是他主导了达富和柯达的谈判,并且成功地说服了柯达。此次柯达总裁前来宝市,还专门要他作陪。”微一停顿,又说,“您是不是真的不想收他当弟子,把他的材料给我,部里有好几个专家想见见他。如果让他们知道夏想想要进修,邹老,我敢保证至少会有10个人立刻答应收他当弟子。”
邹儒还奇怪易向师为什hetushu.com么突然转移了话题,不过还是说道:“没办法,又是推不开的人情,范睿恒亲自出面说情,又有我的学生范铮担保,我不收下也得收下。我看了夏想的资料,虽然也做了一些招商引资的成功案例,不过也没有太大的做为,做我的学生,只是想借机多拿一个研究生文凭,以后好升官罢了。”说完,还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问,“向师,你说的说服柯达的人到底是谁?”
夏想的回绝也在他意料之中,根据他的了解,夏想行事比较谨慎,也不喜欢抛头露面出风头,以他的性格,不会在外经贸部的专家面前高谈阔论。夏想的拒绝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就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今天正好有事来科学院,他就过来找到邹儒,顺便谈谈柯达投资的事情。
邹儒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如果让官员出面,卖上3亿我也不觉得惊讶,如果他们个人收取了好处的话,就是2亿美元卖掉,也不足为奇!”
夏想正忙着看一份文件,也没多想,就说:“是我,请问您是哪位?”
易向师这一次却是真正惊呆了,敢情邹儒还不知道夏想的事迹,真是宝玉在手却当石头!他呆了一呆,不相信地问:“邹老,您真不知道?”
在范铮的力促之下,邹儒刚刚为夏想办理好相关手续,只需要夏想前来注册一下学籍就可以了,他就电话通知了范铮,让夏想有空来京城一趟,直接到社科院找他即可。刚放下电话,就听说外经贸部部长易向师来访,邹儒急忙起身迎接,刚走到门口,就见易向师推门进来。
“向师,你对国内和国际的经济研究也颇有建树,就算不当部长,当一个经济学家也是绰绰有余,还有什么难题能难倒你?”邹儒因为易向师的平易近人和在经济学方面的建树,对他也是高看一眼,不当他只是官场中人。
地方政府可以在GDP上面做假,可以虚报产值,但在合资金额之上,因为有严格的审查手续,不敢谎报数字。也不是因为15亿美元的投资太惊人,而是达富集团作为国家重点企业,外经贸部许多专家都对合资一事十分关注,也都估算过最好的结果。
邹儒毕竟是经济学家,他可不象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官员一样,只关心拉来了多少投资,他关心的是,以柯达远见卓识,应该很清楚他们在中国的利益诉求。柯达肯投资15亿美元,就是认为在未来几年内,得到的回报一定会超过1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