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4章 初识易向师

此后,所有人请肖佳吃饭,都放在白天。肖佳也落落大方地赴宴,她的美艳和风情,艳惊四座。倒也不是开发商们没见过美女,只是在肖佳的身上一旦集中了太多的秘密,就会令她的美丽因为传闻而增加无数光环。
外经贸部离社科院并不远,半个小时后,一行数人就到了目的地。外经贸部面积不大,几栋灰白的主体大楼,大铁门,门口有武警站岗。
得知夏想要进修经济学的研究生,以后会常来京城,肖佳满心喜悦。她和夏想聚少离多,嘴上不说,心里自然也想和夏想多在一起。虽然现在肖佳身家过亿,又见识了各色男人,其中不乏优秀帅气且又成就斐然者,更有比夏想官大钱多未婚男士向她求爱,她却都一一拒绝。
女人叉腰要么蛮横,要么调皮可能,肖佳叉腰却是百媚横生,因为她是赤身裸体地叉腰,与其说是向夏想示威,还不如说是熟女风情展——双峰傲然,又颤微微诱人,腰身自胸以下倏然一收,又沿臀部延伸开来,犹如一条起伏的山路,而无限风光都掩映在山路弯弯之中。
还没有来得及深入思索这个问题,他就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夏想随易向师、邹儒一同上楼,不少人见到易向师,都恭敬地站到一边问好,易向师一一点头回应。他们的目光落在夏想身上,都不免惊讶。易部长亲自迎接一个年轻人前来,年轻人是谁,面子也太大了一点?
易向师和夏想只一见面,第一回合就使出了一个漂亮的连环计,让夏想真正见识了他过人的手段和精明。
因为在肖佳眼中,夏想虽然陪她很少,对她的关怀也比她想象中少,但夏想始终是夏想,就和她刚认识时的夏想没有两样!不管现在他在省委领导眼中多受重视,不管是在领导小组如何成为风云人物,也不管他已经结婚,甚至连若菡为他生了儿子,他依然是淡然坦然的夏想,依然目光清澈,依然对她一如既往,就如当年那个下雨天,那个意乱情迷的夜晚!
夏想连忙双手握住易向师的手,不由无奈一笑:“易部长您好,幸会,幸会。不是我不给您面子,而是我既非经济学出身,又没有在经济学方面的才能,您让我到专家们中间座谈,岂不是让我班门弄斧?”他又看了邹儒一眼,见邹儒一脸笃定,心知恐怕邹儒已经答应了易向师,只好又硬着头皮说道,“要不我在这里和*图*书向您汇报一下谈判过程?”
夏想正要扑上,肖佳双手推在他的胸前,不让他得逞:“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在没有答案之前,我不让你碰我。”
肖佳忽地坐起,也不管身上没穿衣服,春光毕露,双目圆睁看着夏想:“这么说,你真是厌烦我了,想一脚把我踢开了?我不会缠你,更不会赖你,只要你一句话,我就把全部家产的三分之二给你……”然后又叉着腰,一脸气势地说道,“说,我在等你发话。”
房产中介公司的最大好处就是,资金占用低,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短时间内就回笼大量资金,这也是夏想一直没让肖佳转做实业的最大考虑。
夏想轻轻应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确实在肖佳面前是全身心地放松,对她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迷恋一种依赖,难道说,自己有恋姐情节?
第二天夏想早早赶到社科院,一进邹儒的办公室就惊呆了,和邹儒一起笑而不语地看着他的人,正是易向师!
难得易向师还耐心地解释一番,夏想也不是故意拿捏,确实是觉得自己才疏学浅,在众多专家学者面前,难免会有疏漏。
邹儒也明白了什么,仔细一想也笑了,不等夏想回答,就摆手说道:“不用解释了,你们政治人物之间心眼太多,一句话里往往含义丰富,还得让人去猜,费劲。”
“你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如果只是贪恋我的身体,我们在一起已经几年了,你也应该厌倦了。但你从来没有向我索求过什么,甚至属于你的钱,你也不要……我哪里值得你对我这样?”肖佳有点疲倦地躺在夏想腿上,意态懒散,神情散漫。
夏想算是明白了,以邹儒的性子,易向师提出请他去外经贸部,他肯定会一口回绝。所以易向师就和邹儒打了个赌,就是赌自己就算肯去,也会拉上邹儒,邹儒不信……结果自己确实开了口。
在外人眼中如镜月水花的肖美人,现在一脸柔情蜜意,正躺在夏想的怀中,窃窃私语。
夏想怒了:“敢小瞧我?让你尝尝厉害。”
易向师哈哈一笑:“邹老,怎么样?被我言中了吧?”
只不过,有些话不能向肖佳明说。
“和我想象中有点差距,从面相上看,一点不也象一个厉害的人。”
夏想心知肚明,易向师可不是真的专门去社科院接他,而是给邹儒面子,同时也给了吴才和_图_书江面子,当然又有了礼贤下士的美名,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易向师有心计,行事圆润,以后执政一方应该不成问题。
夏想就立刻恭敬地答道:“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请邹老也陪我一起去,易部长,您一定得答应我,要不我怯场。”
窗外,夏风轻吹,风动帘影。屋内,欢声笑语,一室春光。
肖佳似乎真恼了,眼泪打着转,就是强忍不流出来:“别以为没人要我,我现在可是抢手得很,人称肖美人,京城一枝花,你不要,有大把的人打破了头来抢!”
夏想就将双手按在肖佳的身上,将头埋在她的小腹之上,感受到惊人的柔软和滑腻,说道:“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最放松最安宁,我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不用考虑太多直接告诉你就行了,也只有在你身边,我才感觉自己其实也有疲惫的时候……”
一句话让肖佳的心差点融化,她怜惜地轻轻抱住夏想的头,柔声说道:“嗯,到我这里,就当是你最后的港湾好了,就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你,你还有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谁让我是你姐,对不?”
夏想就发现,易向师的手段确实高人一等,到底是京官,他下套的水平一流,叶石生和他相比果然差了不少,至少在逼人就范方面,易向师是夏想见过的手腕最高的一人。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两码事。”
到了5楼的会议室,里面已经有十几人在等候。易向师一进来,众人纷纷起身相迎,他伸手向下一压:“大家不要客气,快请坐下,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著名的经济学家邹儒先生……”
邹儒没听明白二人之间的对话,惊讶地问道:“什么瓮?你们说的是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有点失望,太年轻了,而且也不够严肃。”
夏想名义是让邹儒陪同,实际上还是为邹儒着想,替他扬名。
“什么,他就是夏想?怎么这么年轻。”
“我不要你三分之二的资产,我要百分之百。”夏想趁肖佳一不留神之机,还是将她抱在了怀里,“美人在怀,财产到手,若是不要,岂非傻狗?”
邹儒笑了:“论心计,我可比不过你们政治人物,既然被你猜中了,我也无话可说了,就陪小夏一起去好了。”
果然不出夏想所料,易向师主动伸出手来:“夏想,我是易向师。闻名不如见面,和-图-书对你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也亲自请你来外经贸部座谈,不想你不给我面子……正好邹老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怎么样,刚才邹老已经答应我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现在你的资金还是太少,等你什么时候有了10亿元的时候,就差不多可以派上用场了,相信我,会有大用处,不但可以让你大赚一笔,说不定10亿转眼间就可以变成20亿,还可以让你无比自豪,因为你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肖佳现在的所作所为,赚钱是一方面,掌握住巨大的社会资源才是最大的收获。如果她的中介公司能遍布京城,手中能同时拥有京城前十名开发商的一半以上房源信息,她就能成为京城房产市场上呼风唤雨的人物,就能在不久之后的一次大事件之中,一战定乾坤。
易向师的介绍极有感染力,也有煽动性,他的话音刚落,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惊讶的嘘声。
夏想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怎么又胡思乱想了?人和人之间,讲究一个缘份,也讲究一个感觉。我们认识的时候,都是在大家一无所有的时候,当时可以说都无欲无求,只是一种单纯的好感……不知不觉走到了今天,你一直为我守候,我还能要求你什么?只希望你能多赚一些钱,多一些保障罢了。”说着说着,他又忽然笑了,“如果你想嫁人了,就直接告诉我,我也不拦你,总不能耽误你一辈子不是?”
既美丽性感,又神秘莫测,在男人的心目之中,是最具杀伤力的女人,何况肖佳又有许多规矩,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而破例,更让她多了让人仰视的气质。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才越美好,肖佳慢慢在京城的房地产商中打出了名气,人人以请她吃饭为荣,并且送了她一个外号:肖美人。
“卓老,你的话太唯心了吧?我倒认识几个美国人,他们的审美观和我们可是差了太多,基本我们眼中的丑女,在他们眼中却成了美女……”
夏想暗叹,易向师才是真正的算无遗漏之人,他算定了只要他提前摆好阵势,自己肯定会去。自己要去,必定要提出让邹儒作陪。而且易向师肯定也猜到自己的心理,邹儒虽然清高,也毕竟是半官方半民间的学者,也是渴望有抛头露面的机会大展才华。到外经贸部露面的机会虽然也有,但几十名专家聚在一起的机遇也并不多,自己肯定也愿意借和图书此时机,让邹儒打出名气,所以一定会提出让邹儒作陪。
众人都听过邹儒的大名,都纷纷鼓掌欢迎。邹儒也笑着鼓掌回应,点头致意。
即使历史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不会发生夏想等候之中的事情,肖佳的资金他也可以从容地投资到一些新兴的产业之中,也能派上用场。但夏想还是期待着一次巨额资金之间的碰撞,一个可以给一些投机分子以重创的大好时机!
“10亿?目标有点大,难度有点高,不过我会努力的。”一听夏想为她立下了目标,肖佳就双眼放光,她是天生财迷,只要有钱可赚,只要夏想为她设定好方向,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向前冲,“你有打算就成,我听你的,我不管什么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要你需要,我就为你办到。”
易向师摆摆手:“不,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动身前往部里,今天有20多名专家学者,还有10几名名校的教授汇聚一堂,大家都要听你这个小朋友讲故事,你要不去,邹老没面子,我可是也在他们面前夸下了海口,说一定能请到你,你总不能让我和邹老都被人笑话不是?”
夏想就无奈低声埋怨:“我是男人,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还是同样没穿衣服的男人,你摆出这副架势,明摆了是让我饿虎扑食!”
肖佳的鼻子最是翘挺,从正面看正好突出她的泼辣性格,但从侧面看,却是弧度极美,配合下面的烈焰红唇,别有诱人风姿。
“呵呵……”易向师也被邹儒偶而流露的可爱的一面逗笑了。
夏想无奈,只好笑笑:“易部长,您的瓮下面,能不能火烧得不要太旺了?”
“小伙子还可以,虽然没我年轻时帅,不过也算长得挺耐看。可见相貌也能关键,一个人长得丑,给人的第一印象差,谈判也不会有好结果。”
夏想没有见过易向师真人,但在电视上没少见过,所以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易向师比电视上稍瘦一些,精神状态不错,尤其是他和邹儒相视一笑时流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夏想心中没来由冒出三个字:没好事!
只有夏想没有,尽管他也有欲望,也有激情,但他不会在眼神中流露出来,更不会说出来,也没有对她有过任何过分的要求。他只是一味地帮她,什么都不索取,就让肖佳在夏想一点一滴的关爱中,慢慢消磨了她的泼辣性子,在夏想面前乖巧温顺得象一只绵羊。
“刚才不和-图-书是已经碰过了,现在又不让碰了,是什么道理?”
几人一同前往外经贸部。
“不是说和女人突破第一次,以后就容易多了,怎么又回到了第一次以前的状态?”夏想继续逗肖佳。
最让肖佳觉得夏想和所有男人不同的是,夏想和她在一起,始终是淡淡的顺其自然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水到渠成。他帮她也好,将几十万元放在她手中也好,从来没有对她提过任何要求,就是看她时的眼神,也没有令人生厌的欲望,不象别的男人,眼神中流露的全是色迷迷的情欲和贪婪。就象她是一个美丽而诱人的猎物一样,所有和她接近的人,都怀有相同的猎艳的目的。
肖佳并不理解夏想一直让她只做房产中介市场的用心,她有些疲惫地躺在床上,不想动弹,但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疑问,问道:“我现在手中已经有了1亿左右的资金,不用来投资其他项目,就太亏了。为什么不让我去投资工程或是别的好项目,你现在在领导小组,不管是单城市还是宝市,都有一些值得投资的企业,我去投资,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在场的专家学者七嘴八舌,也和普通人没有两样,议论纷纷。
“真难听,不过你还真是一只傻狗!”肖佳又笑了,就又挑逗夏想,“还想来?你行不行?不行别逞强,我允许你先休息两个小时。”
易向师立刻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是对他设计的“请君入瓮”的不满,顿时乐了:“小夏,我可没有害你的心思,不说别人,单是站在才江的立场上,我也是出于对你的维护之心。你也知道外经贸部专家众多,他们对你凭什么能够说服柯达非常感兴趣,觉得这一次谈判可以成为一次经典案例,我请你过去和他们聊聊,也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之心……”
所有的男人再好,加在一起,也好不过一个夏想,尽管夏想不能给她婚姻。
等掌声过后,易向师才介绍夏想:“这位小朋友是燕省领导小组的处长,就是他,主导了达富和柯达的谈判,成功地说服了柯达向达富投资15亿美元。就是他,以舌战群儒的气魄,在和柯达的谈判中,从容不迫,让柯达最终认可了他提出的方案。就是他,让大家都大感好奇,到底他是如何准确地把握了柯达的底线,如何运用智慧和柯达周旋?让他成为引进外资的案例中,最成功的一个个案的传奇人物……他就是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