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0章 男人的注意事项

这一句话含义丰富,令人浮想联翩,夏想就不由赞叹肖佳的想象力,本来就想收拾她一番,不过一想明天还要交稿,只好压下了心中欲火,说道:“快去贴个创可贴去,然后你就睡去,我晚上还有稿子要写,估计要晚一些睡。”
古玉穿了一件碎花连衣裙,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洁白如玉倒也罢了,主要是色泽温润,加上天色昏暗,一望之下,如美玉一样闪动迷人的光晕。夏想不由多看了几眼,千人千面,一千女人,就有一千种风情,果然不假。古玉看来真是本性通玉,又从事玉石生意,生性又喜爱美玉,现在整个人也和一块美玉一样,灵透不凡。
夏想暗暗汗颜,什么时候小丫头对玉也这么在行了?说起来头头是道,比他懂得都多,真是奇了怪了。更让他吃惊的是,女人果然个个都心细如发,从绳结的花样上就能看出古玉是不是用心……他算是服了。
夏想就从小丫头的话里话外听出了浓浓的醋意,笑了:“你刚从山西回来?是不是买了一坛子山西陈醋?放哪儿了,让我看看酸不酸?”
夏想吓了一跳,随即明白原来邹老是称赞的口气,不由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还行,初步过关了。看来邹老看稿子时代入感过于强烈,以致于他拍案叫好。夏想暗叫侥幸,他根据后世经常看网络小说得来的经验,在写文章时特别注重代入感,就是要让读者看得非常投入并且得到他们的认可,只要他们认可了文章,才能接受观点。接受了观点,才算是成功的第一步。
夏想就递上了自己的稿子。他心里没底,尽管也知道他以前爱好过文学,甚至还担任过文学社社长,但很久没有动笔了,也是第一次写论战的文章,再加上邹儒说话喜欢直来直去,还真怕被邹老一句话拍死!
回到家中,小丫头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等他。嘘寒问暖了一番,夏想就坐下吃饭,给她讲一些趣事,逗得她咯咯直笑。笑完之后,小丫头却说了一件让夏想大为郁闷的事情。
古玉先是呆了一呆,然后又开心地笑了:“古人说谦谦君子,你刚才的目光,可有点不太雅观,别说君子了,差不多快成了色狼了。我不相信一个色狼佩一块玉就能变成了正人君子了。”
回到燕市还没有到下班时间,他就先回了办公室。一到办公室,才知道燕省hetushu.com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和程曦学事件如出一辙,燕省大学几名教授纷纷在报纸撰文,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提出了置疑的声音。
夏想一惊,对方的反应好快,手也伸得挺长。果然和他所料的一样,目前国内各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燕省是现阶段取得成绩最大了一个,自然要在燕省搅动局势才能收到最明显的效果。
“没有了,我知道你好得很,出门不乱看美女,更不会乱带东西回来。”小丫头话里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肖佳百般温柔,服侍他穿好衣服吃好饭,又送他到门口,好好叮嘱一番,才送他走。夏想不由不解,肖佳就这么喜欢孩子,真的想要一个爱情的结晶?女人的心思男人总是难以理解,但在肖佳想要一个孩子的事情上,夏想多少还是能够理解一二。
下午夏想就领了书本,告别邹儒,开车返回了燕市。
夏想不敢让邹儒敬酒,连忙恭敬地回敬了他。
不过邹儒叫好过后,还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夏想,稿子从思路到文笔,都没有什么问题,但转折太少,技巧运用也欠缺,爽快是爽快了,但从头爽到尾,没有波折也不行。文似看山不喜平,中间要适当制造一些起伏出来,针对对方的观点,要先扬后抑才能让读者看了引起强烈的共鸣。俗话说得好,捧得越高摔得越重,不妨小小地改动一下,先抬高程曦学的观点,然后再高高抬起狠狠摔下……”
夏想苦笑,这都哪儿跟哪儿,肖佳扯得也太远了吧?一年之后再怀孕,现在就分居,也太小题大作了,简直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看,又多心了不是?夏想无奈地冲古玉的背影说了一句:“我没说你想吸引谁,你非要说出来,不是画蛇添足吗?”
“蓝袜人机灵,又有眼色,而且办事可靠,她现在在公司的威望不比我差,将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我省心不少。”小丫头又目光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正好让我有了空闲,好细心周全地关怀你照顾你,是不是?”
马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没有叶石生点头,他怎么敢来这么一出戏?
肯定是小丫头怀疑他和古玉在京城会面了。
肖佳高兴地“嗯”了一声,跑了几步,忽然又站住身子,回头看了夏想一眼,说道:“你晚上睡客房好了,和*图*书我要和你分居。听说私生子之所以聪明,就是因为在怀孕期间女人很少和男人同床的缘故。为了生一个聪明的后代,现在开始就和你保持距离。”
夏想笑笑,无奈地摇摇头,伸开手一看,手中是两块上等的美玉。一块是手玩件,一件是佩件。佩件还系好了绳子,直接戴上即可。绳结打得很漂亮,上面还有许多小小的翡翠珠子相配,红白相间,十分好看。
夏想一直奋笔疾书到凌晨1点多,才初步成稿。写完之后只觉得身心疲惫,一点不安分的想法都没有了,也没有惊动肖佳,就在客房睡下了。
到了社科院,见到邹儒。邹儒正一脸喜悦地打电话,说了有几分钟之后,他放下电话对夏想说道:“我的稿子明天见报,是经济日报。你的稿子写好没有?”
邹儒听了大喜,举起酒杯说道:“来,我敬你一杯。我就喜欢爽直的人,没想到你还挺对我的脾气,来,咱爷俩有缘。”
过问一下还是大有必要的,因为是市纪委的人,就算没事,也影响不太好,况且纪委是秦拓夫的地盘,夏想也想借此机会,和秦拓夫走动一下。又想起正好得到了手玩件的美玉,心中就有了主意。
夏想哄劲小丫头最为拿手,因为他了解她的脾气,不是一个气性大的人,偶而有点不满和不快,几句话就会雨过天晴。今天的事情倒不是她无理取闹,而是古玉的玉也确实过于精美了一些,他也没想就直接挂在了脖子上,疏忽了一个最重要的注意事项:凡是出差在外的男人,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检查身上有没有多出来的东西。
正好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出去办事了,只有古玉在。古玉先是关心地问了几句夏想在京城的情况,然后就说道:“叶书记带团到岭南省回访去了,叶书记不在燕省,就正好发生了这件事情。”
就听见楼道中传来“咚”的一声响,好象是谁狠狠地踢了一脚墙的声音。
夏想却笃定地说道:“因为柯达投资一事,我的名字现在还有点说服力,就署上真名就可以了。既然敢说,就得敢承认……多谢邹老的关心和爱护,我记在心里。”
小丫头眼尖,看出了夏想脸色不善,就说:“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再说人家也是依法办事,我们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他们查也白查。清者自清,你也不用想和-图-书办法还回去,没必要费那个力气,是不是?”
夏想疑惑地看了古玉一眼,心想古玉还真是聪明,他还没有开口相问,她就能猜到自己心中所想。老古还说她不喜欢从政,其实以他看,古玉也真有些政治头脑。
夏想听了佩服不已,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不但在经济学方面颇有建树,对如何作文也颇有见解。如果让邹老开办一家网络小说的中文网,说不定也能一炮走红。因为邹老刚才短短几句话,已经深得了网络小说的精髓。
邹儒点头笑了:“你心里明白就好,文章千古事,一言以丧邦,一言以兴邦,既然遇到了,我们就应该站出来大声疾呼,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夏想,如果你想用一个笔名发表,也可以,也可以换成我的名字发表……”
“我才不要,别人送你的东西,你送给我,对古玉不公平,对我不公道,对你自己不公心,何苦多此一举!”小丫头伶牙俐齿起来,也是不饶人,随手将玉还给夏想,“玉养人,人养玉,可要好好随身带着,别弄丢了。东西事小,辜负了别人一片心就不好了。”
夏想脸皮厚,一点也不害臊:“刚才我的眼睛也没乱看,你不要污人清白。再说女人穿上裙子,露出漂亮的小腿,如果没有男人欣赏,不是白露了?任何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都不是孤芳自赏的女人。我多看两眼,不过是以欣赏和赞赏的目光,给你的美丽增加自信罢了。你非要多想,是你的心思不正。”
邹儒看了小半天,眉头越来越拧,最后忽然“啪”的一声将稿子拍在桌子上,大声说道:“好,骂得好!”
夏想明白了,哈哈一笑,伸手从脖子里取出佩玉:“你还真猜对了,我的玉就是一个美女送的。”
夏想就按照邹老的指点,埋头修改稿件,差不多修改了两个小时,最后邹老也非常满意,算是定稿了。
走了两步又在门口站住,还是余怒未消地说道:“我警告你夏想,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她们打扮得漂亮,只是单纯地想漂亮,没有任何想要吸引男人的不良企图!”
“前天来了两个自称市纪委的人到公司,说是根据相关规定,要审查一下公司的各项帐目。我看他们证件齐全,就让他们查看了帐目。他们查了半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奇怪地问怎么法人代表是蓝袜?走的时候,他们又http://www.hetushu.com让蓝袜填一个表格,因为不知道他们的意图,我就给蓝袜使了个眼色,蓝袜就推说蓝袜不在,等回来后再让她填好送去。他们也没怀疑,就走了……”小丫头托着腮,微微沉思的样子让人无比怜惜,好象一只爱打瞌睡的小猫,她又眯着眼睛盯了夏想一会儿,才说,“表格上也没有什么了,只是一些家庭关系,家庭成员的状况以及担任什么领导职务,等等,要求如实填写,否则后果自负。我就想,可能是和什么领导干部直系亲属不能参预经营的条例有关。”
不成想,付先锋和谭龙还真想打曹殊黧的公司的主意,夏想不免心中有点怒意。
“你,你胡说……”古玉气急,伸手往夏想手中塞了一块东西,气呼呼地转身就走,“不识好人心,本来想送你东西,你不但乱看还乱说,不是好人。回头我告诉爷爷,让他以后不理你了。”
“没有意见。”夏想恭敬地说道。邹儒虽然是学者,但他也知道此举背后的意义,征询自己的意见,也是试探自己的决心,“一切听从邹老的安排。我既然写出了文章,就是想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再说能和邹老在报纸上一呼一应,也是我的荣幸。”
夏想惊醒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古人说美人如玉,以前我不大相信。今天亲眼看了,才知道古人诚不我欺。不相信是因为没有亲眼所见,今天见了,才信以为真。以后我也要摆一堆玉在家里,还戴一块玉在身边,时间长了,也能成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学术界争夺署名权的事情时有发生,但邹儒此举却是完全出于好心,是担心夏想会受到政治上的涉及。毕竟夏想是官场中人,邹儒是学者,不管是出于言者无罪的大局,还是为了维护清明的形象,也没人拿他怎样。夏想就不同了,年纪又小,又在官场,他现身说法的话,不一定会触怒哪一方神圣。
夏想早就发现了小丫头的目光不对,就说:“老实交待,你有什么坏想法就说出来,我看了出来,你对我有点不满,有点不放心。”
手玩件就简单多了,手机大小,类似于一块不规则的印章一样,方不方圆不圆,握在手中却正好大小合适,而且手感极好。夏想不识玉也能看出来,两块玉都是一流品相,里面隐隐有水雾流动一样,在灯光下似透非透,精美异常。
中午,夏m.hetushu.com想请邹老吃了一顿饭,席间郑重向他敬了酒,算是拜师礼。邹儒也愉快地接受了夏想的敬酒,说道:“不成想,你刚成为了我的学生,就和我站在一起,并肩反驳程曦学。夏想,你的文章我会转交给易部长过目,初步定在发表在青年报上,你有没有意见?”
古玉察觉到了夏想的目光,双颊上飞过一片红晕,一闪即逝,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说道:“我和你说正事,你胡乱看什么呢?”
古玉有心了,两块玉放到玉石店中去卖,绝对都是上万元的价格。不用说,手玩件是给陈风的,佩件就是额外赠送自己的。夏想高兴地将佩玉挂在了脖子上,也没多想,兴冲冲就回了家。
“蓝袜是个精明的丫头,说话滴水不漏,不会被他们套了话去。”夏想对蓝袜的印象不错,不过听方格说就是太喜欢管事,管得方格苦不堪言,也不免替方格感到可怜,好好的一个孩子,交女友不慎,以后就没有美女环绕的幸福生活了。
东西少了好说,东西多了,尤其是明显是异性赠送的东西,一定要注意藏好,否则容易引发战争。好在夏想在此事上问心无愧,就解释了他先到办公室一游,正好遇到了古玉,然后才有了古玉赠玉的一出。
夏想早有准备,所以才及时让小丫头将法人代表变更为蓝袜。其实领导干部直系亲属不能参预经营的条例早就有了,不过没有什么地方严格执行。当然,大部分高官还是为了避嫌,都采用了隐性的手法,成为影子股东或是躲在幕后操作。夏想在付先锋来到燕市之后,在谭龙出手卡齐氏集团的脖子之时,就敏锐地意识到曹殊黧的公司有可能被人拿来做文章,所以他事先想到了凡事宜未雨绸缪,早做打算为好。
夏想就故作大方地说道:“送你算了……我也是沾了陈书记的光,他一直想一个手玩件,古玉就找一个,估计是不好意思只送一个,就连带送了我一个边角料。”
“让我想想是谁……”小丫头伸手接过玉,放在眼前看了几眼,羡慕地说道,“真漂亮,果然是块好玉,而且绳结也编得这么漂亮,真是一个有心人。都说玉器通灵,看玉的水头和成色,肯定出自赏玉高人之手。绳结配色和花样也十分柔美,她肯定就是古玉了。”
小丫头不满地笑了:“讨厌,你明知道我在吃醋,还不哄哄我,还取笑我,我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