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2章 省委宣传部的怒火

夏想就决定给连若菡打个电话,好好谈谈。
二人一起重重点头,都握住了夏想的手:“感谢夏处长的提醒,身为领导小组成员,支持产业结构调整之心不变,对产业结构调整的维护,也是义不容辞。”
古玉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闪动出异样的光彩:“别说,你的主意还真有可行之处,甚至可以说非常精彩。现代汽车刚一建厂,你就想到供应配件,真是一个商业天才。”
“这话说反了吧?”一人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我在门口站着没动,是你主动前来撞我,还气势汹汹冲我问罪,你还讲不讲理?”
夏想当然清楚丰利的怒火是因为自己和程曦学唱了反调,而目前燕省宣传部的论调是和程曦学的观点一致,等于自己和省委宣传部站在了对立面。自己不和省委宣传部发出同样的声音,自然会惹得马霄大怒,马霄一怒,丰利也就急不可耐地在前来训斥自己。
“有没有看清是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可要看清脚下的路再走。撞错了人道个歉就没事了,走错了就不好回头了。”梅升平一向话很少,尤其是对省委大院的一些副职,他充其量是点头之交,别人再殷勤再热情,他从来不肯多说一句话,今天却一反常态,对丰利说了不少含义丰富的话。
彭梦帆激动地说道:“不能和夏处长相比,我只是尽我自己的一份力量罢了。能力有限,但绝对是全心全意。”
丰利也是深知梅升平的脾气,在省委大院里面,谁不知道梅升平的傲气。不过人家傲有傲的资本,身后有强大的家族势力,又是位高权重的组织部长,谁不高看三分?谁不畏惧三分?
夏想也给足了安逸兴面子:“安组长,刚才只是我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随口就说了出来。您有时间再向宋省长汇报一下。到时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为领导小组再创佳绩而努力。”
“去就去,我才不怕。”古玉脱口而出,随即又意识到不妥,脸一红,吐了一下舌头,“说错话了,好象我是坏人一样。我可是天大的好人,保准让你家黧丫头喜欢我。不过听你的口气,好象她有点吃醋了,是不是?”
彭梦帆由开始对夏想的不以为然转变到现在对他奉若神明,心中无比在意夏想的意见。尽管安逸兴对他的看法持赞成态度,但彭梦帆最想听到的还是夏想的看法。如果夏想支持,他就会和*图*书大力推行。如果夏想反对,他就打算再重新寻找新的思路。
夏想一下站了起来,握住彭梦帆的手,说道:“彭处长,领导小组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主力,才会取得更大的成绩。”
夏想低头想了一会儿,在彭梦帆的心将要沉到谷底之时,他才淡然一笑:“主意倒是个好主意,就是实施起来比较麻烦一些,单城市委和市政府还好说一些,主要是羽绒厂未必愿意和和棉纺厂合作,当然,如果有投资注入的话,羽绒厂也会考虑考虑。”
“你别乱说了,玉石生意哪里是一本万利了?信口开河。要是运气好再加上眼光好的话,确实能赚上一笔。但也有赔得血本无归的时候。”古玉摇头说道,“我也不是完全转行,玉石生意照做,但投资做一项长久的平稳的生意,才是正途……”
丰利怒不可遏地说道:“你身为领导小组的成员,不安心工作,跑到京城去做什么?你身为处长,是综合一处的领导,不做好领导工作,却要去读研究生,是不务正业的表现……”
甚至还有可能进入叶石生的视线,万一他们的文章称了叶书记的心,以后受到重用也不一定,等于是替他们打开了一道机遇的大门,他们也知道夏想在宋朝度心目中的分量,夏想如此说,也就是有了八成的把握。
可以说,他将成败全部寄托在夏想的一句话之上。
“你……”丰利气得直欲发狂,偏偏夏想说的又让他无可反驳,他气急败坏地将报纸一扔,说道,“夏想,你等着,你会为刚才所说的话后悔的。”
一边走一边想,不注意又撞到一人身边。丰利这次学精了,看也不看先低头道歉:“对不起,走路急了,没看到。”
梅升平的话,话里有话,显然是有所暗指,丰利只有连连低头称是的份儿,不敢多反驳一句。等梅升平挥手叫他离开,他才如获大赦,忙不迭一溜儿小跑下楼,心里不停地回想梅升平似有所指的话,应该是对他紧跟马霄的不满。丰利思前想后一番,觉得梅升平是梅家人,马霄是付家人,两家人多有矛盾,梅升平看他不顺眼也是正常。
古玉一高兴,就喜欢不时地弯腰。她的连衣裙领口开得不算低,但微一弯腰,佩玉向下坠,夏想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了她的领口——男人似乎天生就喜欢高耸之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http://www.hetushu.com,总之一瞥之间,夏想就看到了古玉里面褐色的胸罩,在迷人的沟壑之间,竟然还有一块近乎透明的美玉。
夏想忽然又想起燕省日报的事情,想到了安逸兴和彭梦帆的特长,就说:“安组长,彭处长,想必燕省日报上面的文章你们也看到了,宋省长的意思是,我们领导小组也要组织力量撰写文章,进行反击。我想安组长和彭处长的理论水平高,也是领导小组的中坚力量,不如您二位就执笔撰写反驳的文章,写好之后,再请宋省长过目,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发表出来,也好替我们领导小组正名。”
彭梦帆在单城市实地考察之后,重点就单城市倒闭破产的棉纺厂进行了调研论证,经过他多方走访,以及研究了南方和其他产棉大省对棉纺厂的改制经验之后,提出了一个改制方案,就是将棉纺厂和羽绒厂合并之后,改为羽绒被厂,生产棉被和各种床上用品,同时推行“前店后厂”的模式,即在厂子前面开一排直销店,直接将厂家生产的产品面向零售市场。
夏想笑道:“不用担心,现代汽车对万里汽车形不成打压之势,两家的市场定位不同,而且现代汽车在国内可能形不成大气候。”
“我要是商业天才,你岂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夏想就笑,“你的玉石生意比起汽车生意来说,才是暴利,说是一本万利都不为过。你做汽车生意,不过是你做玉做得累了,想换个方式赚钱罢了。”
布置领导小组的近期工作,夏想回到办公室,正好人都不在,他就来到窗外,凝望窗外的景色。
“我是天底下最讲理的人!”丰利正在火头,一张口就大声说出一句,等他看清眼前人是谁之时,声音立刻就降低了八度,连腰都弯了下去,挤出一副笑脸讨好地说道,“梅部长,对不起,我没看清是您……”
夏想忙搪塞过去,不再提女人之间的小心思的话题,又问了问万里汽车厂的下一步规划,得知一切顺利,CRV提前进入设计、生产阶段。不过古玉也得知了一个不算有利的消息,韩国现代汽车厂落户京城,准备在京城投资大型汽车厂,将会对万里汽车厂形成巨大的压力。
美人如玉,香气袭人,夏想还好有点定力,不至于沉醉。不过也是觉得古玉有点过于调皮了,夏天衣服穿得单薄,她的小腹压在桌子的边缘和-图-书之上,微微起皱,甚至可以想象到里面肌肤的滑腻。古玉最诱人的地方在于不管何时,身上都有若有若无的香气,现在夏天胳膊和小腿又都裸露在外,更是香气益人。
安逸兴在一旁暗想,夏想的政治手腕越来越成熟了,几下就将彭梦帆收服了,而且还懂得了适当拿捏及时鼓励的策略。本来彭梦帆和夏想平级,但现在却成了他事事向夏想请示汇报了。
安逸兴和彭梦帆对视一眼,一脸惊喜。
尽管二人也知道,撰写反驳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就相当于坚定地站在支持产业结构调整的立场上,没有退路了。但实际上从踏入领导小组的一刻起,就已经被人认定为产业结构调整的坚定的支持者了,早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夏想提议让他们撰写反驳文章,实际上是为他们着想,他们的名字一见报,就会被各方势力关注,也会在宋朝度和范睿恒眼中,多加不少印象分。
“男人都喜欢权力,喜欢掌控一切的感觉。”夏想急忙咳嗽一声,见古玉没有真正生气,就放了心,又说,“殊黧看到了我的玉,没说玉好,却说绳结编得好,还夸你一定是一个心灵手巧的美女,她想认识你,邀请你有时间到家中做客,怎么样?”
彭梦帆说完之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想,脸上微微露出紧张的神情。
“万里汽车厂以生产中低档汽车为主,以后可以将一部分精力转移到配件厂上面,不管是京城的现代汽车,还是天津的一汽了,都需要大量的配件供应,与其让长三角的代工厂赚了加工利润,不如凭借万里汽车厂的本有优势,兴建一个大型配件厂,不但可以解决京津从长三角运送配件的运输难题,还能大幅降低成本。”夏想侃侃而谈,“至于如何打开两大厂家的市场,我想你有的是办法。”
到了楼上,方格还笑得直不起腰来,对身旁的钟义平说道:“以后学着点,看刚才丰利低头哈腰的样子,象不象向我低头认错?他也有今天,哼,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想让他向我赔礼道歉了,今天总算扬眉吐气了。”
夏想一算时间,可不,青年报的文章应该刊登出来了,他差点忘了这件事情,见丰利气急败坏的样子,就说:“丰部长怎么一点小事就值得大惊小怪?作为一名经济学的在读研究生,我发表一些经济方面的文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www.hetushu•com情,也是我的必修课程之一,用不着向您汇报吧?又怎么成了无组织无纪律了?”
方格大怒:“我刚高兴一点,你就打击我的积极性,太不人道了。”
只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没关系,下次注意就行了。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也可以理解。”
夏想轻笑一声,打断他的话:“领导小组的工作归省政府领导,我去读研究生也是为了提高自身的理论水平,以便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也在组织部备了案,两件事情好象都不归省委宣传部管,丰部长,您刚才的话,是以什么身份对我说的?”
临近8月,燕市最为炎热的季节即将来临。窗外的杨树早已是郁郁葱葱一片,巴掌大的杨树叶子挡住了阳光,给院子带来了清凉。夏想呆立窗前,看着外面的阳光和树荫,心思却飞到了大洋彼岸,心想儿子一个多月了,应该会爬了吧?
彭梦帆听出了夏想话中支持的意思,大喜过望,忙说:“只要夏处长帮忙说服单城市委市政府同意,如何说服羽绒厂,如何找来资金,我都会想办法解决。”
夏想点头回应,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彭处长有什么好建议……”
钟义平拍了拍方格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方格,我很佩服你的小聪明,但有些话又不得不说,意淫既伤身又误国……”
古玉意识到夏想的目光肯定落在了她的私处,急忙直起腰,“哼”了一声:“男人怎么都一个德性?”
现代汽车建厂之后,最大的手笔就是将京城的出租车全部换成了现代汽车,算是完成了初期的资本积累。但韩国车论省油不比日本车,论宽敞气派不比美国车,论质量和安全不比德国车,论价格便宜不比国产车,基本上是在夹缝中生存。尽管后来销量也还可以,但还是在南北两大大众的夹击下,在美国通用的强势崛起下,在东风日产的进攻下,被排挤到了前四名,再难杀进前三的行列。
安逸兴感慨之余,心里也有了主意,他只需要做好表面文章就行了,大主意还要是让夏想拿才好,毕竟夏想才是宋朝度的心腹。
京城离宝市太近了,而且韩国汽车向来以价格低廉著称,质量未必比国产汽车好,但好歹也打着国外品牌的名头。在初期,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还是比较严重的,一心认定品牌都是国外的好。当然后来随着生活的提高,各种品牌都涌和图书入国内之后,国人有了见识,也就有了判断力。
彭梦帆一见夏想,忙起身相迎,礼貌地叫了一声:“夏处长。”
彭梦帆点头说道:“是有点想法,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可行,就请夏处长多提宝贵意见。”
他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就和一人撞了个满怀,他也没细看是谁,就大怒:“谁走路不长眼睛?”
夏想第一次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再快一些,好早日接回连若菡母子,以便于让他时时能够看到儿子成长的历程。对于吴才江提出的让儿子姓吴的建议,他虽然心里觉得别扭,但又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拒绝吴家。吴才江的理由太充分了,是为了满足一个迟暮老人的心愿,为了让一个来日不多的老人心有慰藉,姓连和姓吴又有什么区别?既然不能姓夏,就让他姓了吴,日后有了吴家的庇护,也好有一个大好前景。
丰利一时语塞,愣了一愣,又说:“你身为领导小组的成员,身份敏感,又公开在报纸发表反驳程曦学的文章,会让别人怎么想?会让别人认为你是代表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说话,是代表燕省向程曦学宣战……你,你必须向宣传部做出深刻检讨,并且保证不会再出现同样的事情。”
“对不起,丰部长,我没做错什么,没必要检讨。而且我发表文章是以个人身份,没有任何党纪和国法规定我不能以个人身份在报纸发表文章,再者我坚持自己的观点,反驳对产业结构调整不利的论调,是对燕省有利的事情,何过之有?”夏想对丰利的气急败坏大为不满,身为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一出事情就要对内要求闭口,却不想着自己的文章其实是在替燕省正在进行的产业结构调整正名。如此只为一己之私而不顾大局的官员,还真是处处可见。
还没等他下楼去打电话,就见丰利一脸怒火,气势汹汹地拿着一张报纸来到办公室,狠狠地拍在桌子上面,对夏想怒道:“夏想,你太无组织无纪律了,谁允许你在青年报上发表文章的?”
说话间,安逸兴有事来找夏想。
等他醒过神来,对方已经上楼远去,看背影,应该是一个年轻人。他愣了一愣,忽然恼羞成怒地骂了一句:“上当了,被一个小年轻给耍了!”
只是夏想的好心情却被一个人破坏了。
夏想就随他到了组长办公室,却发现彭梦帆也在。
原来她身上有两块玉,外面一块,贴身还有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