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3章 准备破局

“那你说,谁当县委书记比较合适?”
夏想一走,陈风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道:“这个小夏,还真是讨人喜欢……但愿陈工能跟着他,多长长见识,增加阅历。至于眼前的小事,相信他也能自己处理好。”
也可以说如果夏想再在安县呆下去,肯定可以干一届县长,将基础打实。但各有各的利弊,在安县当县长,履历上好看一些。但现在来到了省委,不但登高望远,进入了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工作,而且还进一步进入了高层视线,最主要的是,提高了自身的理论基础,对国家政策方针了解得更加深入,起点相对来说就高了不少。
陈风又把玩了一会儿玉,才小心地将玉收好,心满意足地说道:“好,认识你这么久了,第一次收你的礼,说吧小夏,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钟义平。”夏想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他也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工作过,工作能力比较突出,为人可靠,现在也是科级了,如果他担任旦堡乡党委书记的话,再高配了常委,也可以在常委会上和江天呼应,万一出现张健和江天有分岐的时候,江天不至于孤立无援。”
眼见到了下班时间,夏想就说:“中午我请您吃饭,我们边吃边谈。”
除非书记和市长有分岐,才会有严重的争论。
说话间,又提到了宣传部的事情,梅升平对宣传部长马霄有意为难领导小组的事情,也略有耳闻,他的看法是:“政治,就是都有各自的想法和利益,马霄仗着有付家撑腰,手伸得太长了一点。此次借叶书记出访,突然来了一出宣传战。虽然说他有上层的授意,但是也太不把叶石生放在眼里了,等叶石生回来,估计就是有好戏看了。”
陈风对夏想的猜测先不置可否,却问:“那你觉得我会怎么安排安县的局势?”
胡增周对钟义平更没有印象,但既然是夏想的人,夏想又开了口,一个常委的名额还是给的,就点头说道:“方部长提议,我赞成就是了。”
夏想本来还想藏上一会儿,却被陈风一眼看破,只好无奈一笑,拿出手玩件说道:“陈书记火眼金睛,我在您面前是一点也不能藏私……”
前提是,必须通过组织部的提名。提名的难题,就是夏想的问题了。
夏想笑着表示了感谢,让方进江提名钟义平更没有问题,现在是书记和市长都点头了,再有组织部长提名的话和图书,已成定局,无人敢再反对。书记和市长联合定下的事情,基本是人人举手赞成,没有人会不长眼同时和书记、市长作对。
下午没什么事情,夏想本想问一下叶石生什么时候,一想钱锦松也随同叶石生出访了,隐约记得宋朝度说是两天后才回,他就知道在叶书记回来之前,领导小组一切平稳,燕省的局势也是将破未破之局,也就安排好古玉等人的工作之后,开车来到市委。
梅升平明白了,微微叹了一口气:“倒也不是没有说过,而是她说了,我没同意,她也答应过一段时间再说,现在先放一放。没想到,她又托了你,你又找了邱绪峰,刚刚晓琳才告诉我,基本上手续都已经办妥,就差我这里放行了,我才知道上了她的当——她给我来了一手缓兵之计。”
“抓大放小。”夏想多少能够推测出陈风的想法,他现在是省委常委,对县里的局势不能说不关心,着眼点肯定比以前少多了,基本上只关注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人选,其他常委不再放在心上,也是事情太多顾不上过来,只能抓大放小,“县委书记也到点了,您只要安排可靠的人担任书记就可以了,其他职务,您也不会放在心上了。”
“晓琳说,你肯定会提张健,呵呵,她提的也是张健,你们二人倒是不谋而合。”梅升平笑了。
夏想先到了胡增周办公室,寒暄几句,就又说起了安县的人事变动。夏想也知道陈风现在和胡增周合作大于分岐,也清楚陈风刚才向他交底,也是不怕他向胡增周透露,就将陈风的真实想法说给了胡增周。
“钟义平?”陈风低头想了一想,才想起钟义平是谁,“还不错,你看中的人应该信得过,这样一来,在付书记所提的副县长的职务上,就得让让步了。”
夏想苦着脸耍赖:“要不,我再给您要一块好玉。”
“陈书记,方部长可是没有美玉在手……”
“江天。”陈风的问话已经带有强烈的暗示了,夏想岂能听不出来?况且他的本意也是觉得江天到安县担任书记最合适。
原本在安县做得好好的,现在已经做到了县长的位置,履历上也好看了,再任一届书记,下一步提到实职副厅没有任何问题,却又突然提出要回京城,而且还做好了前期工作,铁了心,让梅升平气也不是,骂也不是。
“哪有刚送礼就求人办事的道理,陈书www.hetushu•com记,我好象也没有这么现实,是不是?”话虽这么说,夏想还是话题一转,问道,“安县县长梅晓琳将要调回京城,梅县长走后的安县局势,不知您有何安排?”
梅升平微微点头:“我对经济不在行,不过也知道你做事情自有分寸,而且说服柯达投资一事,也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让我也是吃了一惊。”接着,他又转移了话题,“晓琳一走,安县县长的位置空缺,而且听说书记也到点了,可以说安县空出了许多位置,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只谢进江不谢我,太有偏有向了,我有意见。”陈风佯装不快。
陈风瞪了夏想一眼:“你家曹殊黧的设计公司我也知道,听说纪委有人出面找事去了?我还没有来得及问拓夫,你自己去问他好了。以后这些小事你处理好一些,别让别人挑出过错,虽然不是大事,总让人纠住不放也是烦心,是不是?”
“谢谢方部长的关爱。”夏想急忙拿出了应有的态度。
其他人夏想要么不放心,要么资格不够,唯有张健是他视线之内最合适的人选。
只是夏想也猜不透为什么梅晓琳就急巴巴地非要回京城不行!
只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就只好劝梅升平说道:“梅部长,晓琳她也不小了,做事情也有她自己的考虑。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她不想在基层,您就是为了铺好路架好桥,她不想走也是没用,所以既然她想回京,就回去好了。”
夏想直接来到陈风的办公室,敲门进去。陈风正在喝茶,一见夏想进来,笑逐颜开地说道:“夏想到,好事来,小夏,我可是对你望眼欲穿呀。”
不过县长的任命还入不了梅升平的眼,如果不是梅晓琳在安县,他连张健是谁估计也不清楚。只提了一提,梅升平就又回到了产业结构调整的话题之上。
梅升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却问:“你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前景,就这么有信心?”
“她让我咨询一下你的意见。”
夏想心中一惊,心想陈风还是厉害,毕竟是老官场了,不但知道自己是幕后人物,还一眼看出了自己的模式。随即一想也就释然了,以陈风的能力,以及他和方进江目前的关系,不难了解到一些内情。再说,自己也原本没有打算对陈风隐瞒。
梅升平也没有多少吃饭的心思,就在省委附近一家清静的小餐馆要了几个菜,和夏想聊了起来。可能是对梅晓琳和_图_书又气又恨又惋惜的缘故,他从梅晓琳小时候说起,一直说到她长大后的任性,先是和男朋友跑到深山老林做地质工作,后来和男友分手后,又回到京城养病。病好之后进了部委工作,升到副处之后,找了一个机会外放到了安县。
陈风哈哈一笑,起身来到夏想面前:“自从上次我对你说了求一个手玩件之后,你就一直没有主动在我面前露过面,由此可以推断你今天前来,肯定是好玉得手了,对不?”
但陈风既然开了口,再是麻烦再是头疼他也得答应,夏想只好说道:“那好,那我得事先说明,要是陈工被我训哭或是骂了一顿,他回家告状的话,您不许找我算帐。”
陈风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算你聪明,猜到了我的意思。付书记确实是想提一提房玉辉,不过他提名房玉辉担任常委、副县长,我和进江都没有表态。进江私下里跟我说,恐怕夏想也有点想法,就等等他。”
夏想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了?”
陈风越对他不客气,说话越随意,越是不把他当外人的表现。夏想站起来想走,又转身回来,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一喝而尽:“说了半天话,口渴了,借陈书记一点水喝。”
陈风哈哈笑了:“少来这一套,陈工的事情,你是管定了,否则我要你好看。”
夏想正有想法,正好梅升平提到,就说:“书记估计会从外地调来,县长可能就地提拔,又会引发各方关注了……晓琳有没有向市委推荐县长人选?”
梅升平无奈地点了点头:“关键是她不肯说是什么原因,让我闷得不行。我还以为她对你交了底,没想到,连你也蒙在鼓里……也罢,就由她去,不是人人都想在官场上费心费力地打熬,只是浪费了大好时机有点可惜,不过说起来,你从安县跳出来来到省委,也是错失良机。”
陈风的考验对夏想来说没有一点难度,他笑了笑:“付书记肯定也有人选,他如果力主常务副县长接任县长的话,肯定会同时提名旦堡乡党委书记房玉辉接任常务副。胡市长应该会主张张健任县长,至于其他人选,他不会在意。方部长在安县利益也少,基本上会附和您的提议。”
陈风还是喜欢夸张和表演,夏想已经习惯了他的真真假假的热情,就笑:“陈书记,我怎么听着您的话别有含义,好象对我有所企图一样?有事您直接吩咐,要不我心里没底,有点怕。”m•hetushu.com
话是埋怨,实际是关心,夏想心中一暖,应了一声,点头恭敬地出去了。
梅升平却没有笑,一脸严肃地问道:“小夏,晓琳是怎么回事?”
陈风才不理会夏想的埋怨,伸手接过手玩件,双手交错摩挲片刻,赞道:“好玉,水头极好,品相一流,上等品质。小夏,你可是面子不小,这块玉,不说它价值不菲,恐怕是采玉之人也不舍得出售……此玉绝非凡品,值得珍藏。”
陈风微一点头:“我就知道你放心不下安县的局势,肯定也要推荐人选。刚刚还开了一个碰头会研究过安县的问题,增周、先锋还有进江都参加了会议,你说说看,都是个什么态度?”
夏想心里有了底,才知道他也上了梅晓琳的当。也是他最近太忙,没和梅升平见面沟通,让梅晓琳两边隐瞒,两边得手,成功地完成了她的计划。
“她非要想回京城,我本来还想让你劝劝她,才知道,你和她已经联合好,还帮她安排了团中央的工作,到底是怎么了,她为什么突然就要回京?”梅升平脸上大有不满。
“张健!”夏想毫不犹豫地说道,“副书记张健是胡市长的人,他资历也够了,也比较稳重成熟。我在安县时,他就十分配合梅县长的工作。”
“当时成立时,本来我也想向您汇报一下,不过犹豫了几次,没有鼓足勇气。”夏想实话实说,当时确实是不敢向陈风提出股份一事。
胡增周和陈风落脚点果然不同,和夏想没说几句,就又提到了产业结构调整的事情。
“本来想等眼下的时机,也想让燕市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谁想突然出现了反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声音。对了,小夏你也在青年报发表了反驳程曦学的文章,勇气可嘉,不过是不是太冒进了?我想省委宣传部对此肯定会大为不满。”胡增周是何许人也,对官场中事也是一目了然,在看到燕省日报发表出置疑产业结构调整的文章之后,就立刻警惕起来,再联想到程曦学早先一步发表在国家日报上的文章,心中有就了计较。随后又见到夏想和邹儒同时在青年报和经济报发表反驳文章,胡增周就暗暗摇头感叹,小夏还是太年轻,冲动之下,被人当成枪手了。
再说夏想见梅升平意外出现,忙起身相迎,笑道:“梅部长大驾光临,肯定是有重要的指示精神了。”
夏想这一下吃惊不小:“什么?最开始我和她通电话时,她还说已经和您商hetushu.com量好了,您也同意了,她就让我帮她想一个轻闲一点的部门,我就帮她想了团中央……原来她事先没有和您透露一点风声?”
陈风佯怒:“这话说的,我是那么小气的人?我就这么不懂事理?行了,你也别罗嗦了,该去找谁就找谁去,我还有事要忙,就不留你了。还有,你在江山房产的影子再隐蔽一点,最近谭龙正在查领导干部直系亲属参预经营的问题,别让他找到把柄就成。”
陈风的话半是玩笑半是当真,夏想也知道,正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向陈风开口求过什么大事,陈风才会故作大方地开口。不过他和陈风之间已经有了默契,许多事情都有共同利益和相同的看法,不能说是他求陈风办事,说是一拍即合才更恰当一些。
“你没提就对了,提了,说不定我还得好好批评你一顿。”陈风一脸严肃地说道,“说实话小夏,对于你,我没有别的要求,唯一的一点就是,等陈工大学毕业以后,我会让他跟在你的身边,你负责好好进行教导他成长……”
而且因为产业结构调整的推广,会给燕省带来新的气象,总体来说,比局限于一个安县的视野大了许多,所做出的贡献也不可同日而语。
陈风爱不释手,急忙坐回到座位之上,急急的样子好象生怕夏想反悔,再向他要还一样。
“我来省委之后,有了不少空闲时间,倒是学习了不少理论知识,又进修了经济学研究生,现在国内的大气候大方向还是要不停地调整加改革,产业结构调整虽然会遇到一定的阻力,但肯定会坚定地推行下去。”
领导儿子在身边不是好事,如果和方格一样的性格还好说,如果是一个二世祖就麻烦了。对于陈工夏想也有所接触,是一个书呆子类型的人,陈风却一心想让他从政,恐怕难度不小。夏想宁愿给陈风江山房产百分之十的股份,也不愿意将陈工带在身边。
夏想心思一动:“常委会上,还请梅部长关键时刻发表一下看法,叶书记近来对领导小组的支持力度挺大,不能打击他对产业结构调整的积极性。”
“呵呵……”陈风又自得地笑了,又将玉拿在手里,说道,“你想安排谁下去?”
基本上定下基调之后,陈风话题一转,突然说道:“江山房产的模式倒是不错,小夏,你很聪明,完全躲在幕后,就连谭龙也没有查到谁是幕后主使。”
当然,他不忘提了提钟义平的问题。
梅升平点点头,也没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