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6章 再战

梅升平至此算是明白了今天叶石生和范睿恒二人的用意,由省委副秘书长兼任领导小组副组长,主抓宣传工作,显然是为了应对目前在宣传上遇到的问题,可以说,是为了下一步的宣传反击战做好了准备。
叶石生微一思索,点头说道:“葛山同志宣传经验丰富,和省内媒体接触较多,由他兼任领导小组的副组长,是比较合适的。”
书记和省长都点头的事情,又只是领导小组的一个不大的变动,没有人会去反对。
梅升平向来对内部调动的小事不放在心上,况且又没有他的利害关系在里面,也就表态说道:“我附议。”
夏想对严小时免费奉送的大帽子不感冒,叮嘱说道:“用点心,你的文章首先要过了我的关,我才能上交,最后能不能发表也不好说。就算发表了,被邹老看到,是否引得起他的关注也未可知。所以,你要加倍努力,只要邹老对你有了印象,我才好向他开口。”
夏想笑了:“你有这个本事的话,就赶紧写一篇反驳文章,越犀利越好。写好后交给我,怎么样?”
书记办公室内,叶石生一脸严肃,在听取了钱锦松详细了解的国家日报和燕省日报发表的文章的事情经过,以及夏想和邹儒发表反驳文章之后的各方反应之后,他将几份报纸叠在一起,非常不满地对范睿恒说:“睿恒,夏想在青年报发表文章,是为了和他的导师邹儒呼应,是学术上的讨论,不算什么,但燕省日报却发表了对产业结构调整置疑的文章,你身为省委的第一副书记,难道事先没有听到一点消息?”
钱锦松就又笑着看向了梅升平。
“我也附议。”钱锦松一脸微笑。
好在早在过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未必在叶石生面前讨了好去。
尽管要冒一定的政治风险,但官场中人,时刻都生活在政治风险之中,岂能瞻前顾后?崔向自认是做大事之人,大凡成就大事者,必有不凡之举。他想起不少入主中枢的高层的简历,都有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举动,如今燕省局势风起云涌,上层也有人想将燕省局势搅乱,好将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扼杀,他何不借此时机煽风点火,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夏想知道叶石生召开的碰头会故意遗漏了崔向的话,他就不用担心地猜测叶石生的态度了……
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是正和-图-书厅,调任老干部局也是正厅,算是平调。而且去了就是一把手,表面上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好听,实际上是完全闲置了。
崔向岂能看不出来叶石生的表演?就挥了挥手,说道:“不怪麻秘书,可能是我的秘书弄错时间了。”
范睿恒看叶石生的情景就知道了大概,叶石生动怒了,想要反击了,就有意火上烧油,又说:“夏想别看他年轻,办事却稳重,没叫屈,还是埋头苦干,说是等再干出了成绩给那些说三道四的人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朝度却对我说,虽然领导小组是政府在主导,也有叶书记的大力支持,但还是应该加强省委的领导力度,要不会给人两边脱节的感觉,对此,我是持赞成态度的,不过,万正对此好象有不同的看法……”
崔向估算了一下自己一方的势力,完全没有办法和叶石生抗衡。他和政法委书记李炳文,还有宣传部长马霄如果联合在一起,还有一定的分量,省军区政委张建国在常委会上也有一票,但发言权就弱多了。关键是,他一方没有政府班子的力量,在常委会上的声音就大打折扣了。
钱锦松身为省委秘书长,就是叶石生的传声筒,是省委的大管家,基本上省委前几号人物的心思和脾气都摸得比较清楚。刚才一号和二号人物的一番对话,都是围绕着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在进行,而产业结构调整的具体实施者就是领导小组,现在出现了宣传上卡脖子的事情,范睿恒及时提出加强省委在领导小组的力量,和叶石生在会议前对他所说的安排不谋而合。
宋朝度现在唯一的依仗就是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就是领导小组的成绩,就是范睿恒和叶石生的支持。范睿恒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有越来越牢靠的趋势,不好打破,但叶石生和范睿恒之间的关系,只是暂时的合作,只是因为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的实行。
崔向也只能吃了哑巴亏,他没想到叶石生堂堂的省委书记,也会耍一手无赖的手法,让他无话可说。
只是突然之间,崔向听到省政府里面一丝不合谐的声音,马万正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态度有所动摇,由以前的支持变成了谨慎支持,甚至还在其他场合流露出不太满意的言论。马万正是常务副省长,不但在政府班子分量极重,仅次于范睿恒,在整个常委会也是排名hetushu.com非常靠前,如果自己一方在常委会上得到了马万正的响应,将会实力大增,无形中给叶石生和范睿恒以极大的压力。
范睿恒清楚叶石生的不满不是冲他发作,也是一脸不快地回答:“崔书记和马部长事先都没有向您请示,想必他们认为更没有向我请示的必要。我也是看到报纸之后才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件事情影响非常恶劣,现在省委里面已经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省委对产业结构调整到底是什么态度。连夏想同志也向我抱怨,刚刚为燕省引来了巨资,结果倒好,奖励没有还好说,却又给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关于青年报发表反驳文章的事情,他倒是事先向我作了请示,我说你是燕省的干部,如果在燕省发表言论,要叶书记点头才行,在京城时你就是邹儒的学生,就一切听从导师的话……”
“是,领导,我保证全心全意写好。”
梅升平当然知道钱锦松的话得自叶石生的授意,他也知道丰利打压夏想两次,还有一次正好让他遇到。他对丰利没什么印象,但既然丰利对夏想不客气,又碍了省委书记的眼,不搬开他搬开谁?就接话说道:“测绘局局长时间到了……”
崔向一脸不快地推门进来,一进办公室就说:“叶书记,为什么刚才开的碰头会,没有通知我?”
崔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又在和马霄、付先锋密谋几次之下,终于下定了决心赌上一把。在燕省日报上为程曦学的观点造势,不但可以给叶石生以极大的压力,还能得到上层人物的赞赏,既有付家的赏识,又多了程曦学后台的另眼看待,两相结合之下,也是一份沉甸甸的收获,值得一试。
送走严小时,夏想没理会古玉旁敲侧击地询问他和严小时的关系,心理却飞到了碰头会上,心想也不知道叶书记是个什么态度?
叶石生微一迟疑,说道:“请崔书记进来。”
范睿恒的话深得叶石生之心,叶石生连连点头,忽然觉得以前怎么没发现,范睿恒为人也很不错,比起口蜜腹剑的崔向强太多了。
钱锦松继续说道:“省政府主导领导小组如何开展经济工作,如何指导试点城市推行产业结构调整,负责的是具体的事务性工作,但还有许多地市对产业结构调整存在误区,并不十分了解产业结构调整具体的内容和省委省政府推行产业结构调m•hetushu.com整的决心,我建议,由省委副秘书长葛山也兼任领导小组副组长,主要负责领导小组的对外宣传工作。”
“最近万正的态度有些松动,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对领导小组的工作的关注也所减弱,宝市向省政府申请一项专项政策,他似乎也不太赞成,可能有别的方面的考虑……”范睿恒对马万正的态度转变心知肚明,但在叶石生面前不能明说,他也相信叶石生能够想到其中的环节。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邹老为人比较古怪,你既非经济专业出身,也没有相关成就,想让他收你,我开口求情恐怕也不管用……”正好看到严小时手中拿着一份燕省日报,上面正有专家们对产业结构调整置疑的文章,夏想灵机一动,又问,“你写文章是不是拿手?”
“范省长的想法更合适,我赞成。”梅升平才不管丰利去哪里,反正任由范睿恒和叶石生安排就行。
“丰利同志担任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时间也不短了,最近工作也比较突出,他个人也表现出了强烈的上进心,请各位领导考虑一下,是不是安排他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钱锦松歉意地向梅升平一笑,意思是抱歉越权了,本来该是组织部的工作,却由他开了口。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石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又对梅升平说道,“升平,关于新任的常务副部长人选,组织部报几个人选给我,到时再开会研究一下。”
梅升平不经意间多看了范睿恒一眼,心想没看出来范睿恒表面上人也不错,说话也不装腔作势,但整治起人来也是厉害,比他还狠。好歹丰利去了测绘局还有事可做,范睿恒却要把他支到老干部局,就是让他陪一群离休的老干部喝茶下棋去了。
严小时也是冰雪聪明,一点就透:“不是我吹牛,我最善长写辩论性的文章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写反驳的文章?我刚看到了专家们的观点,很气愤,觉得他们不但以偏概全,而且论调还阴阳怪气,恨不得当面和他们理论一番,我绝对能把他们辩驳得哑口无言。”
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对燕省有利,崔向也心知肚明。但对他个人没什么益处,因此,他也清楚马万正为什么在夏想与柯达谈判成功之后,突然就态度有所转变的原因。是因为宋朝度风头过盛,威胁到了他的地位和威望。尽管崔向明白和_图_书得很,马万正也是他登上省长宝座的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但眼下如同三国混战,他、马万正和宋朝度三人之间,先打下一人是一人。两人联手先将宋朝度打下马,然后剩下的就是他们之间的对决了。
“麻秋,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亏了你还跟我了这么多年,居然连崔书记的工作安排都弄不清楚。”叶石生怒不可遏地说道,“回头写一份深刻的检讨给我,下次再犯这样的错误,不用我说,你自己就别干了。”
梅升平对宣传战一事也略有耳闻,只是依照他一惯的态度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过也知道事关夏想,心里就琢磨今天叶石生既然叫他来,肯定要涉及到人事问题,难道是要动夏想?
麻秋一脸惶恐,连连认错。
钱锦松就依次向叶石生、范睿恒以及梅升平点头示意,以示尊敬,然后才说:“叶书记和范省长的指示精神很及时,也很切入实际,我在领会了二位领导的精神意图之后,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向在座领导汇报一下……”
崔向劝不住马霄和付先锋,因为他也知道付家和程曦学的后台交情莫逆,可以说在高层之中属于同一阵营。既然马霄是付家人,自然要让燕省也配合宣传攻势了。况且叶石生在京城的后台并不强硬,叶石生又性格偏软,都觉得他好欺负。
叶石生就说:“时间还允许,就说吧。”
散会后,叶石生和钱锦松刚回到办公室,就听到秘书报告,说是崔书记有事。
范睿恒也没有反对意见,他也知道葛山以前做过市委宣传部长,而且也是笔杆子出身,据说宣传斗争经验丰富,也就当即表示了同意:“葛山同志不错,能够胜任副组长的工作。”
其实二人都清楚所谓的加强省委在领导小组的力量的安排是什么,但谁都不说,此时,就显示出秘书长的重要性了。
但崔向认真想了一番,还是觉得事不可为。叶石生确实性子柔弱,但他毕竟是燕省一把手,一把手的权威不容侵犯。而且现在叶石生和范睿恒大有走近的趋势,书记和省长联手的话,燕省的其他常委就很难再发出声音了。所以现阶段对叶石生应该以拉拢为主,不易逼他和范睿恒越走越近,因为省政府班子三个常委,几乎是一个声音说话。一旦叶石生真和范睿恒完全达成共识,有了范睿恒的支持,就相当于有了马万正和宋朝度的支持,叶http://www.hetushu.com石生就在党政两套班子里有了绝对的权威。
倒也省事了,提前进入离休状态,等丰利同志安全熟悉了老干部局的工作之后,以后离休,也能更快地融入到老干部之中。
“好,遵命!”严小时一脸严肃地答道,还有模有样敬了个礼,“夏处长,我的未来的幸福就全交给你了,一定要在邹老面前美言几句。姨夫不可靠,希望你能靠得住,否则在我眼里,世界上就没有可靠的男人了。”
“你不是下去视察了吗?麻秋说,正好和你的时间冲突,所以就没有通知你。”叶石生不动声色地说道,冲外间喊了一声,“麻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当然崔向还有一个心思,他始终觉得叶石生在关键时刻未必顶得住压力,很有可能在国家日报和燕省日报的两重夹击之下,选择妥协。如果叶石生一退缩,和范睿恒之间的合作因此而告吹的话,那么就等于他取得了全面的胜利!
麻秋急忙进来,神色紧张地说道:“叶书记,崔书记,我查了一下,可能是我弄错了时间,以为正好和崔书记的时间冲突,所以就没有通知崔书记……”
范睿恒却是一脸关切地说道:“丰利同志年龄大了,到测绘局工作恐怕他身体吃不消。省委老干部局局长病休一段时间了,一直是副局长在主持日常工作,丰利同志工作细心,相信他能做好老干部工作。”
叶石生微一沉吟,立刻想明白了马万正态度转变的原因,也不点破,扭头对钱锦松说道:“锦松,你对睿恒所提的加强省委在领导小组的领导力度的问题,怎么看?”
崔向和马霄定下在燕省日报发表置疑产业结构调整的文章,倒也不是完全和叶石生作对。其实以崔向的想法,不适合逼迫叶石生过紧,而是徐徐图之最好。但马霄和付先锋却坚持要这么做,因为京城有人暗示,只在京城点一把火不够旺,必须要燕省内部再放一把火才够热闹。
“万正怎么说?”叶石生一愣,政府班子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局势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他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前景不是一直比较看好吗?”
钱锦松见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就又说道:“我还有一个议题要向在座的领导汇报一下。”
虽然心中有疑问,但梅升平一向是不主动发问,还是岿然不动地坐在一边,看众人表演。
叶石生的目光和钱锦松的目光不经间交流一下,随即错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