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7章 长袖善舞

结果就成了现在的局面。
随后在诺顿的引荐下,迈克专程和连若菡见了一面,再次了解一下宝市的太阳能光伏产品的现状。连若菡就将夏想传真给她的材料交给迈克。迈克投资的兴趣越来越浓,尤其是当他听到主导此事的人正是说服柯达投资的夏想时,不由伸出了大拇指,说道:“夏先生非常聪明,有商业头脑,我也佩服他。能和他做生意,我觉得很放心。”
夏想对于古玉小女孩式的崇拜无爱,也不理会她的惊奇的目光,又说:“万里汽车厂基础条件不错,大有前景,你的眼光不错,选择了万里汽车厂,是一步好棋。CUV推向市场获得成功之后,就可以将配件分厂的议题提上日程,怎么样?”
古玉“嗯”了一声,笑了:“哪里是我的眼光好了,还不是听从了你的主意。要不CUV不成功的话,我该怎么拿你是问?”
夏想见邱绪峰还以为自己知道他以前的糗事而念念不忘,不由哈哈一笑:“什么坏话?你自己办过的坏事自己心里清楚,就别问我了。”
获得了投资之后的万里汽车厂,因为古玉的强势介入,而改变了只生产皮卡和轻卡的战略,开始转型生产第一辆CUV,并且命名为胜者。胜者的设计参考了国外名车的外观,并且做了改进以便更适合国人的审美。古玉对胜者的外观很喜欢,却对推向市场之后的信心却不足。
任庆之对夏想的好感发自真心,他本来年纪马上就要到了,基本上就要以厅级离休养老了,但宝市突然之间就获得了15亿美元的外资,他身为市长也功不可没,省里有传闻说,准备让他退下来之前到政协过度一下,提到副省级,呆上半年再退,也算有一个副省级待遇。
夏想此次前来宝市,就是要求宝市做好政策上的准备,并且做好迎接迈克一行的前期工作。不过他卖了个关子,在和邱绪峰谈到最后,才透了底。
连若菡联系的厂商是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美国最大的太阳能光伏产品厂家最日光公司,其总裁迈克和诺顿是同学,在听了诺顿的介绍之后,大感兴趣。恰好迈克和柯达总裁也是关系密切的好友,再加上迈克对宝市的情况也有所了解,他就详细向咨询了一些具体情况。
夏想将消息告诉邱绪峰,邱绪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正好左右无人,他就开玩笑地说道:“我要有个妹妹,她要是喜欢你,就www•hetushu•com算没有名份跟着你,我也不拦她……可惜,我只有一个姐姐。”
“是,是,你高尚,我庸俗了。”邱绪峰满面笑容,也意识到刚才的话着相了,也是他太在意夏想这个朋友了,才有此一说,就又忙转移了话题,“今天晚上举行欢迎宴会,请你和古玉同志参加,不准推辞,否则我没法向市委市政府交待。”
当然夏想是经历过极品女人之人,不至于只看一眼就觉得有多美不胜收,但男人最受不了的往往不是视觉上的冲击,而是既有视觉诱惑,又有香气益人的双重诱惑,而古玉身上就有最让人沉迷又让人难以自拔的女人香。
不管如何,宴会还算成功,一切顺利,夏想也左右逢源,给众人留下了好说话,没架子,和气,聪明的良好印象,直把古玉佩服得五体投地。以前在领导小组办公室还不觉得夏想如何,也没看出他多受人欢迎,现在到了宝市才知道夏想长袖善舞的本领过人,在下面地市的领导面前,举止得体,受人尊敬而不自傲,说话温和,不徐不疾让人感觉彬彬有礼。
“城市休闲车,符合以后都市人在工作之余想要休闲,想要游山玩水的心情,既有轿车驾驶感受和操控性,又有多用途运动车的功能,同时又注重燃油的经济性,肯定会大受欢迎。现在人的心理大多矛盾,既想工作又想休闲。而CUV就应运而生,既和桥车一样舒服、经济,又和越野车一样具有通过性高的多功能的特点,正符合现在人的特性。”夏想就从适用性方面坚定古玉的信心。
“没关系,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不是小孩子,动不动就伤自尊。”夏想笑着扭头看了古玉一眼。
任庆之越看夏想就越喜爱,就想到还是曹永国厉害,早早将女儿嫁给了夏想。他的女儿任盈盈长得比许晴还漂亮,可惜晚了一步,要不说什么也得将夏想这个乘龙快婿抢到手。
传闻真是越传越失真,越失真越夸张,连夏想都不知道丰利成为政治牺牲品,但在外面不明真相的官员眼中,就成了因为和他吵架才被省委书记拿下。
“是,一点没错。”古玉愤愤不平地说道,“还有,你在去宝市的时候,一上车就露出了本质,鼻子就闻个不停。我才知道,怪不得你特意叫我和你一起出差,原来你心里有暗鬼,有坏主意。”
尤其是她领口一低之时http://m•hetushu•com,或许是挤压了身上衣服的缘故,一股极其醉人的香气从她的胸口溢出,直扑夏想鼻子。夏想一闻之下,顿时心旷神怡,差不多忍不住……
古玉果然听话,夏想一说,就立刻忘记了刚才的不快,说起了万里汽车厂的状况。
其实他也就是那么一想,他也清楚,哪有老爸吃儿子醋的道理?
说完,也不理会邱绪峰的再三追问,扬长而去,只留给邱绪峰一个得意的背影。
夏想也知道他虽然只是处级干部,但代表的是领导小组,在许多人眼中也算是上级领导,不出席宴会也说不过去,只好答应。
连若菡因为要照顾孩子,分不开心,就让卫辛全权处理此事。卫辛在研究了相关资料之后,就市场前景和相关优惠政策向迈克做了详细说明,迈克一向对新兴的中国市场非常关注,有如此一个可以整合资源借此打开中国市场的机会也是非常难得,就初步定下要实地考察宝市的决定,并且特意提出,要和夏想面谈。
古玉气得不行,瞪了夏想一眼:“厚脸皮,得了便宜又卖乖,回头我就告诉爷爷,不上班了,省得被你欺负。”
“我的主意是好主意,不成功的话,是执行者的问题,不是我的计策不好。”夏想很无赖地一点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夏想乐了,邱绪峰也患得患失起来,不由嘲讽他几句:“好了,我和你之间还讲究什么虚套,我既不是帮我岳父,也不是帮你,而是在履行我身为燕省产业结构调整小组成员的职责,是为了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计……”
邱绪峰吓了一跳,忙问:“你都知道些什么?是不是梅晓琳说过我的坏话?”
邱绪峰在听了夏想邀请的是美国最大的太阳能厂家时,更是欣喜若狂,激动地站了起来:“夏想,夏老弟,你又送我一份大礼,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我敢说,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宝市的许多干部对你的感激和尊敬会远远远超过我。”又一想,他又自嘲地说道,“看,我又自作多情了不是,你是为了你岳父的政绩,哪里是为了我。”
“你的意思是指我刚才不小心看了你的领口?”夏想倒也大方,直接就说了出来。
更不用提最近风传的“夏想一怒,丰利跑路”的传闻,更是让人都不免猜测,据说丰利是叶书记亲自提议给弄到老干部局的,岂不是说明,叶书记对夏想也是青睐有hetushu.com加?就因为夏想和丰利吵架,就为他搬开了丰利!
于是包括常务副市长在内的宝市的几名常委,在和夏想握手时,都放低了姿态,一点也不敢拿市委常委的架子。开玩笑,不提夏想是曹书记女婿的身份,就凭他现在是宋省长跟前红人,省委常委、燕市市委书记陈风对他的维护,又是人人皆知,还有他在领导小组之中的分量,谁不巴结三分?
夏想原以为只是小范围的宴会,没想到到了会场一看,满满四桌子全是人,少说也有几十人。邱绪峰生怕夏想不快,急忙解释说道:“本来曹书记说了,今天简单一点就好,而且曹书记也有事不能到场,但任市长听说你来了,一道命令下去,结果就来了这么多人,光是市委常委就到了七八人。”
曹永国不来是为了避嫌,毕竟一个岳父一个女婿,人后如何别人不管,在人前还是尽管少在一起为好。
“真没担待,还是一个男人。你不会说,大不了把你赔给我好了,你以为我还会真要你?”古玉张口就来,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唐突,不由脸色一红,把头扭向窗外,不敢再看夏想。
第二天,夏想将考察的见闻和所思所想,以及得到了第一手材料都整理成详细的资料,传真给了卫辛,让卫辛有针对性地和迈克交谈。很快卫辛就答复说,迈克下周有空,让宝市尽快发出邀请函。
等于白捡了一个金元宝,不,不是白捡,是夏想送他的,所以他对夏想的热切完全真心实意,就想,多好的小伙子,工作起来这么卖力,就算他是为了曹永国的政绩,好歹自己也沾了大光,说什么也要谢谢他才是。
夏想就不得不叫屈了:“你既然在领导小组工作,就得听我的工作安排。你身上有香气,我不闻也得闻,我不责怪你故意引诱人就不错了,你还怪我乱闻?还有,刚才你弯腰拿东西,我只是想提醒你系好安全带,无意中看到了峰峦半入云,无心之过,你却说成故意,分明是你是疑心太重!”
“我是怕说出来伤了你的自尊。”古玉在夏想面前,缺少足够的对上级的敬畏,总是以一种平等随意的态度和夏想说话。夏想也不在意,他也知道在古玉面前,他可没有托大的资本。再说,他一向也没有装腔作势的习惯。
好在努力皱了皱鼻子,才强行压下要打喷嚏的冲动。
夏想愕然,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就成了为他一发怒m.hetushu.com,丰利跑路,真是传得没边了。但事情真相又不好解释清楚,只好含糊其辞地搪塞过去。
既然大家热情有加,夏想又岂能做出拂众人好意之事?他就笑容满面地和众人一一握手,不厌其烦地回答每一个人的问题。他淡定从容的举动,让人感觉真诚友好的笑容,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尤其是他为宝市所做出的巨大成绩,在座的人都因为投资而受益,本来就对他十分感谢,又听他又想准备为宝市拉来外资,就对他的好感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
听到电话中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夏想摇头一笑,得,连若菡现在一心扑在儿子身上,对他,已经完全不如以前一样在乎了。
回去的路上,古玉不时地偷看夏想几眼,想说什么又一直忍着不开口。终于在古玉看了无数眼之后,夏想忍不住了:“古玉,你有话说就尽管开口,别吞吞吐吐的样子,你不是一向心直口快吗?”
无意中一看,却正好看见古玉微微弯腰,身子前倾去拿仪表盘上的资料,夏想的目光就正好落在了古玉的领口之中,只见峰峦半入云,白鸽欲展翅,雪白与粉红相间,无限迷人。
就算大家心里都明白夏想是曹书记的女婿,但夏想的所作所为可不是曹书记一人受益,而是让所有人都有好处可得,谁不对夏想高看一眼?就连任庆之也是亲热地拉着夏想的手,自称伯伯而和夏想套近乎。
夏想想起了邱绪峰姐姐的厉害,不由打了个激灵,急忙说道:“少胡说,我是好人,谁象你就喜欢骗别人的姐妹。行了,我得回燕市了,还有单城市的事情需要处理。”
古玉发现了夏想的目光,又若无其事地坐直了身子,调皮地一笑:“其实我想说的是,本来我一直对你很好奇,也很尊重,但经过接触我也发现,你也就是一个普通男人,或许有别的男人没有的一些优点,但其他男人共同的缺点,你一样不少。”
宝市宣传部长步悟本和丰利认识,也有点交情,隐约也听丰利不满地说过夏想的坏话。酒过三巡之后,他有了点醉意,仗着酒劲向夏想敬酒,说道:“夏处长,虽然我和丰利有点交情,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我还是坚定地和你站在一起。夏处长一怒,丰利跑路——我对你的做法完全表示赞成,丰利太不象话了,也希望夏处长不要认为我会因私废公……”
夏想在宝市的官员之中受欢迎的程度,比邱绪www.hetushu.com峰想象中还要热烈。许多人都是一样的心思,要是能乘机结识夏想该有多好?谁在宝市都有几家暗中支持的企业,如果让夏想看中,进行改制的话,不但可以引来资金,还可以借机大捞政绩,一举两得的好事,全在夏想的一句话之间。
其实主要还是邱绪峰无意中走漏了夏想可能又要为宝市拉来外资的风声,许多轮不到参加宴会的人,但会因为投资带来实际利益,他们就一遍遍向任庆之求情,要求参加宴会。任庆之年纪大了,心气也不高,大事上听曹永国,小事上让着邱绪峰,脾气又好,就架不住众人的哀求,就让大家都来参加宴会。
曹殊黧的肌肤细腻而光滑,白而健康。严小时的肌肤水灵而剔透,白而透明。古玉的肌肤紧致而光洁,白而迷人。对,迷人不是因为古玉最白,也不是因为古玉的肌肤最光滑,而是最有活力,最有喜感,夏想甚至可以想象她肌肤的惊人的弹性,应该是触之如美玉,温润宜人。最让人沉醉的是,她身上无时不有的香气,如同从肌肤之中散发而出,才是最让男人流连忘返的诱惑。
古玉就想,夏想还真是让人看不透,总能流露出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总能给人惊喜。看来,向他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古玉睁大了好奇的眼睛看向夏想:“你好象什么都懂一点,怪事,我又有点佩服你了。”
“好了,好了,别耍小孩脾气了,你是自身带异香,我是被动被香气袭人。再有刚才又绝不是故意看你,实际上我也没有那么浅薄,是不?你也别多想了,还是说说万里汽车厂的现状。”夏想连哄带骗,他现在是结婚男士,身边有三个不同的女人都能哄得住,就连最喜欢为难他的连若菡也能手到擒来,对付脾气最好的古玉,更是容易得很。
两天后,连若菡就打来电话,说是在诺顿的引荐下,有一家美国的太阳能厂家对向宝市投资很感兴趣,主要也是因为柯达的15亿美元的投资在美国也引起了轰动,不少业内人士都对宝市大感好奇。
晚上古玉回来,就和夏想一起参加了宝市的欢迎宴会。
古玉穿的是一身淡黄色连衣裙,裸露在外的肌肤无一不是洁如美玉。有些女人是外露的皮肤差,身上皮肤好。有些女人是外露的皮肤好,反而身上差。而古玉则是表里如一,夏想只是惊鸿一瞥就已经得到了结论,古玉的肌肤之好,不亚于曹殊黧,不次于连若菡,不输于严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