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4章 案发

美人计?夏想暗笑,没想到卫辛也挺厉害,不过转念一想又不对,美国人很有职业操守,一般在私人时间不谈公事,更不会透露商业机密,他怎么可能告诉卫辛他的处境?
卫辛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古人杰就郁闷得不行,不过后来他得到了崔向的授意之后,就满心期待起来……
此后又拖了两天,谈判进入僵持阶段。夏想不急,迈克也假装不急。不过到了第三天形势就急转直下,迈克见夏想不肯让步,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同意了夏想提出的技术转让的要求,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各退一步,最日光以5亿美元和技术转让入股,虽然控股权还在宝市手中,但合同上还有一个附加条款是,如果一年半之内投入的资金不能得到全部回收,最日光公司有权以更低的价格获得百分之百的股份。
不过没有人证也没有关系,只要有问题的官员,都怕跟他们去协助调查。一协助,就会在他们的连番攻势之下溃不成军,很快就交待了全部问题。他们也相信夏想年纪轻,经历少,肯定在他们一哄二骗三威胁的套路之下,立马交待。于是二人就决定打夏想一个措手不及,等夏想出差一回来,就直接杀到办公室,给他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卫辛的脸上浮现一层红润,微有娇羞之意,夏想明白了,就问:“你对迈克,也是有点动心了?”
黄林和刘旭在省纪委里面,基本上不属于任何派系的人,他们二人办案就是讲究铁面无私,只要有人犯了事,只要上级发了话,他们就会一查到底,谁的面子都不卖。因此他们二人虽然年纪40来岁了,在省委纪委里面一直是处级,升不上去。上头都把他们当枪使,当成关键时刻可以随时舍弃的牺牲品,没有人当他们是亲信。不过他们也并不在意是不是能够升到高位,只管一心查案,立志查尽天下贪官。
夏想就说出了他的疑问。
古人杰后来还和回到南方老家的高成松联系过几次,高成松在得知夏想现在越来越受到重用,深恶痛绝,再三告诫他要提防夏想,一旦抓住时机,一定要置夏想于死地,否则不定什么时候和夏想结了仇怨,夏想是不死不休的性格,任谁也会被夏想害死!
不过,夏想还是有疑惑之处,不解地问卫辛:“就算迈克和你关系不错,他也不傻,怎么会透露给你这http://www•hetushu.com么多信息?”
卫辛的消息可谓是及时雨,几乎触及到了迈克的底线,对夏想来说,掌握了卫辛透露的信息之后,他几乎可以肯定和最日光的合资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卫辛笑着解释说:“你算是猜对了,迈克向我大献殷勤不假,但只要涉及公司的事情,一概不提。不过他的处境,他的好友诺顿就十分清楚了。连总开口相问,诺顿敢不回答?美国人也是人,和中国人一样都怕老板的。至于他们公司的一些商业机密,也是有一次迈克喝醉了,信口说了出来……”
夏想对迈克的态度还比较满意,就说:“贵公司的投资到位之后,新产品一旦投入生产,先用三个月到半年时间将宝市的住宅的路灯全部更换为太阳能路灯,并且规定以后所有新建住宅的路灯都要采用太阳能路灯,否则不予批建。除此之外,还要将全市的交通信号灯全部更换为太阳能信号灯,仅宝市一市,就需要多少太阳能产品,迈克先生应该可以粗略算出……”
哄人开心做表面文章,是美国人的特长,也是一种本能。夏想不好劝卫辛什么,只是说:“谢谢你的宝贵信息。至于你的个人私事,我不好发表意见,只想提醒你,感情问题虽然有激情,但更需要理智对待,尤其是两人差异太大,毕竟美国人和中国人有文化和习俗上巨大的不同。”
夏想刚处理完一应事宜,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刚直了直腰,就见两个脸色不善的人门也不敲就直接进来,非常气势地说道:“谁是夏想?”
古人杰就对武沛勇之死有兔死狐悲之感,对高成松落了个被开除党籍连贬三级的下场也是深感同情,觉得高书记辛劳一场,为国为民做了不少好事,最后落了个身败名裂真是可怜可叹,说到底,都是夏想和宋朝度在背后煽风点火,否则高书记至少也能安然离休,安享晚年。
“我们是省纪委的办案人员,我是黄林,他是刘旭。我们接到举报,有人反映你收受贿赂,请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黄林首先亮明了身份,虽然他说话非常严厉,不过还算礼数周到。
不满是假装,邱绪峰其实还是满心欢喜的。
古人杰深以为然。
“宝市一旦推广成功,到时燕省再向全省推广,不提全省的路灯,就是以后燕省在今后www.hetushu.com一年所有新建的小区都更换为太阳能路灯的话,数量之大,迈克先生如果了解中国现在房地产业发展的速度的话,就会心里有数了。”
“没问你话,谁让你多嘴的?”来人之中为首的一人语气十分严厉地说了一句。
卫辛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不喜欢外国人,感觉生活习惯上差异很大,但迈克确实很会哄人开心。”
终于就有了事情发生。
夏想却不认识他们,不过见他们气势的样子就知道来者不善,站起来说道:“我是夏想,请问二位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夏想就同卫辛一起回了燕市,路上,卫辛有说有笑,一点也没有了忧伤的样子,让他也大为宽心。到了燕市,卫辛就谢绝了夏想盛情的相送,自己坐车走了。
只是他让人暗中调查夏想,却发现夏想行事周正,办事滴水不漏,根本让人挑不出任何过错,更没有经济和作风问题,就让古人杰大为纳闷,又不敢相信夏想真是一个清廉又不近女色的官员?尤其是他现在这么年轻,又有级别,大权在握,怎么可能没有美女环绕?但不可能也没办法,抓不住夏想的一点把柄,不管是夏想是真没有事情可查,还是隐藏得太深,反正让古人杰无处下手就是了。
黄林生得黑又瘦,刘旭长得白而胖,因为二人办过不少大案,双规了不少贪官,而且还将数人送上了刑场,因此人人谈之色变,称之为黑白无常。
单城市和宝市的下一步的改制即将拉开帷幕,夏想相信,一旦两市的新闻再次爆发出来,必将引起极大的轰动。因为他精心准备了一道大餐给程曦学等人,而他和范铮、严小时的文章,虽然骂得痛快淋漓,并且激怒了不少人,但仅仅是一道开胃菜而已。等真正的大餐抬上来之后,才会让程曦学之流哑口无言,并且无地自容。
省纪委接到信件和电话双重举报,说是领导小组的处长夏想收受巨额贿赂,证据确凿,上面将时间、地点以及受贿金额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还附了几张照片——照片虽然有些昏暗,但还是可以看到夏想手中拿着一个手提袋,和一个女子在路灯下交谈。其中还有一张照片是二人手拉手的情景,态度看上去十分亲昵。
在听到黄林和刘旭二人的汇报之后,古人杰就高兴地跳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和_图_书来全不费工夫,夏想又年轻又身居要职,怎么可能没事?就算猫儿不吃腥,也架不住主动有腥送上门不是?夏想呀夏想,这一次证据确凿,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15万元,轻则让你丢官并且开除党籍,重则判你几年也不为过。
结果邱绪峰大为不满地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倒象是市委书记,定下方向路线之后,交给我来具体执行。你现在说话越来越有派头了,我这个副市长,基本上专门为你服务了。”
夏想也没有回家,直接回了办公室。
夏想才明白过来连若菡安排卫辛一起回国的目的,到底是他的女人,处处为他着想。
夏想呵呵一笑:“等正式签定协议的时候,我请省长先生出席,迈克先生尽可放心了。”
古人杰听多了夏想的坏话,再加上他本身对夏想也是看不过眼,又在崔向和丰利的双重影响之下,在他眼中,本来和他没有什么接触更没有过节的夏想,就成了世界上最可恶的坏人。古人杰就一心认定,夏想肯定又贪污又好色,别落在他手中才好,只要被他发现他有经济和作风问题,非得一棍子打死不可。
黄林见夏想满不在乎的态度,不由愣了一愣。
得到了古人杰的点头,二人又整理了相关证据,并且在夏想居住的小区走访过几次,却没有太多的收获。根据周虹的照片想查到周虹的来历,也没有什么线索。现在只有物证,如果能找到当事人做到人证物证齐全,夏想的事情就可以做成铁案,让他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古人杰大喜,当即指使黄林和刘旭,查,严查,一查到底。
上午10点多到了办公室,夏想马不停蹄地又联系了齐亚南,了解了一下将台酒厂的进展。随后又和邱绪峰通了电话,把最艰难最琐碎的工作交给他去处理。比如如何将十几家太阳能企业先整合成一家,比如最后让谁担任新的公司的负责人,比如如何具体分配利益,和美国人划分职责,等等,就全是他的事情了,夏想只负责大局,其他小事,一概不再过问。
迈克一脸心领神会的表情:“我明白,我明白,权力意志不止在中国有,在美国也有。不过在中国表现得更明显罢了……”
说完连若菡的事情,卫辛又说到了迈克的来访。来访之前,迈克和卫辛交换了不少看法,虽然迈克不可能透露最日光公司的底线,但熟知迈克脾气的卫www.hetushu.com辛却告诉夏想,如果夏想能够保证在两年内让最日光公司收回资金,最日光公司肯定会在技术转让上做出让步。因为资金的回收代表着投资的成功与否,迈克和董事会的聘用合同到期,到时如果此项投资大获成功的话,他接到下一任聘请书的可能性就会大增。
夏想就将迈克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迈克先生,真言不入六耳,我提前声明一下,我们签定意向书的事情,现在还处于保密阶段,谁也不能向外界透露,否则有可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你也知道,中国的事情很复杂,官员也很复杂。万一有一个比我更大的官员和德国的太阳能厂家接触之后,也谈妥了条件,那么我们之间的合同就可能要作废。”
古人杰是高成松的人,在高成松时代就和邢端台不和。高成松倒台之后,他曾经惶恐过一段时间,后来事情慢慢平息过后,也没人找他的麻烦,他就知道算是过了关。不过心里对夏想很不感冒,也是一心认为夏想不是什么好人,趋炎附势,用阴谋诡计打压异己,连堂堂的省委书记他也敢死碰,别人要是惹了他那还了得?
迈克确实放心了,乐呵呵地回国了。卫辛却没有和他一同回去,而是留了下来,要回燕市看一看,同时也要回家看望一下亲人。
因为公司有不少董事对他上任以来公司的业务拓展缓慢,颇为不满。迈克任内有几笔投资失败,他现在急需一次成功的投资来证明他的能力和眼光。
卫辛低下了头,脸颊微红:“迈克对我有好感,向我求爱,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就始终缠着我……”
办公室只有夏想和古玉在,方格和王林杰最近忙着单城市的事情,成天不见人影。古玉虽然看似清闲,每天也要处理大量文件,正忙得不可开交,连夏想回来也只是简单打了一个招呼,猛然听到有人来找夏想,她也没有多想,用手一指夏想说道:“办公室就两个人,一男一女,夏想是男人,还用问哪个是?”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因为夏想是处级干部,级别不高,不够资格入纪委书记邢端台的眼,黄林和齐旭就将此事向主管的省纪委第一副书记古人杰做了汇报。
等后来古人杰慢慢地和崔向开始走近,再受到崔向的影响,就对夏想的印象更是越来越差。更让古人杰对夏想差到极点的是,丰利正是他的至交好友。丰利被搬http://www.hetushu.com开,古人杰也知道他是政治牺牲品。但丰利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古人杰面前说夏想的坏话,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夏想身上,一心认定就是夏想搬弄是非才让叶书记对他不满,才将他弄到了老干部局。
举报信上还特意注明,夏想不但和该女子关系暧昧,还收受了该人大量金钱。在手提袋中是用百元大钞卷成的香烟共五条,每盒香烟里面装有2000元,五条香烟就是10万元巨款。另外五瓶酒的瓶盖中有五枚金币,总价值5万元。夏想总共收取15万元的巨额贿赂!
意向书签定之后,迈克就换了一副表情,笑嘻嘻地问夏想:“夏先生,现在我们是朋友了,你也该告诉我如何能保证我在一年半之内就收回全部资金了吧?你只有告诉了我实情,我才好回去说服董事会批准投资。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利益是相同的。”
进来的人两个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黑一白,站在一起给人非常滑稽的感觉。不过认识他们的人却一点也没有滑稽的念头,因为他们是省纪委专查大案要案的黄林和刘旭。
在成功的事实面前,任何巧舌如簧的比喻都只是比喻,是纸上谈兵的玩笑罢了。
“谁举报我?我犯了多大的事儿?”夏想笑着问了一句。
不成想,夏想轻松自若的态度,没事儿人一样,还能笑得出来,就让黄林吃了一惊。他见多了不少官员一听他是省纪委的人,立刻就矮了三分。也见过不少官员理直气壮,甚至趾高气扬地大喊大叫他没事,抓错了人影响了他的重要工作,谁负得起责任?总之要么心虚地低头,要么装腔作势掩饰内心的紧张,还从未见过如夏想一样,镇静得好象他真的没有贪污受贿一样。
就看迈克能坚挺多久了,他让步是必然的,就看让步的幅度了。夏想的如意算盘是,将资金回收的年限再提前半年,用一年半回收资金的巨大诱惑来迫使迈克在技术转让上做出巨大的让步,并且争取最日光的投资金额达到5亿美元。
“有数,有数了。”迈克虽然是美国人,但对中国国情的了解也不少,谈不上精通,至少也非常明白政府的强大权力,他听了夏想的想法之后,心中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底,不过他也不傻,知道夏想的级别不高,说话未必管用,就又问,“宝市的政策,夏先生也许有影响力,但燕省的政策,以夏先生的级别,恐怕说不上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