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3章 第三波反击,落网

“其实我是从一个最简单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就是如果让秦唐市成为试点城市,相信很快排名第二的秦唐市就可以超过燕市,在燕省所有地市中经济产值第一,燕市身为省会也要屈居第二,面上无光。”夏想笑道,他知道秦唐市的市委书记是叶石生的嫡系,提名秦唐市正合叶石生之意,但一定要借机将燕市也提上,燕市才是他重中又重的目标,“当然,叶书记说得也不无道理,不过燕市进行试点改制比起其他地市有较大的便利条件,就是省会城市,可以得到省委省政府的重点照顾。我想省委省政府也愿意看到一个蒸蒸日上的燕市。再有燕市是新兴的城市,没有太多历史遗留问题……”
朱纪元也急忙来了一脚急刹车,然后再通过后视镜向后观察车况——在高速路上遇到紧急情况时正确的处理方式就是先急刹车,然后再看身后和左右车况,看是不是有变换车道的条件,而不是先变车道再刹车!
他看了一眼,没看清牌照,只看车型象是一辆普桑,也没多想。不是好车,开不快也正常。
就让那些有钱的爆发户或是拿性命不当一回事儿的二愣子开180公里去吧,他还有大好的日子在前头,才不会拿性命开玩笑。
夏想编得还算合情合理,叶石生听了也没有怀疑,他也认为夏想不可能事事安排得滴水不漏,果然还真是一个巧合。
朱纪元上了高速之后,就感觉有些困乏。毕竟昨天晚上采摘过度,身子有点吃不消。他打着哈欠,看着身边一辆接一辆的好车呼啸而过,不由暗暗讥笑,真是穷开心,开一辆三五十万的车就是好车了,就在高速上开上180公里玩命?一看就是爆发户的主儿。他虽然开的是一辆捷达,可是后面放了500万现金,足足500万,看你们都开的人五人六的车,谁有这么多钱?
夏想就感觉肩上蓦然有了一付重压,省委书记以一副商量的口气和他讨论第二批试点城市的名选问题,要知道,这样的重大问题,应该是书记和省长商议才对。
叶石生大为满意,连连说道:“坐,坐下说话。小夏,下一步的改制成功之后,你说,第二批试点城市的挑选,应该将侧重点放在哪里?”
“夏想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有什么可怕的?不都是人?朱纪元还是厅级呢,不一样上了我的床就下不来。”丛叶儿不知和*图*书厉害,更不想仓惶地逃向国外。
叶石生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不解和不满,认为夏想瞒着他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实在不该。即使是夏想出于公心,也有点过分了。
单城市和宝市作为第一批试点城市,两市在燕省的排名正好处于中等,既不十分突出,也不非常落后,所以第二批试点城市,选一两个最发达的城市,再选两个最落后的城市,再有成绩之后,就是完全具有了普遍意义,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向全省推广了。
朱纪元终于满足了一下虚荣心,对所有横冲直撞的车都要贬低一通。也是,一般而言200万的车在高速上就非常少见了,能够遇到一辆500万的汽车的机率几乎没有,他就不紧不慢地压着120公里的时速开,作为有钱人,作为一个事业有成大权在握美人在怀的成功人士,安全第一。
同时,还紧急刹车!
丛枫儿二话不说就帮丛叶儿收拾东西:“我仔细研究了夏想的履历,才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他无根无底,突然就被陈风看上,从坝县调回燕市。到了燕市之后,做出了许多大事,不过他一直躲在幕后,别人都不知道罢了。所有和他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是被他算计就是被他害惨了,这一次我们主动挑事,他肯定会出手报复,朱纪元完了,没前途了。朱纪元一倒,肯定会牵出你来,到时你也得被判刑,现在不跑就晚了。”
夏想也知道身为一把手,都想让下属对他百分之百的服从,并且事事都要让他请示汇报才行,叶书记也是一把手的权威之心作祟,觉得自己背着他弄出了一出好戏,而他蒙在鼓里,多少有点面上无光。
叶石生就对这一次的突发事件始终不太放心,他就觉得如果说是巧合,也太巧了一点。说是夏想的故意安排,也太巧妙了。再说夏想怎么可能算计得一点不差,又怎么可能知道古人杰私自扣压了朱纪元的举报信?就算纪委有人透露给夏想内幕,夏想又凭什么能够调动高度保密的军队?
尽管如此,夏想也不能对叶石生实话实说。
叶石生心中大慰,夏想的说法和他所想的,完全一致。
宋朝度事先对邢端台说过夏想将钱上交给了慈善机构,之所以没有上次到纪委,恐怕也是夏想对纪委的人不太放心,又或者是另有考虑,邢端台倒没有在意,也就和_图_书对夏想准备将计就计对付古人杰抖出朱纪元的行动,持默认的态度。但突然之间事情闹大了,也让他吃惊不小。不过吃惊之后也是暗喜,事情进展比想象中还要顺利。
难道他会没有担待得将问题推到古玉身上,以表清白?夏想才不是有前手没后手的男人,更不会出卖别人。
邢端台心中有了主意,在向叶石生汇报工作时,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暂时不对古人杰私自扣压举报信的事情做出任何表态,因为在纪委里面扣压举报信不算大事,几乎谁都干过,在没有证明朱纪元的犯罪行为之前,古人杰有许多理由可以搪塞过去。二是针对朱纪元的举报,纪委不公开立案,暗中立案由黄林和刘旭同志进行调查。三是授予黄林和刘旭二位同志一定的特权,允许他们使用非常手段进行调查。
想要避让已经来不及了,朱纪元只听到耳边传来“咚”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感觉身后一股大力袭来,脖子猛然向后一挺,然后车就不可控制地向前冲去。
前面奥迪车还在刹车,朱纪元惊恐万分,但却一点也控制不住汽车前行之势,只好眼睁睁看着两车又结实地撞在一起。
叶石生虽然猜到军队事件和夏想、古玉有关,但也不是十分肯定,不过他也清楚保护国宝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撬开古人杰的办公室,好给纪委一个名正言顺的立案的理由。古人杰和崔向关系密切,他自然清楚。朱纪元和古人杰有关系,他也有数。身为省委书记,对于一些关键部门的厅级以上干部是谁的人,和谁走动频繁,还是能够了解不少内情的,否则他这个书记就当得太失败了。
朱纪元忽然间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前后夹击,制造车祸,得手之后马上报警,根本就是安排好的陷阱!他醒悟过来之后,再定睛一看,差点跳了起来,后备箱已经被撞扁,露出了里面的旅行包,最惹眼的是,旅行包也扯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的百元大钞……
夏想不但将单城市的将台酒厂的改制完成得非常圆满,整体策划也是十分完美,而宝市的太阳能的合资也基本上确定了签定正式协议的日期,连引用了两市成功案例的反驳文章也正在撰写之中,不但有高晋周的手笔,连高老也亲自出面撰文,加入了论战之中,可以说夏想的精心安排万无一失,只等和-图-书时机成熟之时,绝对可以一决定胜负。
“我日你娘的!”朱纪元终于急了,惊吓出一身冷汗,破口大骂,“作死呀,混帐东西,怎么开车的?在高速路上玩飞机,活得不耐烦了去撞火车,别和别人过不去!娘的,老子别死你!”
天,完了,露馅了。朱纪元脚步一停,微微一愣,第一个反应竟然就想弃车逃跑。反正汽车上没有任何他的证件,一跑了之,扔了500万不要,也要逃过眼前的一关。只是他脚步刚刚一动,前后两车上都下来几个人,前后左右立刻将他的退路堵死。
“哦?”叶石生大感好奇,“怎么将燕市排在第一?作为省会,燕市可不能轻易去试点,成功了会被人说成沾了省会的光,失败了,后果严重,影响深远。”
“最发达的城市,首选燕市,其次秦唐市。最落后的城市首选章程市,其次水恒市。”夏想对于第二批试点城市早已有过周密的设想,叶石生一问,就脱口而出。
夏想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个人觉得,应该侧重两个极端,要从最发达和最不发达的城市中各挑选几个,才最有针对性。”
“人和人不同,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收了钱能立刻上交到慈善机构,在我的故意挑逗之下一点也不动心,你说他可怕不?是男人都逃不过金钱和女人两道关,他能连过两关,你说是他是不是厉害?”丛枫儿躲了起来是暗中打听夏想去了,没想到对夏想了解越多,她就越胆战心惊,就越后怕。想到倒在夏想面前的一个又一个高官,朱纪元还能讨了好去?况且朱纪元本身就是一个大贪官!
所以他才当场让邢端台到他的办公室走一趟。
朱纪元怒气冲天地下了车,他虽然知道撞得并不厉害,但心中气愤难平,对前面奥迪车胡乱开车随意刹车火冒三丈,准备过去好好骂上一顿,也好发泄一下胸中恶气。在高速路上开车之时,都是精神高度紧张,都怕出事,因为车速快,一般出事就是大事,奥迪车也太不象话了,简直是不拿别人性命当一回儿事。
走了100多公里之后,朱纪元实在有点乏了,就在中途进了服务区休息一下。在车里小睡了片刻,然后又重新上路。此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他觉得阳光有点刺眼,速度就降到了100公里左右。
叶石生心中大定,一块巨石落了地,想要开口夸夏想几句http://m.hetushu.com,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只好随口勉励夏想几句,说道:“好好干,省委省政府不会亏待有功之臣。”想了一想,他又问起了国宝事件,“国宝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朱纪元气晕了头,一下车就冲前面的奥迪而去,走了两步被风一吹又冷静下来,总觉得事情有点蹊跷,回头一看,见后车的人也下来查看状况,一边看一边打了报警电话。
三车连撞,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过之后,三辆车都停了下来。
他又急忙回头去阻止后车打电话,却又听到前车的人下车之后,连状况也不查看,就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发生了车祸,地点在150公里处,对,对……”
朱纪元心中闪过一丝寒意,对方算无遗策,将他的后路全部断掉,他脑中立刻闪出一个人的名字:夏想……
既然是巧合,也不怪夏想什么了,叶石生大为放心,又想起了夏想所受的遭遇,就又说:“也真难为你了,被人设计陷害,还能尽心尽力地完成工作。夏想同志,你确实是我党的好干部,不被金钱和女色腐蚀,难能可贵。”
报警?等等……不好,朱纪元猛然打了个激灵,后备箱中有500万的巨款,一旦警察来了,肯定解释不清。怎么办?不能报警,花事私了也不能让警察过来。
速度慢慢提到了120公里时,身后一辆车超了过来,然后又放慢了速度,压在他的前面。朱纪元一看是一辆奥迪,豫省牌照,而且还是他老家的车,不由多了几份亲切之感。
不一会儿,前面的车忽然左右摇晃起来,朱纪元吓了一跳,酒后驾车?在高速路上醉驾,可不是开玩笑!他急忙向左打方向盘,想和前车错开行车道,省得发生车祸。不料他刚转到左道,前车也向左道变道。朱纪元吃惊不小,急忙向右变道,不想前车好象知道他的意图一样,也迅速回轮回到右道。
夏想此时正一脸笑容地坐在叶石生的办公室内,向叶石生汇报工作。夏想的话说得越多,叶石生脸上的笑容就越盛。
朱纪元开车经验丰富,自认处理得还算恰当,不料他只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就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只见后面的普桑好象没有采取任何刹车措施一样,直直朝他车尾撞来!
叶石生想了一想,都点头同意了。
“你来说说,最发达的城市选哪几个?最落后的城市又选哪几http://m.hetushu.com个?”叶石生继续发问。
夏想心中的宏伟计划必须要借助叶石生的力量才能实现,所以他第一步务必要说服叶石生。
100公里的时速,差不多是最慢的速度了,朱纪元开了一会儿,发现身边除了几辆大型卡车之外,几乎没有一辆小车和他同行,不由摇头笑笑,心想自己是不是开得太慢了?正要提速时,忽然发现身后200米之处也有一辆小车开得不快,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身后。
今天夏想前来汇报工作,尽管叶石生非常满意,也十分高兴,但还是想敲打敲打夏想。
不说自己暗中动用国安的力量调查出来了丛枫儿的身份,也不说让萧伍跟踪丛枫儿,查到了丛叶儿从而抓住了朱纪元的把柄,都是不合规矩的行为,就是动用军队硬闯省委一件事情,也会让叶石生对他减少不少印象分,没办法,都是古玉惹的祸,是她非要这么做,他只是开了个头,随即觉得不太好,正要否决之时,古玉已经打完了电话。
夏想有的是说词回复叶石生。
“叶书记,其实您也知道,我和老古素昧平生,他对我十分赏识,在我结婚时送了我一个玉器,嗯,就是那个国宝。我也不知道是国宝,他只是叮嘱我再三保管好,不要有丝毫损害……在纪委同志调查我的时候,古玉小女孩心性,随口说了出来,结果纪委的同志就上了心,非要当成证物搬过来。”夏想斟酌着语句,尽量让事情显得不是有意安排,而是无意中的巧合,“正好从我家里到纪委的路上,老古给古玉打电话,古玉就随口说道玉器被搬到了纪委,要当成证物,还说有可能要鉴定价值,等等,话没说完,手机没电了,结果老古以为国宝会被损害,可能情急之下,就派人来取回国宝。”
随后叶石生又问起事情的来龙去脉,邢端台确实不太清楚具体内幕,就推脱了过去。
只不过不论她怎么解释,丛叶儿就不相信,说什么也不肯走,丛枫儿欲哭无泪……
夏想立刻站了起来:“别人设计我诬陷我,是为了给领导小组抹黑。我个人受点委屈不算什么,但叶书记交给我的工作和任务,我必须完成,才对得起叶书记的厚爱。”
邢端台和叶石生一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古玉的来历神秘,他也不清楚古玉的背后是谁。但事情闹得这么大,明显是一石二鸟之计,一块玉石,击中的是古人杰和朱纪元两只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