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5章 燕省第一贪官

真是让人不知是庆幸朱纪元案发,借以高调宣扬燕省的反腐力度,还是该为燕省再一次引起全国的注目而感到不幸?
大家一愣,邢端台什么时候高风亮节,主动承担责任了?如果抓获一个贪官,纪委都有失职的过错,纪委还是都回家休息好了。正当众人不解之时,只听邢端台又说。
邢端台说完话之后,常委会上是难得的一片安静,半晌都没有一人发言。
崔向对于付先锋的冷静和缜密大为佩服,心想果然是大家族出身的人,遇事不慌,有大将之风。放下电话,他就用私密手机联系了古人杰的秘密手机,经过一番交待之后,他终于完全放了心。
崔向痛心疾首,看了脚下的一地碎片,才意识是他最心爱的茶杯被他摔坏了,心中更是火大,再回头看到和茶杯配套的茶壶,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邪火,抓起茶壶摔在地上,恶狠狠地骂道:“夏想,走着瞧,我与你势不两立!”
9月初,燕省召开省委常委会,听取省纪委书记邢端台就朱纪元案件的情况汇报。
古人杰并没有收朱纪元多少钱,对朱纪元到底犯了多大事,也不太清楚,还以为就是1000来万的事情,最后如果影响到他,顶多内部给一个处分了事。
在场的常委中,有不少人认识古人杰,也多少有点交情,再加上马霄说得也在理,就不免有些犹豫。
叶石生知道眼下是打击崔向气焰,斩断他的臂膀的最好机会,自然不肯放过,就首先表态:“纪委内部出现了问题,确实令人痛心。古人杰同志身为纪委第一副书记,私扣举报信,知法犯法,可以说正是因为古人杰的纵容才有了朱纪元的嚣张,给党和国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很痛心,也很难过。同志们,燕省出了一个全国最大的贪官,我们在座的各位,都面上无光,因为我们燕省在国内经济中等,却有滋生全国第一贪官的土壤,会让别人怎么看我们的笑话?”
古人杰是不是早就知道朱纪元贪污受贿的事实?是不是朱纪元的同伙?是不是收受了朱纪元的贿赂?邢端台尽管没有针对古人杰的举动做出任何结论,但不由在场的常委不多想,古人杰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才扣压了朱纪元的举报信?
在座的人都是一样的心思,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该如何表态。是义愤填膺还是痛心疾首,似乎都没有必要。燕省出了m.hetushu.com一个全国第一贪官,是在座每一个常委的失职,可以说,所有人都面上无光。
不止崔向无比震惊,在座的众人在看到朱纪元的贪污受贿的金额之后,都不约而同发出一阵惊叹的声音。
崔向清楚得很,朱纪元贪污受贿5000万人民币,成为了燕省名符其实的第一巨贪!
叶石生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崔向的身上,严肃地说道:“古人杰同志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扣压了朱纪元的举报信,是严重的违法乱纪,是燕省纪委的耻辱,端台同志的建议,我表示支持。”
邢端台的如一枚重磅炸弹,顿时引起一片议论之声。
邢端台语气沉重地说道:“同志们没有看错,确确实实是5000多万的巨款,确切地讲,是5135万!在朱纪元担任省机电办主任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日均受贿8万元,根据我们目前的掌握的数据显示,朱纪元是目前国内被查处的受贿金额最多的第一贪官!”
但究竟古人杰是不是真不清楚朱纪元有没有贪污受贿,就不得而知了。钱锦松猜测,古人杰应该是知道朱纪元确实有经济问题,但并不清楚朱纪元贪污了这么多钱。
邢端台是虚张声势,想套出崔向等人的底线。
但一场车祸折损两个厅级干部,着实让崔向心疼不已,何况都是他的得力干将。朱纪元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古人杰身为省纪委第一副书记,位置关键,有他在纪委,可以掌握许多一手线索。古人杰如果被拿下,等于自己在纪委之中没有了耳目。
古人杰早有心理准备,说是他没有什么重要把柄在朱纪元手中,就算邢端台想借此事大做文章整治他,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同时古人杰也表了态,如果查到他的身上,他会一个人扛下所有事情,不会再牵连到任何一个人。
崔向心中一跳,真要等朱纪元招了,黄花菜都凉了,与其到时让古人杰陷了进去不能自拔,说不定丢官事小,判刑事大,万一连命也不保岂非可惜?还不如现在自断手腕,以退为进,保住名声要紧……他就急忙向张建国使了个眼色。
在场众人不约而同地心想,古人杰肯定会说是第一种。当然也有人想得更复杂一些,就看朱纪元是不是嘴硬了,如果他供出了古人杰,古人杰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只是当和_图_书崔向坐在常委会上,拿起省纪委整理的朱纪元的贪污犯罪的调查结果时,他的脑子轰的一声,只觉得双眼飞花,差点没有坐稳从椅子上摔下去。然后又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上面的数字,不错,白纸黑字明确无误地注明朱纪元的贪污金额是5000多万人民币!
钱锦松不是火上浇油,其实也是虚晃一枪,是为了配合邢端台的计策。他看了出来,肯定是纪委还没有从朱纪元嘴中得到有用的东西,只要朱纪元咬定不松口,没有证据,仅凭一个举报信也确实不能拿古人杰如何。但邢端台显然又不想就此放过古人杰,所以才会故意抛出要对古人杰立案侦查的提议,就是投石问路。如果支持者,就顺水推舟立了案。如果支持者少,他应该还别有后手。
同时,省纪委外松内紧,因为朱纪元事件牵涉到古人杰,纪委内部人人自危,虽然还没有公开宣布对古人杰采取措施,但明眼人已经可以看出,古人杰的行踪都在掌握之中,就是防止他突然逃走。
邢端台也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清了清嗓子,说道:“身为纪委书记,我没能及时发现朱纪元同志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深感痛心,在此接受省委的批评……”
马霄和崔向对视一眼,二人交流一下眼神,马霄说道:“古书记是老纪委了,在纪委系统工作了十几年,对纪委的纪律不会不清楚。我们大家也都清楚,在纪委系统内部,扣压举报信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时常发生,毕竟有些举报信是有人故意打击报复个别官员胡乱指责,将一些混淆视听的举报信扣下,也是为保证纪委工作的严肃性。据我所知,古书记和朱纪元之间并没有过深的交情,他扣下朱纪元的举报信,或许只是出于对一个厅级高官的爱护,并不清楚朱纪元的事情有多严重,是无心之举……”
就连叶石生听了,也是微微皱眉,眼皮低了下来。熟悉叶石生脾气的钱锦松见了,知道他又犯了耳根软心软的毛病,有点不忍心对古人杰下手了。
可以说,古人杰扣压举报信的原因,是决定古人杰命运的关键。如果仅仅出于私人的关系替朱纪元扣压了信件,并不知道朱纪元贪污受贿的事实,古人杰触犯的只是纪律。如果古人杰明知朱纪元贪污受贿,甚至还收受了朱纪元的钱财,古人杰触犯的就是法律。
常委会会和_图_书议室内,人人一脸严肃,崔向手中拿着邢端台分发的材料,低头不语,内心却一片恐慌……
叶石生表态支持立案侦查古人杰,陈风、钱锦松等都纷纷表态表示支持纪委的决定。
决定古人杰命运的时刻到了,崔向深吸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情,强迫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就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邢端台一眼,却发现邢端台不动声色,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心中一动,明白了邢端台的心思,暗暗一笑,开口说道:“刚才虽然我也对古人杰同志立案侦查表示了支持,但又一想,觉得现在就对古书记立案侦查有点言之过早了……不过邢书记的提议也是出于维护纪委内部廉洁的迫切心思,可以理解。经过慎重考虑,我个人建议,如果朱纪元供出他和古人杰之间有交易的话,再根据情况的严重程度,对古人杰同志进行立案侦查也不迟。”
马霄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之后,心中还是没有底,不过又不能见死不救,毕竟古人杰在他们几事策划的事件中出力不少,就又继续说道:“古书记在纪委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破获过不少大案要案,也算是为燕省的廉政建设做出过突出的贡献。古书记为官清廉,生活作风端正,从来没有传出任何经济和生活问题,是个兢兢业业的好同志。如果仅仅因为扣压举报信的小事,就对一位省纪委的副书记立案侦查,不但有损省纪委的形象,上报到中纪委后,也会让中纪委对燕省纪委自身的廉政建设产生不好的想法。法律不外乎人情,如果因为经济问题或作风问题对古书记立案,也说得过去。但仅仅因为举报信就怀疑古书记的人品,就认为古书记和朱纪元的贪污受贿之间有什么联系,想想也让人寒心……”
五千万,不是五百万,天,相当于燕省一个中等县一年的财政收入!
古人杰很聪明,他知道即使他供出崔向,在纪委的纪录里,最后也会被涂改。邢端台没权力查省委副书记,叶石生也不会允许,在没有中央点头的情况下,谁敢动一省的副书记?与其供出崔向落个两边不讨好的下场,不如一切扛下,也好让崔向承情,好保他一家的平安。
崔向对于朱纪元到底贪污了多少钱,也是心里没底。如果就只有500万的话,朱纪元再认罪态度良好的话,估计就判了一个缓刑,再私下里活http://m.hetushu.com动一下,办一个保外就医,一两年后事情过去,朱纪元也可以提前释放,再找一个养老的工作,也未必过得差。
后面列举的具体受贿日期以及经办人,崔向没有心思再看下去。他知道朱纪元完了,彻底完了,别说缓刑了,绝对是连命也会丢掉。
马霄暗中观察了一下在座众人的表情,梅升平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嘴角少见地露出一丝嘲弄的冷笑。宋朝度不动声色,目光冷峻,不知道在琢磨什么。范睿恒老神在在,脸上也是一脸平静。
倒是陈风,一脸愤概。马万正也是微有怒气,虽然他刚才没有表态支持,但看他的表情,也是对朱纪元日收入8万元一事深恶痛绝,只是不清楚他对处置古人杰是什么想法。
好在震惊过后,崔向又慢慢冷静下来。朱纪元暴露,显然是保不了了,不提他还有没有别的大事,光是车上的500万巨款,就足以定了他的罪。朱纪元被抓,必然会供出古人杰。古人杰是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该闭嘴,不会供出自己指使的内幕,最后也不会牵涉到自己的身上!
钱锦松和古人杰没什么交情,他也不得不承认刚才马霄一番话确实也能打动许多人。在纪委工作表面上是风光,实际不管是不是查案,都有各种危险,一着不慎就能落马。如果古人杰确实不知道朱纪元贪污受贿的事实,仅凭扣压举报信一个问题就对其立案,也难免会在纪委内部造成不小的震动。
付先锋倒是出奇地冷静,告诉崔向不必惊慌,火还烧不到他们身上,顶多到古人杰为止。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是要安慰古人杰,让他保持镇静,并且给他承诺,即使他被抓,也会保他家人平安,保他一条活路,前提是,古人杰将一切问题都扛下来。
一瞬间,崔向心灰意冷,甚至动了要调离燕省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夏想做事情是不死不休的性格,就如当年非要将高成松扳倒不可。如今他设计夏想不成,夏想一怒,曾经惹得丰利跑路,难道现在又轮到了他?夏想如果穷追不舍,非要挑他的过错,他为官多年,肯定有一些不太干净的手脚,以夏想的手段,非要追究的话,万一被发现了,闹大了,难道他最后也和高成松一样,晚节不保?
“有我个人失察的原因,也有纪委监管不利的原因,更有纪委内部个别同志纵容的原因……”邢端台有和*图*书意无意地看了崔向一眼,随后语气十分严厉地说道,“正是因为古人杰同志私自扣压了大量举报朱纪元的信件,才导致纪委没有早一步察觉朱纪元的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才让朱纪元为所欲为,胆子越来越大,贪污的数额越来越多,最终成为国内第一贪官。同志们,教训深刻呀……”
马霄倒是挺会演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话说出,在场有不少人都不禁微微动容。
随后,崔向又给付先锋打了电话。
叶石生已经无法形容他的心情了,燕省才刚刚平稳不久,刚刚走出了高成松的阴影,而在前不久,武沛勇才被注射执行了死刑,成为燕省建省以来被执行死刑的少数厅级官员之一,没想到,又出来一个第一贪官朱纪元。
夏想,好手段,好本事,好精妙的反击!
邢端台见效果达到,才提出了他的建议:“经纪委研究,决定对古人杰同志采取必要的监管措施,并且提请常委会批准对古人杰同志立案侦查。”
省军区政委张建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
崔向看了叶石生一眼,他也知道古人杰的命运如果处理不当,将是生死两重天的考验。朱纪元是不是招供了古人杰他不得而知,纪委对此肯定守口如瓶,不过他相信也能暗中打听出来。但朱纪元的招供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常委上叶石生和其他常委的态度。
古人杰是省纪委第一副书记,如果立案侦查,按照规定要经省委批准,还要上报中纪委。
好一起影响深远的车祸,好一出精心策划的车祸,好一场引人注目的车祸!
失手摔了茶杯,又故意摔了茶壶,崔向颓然坐回椅子上,拿起电话打给了马霄,商议一番之后,二人一致决定,一旦古人杰的事情提交到常委会讨论时,他们保持一致,就是坚决支持省委省纪委的决定。
所有人都在想,古人杰算是倒霉透顶了,私自扣压举报信的事情可大可小,偏偏他扣压的是朱纪元的举报信,偏偏朱纪元的贪污数据还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因此古人杰的举动就显得特别突出,特别耐人寻味,也特别容易让人联想。
几天前,在听到朱纪元出事的那一刻,崔向当时正在办公室喝茶,心惊之下,当场失手打碎了他心爱的茶杯。不过他却一点也不感觉到心疼,连滚烫的茶水汤伤了脚面也没有感觉,只是感觉浑身冰凉,站立原地半天动弹不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