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9章 坚定立场

美国时间下午1点,相当于国内时间凌晨1点,夏想就尴尬地笑了笑,不接卫辛的话,心中有了主意:“请转告迈克先生,提前签定协议!”
提什么葡萄,严小时更是又气又羞,夏想故意气她是不是?真是一个大坏人。一边想,她一边觉得浑身发烫,胸前的两颗葡萄就越来越敏感起来。
果然是立场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师母站在教授的立场上攻击女学生,但在社会的舆论看来,却是教授师德沦丧,而女学生都是无奈献身。
还想再说夏想几句什么,却听到耳边传来了轻微的鼾声。严小时哭笑不得,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转眼又睡着了,真是气死人不管偿命。
才不让他总有好事总得便宜!
从教授到叫兽的转变,也就是从现在开始,没有几年的事情了。
不过如此一来,就又要欠易向师一个人情了。易向师可是老谋深算之人,欠了他的人情,指不定他会如何让自己偿还。但没有办法,明知是坑也要向下跳。
易向师的坑还在后面,怎么处理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眼前就有一个大坑,得想到怎么跳出来才好。夏想挂断电话,回头一看,严小时用被子蒙着头,躲在里面不敢出来。
一会儿好一会儿坏,想着想着,严小时就睡着了。
夏想还纳闷李华能领他们坐在10排中间,在大型活动之中,也算是不错的位置了,可见师母在中大也是极有分量的人物。不料李华得意之余说出了真相,让夏想哭笑不得。
范铮嘿嘿一笑:“当然,大晚上的谁去见男同学?是我以前的一个师妹,有过一段感情,现在她快要嫁人了,就和我再藕断丝连一两次罢了。”
夏想就无比同情地看了邹老一眼,心想得妻如此,邹老可怜矣。不料邹老一脸坦然,一点也没有自怨自艾的觉悟,反而若无其事地说道:“要是候教授家的老王能有你一半的机智,他也不会犯生活作风问题了。可惜了,老了老了,晚节不保,被一个20多岁的小丫头拉下了水。”
胡思乱想间,严小时洗好澡,吹干了头发,又换了一身内衣,才悄悄地从卫生间出来——房间内黑着灯,夏想又睡得很沉,她就没有围上浴巾,而是只穿了三点式,蹑手蹑脚地摸到自己床上,悄无声息地钻进了被子里面,忽然又笑了。
夏想嘿嘿一笑:“闺趣,闺趣而已。”
其实她哪里知道,和_图_书夏想根本没有睡着。不过夏想知道,不装睡也不行,要不两个人同居一室,你一言我一言,说来说去万一意乱情迷,最后假戏真做怎么办?夏想不是有前手没后手之人,平心而论,他最深爱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曹殊黧,一个是连若菡,而肖佳在他生命中地位特殊,说没有感情,也有。说是爱,也不算。肖佳就如同他的一个梦想,从小没有姐姐的他对肖佳有恋姐情节也好,对她的身体迷恋也好,或是和肖佳在一起,相当于弥补了前世的一些遗憾也好,总之既没有念念不忘的情怀,却又有相濡以沫的感慨。
夏想就急忙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说道:“小时,刚才灯光太亮了,我什么都没看清……”
错后半个月就太久了,而现在刚进9月,三日之内签定协议,相当于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周左右。而将台酒厂在央视的广告是15号播出,中间有一个时间差,按照他的计划,10号和迈克签定协议,15号央视播出将台酒的广告,16号在国家日报和燕省日报同时发表反驳文章以造声势,同时在燕省举行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产业结构调整获得了初步成功,作为最强有力的一次重大反击,双管齐下,一举定胜负。
不过现在天气还热,被子只是一层薄被,严小时心慌意乱之下,也没有来得及穿上胸罩,只知道当鸵鸟,又把被子紧紧裹在身上,更显得曲线毕露,美妙身材一览无余。落在夏想眼里,就和没穿衣服没什么不同。
“如果提前,三天之内签定。如果错后,至少错后半月。”卫辛微带沙哑的嗓音越洋传来,也清晰得如同在夏想耳边私语。
夏想一瞬间就有些时空错乱的感觉。
卫辛也不傻,立刻不解地问道:“哪里有老婆骂老公是色狼的?”
可以说,程曦学此次演讲的起因和目的相同,他想通过此次演讲,获得更多的人对他的理论的认可,以便他在论战上取得更进一步的胜利。当然也可以借此演讲,借大学生发问和讨论之际,让大学生碰撞而出的思想火花为他所用,也可以让他创作出更有激情更有说服力的文章出来。
夏想完全可以理解邹老的处境和感慨,但又想不出太好的安慰的话,只好转移了话题,问道:“程曦学的理论,在大学生中有多大的市场?”
严小时“呸”了一口:“一对坏人http://m.hetushu.com。”
有归有,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有自控能力。夏想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又和严小时从此纠缠不清。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距离有时遥远,有时又近在咫尺,突破关系往往只在一瞬间。之前,或许可以从容淡定。之后,却又很难再坦然面对。就如他和梅晓琳一样,当然他倒没有什么,是梅晓琳总有不自然的一面。
夏想一时也愣了,也瞪大了眼睛,大脑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夏想的黑眼睛当然比小白兔的粉眼睛要大,于是就形成了类似于大眼瞪小眼的僵持局面,足足过了5秒钟二人才同时反应过来,夏想尴尬地急忙转过身去,严小时却是满脸羞红,张口就骂了一句:“色狼!”
生命中有了三个女人之后,对于其他女人,夏想就再难生起爱恋的感情。即使偶而心动,也是一种正常的情感的短暂走私。当然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见到如严小时一样的美人,又同居一室,生理上的反应是非常正常的,没有反应才不正常。而且说实话,夏想也有冲动,当他在黑暗之中微闭着双眼,看到严小时穿着三点式从他眼前经过,也是觉得血脉贲张,心跳加快。
邹老一听此话,立刻皱起了眉头:“大学生思想并不成熟,容易激进,程曦学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有意借举办演讲之际,系统地向大学生灌输他的理论。只要方法得当,大学生很容易被他鼓动和迷惑。所以说举办演讲,正是他的高明之处。”
严小时迷迷糊糊醒来,她的习惯是一睁眼就开灯。当然她还有一个习惯是一直裸睡,今天睡觉时虽然穿着内衣,睡着一半时还是觉得不舒服,下身还能适应,上身戴了胸罩,她就总是睡不着,就半睡半醒之间随手解开,扔在了床头。
当然,是不是中大迫于某方面压力不得已而为,或是中大确实真心地想将程曦学捧为中大的招牌,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中大为了此次演讲可以煞费苦心,人力和财力都不惜血本,力求将此次演讲举办成中大建校以来最成功也是影响最深远的一次!
夏想当然没有动手动脚,而是关了灯,上了床,又说了一句:“明天可千万别告诉范铮你和我住在一起,否则他肯定认为你……行了,早点睡,明天还要听课,有大事要办。刚才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我不是成心的。你不是爱吃葡萄吗?明和-图-书天我给你买最好的葡萄吃,算是给你赔礼道歉。”
夏想不愧是夏想,机智多变,脱口而出:“当然,我是已婚男人。”
但如果错后,时间就太久了,更是不行。夏想不免左右为难,还没有想好对策,忽然感觉眼前一亮,不由吃了一惊,天怎么亮了?随即意识到是灯光,不由哑然失笑,下意识回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几人上了车,一路说笑间,直奔中大而去。
“安排座位的候教授和他的一个女学生关系不明不白的,被我发现了,我还没有开口威胁他告诉他家老王,他就吓得立刻给我安排了好几个好位置任我挑选……”
范铮立刻假装义正言辞地说道:“夏哥,虽然我们关系不错,但你也不能欺负我表妹不是?小时,你说,是不是夏想怎么你了?”
夏想一打电话,她被惊醒之后,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就下意识地伸手开了灯,然后坐起了身子——胸前的一对白兔就活泼可爱地裸露地外,盯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大胆而热烈地看着夏想。
还好范铮正在凝视台上来回走动的工作人员,一副心思深沉的样子,没有注意到严小时的异常,否则他肯定会心中起疑。
卫辛在另一端听得清清楚楚,惊讶地问:“你身边有女人?”
李华交待几句就走了,她还有工作要忙。李华一走,邹老长出了一口气,叹道:“你师母是我见过的最目光如矩的女人,她的直觉有时让人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突然之间情况有变,如果提前签定协议,难免不会走漏消息,只要有风声传出,就达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没有出其不意,就难以收到给程曦学等人当头棒喝的作用。
严小时本来肌肤既白且美,又有浴后美人的慵懒和娇柔,在微微的光亮之下,浑身闪耀致命的诱人光芒。尤其是她笔直而坚挺的大腿,瘦削的美肩,甚至可以一手掌握的细腰,再有虽不丰满但绝对匀称紧致的身材,当她轻灵地走动之时,腰肢扭动,屁股摇动,给人无限遐想的美感。
“你眼睛瞪得那么大,看了那么久还没有看清?骗鬼呢,你又不是瞎子!”严小时又羞又急,才知道女人有时候装大胆可以,真要事到临头,其实也是胆小得很。才被人看了一眼就紧张成这样,真要是他动手动脚,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此次会议是由中大发起,经过近一个月的筹备,动用了hetushu.com不少人力物力才得以成功,此举旨在为程曦学进一步扬名,也是中大为了培养自己的品牌学者而所做的一次有益的尝试。
不过最后一句话所下的结论就太唯心主义了,夏想想起昨晚他的坚定立场,不由沾沾自喜地看了严小时一眼。严小时也正在偷看夏想,被他一眼看来,知道他又想起了昨天的暧昧场面,顿时满面飞红,急忙扭过头去,心跳如鼓。
他一见夏想就问:“昨天你们住在了哪里?开了几个房间?”
刚才真是傻了,胡思乱想什么?自己好好的一个女儿家,追求的人也多得是,非得让他看上才好?哼,他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自己还幻想他对自己如何如何,真要如何了,岂不是白白让他得了便宜了?自己跟了他,除了让他拿走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之外,他又能给自己什么?
夏想又想到了明天的演讲会,心思一重,就慢慢地真的进入了梦乡。
夏想就很没出息地有了生理上的渴望。
“不怪老候,怪那个女研究生。”李华倒是明白事理,“现在的女大学生,女研究生都太随便了,为了学历为了成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我得看紧你一点,男人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动物,尤其是在女色面前,几乎没有任何防御能力!”
车上,邹老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程曦学此次演讲的起因和目的。
“我呸你。”严小时生气了,一脸绯红,上前拧了范铮一把,“你不配当我表哥,没一点担待,扔下我就走,还满嘴胡话。”
而且还是直挺挺地看!
范铮被严小时拧疼,咧嘴跑开:“好,我不说了,你还真向着夏想,我怕你了行不?”
三十六计,睡为上计。夏想就忍住不想,再说严小时又不是一般人,一旦沾染,以后很难一拍两散,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有一句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其实换一换说法也很对,上床容易下床难。
天一亮,夏想和严小时匆匆吃过早饭,开车直奔社科院而去。到了门口,见范铮正精神抖擞地站在门口,一脸暧昧的笑容。
“喂,事情有变,迈克另有重大活动安排,时间安排不开,他想征求你的意见,正式签定协议是提前还是延后?”
说话间邹儒赶到了,正好看到眼前一幕,哈哈一笑:“我就喜欢你们年轻人的朝气,走,一门三剑客,师徒四人帮,直接杀向中大。”
夏想几人赶到时,会堂中已经坐满hetushu.com了人。在李华的带领下,几个人从侧门进去,在前排就坐——也不算太靠前,大概在第10排的样子,既能清楚地看到台上人的一举一动,如果提问的话,也很容易让台上的人看清面容。
据说,除了几所最具影响力的大学的教授与会之外,可能还有某些高层也会出席会议,当然是不是露面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会躲在暗中进行观察,也许会只露一面就走,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夏想呵呵一笑:“得,四人帮都出来了,邹老可真是雄姿英发,豪气一点也不让年轻人。”
提前签总比推后强,至于是不是走漏风声,也暂时考虑不了那么多,只能尽可能采取保密措施了。夏想一瞬间做出了决定,签定协议之前和易向师打个招呼,让他尽可能帮助保密。最有可能泄密的环节就是外经贸部了,只要易向师点了头,应该还能按照原计划进行。
卫辛“哧”的一声笑了:“我还生怕打扰了你休息,没想到,我在下午1点钟的时间给你打电话,你还在闺趣之中,精力真好。”
各人习惯不同,夏想的习惯是遇到重大问题,喜欢走路思索,他就站起身来,穿上鞋在房间中走了几步,微一思索又问:“提前几天?错后的话,又是多久?”
夏想就打趣他:“你扔下我们不管,还好意思问?没见你这样当表哥的,严小时可是你的表妹。对了,你急不可耐地去会什么同学,肯定是女同学了?”
一夜无话——如果真的无话就好了,也就没有以后的事情了——夏想睡得正香之时,突然就被手机铃声惊醒,他迷糊之间忘了身在何处,起身接听了手机,却是卫辛打来的电话。
“我也觉得他确实有手段,不但确实有真才实学,既会炒作又会宣传自己,同时又披着学者的外衣,打着探讨研究的旗号,迷惑性很大,如果任由他在国内有影响的大学都举办了演讲的话,他的理论会迷惑不少人……我认为,邹老也可以出面举办演讲会,也联系各大院校,向大学生宣扬您的经济理论,拨乱反正。”
那么他意想之中的一举定胜负的场景就不会出现!
起因自然是程曦学想向大学生灌输他的思想,培养他的坚定的追随者。大学生是下一代社会的中坚力量,说不定以后许多领导人都从他们之中产生,所以越早向他们灌输自己的思想意志越好,任何形式地控制都不如思想控制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