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7章 意外惊喜

范睿恒的意外出现,将会议推向了新的高潮。范睿恒满面春风,笑着说道:“刚刚接到叶书记的指示,叶书记对夏想同志在京城中大会堂的表现,非常满意,也十分高兴,特意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打来电话,让我转告对夏想同志的慰问和祝贺。叶书记说,夏想同志为维护燕省的声誉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值得表彰……”
他放下枕头,目光落在了手中的书上,顿时恍然大悟,一把把小丫头抱在怀中:“这一次没有谎报军情?是真的命中了?”
易向师对三剑客联诀来访也是大感意外,他最近也看了三剑客的文章,对三人文章相互呼应、观点互为补充也是拍案叫好。当然三人的文章单独拿出来也只能算是中等水准,和专家学者的老辣不能相比。但妙就在妙在三人一起出手,攻防有度,各有侧重,反而形成了一个不易攻破的铁三角。
夏想一脸坦然:“世界上的事情最怕认真,你一认真,对方就露怯了。”
话音未落,又一个枕头飞来,小丫头气急地说道:“你不会想点好事?怎么一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外遇?你再胡说,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送走迈克,夏想一行也要返回燕市,宝市市委书记曹永国、市长任庆之、副市长邱绪峰,以及其他一干常委都出面为范睿恒送行。范睿恒和众人挥挥手,弯腰上了车,夏想见领导们都上了车,他刚要低头也准备上车,忽然前面范省长的车门打开,秘书张质宾露出头来,冲后面喊道:“夏处长,来坐范省长的车,范省长有话对你说。”
尊重对手就是尊重自己。
易向师和三人说了一会儿话,夏想就说了他前来的目的,将迈克即将来华签定协议的事情一透露,想请外贸部保密,不要透露给任何新闻媒体。
“……”夏想就嘿嘿地笑个不停。
不管如何,夏想能够从容应对,并且反败为胜,他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打开家门,客厅亮着灯,却没有人。饭桌上摆着香喷喷的饭菜,只有一双筷子,夏想就想,小丫头又有什么玄机,难道是又想捉弄他?刚坐下吃饭,却发现桌子上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饭在桌上,我在床上……”
到了楼上,摸进了卧室,却发现小丫头侧卧在床上,在台灯下看书。她穿得十分齐整,不免让夏想微微失望,就说:“我以为你在床上等我http://m.hetushu.com来做好事,没想到,衣服都在,一点也没有诱惑力……”
“见,当然要见。”夏想毫不犹豫地说道,“你爷爷的眼光不会差,你也不小了,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直到夏想搀扶着邹儒,严小时和范铮一左一右,四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之后,程曦学才如梦方醒,才想坐在第五排了骆林开和吴林森,抬头一看,二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一直出了中大的校门,严小时才开口问夏想:“你刚才好象流泪了?”
小丫头将头扭到一边:“从来都是多情女子负心汉,我不专一难道你还专一了?”她脸上的笑容有点得意,又有欣喜,“没什么暗示,我是要上床静养。以后我睡楼上,你睡楼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仔细一想,就明白了易向师的初衷。不用说,肯定是吴才江的主意。吴才江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借抽调到商务部之名让他避避风头,又或许是想充实一下他的资历,以便以后的路更好走。自从连若菡答应让儿子姓吴以后,吴才江明显对他的前途热心起来,也是有意将他当成吴家人来培养,开始为他的下一步早做打算了。
易向师微一思忖,笑道:“怎么?听你的意思是想酝酿一次大动作了?经常有企业要求外经贸部对他们签定的协议保密,我一向的观点是,为企业服务,是外经贸部的职责所在,没有什么好推辞的。”
夏想才懒得追问古玉想说什么,笑了笑,转身回了家。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可是……”古玉看了夏想几眼,欲言又止,却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懂。”
领导也是人,在领导的心目中,你既有能力又有眼色,还能处处替领导着想,在升迁的时候,就是领导第一优先考虑的人选。
与叶石生的欢欣鼓舞相比,范睿恒对于范铮也能在教授云集学者齐聚的会堂之上露脸,也是颇感欣慰。而夏想现在不但是范铮的学弟,还是他的好友,范睿恒对于叶石生夸奖夏想,也是由衷地高兴。
夏想顿时愣住,易向师的提议太突然了,他完全没有想到。
夏想就笑:“不是我让你向他老人家问好了吗?怎么还这么小气?下次去京城,我一定去看看他,好不好?”
古玉“嗯”了一声,忽然又说:“爷爷帮我和_图_书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个军人,听说人长得挺精神,你说我要不要去见见?”
夏想也就让着她连连说是,毕竟怀孕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确实意味着十个月的辛苦,十个月里,就得把她们当皇后一样侍侯。不过想想小丫头好象永远也长不大一样,没想到也快要当妈妈了,也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看她小模小样的娇弱可爱,他就怀疑,有了孩子后,她会不会手忙脚乱?一个大孩子抱着一个小孩子,会不会有点滑稽?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说的话真难听,应该说是我的功劳,和你关系不大。”小丫头得意扬扬地仰起头,瞪了夏想一眼。
领导小组没有专门的会议室,就借用了政府办公厅的办公室。本来以为只有宋朝度出席会议,没想到会议进行到一半之时,范睿恒也突然出现在会场。
下班的时候,夏想正要回家,古玉神秘地来到近前,小声说道:“爷爷说,你好久没有向他问好,他对你很不满意。”
程曦学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好一场盛会……他的一番心血,竟然全部为夏想做了注脚,成了夏想的盛会,成就了夏想的名声,真是世事难料!他不甘心,他觉得他并没有输,只是被夏想巧妙地逃了过去,如果正面交锋,他认来他还有机会能赢!他不服,一定要再找机会还回来!
古玉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听范铮讲完,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都是一些没出校门的小女生,以你的魅力,也就是对她们有杀伤力……”
夏想吃了一惊:“怎么了,你有外遇了?”
夏想坚决地摇头:“没有,你看错了。”
易向师收起笑容,一脸正式地说道:“明年初,外经贸部将会和其他部委重组为商务部,到时我想借调你来部里一段时间,怎么样?”
“谁说的?我对你可是始终如一,不管婚前还是婚后,一直捧在手心。”
“诱惑你个大头鬼!”小丫头嘻嘻一笑,将手中书扔给夏想,“以后别碰我,我要和你分居。”
他几乎要当场发作,以发泄胸中的愤恨。
范铮和严小时在一旁直笑,只管坐山观虎斗。
告别了邹老,夏想一行没有直接返回燕市,而是先到了外经贸部。见到易向师的过程还算顺利,作为一个开明的部长,易向师的行事风格还算亲民,并不官僚,当然,夏想也有他的私人电话,直接在他的许可下就和*图*书到了他的部长办公室。
叶石生的欣慰和欣喜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他如此卖力地维护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而且还赢得了在场无数教授学者的赞赏,相当于为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做了一次别开生面的重大宣传,并且是极其难得的正面宣传,正常情况下,就是叶石生以一省书记之尊,也请不到如此多的专家学者会聚一堂。
只是为了顾及身份,程曦学依然微笑着送走每一个专家教授……
夏想当着大家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向范睿恒表示感谢。叶石生的消息倒也灵通,中大会堂的一幕这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中,果然是省委书记,也是耳目众多。
“一块土地不管有多肥沃,如果没有优良的种子,土地也长不出庄稼。土地常有,而良种可遇不可求,所以说,美满幸福的生活,还是由男人来创造。”
邹老也是非常高兴,难得地夸了夏想半天,并说:“你们三人的稿子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见报。也不知道程曦学今天被你搅局,心情沮丧之下,还有没有精力撰文反驳?呵呵……”
在约定地点接上古玉,一行四人返回燕市。范铮和严小时都对夏想答应易向师的要求十分不解,不过二人都没有多问。范铮是忙着向古玉介绍他如何打击张杨的嚣张气焰,如何潇洒地赢得了在场所有女生的青睐,严小时则是低头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
一句话呛得范铮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省长特意召唤夏想和他同乘一车,不管是不是有的有事,落在在场的众人的眼中,就是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就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暗示。曹永国眯着眼睛,脸上挂着不动声色的浅笑。宝市的其他常委都暗暗羡慕,一个处长也让省长亲自邀请上车,都说夏想同时深受叶书记和范省长的关怀,今日一见,果然有传言不假。
“其实和女人相比,男人才最累。因为女人是土地,而男人是老黄牛。”夏想就假装沉深,一脸感慨地说道。
“什么意思?”小丫头的脸上又流露出夏想最喜欢的既天真又邪恶的好奇。
严小时乐了:“流泪就流泪了,情之所致,男人也有泪水,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她不顾范铮和邹儒在场,深情地说了一句,“你很厉害,口才一流,我佩服你。”
夏想就知道易向师没那么好说话,只好无奈地说道:“易部长有什么吩咐,尽和*图*书管开口,不说您是部长,我是处长,就是您的长辈身份,我也得二话不说地服从,对不?”
见小丫头真生气了,夏想忙笑:“测试一下你的忠诚度,你说你反应这么激烈,好象对我真的挺专一一样?不过解释一下,你在床上到底是什么暗示?”
小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演的又是哪一出?
“去,男人满足了,就转身走了,女人还要辛苦十个月。女人才是命苦,就结婚的当天象个公主一样骄傲,但贬值之快,一夜之间,就是天上地下了。”
程曦学也是起立鼓掌,满脸笑容。尽管今天输得很惨,输在了夏想围魏救赵的计谋之下,输在了夏想顾左右而言他的策略之下,但出于对对手的尊重,出于对夏想随机应变的本领的赞叹,他还是对夏想的精彩的表演给予了应有的掌声。
大家都一脸羡慕加不解地看向夏想,不清楚夏想又做出了什么惊人的举动。
程曦学明白,在今天,在此时此地,夏想如果和他当面争论经济方面的问题,就算勉强处于不败之地,但只要台下的几个专家轮流上阵向他发问,夏想在理论知识方面的欠缺,还是难逃失败的下场。他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有意将夏想捧到台上,就是想让众人将他踩在脚下。没想到,夏想扬长避短,以深情的肺腑之言感动了在场众人,赢得了好感的同时,又获得了胜利!
后一句可谓含义丰富,小丫头也越来越有情调了。不过夏想面对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饥饿,还是要以先解决生理上饥饿为第一要务,就先狼吞虎咽地吃饱了饭,才蹑手蹑脚地上楼。
小丫头愣了一愣,醒过味儿来,顿时满脸飞红:“你真是一个大流氓,小色狼!”
叶石生除了大感解气之外,就对夏想更是看重,一个不但实干能干的下属,还是一个总能及时替领导解围解气并且让领导舒心的下属,绝对是一个时刻被领导记在心上的下属。
夏想吓了一跳,怎么他对严小时说的话,被小丫头照搬了过来,难道是东窗事发?不可能,他和严小时之间既没有真发生什么,事情又处于严格的保密状态,怎么可能有人知道?
此次来京城完成了三件事情,一是夏想向邹老交了研究生的作业,二是邹老正式收下了严小时为学生,三是借程曦学演讲的机会,夏想为自己正了名,可谓不虚此行,收获颇丰。
第三天,夏想随同范睿恒和-图-书一共赶赴宝市,和迈克的最日光公司正式签定了合资协议。因为有省长出席,迈克大喜,知道夏想别看级别不高,但有一定的影响力。签定协议之后,迈克也没停留,当天就飞回了美国。
夏想就连忙坐上了范睿恒的车。
宋朝度传达了省委省政府三点指示精神,一是产业结构调整到了关键时刻,同志们一定要认真工作,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每一项任务。二是鉴于夏想同志的工作成绩比较突出,给予通报表彰。三是领导小组调整一下分工,因为副组长安逸兴同志本职工作比较繁忙,经安逸兴同志提议,省委省政府批准,决定由夏想同志主持日常工作……
基本上相当于正式确定了夏想的主导地位。
“哼,说得好听。结婚的当天我还是新娘,第二天就成了老婆,一代新人换旧人,由新到老,也太快了一点,是不是?女人就是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然后就是一辈子的操劳!”小丫头也在生活中长大了不少,发出的感慨还挺有哲理味道。
易向师知道夏想抬出吴才江来暗示他,别出太难的难题才是,就笑着说道:“真是个小滑头,先提条件,你就不能大方地答应一次?”
范铮和严小时都认为夏想肯定不会答应,不料夏想只是微微一愣,随后笑着点头同意了。
其实最让叶石生高兴的是,夏想替燕省扬名还是借了程曦学的东风,程曦学相当于为夏想做了嫁衣裳,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子?而程曦学才刚刚在国家日报上指名道姓批评了燕省,才几天,就被夏想当面扳回一局,而且还是借了他精心策划的演讲会,叶石生想想就扬眉吐气,只后悔当时没有在现场看到程曦学一脸挫败的沮丧表情。
回到燕市,夏想又马不停蹄地安排迈克来访事宜。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和邱绪峰约定后天在宝市见面,刚放下电话,就听到消息,说是宋省长要召开领导小组的全体会议。
只是不知道夏想突然被省长邀请同乘一车,又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不过……”易向师果然如夏想所想的一样,慷慨地说完之后,忽然又轻轻地笑了,“小夏你不算外人,我替你保密,你也得替我做一件事情。”
不过看到小丫头一脸幸福的表情,夏想就知道其实他生命中的三个女人之中,小丫头是看上去最柔弱,但实际上是最有耐心最有韧性也是最宽容的一个,而且她的适应能力也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