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5章 下一个起点

天亮的时候,大雪已经下了一尺多厚,今天正好是周末,夏想就打了电话回去,告诉曹殊黧他可能要晚一天回燕市,雪大路滑不好走。
不是燕省人含蓄,也不是燕省人内秀,而是燕省人实在太纯朴太善良了太不会借机炒作了!想起后世邻省为了一个曹操墓大肆造假并且炒得乌烟瘴气,不管最后是真是假,反正出名的目的达到了,想想就让人觉得好笑并且无奈,因为真要说起三国之中的英雄人物,最出名的几人反而都出自燕省,刘备、张飞和赵云,都是正经八百的燕省人!
连若菡当然属于后者,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夏想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既有原来的清香,又有一股诱人的成熟的女人气味,夏想就不免有些想入非非,想起以前连若菡身上的妙处,就颇有一种急欲故地重游的渴望。
再后,又有不少人重提燕市的城市定位问题,结果却是讨论来讨论去,实在没有办法给燕市一个准确的定位,为什么?因为燕市实在是太没有特色,甚至有人戏称,没有特色就是燕市最大的特色。比如说燕市人最爱吃的小吃是天津的煎饼果子、西省的牛肉水饺和拉面,安徽的板面,最爱吃的菜系是京菜和川菜,要问燕市本地的特色小吃和地方饭店,还真没有。
将省里政治上的阻力和京城舆论上的置疑都摆平之后,产业结构调整已经成为燕省上下的共识,没有人再不识时务地跳出来反对,几乎推行起来畅通无阻,除了各地市一些内部的阻力之外,没有太多让夏想担心的地方了。夏想的心思就从其中跳了出来,将目光重点落在了他下一步的布局上面。
老爷子都70岁的人了,又做了手术,满打满算还能再活多少年?夏想就说:“先满足了老爷子的天伦之乐再说,我暗中关注儿子的成长就可以了,世事总不能两全,我怎么会和一个古稀老人去争?时间总是朝有利于我方向发展。将来是,现在也是……”
话未说完,就听到楼上传来儿子响亮的哭声,连若菡急忙起身上楼,还不忘回头挑逗了夏想一句:“不用我惩罚你,自有你儿子烦着你。”
连若菡提起老爷子时,喜忧参半地说道:“他老人家很固执,我说孩子的爸爸是美籍华人,他的手伸不到美国,所以才作罢,如果让他知道了孩子的爸爸是你,而你又是有妇之夫,可就有你受得了http://www.hetushu.com。还有我爸估计还没有听到消息,如果他知道了,说不定比老爷子还麻烦。反正我都瞒下来就是了,就是也不知道能瞒多久?还有一点,老爷子最喜欢小孩子了,他如果非要留在身边的话,你就见不到你儿子了,你又该怎么办?”
夏想刚刚在曹殊黧面前认了输,现在只好又在连若菡面前认栽,伸手抱过儿子,愤愤不平地说道:“走,不理她们,我和儿子玩雪去。”
久别重逢,不是干柴烈火胜过烈火干柴,尤其是连若菡久不经性福,更是十分渴望,被夏想已经开发得成了熟女,尽管有儿子在身边,内心也十分盼望有夏想的温存。女人再要强再独立,骨子里也有柔弱的一面,都渴望男人的宽厚的怀抱和结实的胸膛。
“下马新区将以下马河、环城水系生态综合整治为依托,打造集会议博览总部经济、教育科研、文化旅游、休闲度假为主要功能的生态型新区,规划区面积55平方公里,核心区面积10平方公里,和燕市的东南部的高新产业开发区以及西部的旅游区形成互补之势……建设下马新区,是有效解决燕市城市布局不合理、功能不完善、综合承载能力不强等长期制约省会发展突出发展问题的迫切需要;是充分利用省会东北部空间广大、历史文化积淀浓厚等优越条件,优化省会城市空间发展布局、拉开城市发展框架、完善城市繁华舒适功能、建设现代一流省会城市,推进全市科学发展的重要抉择!”
不知不觉中,天色黑了下来。
更不用提单城市曾是赵国的都城,在战国七雄中也曾风云一时,是真正的历史古城,大有可以挖掘的文化价值。
夏想吓了一跳,小丫头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她平常虽然不说,就是要偶而点你一下,让你清醒,他就嘿嘿一笑说道:“这个,那个,我其实也想回家看你,就是雪太大了,要是你不担心我的安全,我现在就开车回家。”
关于下一步的安排,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大的草稿。
一句话说得夏想大汗,小丫头现在太犀利了,暗藏机锋,颇有四两拨千斤的巧妙,他就只好支吾地说道:“好好呆着,别乱跑,还有让蓝袜老实一点,她太闹,别碰着你了。”
卫辛也知道小别胜新婚的道理,何况夏想和连若菡不止小别了,就不好意思www.hetushu.com再当电灯泡,借口上楼休息去了。
在全国所有的省会中,燕市可以说是最没有特色的一个。不是说经济上没有特色,定位上也模糊不清。曾经有一段时间想将燕市定位成全国的药都,因为燕省制药的原因,再加上附近有一些还算小成气候的中草药基地,就有学者向市政府提出,燕市以后可以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制药基地。
第二批试点城市相比第一批,对夏想来说已经没有了多大的激情和难度,因为万事开头难,单城市和宝市的成功,已经让许多投资商看到了希望,产生了信心,下一步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将会更坚定,步子也将走得更大,有了更大力度的政策支持,基本上顺水顺风,路子不再难走。
得,一番话引来了小丫头的好一番感慨,夏想只好认输:“明白,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当时燕省制药的效益还算不错,在国内也有足够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市政府对这个提议也一时心动,专门开会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众多专家学者众说纷纭还没有得出结论之前,国内经济形势大变,燕省制药的效益一落千丈,药都一说就不了了之,再也无人提起。
夏想听了连若菡的歪理斜说,抱着儿子就出了门,边走边说:“走,儿子,我们背着你妈说一点男人之间的话题。”
连若菡知道夏想在想什么,坐直了身子,一脸促狭地说道:“你准备好了,我可没有心思,坐了一天的飞机,累了。你真要懂得体谅人的话,肯定会让我好好休息,对不对?”
窗外慢慢变成了鹅毛大雪,寂静的夜里,能够听到雪花落下时的簌簌的声响,静谧而迷人。因为天气阴沉的原因,才下午就如傍晚一样昏暗,夏想就和连若菡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回想着以前的美好时光。
夏想和连若菡在一起呆了两天,第三天一早返回燕市,正式进了入了繁忙的工作之中。
“在建造新区的同时,推动环城水系的建设,争取新区和环城水系同时上马,在三年的时间之内,还燕市一片碧水蓝天,同时因为新区的建设,不但带动了大量就业,拉动内需,还可以为燕市早日成为有影响力的大都市奠定好坚实的基础。新区保守估计可以增加50万人口,新增5万个就业机会,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企业的改制能http://www.hetushu.com比得上增设新区的巨大创举。”
比起第一批试点城市的忙乱和混乱,第二批试点城市对领导小组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忙归忙,但一切都井井有条,忙而不乱。除了燕市由夏想亲自负责之外,其他三市就由彭梦帆、王林杰和贾宝玉负责——贾宝玉原是省委办公厅的一名处长,被钱锦松调来任综合三处的处长。其实贾宝玉长相平平,没什么特色,但因为他的名字太出名了,所以非常容易被人记住。
“你现在可是重任在肩,可不能有半点闪失,因为你又要当爸爸了,你一个人身系无数人的幸福,别逞强,知道不?”小丫头好象喝了一口水的样子,又絮絮叨叨地说道,“你呀,也别总多心,更不要小心眼,我都不小心眼,你一个大男人,该做什么,就认真地去做,你要相信你有一个好妻子,她会一直默默地支持你。她不但贤慧,还宽容大度,也懂得许多道理,从来不会强迫你去做什么……”
连若菡和卫辛站在巨大的落地窗之前,看到在外面赏雪的夏想父子,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卫辛眼中隐隐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动,她心中有羡慕有落寞,又有一丝难以言明的情怀。
有时候,故地重游的乐趣要远胜过光临一处陌生的风景。在陌生的风景游玩,尽管有新奇和探险的刺激,但毕竟因为陌生而达不到默契的境界。故地重游,却既有回味以前的妙处的好处,又可轻车熟路,也许还可以发现以前没有发现的风光。
不过好在吃过晚饭之后,小家伙还是早早睡下了,卫辛坐下只说了一会儿话,就又识趣地上楼睡觉去了——一直以来就是卫辛带着孩子睡,倒也正好称了夏想的心,不用时刻担心小家伙会醒来捣乱。
要说到旅游,燕市西部的太行山中,值得一看的景点也有不少,可惜的是,不论是名气还是基础设施都拿不出手,远不如南边邻省豫省在旅游方面开发得早,也不如西边邻省西省有五台山的名气,其实燕赵大地,不但有悠久灿烂的文化历史,也有数不胜数的历史古迹。只是不知是地方政府的眼光问题,还是其他方面的客观原因,许多优势反而变成了劣势,除了德泽市经常鼓吹的皇家园林之外,许多可以借机扬名的巨大优势反而一直被人冷落和搁置,提也没人提起。
“第一期建设区为南水北调以东、京珠高速www•hetushu•com公路以西、下马河南岸1000米以北、北岸2000米以南范围,约70平方公里,建设行政、会展、文化、教育、总部经济、休闲居住等项目。三年内计划完成道路网络框架,力争完成下马和南水北调水系以及会展中心、市行政中心、总部经济、职业教育园区、文化设施、休闲居住设施等大型项目……”
连若菡回来之前,已经提前告诉了吴才江,但并没有告诉他具体日期。至于她有孩子一事,也通过吴才江传达到了老爷子的耳中,连若菡的谎话是,她在美国认识了一个美籍华人,二人有了孩子后,那个男人却又和她分手了。她就一个人生下了孩子,要自己带孩子生活。
“这个就不用告诉你了,是我和黧丫头之间的秘密。怎么了,不服气?不服气你就直截了当地告诉黧丫头,说我们有了一个儿子,看你敢不敢?”连若菡才不怕夏想,说话也是理直气壮的样子,“黧丫头知道,什么都不说,是贤慧。你知道,什么都不敢说,是虚伪。”
夏想无奈地摇摇头:“臭小子,你回来就回来好了,不要妨碍老爸和老妈的快乐时光好不好?你要是再捣乱,小心爸爸打你屁股。”
曹殊黧正在吃什么东西,含糊不清地答道:“只要你不误了上班就成,不用管我,我挺好。蓝袜在陪我,她很细心,不比卫辛差。”
“现在怎么就是了?”连若菡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问了一句。她斜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穿了居家服,虽然宽松不显身材,但因为姿势的原因,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臀部微微丰满了一点,腰却更细了。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皮肤反而更加紧致和细腻。尤其是她胸前的丰满,比以前更加饱满,也更加诱人了。
写好之后,夏想连看三遍,自我感觉还算满意,长出了一口气。
对于燕市产业结构调整的下一步的思路,夏想除了列举了几个他认为需要改制的企业之外,重点就新增下马新区的建议,写了一份详细的可行性报告。
小家伙倒不认生,一把就抱住了夏想的脖子,用力粘在夏想身上,把夏想两世的心一下就融化了,他乐得合不上嘴,不停地说:“还是儿子好,还是儿子好!”
连若菡见不得夏想和她儿子之间的父子情深,一撇嘴说道:“你捡了个现成的宝贝儿子,哼,要不是有我,你哪里来的儿子?这个臭小子也是,和_图_书明明是妈妈生了你,又把你养这么大,你倒好,一见爸爸的面就亲得不行,可见男人从小就是靠不住的。”
夏想连连点头:“对,对,我体谅你,一会儿就为你服务,帮你做一个全身按摩……”
不过打旅游牌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了,燕省想要成为旅游大省不太现实,但小范围内的提升还是完全可以的,这也是夏想努力推动单城市文化旅游的根本原因所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希望能由单城市文化旅游的成功带动燕省其他地方对历史价值的重新审视,也能在宏扬历史文化,让曾经多慷慨悲歌之士的燕赵大地,重新恢复勃勃生机。
有些女人生过孩子之后,会变形得厉害,和没有生产之前判若两人。而有些女人生产之后,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身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增加了丰腴和肉感。
夏想的双眼就热烈起来,在连若菡身扫描了几遍,才说:“现在是天色将晚,又寂静无人,正是成就好事的时候,你说,夜越深,是不是对我越有利?”
下马新区是夏想的梦想的起点,是他从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以来,一直致力于达成的目标,寄托了他人生的重大理想。
燕市的环城水系和新区,在他重生之前刚刚提上议程,还没有来得及付诸实施,不过也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夏想才有信心提前推动新区和环城水系的建设,提前让燕市有一片碧水和蓝天。
吴老爷子听说之后,勃然大怒,但他权力再大,也管不到美国人,只好无奈地接受了事实。消气之后,又听说孩子姓了吴,才又高兴起来,迫不及待地让连若菡带孩子回国,他要留在身边,好好看着孩子长大。
……一夜大雪,一夜金风雨露,一夜鱼龙舞……
放下电话,夏想就感觉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太足了,他热得有点出汗。回头一看,连若菡正抱着儿子在一旁偷笑,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势汹汹地质问:“连卫辛在你身边的事情黧丫头都知道,你们两个人,倒是联系得挺密切,你说,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不对……”小丫头又咯咯地笑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不假,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就不准确了,应该说是最幸福的享受未婚待遇的已婚男人!”
夏想的可行性报告写的非常详细,力求一举通过市委市政府的讨论。
而赵云,就是离燕市仅仅十几公里的常山县人,人称常山赵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