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6章 心中如画江山

夏想微一沉思,大着胆子说了一句:“100亿投资,够不够?”
沈立春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一个数字,100亿!
陈风变脸之快,堪称一绝,好在夏想早就适应了他的真真假假的风格,也就没有隐瞒,说出了他的打算:“100亿肯定不是一次投入,要分批投入,但据我乐观估计,100亿也只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三五年内,投资应该肯定会超过100亿,关键是在成立的初期,需要一家有眼光有魄力并且有实力的大型集团,一次性至少投入20亿以上,才能充分拉动新区的经济,目前燕省之内有这样的实力的公司不少,但有如此眼光和魄力的,只有一家,就是达才集团!”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2002年末,到明年,国内又将迎来一次重大的变革,不仅仅是最高层的换届,还有国务院改革,以及经济结构调整的全面推广,燕省和燕市能不能借助此次机遇站立潮头,完成一次蜕变,将关系到以后燕市若干年的发展和机遇。
夏想知道想要成就他的梦想,就必须说服陈风,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说服力才行。
尽管说来夏想和成达才交往不是很多,但有时不用太多的当面交谈,他也能深刻地体会成达才的内心,因为成达才出版过几本随想录,真实地记录了他的心声。以前,夏想只当成一个企业家为图虚名花钱出版的垃圾文字,后来他认识成达才之后,才觉得他的为人有非常真实的一面,就认真读了读他的著作,也从侧面更真实地了解到了一个作为文人的成达才的所思所想。
陈风哈哈大笑:“我才是市委书记,为了燕市的明天更美好的话是不是应该由我来说?不过话说回来,在官场上的人,公私兼顾就算不错了,许多人可是一心为私,在私心杂念之外,才会考虑到为国家为人民做一些实事。”
陈风提出的问题尽管尖锐,但确实是建设新区的真正的难度所在,规划中的新区,三五年内要容纳50万人口,要兴建无数的大型中心建筑,市政府自然会拿出一部分投资,但大部分资金还是需要引进,关键是要有企业入驻,有投资商兴建各种基础设施,否则形成政策容易,没人捧场,只支起一个空架子的话,还是一个笑话。
因为受高成松案件的影响,再加上燕市许多高官因此而被被贬职或调离,让整个城市都隐隐作痛。和_图_书曾经一度提上日程的关于燕市城市定位的一系列讨论也因此而中断,而且一中断就是一年多。
夏想也多少有点自豪,现在成达才是燕省商界的头号人物,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就是一个副市长想见成达才,也未必一个电话就能约好见面时间。而他只是一开口,成达才毫不犹豫就说好了时间,也是对他十分重视的表现。
陈风没有被高成松整倒,燕市的政局得以平衡过度,又有了胡增周担任市长。胡增周性格平和,入主市政府以来,一直步伐比较稳健,而且现在燕省的政局也达到了最佳平稳时期,可以说有了大步前进的政治气候。
因为成达才太想在燕市首先施展他的产业地产的宏图了。
只要夏想解决了新区建成以后的投资问题,就一切不成问题。如果没有投资,一切就是空谈。
夏想被陈风说破心事,一点也不尴尬,还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是一心为公,只为了燕市的明天更美好。”
夏想将燕市定位为阳光城市。
在高成松落马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整个燕省的政治氛围十分紧张,就连燕市也是风声鹤唳,而恰恰在那个时候,京城有一个记者写了一篇综合分析燕市的文章,将燕市形成为一座忧伤的城市——以理性的目光审视燕市,是因为都市化进程和以人为主体的内涵培育不同步、城市二元结构调整的困顿以及经济活力的衰落、省会首位度被其他城市步步威逼的窘迫而痛苦。凡此种种均困扰着这座年轻的城市,影响着栖息在此的子民们,让他们感到抑郁和不安……
在夏想面前,陈风也不讲究什么说话的技巧,直截了当地说道:“增设新区是好事,燕市也会有不小的阻力,而且提交到省里,也会有不少争论,这些你都不用操心,由我和增周出面应付就可以了……”
夏想立刻恭敬地笑道:“在陈书记面前,我从来没有假话。”
夏想的想法是,在他明年3月份被借调到外经贸部之前,要将燕市的增设新区和开工建设环城水系一事,敲定下来,由此,才能施展他心目中的蓝图。
话说了一半,后面没有说出的话其实才是陈风想要表达的重点,也是最大的困难所在。
燕市再一次错失了一次发展的良机。
燕市在燕省中的地位有点尴尬,说难听一点就是没历史没文化,是由几个小村庄发www.hetushu•com展而成的城市,不过几十年的历史,而且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外来人口,没有本土文化,也没有形成自己特有的地方特色,甚至还面临着被其他地市超越的尴尬,燕市,空有省会城市的桂冠,却是一个经济不突出、文化没特色、整体没亮点的二线城市。
夏想的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打无准备之仗,他提议增设新区,也不是只管点火不管放炮,而是正等着陈风有此一问。陈风问了他意料之中的问题就证明了一点,陈风是真心想要推动增设新区。
陈风正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夏想。一听此话,顿时一脸严肃地站了起来,慎重地说道:“小夏,不要开玩笑,100亿,不是10亿20亿!我一向和你说话随便,但在正事上,有些玩笑不能乱开。”
夏想开车到了市委,先到楼上找到了陈风,将可行性报告提交给了陈风。陈风也没客气,冲夏想一点头:“自己坐。”说完,就低头看了起来。
夏想的自信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源自于他根据后世达才集团发展的思路以及综合现在对成达才的认知。成达才是一个具有人文主义精神的商人,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企业家,他的骨子有一种文人的气质,有一种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也有一种大同的理想。
夏想就打算为成达才铺上画布,再递给他一只画笔,只等他挥毫泼墨,画出心中如画江山。
因为现在燕市已经具备了这种条件。
说完,陈风目光深沉地看了夏想一眼,站起身来到夏想的面前,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说道:“好好干,小夏,我没有看错你,不管是和程曦学论战,还是和崔向周旋,你都坚持了自己的原则,真的很难得。”夸完了夏想,他又话锋一转,“俗话说能者多劳,给我交个底,你的100亿从哪里来?”
阳光城受环境所限,处于市区和郊县的夹缝之间,尽管也算是产业地产的雏形,但对于成达才心中的抱负来说,还是局限性太大,没有大展手脚的空间。
通俗地讲,就是要有巨额投资才行。
夏想的说法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确实根据他两世的经验得出的结论。
在前来拜见陈风之前,夏想已经打电话和成达才约好了面谈的时间,当然,他并没提到新区问题,只说有要事相商。成达才也没多问,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其实如果能在www.hetushu•com燕市实现他的产业地产的宏图,他又何必远赴外省?毕竟在当地有本土优势,又有大量现成的资源可以运用。阳光城虽然也投资不小,但和庞大的达才集团相比,满足不了成达才真正的野心。只有在一个新区,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蓝图之上,才能让成达才尽情挥洒他心中的大计。
当然,夏想也不是一个想当然的人,不会只凭他的判断就敢贸然向陈风做出100亿投资的承诺,而是在他前些日子联系沈立春的时候,委婉地提出了如果在燕市有可能有一片新城让成总尽情实现他的产业地产的梦想的话,成总会拿出多少钱来为梦想付费?
可以说陈风很聪明地将最大的难题交给了夏想。
夏想也是一脸凝重:“陈书记,您认识我多年了,我就是偶而说话随意一些,但在您面前,可是从来不敢信口开河。我只想问您一句,有100亿的话,是不是大事可成?”
实际上,让燕市人抑郁和不安的不仅仅是因为城市的定位不明,还有政治上的风雨飘摇。
陈风的态度也符合夏想的猜测,因为推动增设新区是一项了不起的创举,同时,也是一笔可遇不可求的政绩,当然,前提是如果能够保证可持续发展的话。
看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陈风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笑了:“小夏,不得不说你的思路很开阔,设想也很大胆,就我本人来说,还是持支持的态度。但有两点不明白之处,你得跟我说实话。”
而下一步要大力推广的产业结构调整就是可以借助的东风,燕市如果再不抓住此次机会,就太可惜了,况且夏想自认与陈风和胡增周都能说上话,而且胡增周也有想要施展抱负的雄心,就算陈风的态度消极一些,相信在他的大力促进之下,在胡增周的力挺之下,陈风也会是有限支持的态度。
陈风一脸笑容:“你要有100亿,我给你个一个区委书记都不屈!只要你真能拉来百亿资金,增设新区所有的政治阻力和困难,都由我来克难,并且我还会提出建议,由你来担任新区的首任区委书记……”说着,他得意地一笑,“我想,这也是你大力推动新区成立的一个私心吧?”
后世的成达才也是抱着想要首先在燕市推广产业地产的梦想,想在燕市的东南部,借阳光城的兴起,将他的产业地产落到实处。只不过时运不佳,阳光城倒是hetushu•com比较成功,但后来新一届省政府上台之后,推翻了原先燕市向东南发展的思路,转而提出燕市向西北发展的战略,让成达才的一腔梦想付诸东流。
无奈之下,成达才才带领团队东奔西走,考察了海南和许多沿海城市,最后确定在齐省的一个沿海的县级小城实现他产业地产的梦想,终于在当地批下了一片32000多亩的荒地,兴建新区生活度假区中心,总投资高达600亿元。
夏想就知道,成达才必然愿意为新区埋单,前提是,要给他足够的优惠政策。
“是,陈书记高瞻远瞩,看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一针见血。”夏想立刻奉送一记免费马屁。
阳光城市的定位是阳光、活力和年轻,因为阳光,所以就要在生态和居住两方面下功夫。因为活力,就要在招商引资方面拓宽思路,摆脱被人称之为“左市”的尴尬。因为年轻,燕市就有了潜力,也就有了发展成为有影响力的大都市的可能。
夏想自然听明白了陈风的言外之意,市里通过增设新区的建议并不难,省里也不难,就算到国务院备案也容易,但问题的最大难处在于,增设新区容易,如果以后新区徒有虚名,成了面子工程,市里丢面子,省里也面上无光。
恐怕在燕市市委市政府和省委省政府眼中,燕市也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心病。
也是夏想心中的如画江山。
夏想对成达才足够的了解,也是他有信心打动成达才的前提。新区的建设,完全符合成达才产业地产的思路,成达才绝对会动心,夏想甚至不用怎么想办法去说服成达才,只要将机会摆在他的面前,成达才就会伸手去抓。
夏想之所以肯定达才集团会对新区动心,会做出至少100亿的巨额投资,就是基于他对成达才的了解。可以说整个达才集团的发展方向,成达才的思路就是唯一的思路,因为成达才太聪明了,也太有商业方面的才能了,以至于掩盖了达才集团所有智囊的光芒。
相对于南方城市甚至于省内城市,燕市的所有制结构调整至少慢了半拍,影响了城市经济活力。而此前当地民营企业老板们对燕市关于非公经济发展的体制、观念、政策障碍形象地称之为“左市”,意思是观念保守而落后,思想偏左。这种来自政策面的影响就是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因为没有土壤、少有阳光而错过了最佳的生长期,造成了现在本和-图-书地小老板众多,真正规模经营、在国内有影响力的私企寥若晨星的现实——甚至于发生对外来或本地私营业主的歧视和迫害,例如佳诚实业老总被迫外逃,开元老板被关押长达100天之久的恶性事件。
其实燕市已经意识到了自身问题,不过要等了七八年以后才开始具体实施,已经晚了许多。夏想既然有了先见之明,就有必要也有责任提前让燕市进入快车道,抢占先机。
“别跟我说漂亮话,没用。”陈风笑骂了一句,又说,“环城水系的说法,你上次就对我提过,我当时也觉得可行,燕市缺少泄洪渠,一旦发生特大暴雨容易发生洪灾,环城水系既可以改善燕市的环境,也可以在紧要时候充当泄洪渠,另外从旅游的角度考虑,也是一项创举。尽管前期投入巨大,但和森林公园一样,不怕没有投资商投资,也不怕没有经济效益。”
陈风摆摆手,抽了一支烟,接着说道:“环城水系的建设,我也和胡市长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的看法比较一致,就是可行,正好燕市成了第二批试点城市,胡市长也正准备将环城水系提上日程,相信一上常委会讨论就会通过,没什么阻力。但增设新区一事,步子有点太大了。市里有我和增周出面协调,其他常委也没有太大的反对意见,毕竟是对燕市大大有利的事情,有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就算省里会批准,市里开始推动新区的成立和建设,但政策推行容易,招商引资却难,没有企业入主,没有人气,难道划一块地皮就能成立一个新的下马区?”
“有。”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陈风不清楚达才集团的发展思路,更不知道成达才对于产业地产的热切,也不了解产业地产的概念,不过夏想现在也不必急着向陈风解释清楚,只要告诉陈风他能够让达才集团投资即可,“我保证说服成达才……”
“达才集团?”陈风听了夏想的话,沉吟不语,过了半晌才说,“也只有达才集团有如此魄力和实力,但问题是,你有把握说服达才集团?”
燕市被人称为“左市”的说法由来已久。
所以他才信心十足地对陈风说出了达才集团。
幸好陈风没有被高成松陷害入狱,相比接任的市长,陈风还算开明多了。而胡增周也比原来时空中的市长更有所作为,能力也强了不少。
甚至在有些人眼中,燕市徒有虚名,连副省级城市都不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