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7章 布局和收盘

“我们对此表示震惊……我们对此表示愤慨……等等。”夏想和孙现伟边走边说,表达了一个他对外交家发言人的同情,“要想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传声筒,首先要做到没有感情,可惜我现在感情太丰富了。”
还是朱虎见缝插针说了一句大实话:“想要找纯洁的女人,就去落后的农村。俺家婆娘和我结婚时,啥都不知道,我去亲嘴,她还把我推到一边,说她好好的,为什么要给她做人工呼吸?你说这叫什么事,她知道人工呼吸却不知道亲嘴?”
朱虎辛辛苦苦好几年才赚了几百万,一加入江山房产,一年多的时间,就变成了几千万的资金,而且他还非常轻松,每天就是开车到西水山上转上几转,监督一下施工进度和施工质量,然后就可以四处喝喝小酒,听听小曲,日子过得快乐似神仙,钱却赚得花花如流水。
“吴家的事情,必须有吴家自己解决,任何人敢插手,都会被吴家迁怒。”付先锋早有对策,“关键时候将照片直接给吴家就可以了,借刀杀人才是最高明的计策。”
谭龙倒吸一口凉气:“幸亏有你的提醒,否则要是我将照片上交到省纪委的话,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圆脸妹又惊又喜:“呀,你怎么知道的?”
“她的爸爸叫吴才洋,她的叔叔叫吴才江,她的爷爷是谁,就不我说出口了吧?”付先锋一脸冷峻地看了谭龙一眼。
萧伍是夏想的铁杆就不用说了,孙现伟平常在江山房产主事的时候最多,但真要论起来江山房产的核心人物,还是很少露面的夏想。孙现伟也服气,他的房产公司到目前为止最大的赚钱项目,还是上次夏想为他指出的明路——十里铺蔬菜市场。其后他也开发了几处住宅,热闹归热闹,但收益远不如十里铺,可以说十里铺是他的一个金矿,每年光是收取租金就不下于新建一个小型楼盘。新建一个小型楼盘费心费力,还有风险,而十里铺的钱,可是在家坐收!
付先锋点点头:“连若菡的真实身份,没有多少人知道。如果照片落在别人手中,上报给了省纪委,只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被省纪委压下,在叶石生的授意下,没有人敢提此事。二是省纪委将夏想的事情抖了出来,夏想被免职。但不久之后,所有涉案人员都有可能陆续被人调走或是闲置,因为他们无意之中惹怒了吴家,吴家不会让连若菡的事情闹m•hetushu.com得人人皆知。”
胡增周先是一愣,随即想明白了什么,哈哈一笑:“欢迎,欢迎之至!”
夏想也就拿孙现伟的厚脸皮没有办法。
众人哄堂大笑。
夏想只好无奈地摇头叹息:“你的想法就不能正常一些?真骚骚猪也!”
“哈哈……”孙现伟放声大笑,他没想到萧伍这么老实,一问就全交待了,就急忙向萧伍传授他的泡妞心得,“不行,在结婚之前必须要上床,否则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处女?怎么知道你们婚后的性生活是不是合谐?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万一不合谐了,就有你难受的时候。”
今天夏想突然现身江山房产,孙现伟就下意识感觉,好事来了。
说笑过后,夏想就步入了正题,说出了他今天的真正来意。
他就兴奋得团团转,即使被夏想骂成骚骚猪也不以为然,在他的处世哲学之中,男人不骚,女人不倒,宁当骚骚猪,不当正经主儿。
从市委出来,夏想直接去了江山房产的总部。
付先锋呵呵一笑:“别说是你,就是我上交上去,就算夏想被免,我在燕省的前途也完了,肯定得回京。吴家一怒,我们付家也得让步。”
谭龙又仔细看了几眼,惊叫出声:“连若菡——远景集团的连若菡?怪不得当初夏想那么卖力替远景集团说话,原来他和连若菡早就有了暧昧关系。”
朱虎就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才知道聪明人赚钱,靠的是头脑,是创意,是敢为天下先。只有笨人赚钱才出卖体力和人格。因此,朱虎现在对夏想的话奉若神明,一见到江天就大夸夏想厉害,简直就是神仙下凡,有点石成金的本领。江天就劝朱虎,老实做事,少说话,不惹事,坚决听从夏想的吩咐。
到了江山房产,接待小姐还是那个长相甜美,圆脸,一笑就有两个酒窝的前台妹妹,尽管夏想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她还记得夏想,忙微笑着向夏想问好。夏想点头一笑:“最近漂亮了不少,脸色也红润了许多,让我猜猜……有男朋友了?”
胡增周以前就听过夏想的详细思路,其实心中对环城水系和增设新区一直充满期待,但条件一直不成熟。在燕市刚刚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时,他就开始暗中筹划此事,但毕竟事关重大,前期投资是个关键,也就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他也想过要和夏想详谈一下此事,没想到还和_图_书没有来得及主动去找夏想,夏想就主动现身了。
谭龙接过照片一看,大喜:“夏想也有二奶?连孩子都有了?直接捅到省纪委去,看他还能嚣张到几时!”
蓝袜果然是个厉害的主儿,好象自从她和方格谈了恋爱之后,性格之中强势的一面就流露了出来,方格也被她管得死死的。不过也好,蓝袜多管管方格,也好让方格自律起来,别整天懒散得不行,没有一点冲劲儿。
顿了一顿,谭龙又说:“管她是谁,上报到省纪委不就可以直接扳倒夏想了?”
夏想见事情谈妥,呵呵一笑:“如果增设新区可行的话,市政府也得多少出点钱,是不是?”
夏想离开市委大院的时候,没注意到身后有两双眼睛在紧紧盯着他的背影不放。
朱虎就拍着胸膛说:“要问朱虎现在最服气哪一个,不是亲爹亲娘,不是三大姑五大姨,也不是你江天,而是夏想夏处长。”
“关键时候?为什么不是现在?”谭龙也没多想,直接就问了出来,话一出口,又想明白了什么,会心地笑了,“明白了,先锋是想等夏想将前期工作都做好之后再动手,到时我们既可以坐享其成,将增设新区的功劳据为己有,又可以将夏想一脚踢开,一举两得,果然是妙计。”
付先锋摇头一笑:“你再看看照片中的女人是谁?”
“反对?为什么要反对?不但不反对,我们还要大力支持。”付先锋一脸笑意,看着夏想的汽车消失在大门之外,才拿出一叠照片,递给谭龙,“夏想替我们做好了所有的前期工作,我们就坐收渔翁之利好了。”
“什么样的话会没有歧义?”
一说到女人的话题,孙现伟眉飞色舞,就又想起了一件趣事,说道:“我上次去殊黧的公司,见到一个美女叫蓝袜,长得也不比凤美美差,我就动了心思,想去挑逗挑逗,结果怎么着,那小丫头厉害得很,上来就呛了我一句,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夏想忙客气几句,他可不敢在胡增周面前托大。陈风也在一旁打趣说道:“增周和小夏不用客气,以后说不定他还是我们的下属……”
几人坐定之后,如众星捧月一样将夏想围在中间,萧伍在夏想面前还是有微微的局促,夏想就笑着问他:“怎么样,和凤美美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逗她两句,就见孙现伟从里面闪出身来,hetushu.com一脸暧昧的笑容,说道:“小妹妹,让我告诉你他是怎么一眼就看了出来你谈了恋爱,是因为鲜花需要……”
“接吻就能知道她是处女?你太神奇了,我都佩服你了。”孙现伟经历女人无数,自认比萧伍更了解女人,“告诉你萧伍,女人比男人有时还可怕,你和她上床了见红了,都不能保证是原装未开封的,还是开封之后又重新封口的。现在的技术先进了,人心反而落后了。”
谭龙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无比震惊地说道:“太惊人了,太让了难以置信了!”
江天哭笑不得,不过对于朱虎现在对夏想言听计从大为放心,夏想能让朱虎口服心服,对他也是一件大好事。而且现在朱虎也确实比以前让人安心了许多,虽然还有点乍乍唬唬,爱吹牛,但比以前强了可不是一点半点,有时说两句大话就急忙闭嘴,解释说夏处长交待过,不让他口若悬河——其实是信口开河,但不管怎样,朱虎的进步让江天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夏想点头答应,他也早有打算就是要亲自向胡增周汇报一下,否则会让胡增周对他有意见。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门外传来了胡增周的声音:“陈书记在不?我有事向您汇报一下。”
孙现伟就想再让夏想再帮他策划一个赚钱的好项目,只不过说了几次,夏想都推脱了过去,说是暂时不到时机。夏想这么一说,他也不好追着再问,毕竟要是赚钱的项目那么好找,也不可能。
“别盯着市政府的那点钱。”陈风笑了,为夏想算了一笔帐,“盖区委区政府大楼,不得市里出钱?铺路架桥,许多市政设施,还有新增不少政府人员的工资,等等,哪一项花钱少?市里最少也要支出10几个亿!”
胡增周就觉得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他的心情:喜出望外,用四个字可以形容夏想的举动:雪中送炭。
正好胡增周不请自来,夏想也就省得再跑一趟,就等胡增周向陈风说完事情,将刚才的事情又向他汇报了一遍。
房地产业的生力军,还是活人,在夏想的长远计划之中,江山房产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江山房产布局的时候已经够长了,现在到了收盘的时候。
“不行,不行!”夏想急忙谦虚地说道,“我太年轻了,当外交官容易说出大话。当外交官的要求是要年纪大,脾气面,还有一点,脸皮要百炼成钢。最关和-图-书键的一点是,说话必须四平八稳,不说出任何一句有歧义的话。”
“那怎么办?抓住了夏想的小辫子又不能用,难道还让他逍遥下去?”被付先锋一惊一吓,谭龙已经完全被牵了鼻子,没了主意。
因为江山房产靠阴宅起家,就必须尽可能低调行事,让人们忘记江山房产的前身,因为在夏想的设想之中,江山房产要在新区的建设之中,大展手脚,如果一直风头挺足的话,被人大肆宣扬以前是靠阴宅起家,虽然说不算什么,但在市场经济面前,总有不利的一面。
谭龙不解地摇头。
谭龙哈哈大笑。
陈风呵呵一笑:“好了,你也去向增周汇报一下,由你出面向他说明,也显得正式一些。一有达才集团的确切消息就告诉我,也好让我心里有数。”
夏想现在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人,他到下面的地市,身份就是省里的领导,尽管级别不高,但权力不小,胡增周如此郑重其事地向他表示感谢,虽然夸张了一些,但也不算特别突兀。主要还是夏想考虑得太周到了,让胡增周喜出望外得有些失态。
付先锋笑而不语,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得模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夏想是想借新区的成立,大幅迈进一步,想担任新区的书记或区长,从正处到副厅,是非常关键的一步。要是他到时一步迈出,却掉入了万丈悬崖,你说我们作为旁观者,会不会还有点不忍心?”
萧伍执拗地说道:“凤美美是处女,我就知道。”
“错,太错了。”孙现伟大摇其头,然后又唉声叹气地说道,“蓝袜说,一看你黑眼圈弯着背,走起路来一点动静也没有,肯定是纵欲过度。就你这样中看不中用的男人,谁会要?”
低调,淡出公众视线,正是夏想的商业策略之一。因为开发阴宅只是为了赚取江山房产的第一桶金,他的剑锋所指之处,乃是他心目中的宏伟蓝图——新区。
“不能只算支出不算收入,新区成立之后,说不定两年的税收就自收自支了,再说又能拉动多少内需,带来多少就业机会?陈书记,不管从哪个方面算,您做的都是一笔划算的生意。”夏想在陈风面前,说笑自如,很少有刻板做作的时候,这也是陈风格外喜欢他的一点。
由此,也对夏想十分佩服,就对夏想的驭人手段十分赞叹。
萧伍认识蓝袜,对蓝袜印象良好,就说:“你的形象不行,蓝袜肯定http://m.hetushu.com看不上。”
孙现伟也不简单,思路跳跃够快,马上眼睛一亮说道:“怎么,又有新的小三了?”
江山房产自成立以来,接手了领先房产之后,只运作了一个西水山的豪华阴宅项目,尽管赚得钵满盆盈,但其后一直非常低调,除了继续在西水山开发后继的阴宅之外,没有再开发任何其他住宅,让燕市的房地产业内人士大为不解。
等他再听到夏想准备出面说服达才集团投资100亿之时,他激动地握住了夏想的手:“夏想同志,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你表示由衷的感谢!”
夏想不过是随口一问,萧伍却当了真,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接上吻,还没有深入进展,凤美美说了,没结婚之前,不让我得手。”
孙现伟愁眉苦脸地说道:“当时我就觉得天雷阵阵,好象中电一样被当场定住,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蓝袜轻蔑地说了一句——有事说话,没事走人,我们公司不缺木头,别在这里杵着碍事!”
孙现伟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还不解地问了一句:“什么犬齿……?”随即醒悟过来,气得笑了,“骂人也绕着弯儿骂,真行,你适合去当外交官了。”
夏想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江山房产,他一现身,萧伍、朱虎等人都热情地围了过来,一脸热切。
陈风也足够爽快地说道:“你负责投资,我负责通过燕市和燕省的立项,在没有得到成达才的保证之前,我不会向市里和省里提交增设新区的提议。不过环城水系的事情,现在倒是可以提上日程。”
夏想忙打断孙现伟的话:“打住,没有象牙就别张嘴了,犬齿太阴森了。”
其实江天还真夸错了夏想,夏想却并不是有心收服朱虎,他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有心思分在朱虎身上?朱虎对他敬佩得五体投地,完全是夏想的人格魅力和才智让朱虎叹服,属于无心插柳的效果。当然夏想也早就看到了朱虎有可教的一面,否则也不会重用他。
“夏想大力推动环城水系和增设新区,我们要不要反对?”谭龙一脸阴沉地说道。
众人都笑。
江山房产尽管低调,但是却属于闷声发大财的类型。一个阴宅的创意,就让江山房产一年多来日进斗金,少说也赚了四五个亿,只把萧伍惊讶得难以置信,也把朱虎高兴得忘乎所以。
付先锋伸手从谭龙手中收回照片,摇头说道:“连若菡姓连,但她的爸爸和爷爷是谁,你可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