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9章 狭路相逢

张军能将瑶池开起来,也是八面玲珑之人,不是一有风就点火的人,但今天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宋德道有错在先,现在满脸是血的是宋德道,不是眼前的小伙子,他心中就有气:“你们打了人还理直气壮,好,就等警察来处理好了。”
和宋德道同来的两个人都是胆小鬼,在旁边站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架,更不敢帮手。宋德道被打得晕头转向,索性坐在地上大喊大叫:“张军,你快出来,快来救我,我被人打了!”
夏想还没有上前问他几句行不行,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凤美美跟了进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夏想也只是随口说出,却给了凤美美前所未有的镇静,让她紧张惶恐的心一下就平静下来。她看了夏想一眼,胸口还起伏不定,微微颤抖地说道:“谢谢你,夏哥,谢谢你救了我。”
来洗浴中心还有强拉强拖的行为,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好歹来洗浴中心消费,也要讲究一个脸面不是?在大堂之上就拉扯迎宾小姐,可见素质确实低下。
瑶池刚开业不久,不过已经打出了燕市第一洗浴中心的名气,里面更是装修得十分豪华,水晶吊灯,大理石地面,直径一米以上的立柱,还有许多欧式雕塑,打造得美轮美奂,犹如皇宫一样奢华。
楼上传来了孙现伟的怒吼:“狗娘养的东西,敢打我兄弟,看我不灭了你!”
孙现伟半醉半醒,以为夏想问他某方面的能力行不行,就大声说:“行,怎么不行?别看我比你大几岁,正是如狼如虎的年龄,厉害得很。”
夏想只是冲凤美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来了孙现伟身边,说道:“行不行?不行的话就回家睡去,别在外面过夜了。”
夏想笑了笑:“开洗浴中心离不了公安口有人,你能开瑶池,证明也有点来头,是市局还是省厅罩你?看你的规模,应该在市局和省厅都有人,要不也开不安稳。”
眼见猪头男人的臭脚就要落在凤美美的身上,就听见一声怒喝响起:“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宋混蛋!”话音未落,又见一只脚平空飞出,正踢在猪头男人的小腿之上。这一脚踢得比凤美美刚才的一脚力度可大多了,只听猪头男人杀猪般嚎叫了一声,一个翻滚就倒在了地上。
确实是给人赏心悦目的享受。
重生之后,夏想未尝没有想过要找宋德道报复,让他http://m.hetushu.com断送前程,让他也品尝一下无路可走的滋味。只是他一直忙自己的事情,再后来到了省委之后,眼界高了,心胸也开阔了不少,再加上他本来不是特别斤斤计较之人,也就淡忘了宋德道上一世对他的伤害。
凤美美惊魂未定,双手抱住夏想的胳膊,脸色发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夏想轻拍她的肩膀,轻声说道:“不用怕,有我在!”
夏想看着宋德道肥头大耳的模样,说话时的趾高气扬和前世一模一样,也许是他身处要职,有太多人求他的缘故,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处长,就流露出不可一世的嚣张。本来以为已经淡忘了前世的一些不快,也没有刻意去找宋德道的麻烦,不成想今日再次偶遇,他还是狂妄无知的本性,夏想就动了真怒。
这一世,宋德道再一次不可避免地和凤美美相遇,而夏想,又无巧不巧地再次出手救下了凤美美。世事还是有着强大的惯性,让夏想今生再一次和宋德道正面碰撞!
佳佳点头哈腰地记了下来,十分细心地扶着孙现伟,转身就向里走。夏想目送他们离去,回身也要回去,还没回头,就听到了凤美美的惊恐的叫声:“你放开我!拿开你的臭手!”
当众打脸,宋德道的举动算是彻底惹怒了夏想。如果不是看在他年纪有点大的份儿上,夏想早就一脚将他踢得满地找牙了。本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夏想没有还手,只是向旁边一闪,然后很不忍心地轻轻伸脚一绊——宋德道水桶一样的身体就收势不住,“扑通”一声摔了一个狗啃泥!
门口的迎宾也是一色高挑的美女,穿一身大红旗袍,开叉到了大腿以上,因为是冬天的缘故,穿了紧身的肉丝棉袜,也十分诱人。衣服艳红,人却是皮肤雪白,显得十分美艳夺目。门口一左一右各站着四人,一共八人,一有客人经过,就会一起弯腰鞠躬,声音甜美地说道:“欢迎光临瑶池!”
早在几人动手之前,保安就迅速通知了张军。张军原以为宋德道仗势欺人惯了,肯定不会吃亏,就让保安按兵不动,等宋德道打够了再出面收场。没想到事情变化太快,转眼间宋德道被别人打了,他顿时大惊失色,忙让保安立刻将打人的人全部扣下,不能放他们离开。
宋德道50来岁了的人,又身体肥胖如猪,动起手来居然也是难和*图*书得地迅捷,一个箭步就蹿到了夏想面前,扬起肥大的手掌,就朝夏想脸上打来。
佳佳有着日本女人特有的服从和顺从,应了一声,还不忘冲众人点点头,上去扶着孙现伟就走进了瑶池大门。夏想见孙现伟还有点走不稳,不太放心,就当前一步也迈进了瑶池的大门,回头对几人说了一句:“等我一下,我送他一程。”
夏想一惊,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伸出一双肥如猪手一样的大手,抓住了凤美美风衣的下摆,肥如猪头的大脸之上堆满了令人生腻的笑容,嘴里还不停地说道:“小妹妹,小姑娘,小美女,我是消费者,我有你们瑶池的贵宾卡,知道不,白金贵宾,可以打七折的贵客卡,最高级!”
宋德道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和他一起来的两个人一个是同事,一个是客户,二人急忙扶宋德道起来,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小声劝他离开了事。宋德道哪里肯听,让同事打电话给他的儿子宋钢,然后用手一指夏想,盛气凌人地说道:“小子,过来给我道歉,我就考虑放你一马,否则你今天别想出了这个门。”
后世的一幕也许不会重现,但今生,阴差阳错之下,凤美美不但再入瑶池,还不可避免地再次被他救了一次,而更让他感慨万千的是,刚才出手要打凤美美的人,正是上一世将他逼上绝路的宋德道!
老子上洗浴中心闹了事,还让儿子来收场,还真是一个少见的模范家庭。夏想在后世常听有人高喊他爸爸是谁谁谁,原来也有借儿子威风的老子。还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宋德道摔倒在地,气得七窍生烟,一翻身就又爬了起来,怒不可遏地骂道:“还敢还手,你小子活腻歪了不是?有种你别走,一会儿让我儿子收拾你。”
夏想也怒了,上前冲宋德道的脸上左右开弓连打两个耳光,说道:“一个耳光打你不是个好东西,两个耳光打你满嘴污言秽语!”
没有想到,凤美美竟然也跟了进来,原本以为她今生不会再和瑶池有什么瓜葛了,不成想她还是再一次迈入了瑶池的大门。
宋德道骂完之后,还不解恨,又张牙舞爪朝夏想扑了过来。夏想正想还手,忽然从空中飞来一只拖鞋,正中宋德道的鼻梁,当即打得他满脸是血。
宋德道虽然右腿钻心的疼痛,一听夏想和_图_书的话反而气笑了:“你小子知道我是谁不?我是处长!知道瑶池是谁开的不?是我的朋友张军开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打我,还敢冲我大呼小叫,要不是看在你旁边美女的面子上,我早就打你个半死。”
而当时,夏想正被宋德道逼迫得焦头烂额。
夏想再一次和宋德道相遇,想起上一世他对自己的欺压,想起刚才他的色狼行径,心中就怒火中烧,说道:“宋猪头,你刚才的猪手摸了她的衣服,过来道歉认错,今天我就考虑放你一马。”
敢情猪头男人是将凤美美当成瑶池的迎宾小姐了,也是,她的红色风衣和瑶池迎宾小姐的着装很象,再加上她身材高挑出众,不细看,还真和迎宾小姐有几分相似。
一看到宋德道的狼狈模样,张军顿时火冒三丈,冲夏想嚷道:“是你动手打的人?胆子不小,在我的地盘上也敢动手,看来不知道瑶池是谁罩的,是不是?”
夏想却顿时愣住,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恍惚之间仿佛回到后世,也是在瑶池,凤美美也是这身打扮,她坐在吧台上,双眼迷离,举着酒杯冲夏想示意,说道:“谢谢你,夏哥,谢谢你照顾我。”
宋德道摔倒之后,火冒三丈,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还敢动手?夏想的一脚踢得很重,他感觉腿好象要断了一样,定睛一看才看清凤美美不是瑶池的迎宾小姐,才知道他喝酒之后认错了人。但随即一想,正常女人谁会来洗浴中心,又穿得如此娇艳,肯定不是良家妇女,再看凤美美比起瑶池迎宾小姐那些花花草草可是漂亮多了,就在大怒之余,不由又动了色心。
瑶池一共四层,设计得很有特色,大堂之上就是天井,可以一眼看到顶层的天瓦,同样,在楼下也可以俯视大堂,将大堂之中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孙现伟迷糊之中刚走到二楼,听到大堂之中传来吵闹之声,他是个生平最爱看热闹的人,顿时酒醒了大半,俯在栏杆上向下一看,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大惊失色,原来是夏想和人对峙。孙现伟大怒,有人敢惹夏想就和惹他没有两样,情急之下,脱了拖鞋就扔了下去。
瑶池在后世,和凤美美有着剪不断的纠葛,她在瑶池坐台,夏想总来照顾她的生意。也是因为凤美美,夏想得罪了一个小官僚,结果被他整治得生意失败。因此对于瑶池,夏想有一种复杂的情绪。http://m.hetushu.com
夏想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的来历你不必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宋德道先是抓了我朋友衣服,非常不礼貌,举止不文明,他不但不道歉,还满嘴脏话,又主动动手打人,你说事情该怎么处理?”
张军一愣,心想这人是谁,还知道一点圈子里的事情,随即又问:“你是什么来历?说个清楚,别大水冲了龙王庙。”
“我管你是处长还是局长,也不管张军是谁,你刚才对我的朋友不尊重,就得赔礼道歉,否则的话,你今天也别想走出瑶池!”夏想很少说狠话,今天实在是旧仇新恨一起涌上心头,第一次撂下了重话。
宋德道勃然大怒:“妈的,反了你了。不知轻重的小子,看老子不收拾你。”
拖鞋砸中了宋德道,孙现伟酒劲全醒,一阵风一样跑到楼下——他和夏想不一样,可没有任何尊老爱幼的美德,也不管宋德道有多大年纪,上去就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骂道:“老东西,一把年纪了还来混洗浴中心,都不知道丢人多少钱一斤。丢人就丢人吧,你还敢闹事,真是一个老妖精。”
既然今生不再和宋德道有什么交集,就不必再把他当一棵菜,只要他不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只要他不再招惹自己,何必再自降身份和他一般见识?只是生活往往会有出人意料之处,孙现伟想到瑶池为国争光,他来照看一下,凤美美好奇跟了进来,她一身红衣外加高挑身材,竟然被宋德道错当成了瑶池的迎宾小姐。
凤美美拉了两下,没有摆脱猪头男人的魔手,大怒之下,抬腿一脚就踢在了猪头男人的小腿上。猪头男人痛得哇哇直叫,伸手推了凤美美一把,正推在凤美美的肩膀之上。
金壁辉煌的瑶池灯火通明,一派盛世气象。门口一左一中矗立两根巨大的罗马柱,罗马柱上面,有一面哥特式的拱型墙,墙上是异域风情的美女出浴的浮雕。再经精心营造的灯光效果照映之下,给人无限联想的空间。
凤美美好奇地打量瑶池的装璜,不解地问:“不就是一个洗澡的地方,装修得这么好,怎么收得回投资?男宾每位38元,女宾28元,一天得多少人流才能维护开支?”
正是夏想及时出手,才避免了凤美美惨被凌辱的下场。
夏想后世见多了燕市各个豪华奢华奢侈的洗浴中心的兴起,瑶池此时虽然让所有人惊艳,但在他眼中也是司空见惯了。顾http://m.hetushu.com不上欣赏瑶池的美景,紧跟在孙现伟身后,看着他摇晃之间来到换鞋处,坐在了等候区的沙发上。
宋德道太胖了,孙现伟一脚踹上,他只是晃了一晃,没有摔倒。刚刚被人一只鞋砸破了鼻子,现在又被人摸了老虎屁股,宋德道几乎要发狂,他手捂着鼻子,冲服务台大喊:“张军在哪里?快叫张军出来,就说老宋被人打了,让他快出来收拾这帮杂种。”
夏想就又将萧伍的电话给了佳佳:“看着他点,别让他闹,有事情就给萧伍打电话。”
一句话惹得来往的客人都对孙现伟侧目而视。
凤美美一个踉跄,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猪头男人犹不解恨,上前抬脚就踢,嘴里还骂:“妈的,一个迎宾小姐,跟老子装什么装?知道老子是谁吗?告诉你,老子的儿子是公安局刑警队长,他叫宋钢。老子是处长,老子叫宋……”
但问题是,好歹瑶池也是高档娱乐场所,来消费的客人多少都有点来头,又有白金卡在手,岂能不知道迎宾小姐是可看不可碰的花瓶?迎宾小姐再漂亮,不属于可消费的对象,她们和里面的按摩小姐不一样,即使是按摩小姐也有层次划分,不是随便就能动手动脚的。
上一世宋德道就对凤美美垂涎三尺而不可得,现在一见凤美美,还是一样起了贪念,一个人的审美和喜好,也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强大的惯性。
孙现伟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又立刻清醒了过来,嚷嚷要去结账,却被告知李红江抢先结了帐,他就不满地嘟囔几句,一抬头看到了瑶池,就又一脸暧昧地笑容说道:“诸位,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家了,决定为国争光三次。佳佳,走,我们去泡个鸳鸯浴。”
夏想就只好咳咳几声,没有正面回答。凤美美虽然穿着大胆,外表娇媚,但其实只是她的外在表现,骨子里她还是一个保守并且纯真的人,夏想就不可能给她介绍说,其实洗浴中心不靠门票赚钱,是靠其他只可意会不会言传的项目赚钱。
宋德道的儿子宋钢在市南区分局刑警队工作,虽然才28岁,但已经是副队长了,就是因为宋德道有钱,送了上百万元为儿子买了一个副队长。瑶池正好在宋钢的管辖范围之内,市局一有行动,宋钢就会及时向张军通风报信,再加上张军一直就和宋德道关系不错,听到保安说宋德道被打得满脸是血,也是急得不行,从三楼的办公室一溜小跑来到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