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5章 得失之间

说着说着,宋朝度话题一转,突然说出一个让夏想震惊的消息:“省里的局势,年后可能会点变化。端台要调走,到西省任省长!”
“知人知面不知心,梦水瑶真有你说得那么好?我看未必。”小丫头不是十分赞成夏想的看法,“我看她太细心了,你也知道,越是细心的女孩,越有心眼,殊君没什么心机,别掉进她的温柔陷阱才好。”
夏想就十分理解曹殊君目前的困境,说道:“殊君现在正是谈恋爱的时候,虽然不能惯他大手大脚,但也要让他多少有点钱,男人有钱才有底气。”说着,又想起活泼爱笑的梦水瑶,不由好奇地问,“梦小瑶是殊君的几任女朋友了?我看小姑娘挺不错的,细心,活泼,又有知书达理的一面,比他以前的找的几个都好了不少。以前他的眼光真是差,找的女朋友都是看中了他市委书记公子的身份,都想坐享其成来了。”
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夏想就更不用操心了,他该打的电话打到,该送上了一份心意也送到,就打算安安稳稳地过一个好年,因为他知道,明年过年时,家里就会多添一个人口,肯定会过得十分吵闹。
宋一凡问曹殊黧算是问对了,因为曹殊黧最喜欢的卡通动物就是毛毛熊,她也象个孩子一样,拉着宋一凡的手笑个不停。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冯旭光送来的年货好象开了一个好头,他刚和曹殊黧说了几句话,就开始有人络绎不绝地上门送礼。
“外人是外人,自己人是自己人,你们的事情我都会忘在心上,跑不了。”夏想一是不爱端架子,二是就算官位再高,也需要在自己的亲信和团体,在自己人面前,没有必要说话藏三分,否则做人就太累了。
第一个是钟义平。
叶石生就更不用说了,他尽管是省委书记,但下马区人事问题是市委的权限之内,他不会直接将手伸到燕市,很容易引起陈风的反感,而且说到底一个副厅级的市辖区,还不值得他去费心。夏想还知道,为了躲开一些不必要的人情,叶石生已经决定到京城过年去了。
二人刚嬉闹片刻,就又听到有人敲门,夏想无奈,一边起身一边说道:“明年过年,一放假我们就出去旅游,看看谁还来送礼……”
与此同时,环城水系和下马区的各项招商工作也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经过一系列的招标和竞标,最后远景集团脱颖而出,成为环城水系的开http://m.hetushu.com发商。
受燕市市政府的邀请,夏想也部分参预了下马区的规划。
夏想哑然失笑,冯旭光怎么还搞这一套突然袭击,还来了一出强行送礼迅速走人的创意,真有他的。笑了笑,夏想就给冯旭光打了一个电话,笑骂了几句。
夏想一脸淡定地摆摆手:“好话不说两遍!”
毛绒绒的裤子、毛绒绒的上衣,还有毛绒绒的鞋,就差再抱着一个毛毛熊的玩具了,宋一凡的打扮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毛毛熊了。但真要夏想评价的话,宋一凡的毛毛熊的样子反倒可爱极了。
甚至连一些副处级干部,自知进不了常委会,也想弄一个副区长或是重要部门的一把手当当,总之,只要勉强够得上资格的人,无一不是心思大动,琢磨着该给哪个领导送送礼,送多少合适,等等,无不大伤脑筋。但再伤脑筋也得要去争去抢,机会太难得了,突然之间就多出无数副厅、处级和副处级的位置出来,放到从前,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毕竟省里和市里的位置有限,人太多,打破脑袋也抢不到一个。现在倒好,凭空就多出一个区的编制出来,这么大的一个蛋糕,当然要抢个头破血流!
几人一听立刻换了一副表情,人人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地说道:“夏想先生您好,我们是受人之托给您送年货来了。”
人生在世,孝顺父母为第一要事。所谓孝顺,就是顺从,夏想就接受了父母们的安排,开始着手准备置办年货。他懒得去采办东西,又不想让曹殊黧劳动,就指使曹殊君去购买。曹殊君得到了夏想零用钱的保证,和他的女朋友梦水瑶一起兴冲冲干活去了。
西省省长?夏想吃了一惊。
宋朝度站在宋一凡身后,笑而不语。
可惜,事情偏偏不遂夏想所愿,首先是父母为了重点保护曹殊黧,提出了不让他们回单城市,父母要来燕市过年。其实夏想明白,明是过年,实际上还是看望曹殊黧来了,再实际一点,是父母求孙心切,要看望未来的孙子或孙女。父母之命不得不从,夏想只好接受。
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会是谁?夏想就去开门,门打开,门口站着两三个不认识的大汉,个个都是一脸严峻,一见夏想就问:“请问,你是夏想先生吗?”
曹殊黧对夏想有做法大为不满,因为夏想一伸手就给了曹殊君5000元,而她交待要买的东西顶多3和图书000元,就是说曹殊君只用半天时间就赚到了2000元的差价。小丫头就怪夏想太惯曹殊君。
夏想的电话正合曹殊君之意,他就却之不恭将5000元全部笑纳了。夏想也没多说,身为姐夫,他对曹殊君的关心确实不够,也很少给他零用钱,就当过年时给他的压岁钱好了。
一拉开门却愣住了,门口站着一个大毛毛熊!
夏想还没有问清是怎么一回事,几个人已经十分利索地放下了东西,留下了一个卡片就走了。夏想一脸无奈,这礼送得,开始时吓人,结束时惊人,谁这么有创意?
关于下马区区委区政府的成立一事,市委决定,春节后再正式提出讨论。
利益面前,人人有份。必须要抢,不抢白不抢,抢上抢不上再说,但不抢,就永远没有机会。
盘点了一下冯旭光送来的年货,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有,赶紧给曹殊君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别再置办任何东西了,否则绝对吃不完会浪费掉。
“就是,我得提醒他一下,别让他步我的后尘。”夏想一本正经地说道。
最后李红江和孙现伟都心满意足地走了。
于是燕市乃至整个燕省,凡是有关系的相应级别的官员,都有了各种各样的不安分的想法。所有人都知道,燕市做出春节之后再讨论人事的决定,无疑是一着妙棋,就是要给大家留出来在春节时活动的时间。甚至有人恶意地猜想,好了,这个春节,又有不少人过得非常充实非常富实了,收礼也会收到手抽筋。
夏想知道宋朝度是向他传授为官之道了,就一一记在心上。
李红江立刻喜笑颜开:“我知道,我知道,不是怕领导平常忙,我的这点小事一转头就容易忘了不是。”
可以说下马区的招商引资的工作的开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捷。因为下马区还没有正式成立区委区政府,就暂时由副市长高海主持下马区的招商引资工作。
和许多官员千方百计准备送礼的想法不同,作为始作俑者的夏想,却一点也不忙乱……春节放假后,他只不过打了电话给陈风和胡增周,以及市委其他熟悉的人,先是拜年,然后说了一些轻松的话题,就提也没提下马区的重要人事问题。
孙现伟见夏想收了礼,就高兴了:“你收下我心里就踏实了,知道下一步就得好好为江山房产谋划了,当然,还有我的天安房产。”
宋一凡高兴了,一下跳进门来,冲曹殊和*图*书黧喊道:“嫂子,你也看看我象不象一个毛毛熊?”
12月中旬,叶石生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经过热烈的讨论之后,一致通过决议,批准燕市提交的关于兴建环水城和增设新区的提议,作为燕省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延伸,将燕市的两大项目作为燕省的重点项目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重点扶持!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1点了,得,一上午都没有消停,小丫头就笑夏想:“你才多大点官儿,就越有越有官腔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你……看我不收拾你!”小丫头作势欲打,夏想就忙拿出靠垫抵挡,“咚咚”,就听到了敲门声。
让夏想最感欣慰的是,他现在虽然和马万正之间的关系还是不冷不热,但和冯旭光之间的友情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说话,好象变戏法一样,几人一转身就从身后搬出了几个箱子,二话不说就送进了门。
钟义平的礼物是两瓶好酒好条好烟,还有两万元现金。夏想见他一脸局促的样子,笑道:“你以后再想着送我钱,就别进我的家门了。我扶你下去,是觉得你是一个能做实事的人。只要你用心做事,不用想着回报我什么,我看在眼里就会高兴。”
原来李红江不放心他当上二建总经理的事情,夏想就笑了:“不用急,许多事情要水到渠成才不显得突兀,我会抽空给宋省长打个招呼。”
夏想一愣,什么人这么气势?说话硬梆梆的,而且态度还十分生硬。尽管有些不悦,他还是点头说道:“我是,请问你们有何贵干?”
由此,正式拉开了燕市大步前进的序幕。
夏想就上下打量了宋一凡几眼,评头论足地说道:“还行,有创意,不过就是太另类了,对许多人来说,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宋一凡一见夏想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夏哥哥,快说我这身衣服好看不?爸爸非说太丑了,我觉得我和他有代沟,你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发表一下看法。”
送走了钟义平,李红江和孙现伟、萧伍三人一起现身。
得,夏想悲哀地想,今年的春节,肯定不会消停了。他还原本打算和小丫头飞一趟海南,故地重游一次,然后找个地方安静地呆上几天。当然,在他的如意算盘中,还要到京城呆两天,和儿子聚一聚,只可惜,两边父母的节外生枝让他的计划全部泡汤了。
钟义平尴尬地将钱收了回去,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是想不出和-图-书来怎么表达我的谢意,我也知道您不缺钱,也不是贪财的人……以后就看我的行动了。”
其次,原本已经说好在家只呆两天的曹永国夫妇,无意中听到了曹殊黧怀孕的事情——夏想和曹殊黧本来商量好先不告诉曹永国夫妇,打算年后再说,省得大家忙乱,结果小丫头在和王于芬通话时还是被人老成精的王于芬听了出来——他们也决定只回单城市一天,然后要在燕市的家中呆上三天。
卡片上写着几个字:“小小年货不成敬意……老贼。”
钟义平因为夏想的大力推荐,才到了安县任了常委、乡党委书记,可以说一步打开了真正的仕途大门,他对夏想的感激铭记在内,不敢稍忘,一放假就给夏想拜年兼送礼来了。
对于宋朝度的履历,夏想也了解一些,知道他曾经有过从科级到正处的破格提拔,在当时的环境下,国内确实有不少破格提拔的例子,也不算太突兀。
李红江也说:“领导别忘了我的事情,正好过年了,见了大领导们就说一说,我在二建年头也不短了,资历也够了,嘿嘿。”
宋朝度笑了一笑,又说:“破格提拔有时也并非好事,路还是一步一步走好。等你提了副厅之后,在厅级的位置上一定要好好锤炼几年,不要急于晋升到副省。厅级很关键,要培养出大局观,提高自身的理论水平,到了副省级,才会有了稳定的根基。”
三个人和夏想之间熟悉多了,也随意不少,都带了一些日常的礼物。李红江和孙现伟另有贵重礼物,美其名曰要送给未来的侄儿,夏想推辞不过,和他二人又不好太生硬地拒绝,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好在也不是特别昂贵的礼品,也不算破坏朋友之的友情。
2003年元旦过后,燕市市政府又确定了达才集团、远景集团、江山房产、齐氏集团、山水公司、吉成地产和天安房产等,作为第一批入驻新区的投资商,各自都确定了投资项目。
夏想不理她们两个人的闹腾,请宋朝度到了书房,先是说了一会儿下马区的事情。宋朝度也知道夏想的真实想法,也赞成他去下马区:“是该下去做些实事了,领导小组的工作以后也没有太大的创造性了,前期的困难都被你克服了。下马区是一个好机会,利用好的话,一届书记干下来,30岁升正厅没问题。”微一停顿,他又感慨万千地说道,“小夏,你的步子走得很扎实,比我当年强多了。我年轻和-图-书的时候有两次破格提拔的经历,但到了副省之后,又沉寂了两年多。一得一失,也是让我收获不小。”
不久,燕市请到京城以及国外的专家,针对下马区——燕市已经正式命令为新区为下马区,完全采用了夏想的提名——进行全方位的规划和设计,力求做到下马区成为综合功能完备,各项设施完善,居住生活和工作两全的最舒适的完美新区。
夏想吃惊的不是邢端台的升迁,而是西省省长的位置并不好做。现在还没有实行问责制,明年以后,将会在国内慢慢推行问责制。而西省是产煤大省,随后几年,矿难不断,接连有无数市长引咎辞职,在一次震惊全国的大型矿难之后,当时的西省省长也不得不引咎辞职,成为国内有史以来引咎辞职的最高官员之一。
夏想就一把把她拦腰抱住,将手放在她柔软的小腹之上,说道:“你不认识,里面的人认识就行。”
冯旭光的外号叫老贼!
李红江话里话外对夏想已经不和以前一样随便了,而且一口一个领导叫得亲热。
“好……你,你的意思是当初是我引诱你在先了?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试试?”小丫头宜喜宜嗔地冲夏想说道。
其实早在市里决定成立下马区的时候,许多人都闻风而动,打听下马区的编制和组成。燕市作为副省级城市,市辖区为副厅级编制。燕市和燕省最不缺少的就是大批的处级干部,突然之间就有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谁不心动?不心动就不是官场中人,就是傻子!无数人费尽心思四处打听内情,不但大批自认够了资格的处级干部四处走动,就连一些在原来位置上不太如意的副厅级干部,也动了心思,想要挪挪位置,也纷纷使出看家本领,求情托人,都想在下马区的区委区政府里面,谋得一官半职。
宋朝度分管省建委。
而且下马区成立之后,不但有燕市的政策倾斜,还有省里的资金扶持,基本上只要进入了下马区的常委会,就相当于捡了一份沉甸甸的政绩。简直就是天上丢馅饼的大好事,只要能进去,就能分到。
因为夏想知道,从他开始推动下马区成立的一刻起,他就在陈风和胡增周的眼中有了足够的分量,同时,也在叶石生的心目中挂上了钩。他也明白陈风和胡增周的为人,不是特别贪财的官员,原则性很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而且到他们现在的级别,重名声重前途重过敛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