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7章 欢年

更让他郁闷的是,叮嘱完曹殊黧,她二人又开始交待夏想一些注意事项,让夏想要尽到丈夫的责任,不要偷懒,要多爱护曹殊黧,说得夏想不厌其烦,只好不满地说道:“好了,好了,请你们放心,有些事情你们想不到,我都想到了。还有一点,现在曹殊黧是我的老婆,从法律上讲,我是她关系最近的人,所以如何尽心照顾她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份内之事,你们就不要操心了。”
因为下雪的原因,人与人之间的走动就少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上门送礼。有送给夏想的,有送给曹永国的,不是特别贵重又不好拒绝的,就只好收下。人在官场,即使你不需要,别人送也是一种情义,国人最讲究礼尚往来,将送礼人拒之门外,也不是为官之道。
齐亚南招呼完毕,知道是家人聚会他不便打扰,就告辞离去。他一走,夏天成不解地问:“老大,听刚才他的口气,怎么好象吃饭不花钱一样?你是不是吃人家的霸王餐来了?”
夏想最怕唠叨,忙不迭求饶:“行,你说了算,你安排就是了。以后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动不动就惊动家长,知道不?”
“这主意好,就这么说定了。”史老高兴了,又说,“我早年在乡下种田,就喜欢草屋和菜院子,可惜后院的地方太小了,而且地质不行,如果在森林公园有一片地方让我收拾,也是我老头子最大的乐趣了。”
夏想心想,5000元的威力不小,曹殊君现在是坚定地站在他的立场上了。
有点突然,没有心理准备,夏想就仔细打量了小丫头几眼,看她是有意捉弄他,还是真心实意想见见连若菡,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她的真实想法,只好模棱两可地说道:“你决定好了,不过……”转念一想,天降大雪,路滑难走,连若菡带着孩子太危险了,就又说,“雪大路滑,是不是太危险了?”
席间,王于芬和张兰都不停地叮嘱曹殊黧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两个人交待个没完,别说曹殊黧,夏想都听得头大了。
小丫头“哼”了一声:“哼,给你个面子而已,你还敢冲我凶?我告诉妈妈去,说你欺负我。”
连若菡若无其事地说道:“叫吴连夏,阿姨想抱就抱抱他,是他的福气。他不认生,皮得很。”说话间,还有意无意地看了夏想一眼……
没办法,一听说要有孙子或孙女了,夏想就hetushu.com发现他在父母眼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而且连若菡心中还有一丝小小的得意,因为她听说夏想的父母也在。
夏想倒没什么,就是担心曹殊黧有点落寞,还没有安慰她几句,曹殊黧就古怪地笑了,说道:“有一件好事我想告诉你,你想不想听?”
“殊黧是我的丫头,我比你更关心她。男人总是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办事都不牢靠。”王于芬对夏想轻描淡写的态度也是不满。
第二天,南有夏想父母和夏安、许宁,北有曹永国夫妇,都同时回到燕市。夏想和曹殊黧忙得不亦乐乎,安顿好了夏想父母之后,中午,大家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家宴。
“你让我说,我就真说了……”小丫头调皮地抱住了夏想的胳膊,偷偷向楼上看了一眼——父母在楼上午睡去了——随后又小声地说道,“我想请连姐姐来燕市过年,正好大家聚一聚,我好久没见过她了,特别想她。”
因为同为第一批试点城市的缘故,曹永国和王肖敏最近没少打交道,也熟悉了不少,和夏安之间也不再陌生,就饶有兴趣问起单城市下一步的现状和以后的发展思路。
夏天成这才放了心:“要吃人情饭可以,别吃霸王餐。”
晚上,在燕京大酒店三楼最高档的一个包间里,夏想、曹殊黧、连若菡和卫辛,还有夏天成和张兰,连同小家伙在内一共7个人,欢聚一堂。齐亚南听到夏想前来,亲自出来招呼,还恭敬地向夏天成和张兰问好,并且吩咐服务员,所有最好的菜各上一份,上最好的酒最好的茶,今天所有的客人里面,这里最优先供应。
一转眼家里又冷清了下来。
曹殊黧还没有说话,连若菡倒先开口说道:“夏想还用吃霸王餐?叔叔你就别操心他了,他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天天免费吃饭还是有人主动请的,就看他想不想吃了。”
曹殊黧伸手拦住:“妈,殊君比以前强多了,现在又懂事,又勤快,又不惹事,他长大了,你也别动不动就打他。还有,夏想对我挺好的,不管工作多忙,都很少在外面吃饭,我觉得他比爸爸还顾家。”
王于芬无奈地坐了回去:“都说女生外向,现在倒好,儿子也向着姐夫,我这个妈都不亲了。”
小家伙好象听懂了,嘴巴憋了半天,突然含混不清地喊了一句类似于“爸爸”的音www.hetushu.com节,顿时让连若菡惊呆了。
说完,小丫头眼中满是笑意,咬着嘴唇,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想。
夏安没说什么,许宁却是喜出望外。
连若菡好不容易才求得老爷子放行,她一是想念夏想,二是也想回莲居看看,毕竟莲居曾是她梦想之地,是她存放爱情的地方,三是也有点想念曹殊黧,想和她说说心里话。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成语文化宫现在已经完成了主体工程,占全部工程量的三分之一,预计今年6月份竣工,8月份可以正式对外开放。在秋天的旅游黄金期到来之前,可以全部接受市场的检验。至于其他项目,进展得也都算顺利,光汉复印机厂的合资,羽绒厂和棉四的合并,虽然有棉五的不满,和棉六工人闹事,但基本上都在正常的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下一步的打算是……”
一场大雪将莲居穿上了素装,池塘结了冰,一片洁白。远远望去,莲居就象一座中世纪的城堡一样,矗立在冰天雪地之中,颇有遗世而独立的味道。
众人都强忍着不笑。
饭后,夏想几人没停留多久,就告辞离去。
曹永国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呵呵……”高兴之意还是溢于言表。
夏安比以前沉稳多了,说话时总是要先停顿一下,先斟酌一下合适的词句。他想了一想,说道:“对了,王市长让我向曹伯伯带个好,他过年回老家了……单城市现在形势还不错,将台酒厂经过一系列的推广,产量翻了一番,现在订单不断,今年后三个月,单是燕省的销量就比去年全年面向全国的销量还要多。据乐观估计,明年一年,产值有望翻上三番,上半年就会达将台酒厂历史最高水平,下半年就会出现产能不足的情况,现在正在扩建厂房。”
夏想哭笑不得:“爸,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帮了他生意上的忙,他送我一辆车一套房子我都没要,吃他一顿饭,他心里才踏实。”
夏天成也是一脸憨笑,假装没听见。
饭后,曹殊黧带领女人们去逛街,曹殊君去找女朋友,剩下夏想、曹永国和夏安三人说话,夏天成年纪大了,不耐困,就去午睡了。
小丫头伸手弹了夏想一个脑奔,埋怨地说道:“还算你有心,知道关心人。不过高速路早就畅通了,从京城过来又不远,没事的。不过也真是巧,记得m.hetushu•com上一次你去京城,也是雪大路滑。现在过年又是雪大路滑,你说,今年怎么这么多雪?”
小丫头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知道了,夏想同学。”
吴连夏坐了一路车,一点也不累,他精力充沛,一到莲居就兴奋得不行,咿哑着非要到外面玩。连若菡抱他到外面,他不会说话,想去哪里就用手一指,将连若菡指挥得团团转。不一会儿就围绕莲居转了一圈,小家伙还意犹未尽,还想玩,连若菡有点累了,无奈地骂道:“你和你爸一样,你是小冤家,他是大冤家,加在一起是一对害人的冤家。”
几天时间,礼物就摆满了客厅和厨房,让许宁羡慕不已。
夏安“哼”了一声:“不是他们自己到处吹有一个市长秘书女婿,别人谁会主动求他们?”
曹殊黧将他们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暗暗地一笑。夏安担任了市长秘书之后,也成熟了不少,而且说话间官威流露出来,在气势上也压住了许宁。
夏安愤愤不平地说道:“你不说说你爸你妈有多势力,还来说我?他们一见我的面就让我给这个亲威安排工作,给那个亲戚介绍工程,别说我只是市长秘书,就是我是市长,也填不满他们胃口。我躲他们来不及,还和他们搞好关系?你是不是想你的老公没有了前途?”
到了莲居安顿下来以后,由卫辛带领保姆等人收拾干净。莲居一直有人照管,里面的家具还是和她走前一模一样的摆放,让连若菡不免触景生情。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许宁悄悄捅了夏安一下,小声说道:“瞧瞧哥哥和老丈人、丈母娘的关系多好,你就不能向他好好学学?”
按照夏想的预期,将台酒厂明年上半年就会出现产能不足的问题,因为广告效应要深入人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尤甚是春节期间不间断的广告,将会将将台酒再推上一个高峰。
夏想没话说了,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今天晚上吃什么饭?”
“今天晚上要给连姐姐接风,吃什么,她说了算!”
“咳咳……”曹永国尴尬地笑了笑,当着亲家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
夏想吃了一惊:“你们都已经说好了?那还装腔作势地征求我的意见!”
曹永国被女儿拿来对比,就不满地瞪了曹殊黧一眼:“嫁了人了就嫌爸爸不好了,你说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夏想可不稀罕这些东西,曹永国也是见多了,也http://www.hetushu.com不会带到宝市去,他就将礼物大部分送给了父母和夏安,让他们带回家去,反正放着也是浪费。
一句话立刻让许宁老实了,她嘟囔了一句:“他们不是眼皮子浅,没见过什么世面吗?你不理他们就是了,还是自己的前程要紧。再说也是他们抹不开亲戚们的面子……”
夏安镇静自若地说了十几分钟,中间没有什么停顿,表情也比夏想想象中坦然,夏想就暗暗赞许,夏安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可以说是正式进入了官场的门槛,他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官员的基本素质。现在夏安已经是正科了,相信在王肖敏顺利接任市委书记之后,他就能跨进副处级干部的行列。
她呆呆看了儿子半天,脸上的笑容既是幸福又是满足,过了一会儿,眼中隐隐现出泪花,将儿子紧紧贴在脸前,喃喃说道:“还真是一个臭小子,爸爸看你的时间那么少,你第一句话居然是叫出了爸爸,叫他听见,还不得幸福得找不到北!哼,就不告诉他,不能让他太得意了。”
说完将台酒厂,夏安看了夏想一眼,笑了一笑:“不管是王市长,还是将台酒厂的全体职工,都说我哥是他们的大功臣。今年将台酒厂所有职工过年时,不但都多发一个月的工资,还都发了不少奖金,是过年十来年没有过的事情,将台酒厂现在一片欢腾……”
许宁只好认输:“好了,好了,我以后说说他们就是了。”
李丁山和史洁都十分感激地冲夏想点了点头,他们也早有感觉,觉察到了史老的情绪一直不高,也想过办法想让史老高兴起来,但都不起效果。没想到夏想几句话就引起了史老莫大的兴趣,他二人都对夏想心生感激。
其实在小丫头和夏想说话的功夫,连若菡母子连同卫辛已经下了高速,正在赶往莲居的途中。
曹永国也不太担心,笑呵呵地说道:“局势时刻在变化,到时说不定又有了其他的变故,现在操心也没用,也许我调到别的省也没准。”
人老了,都喜欢热闹。有夏想几人前来吃饭,又有宋一凡和曹殊黧说个不停,史老笑容就一直挂在脸上,也开心地说了不少话。
王于芬气极,扬手要打曹殊君:“有儿子这样和妈妈说话得没有?少家没教的,看我不打你。”
“你从小就粗心大意,我不说,你哪里知道照顾人?”张兰首先表示了反对意见。
从一见到连若菡时,张兰就盯着hetushu.com吴连夏不放,不过是人家的儿子,她总不好意思开口相问。现在找到了机会,一听连若菡还和以前一样叫他们叔叔和阿姨,心里就踏实了,就问:“是男孩吧?叫什么名字?长得真俊。我就喜欢男孩,让我看看,行不行?”
“还有几天假期,就爸妈和我们两个人多无聊,我想热闹热闹,就想了一个好办法,你同不同意?”她继续笑眯眯问夏想,只不过小丫头的笑容既神秘又古怪,让夏想看了心中没底,又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随后曹永国又就他关心的下马区的问题,和夏想了谈了不少他的看法。说完下马区的事情之后,曹永国又提到了宝市的局势:“任庆之年后差不多要退了,年龄到了,绪峰想要接任市长的话,资历不够。虽然他做出了不少成绩,但他到宝市的时间过短,在副厅的位置才干了一年,现在就升到正厅,难以服众,估计还要缓上一缓。不过也不用急,估计我再有两年也能调走,到时他就可以顺利当上市长了。”
曹永国下一步就涉及到是平调到另外一个市担任书记,还是调到省里升到副省级,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夏想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曹永国的升迁,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影响力之外。
宋一凡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象个快乐的开心鸟。而李刚挤在李丁山和史洁中间,眼巴巴地看着宋一凡,一脸羡慕,却又不敢再主动凑上前去。
一连几天和家人在一起,不是聊天就是赏雪,团团圆圆过了一个好年,夏想也是心情不错。初三,曹永国返回宝市,夏安、许宁先返回单城市,夏想父母过几天再回去,打算再多住几天。夏想知道,他们还是放心不下曹殊黧。
夏想也笑:“说不定爸爸可以调到京城的部委任职,过上几年再出来,就是封疆大吏了。”
随后几天,夏想不是陪曹永国四处拜年,就是陪父母游玩。曹殊黧也陪着许宁逛商场、购物,玩得很开心。除夕夜,少见地又下了一夜的大雪,大家都很高兴,说是瑞雪兆丰年,明年一定有好光景。
只有曹殊君一脸正气地站了出来,气呼呼地说道:“妈,我发现你就是小心眼,就爱胡乱发表言论。姐夫是好人,你不要黑他。他对姐姐,对我,都好得很。哼,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和爸爸去宝市享福去了,家里什么事情不是姐夫照顾,你又操过什么心管过什么事?现在来装什么好人,姐姐也不会领你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