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8章 辞旧迎新

夏想从张质宾脸上的笑容中看出了什么,也抱之一笑,说道:“张秘书辛苦了,上次和范铮聊天说起你,范铮说,你就象他的老大哥一样亲切。”
夏想有一手,确实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张质宾对夏想得出的结论是,不能为友就敬而远之,千万不可与他为敌。崔向几次想要置他于死地而不可得,还让他接连扳倒了古人杰和朱纪元,由此可见,不能和他为友的话,敬而远之才是上策。
夏想也能理解古玉的心思,她在燕市举目无亲,有点将自己当成亲人的意思。自己一走,她肯定觉得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意思。
“才不,你做事情的时候没有给我心理准备,我得还回来。”小丫头嘴上倔,其实已经妥协了。
当然,去商务部的工作一段时间也是一笔难得的财富,也可以为他加不少政治分。至少,在对外的履历上,就可以多写上一笔在商务部的资历。还有一点让他也非常想在京城呆上三个月到半年时间的是,他正好可以借此时机尽快完成学业,如果可能,或许可以让邹老多少高抬贵手,让他在担任新职务之时,就锦上添花地给他颁发了毕业证书。
夏想和儿子对视一眼,父子二人都傻呵呵地笑了。
连若菡只是随口说道:“孩子他爸爸不和我们在一起了,不提他了……阿姨要是觉得孩子不错,就当成自己的孙子好了。”
夏想见范睿恒猜到了他的来意,也就开门见山地说道:“是,我就是来向范省长汇报一下前去商务部的事情,以及我走之后,领导小组的工作安排。”
“你有什么好难堪的,还好意思说,哼!”小丫头悄声说道,眨眼间就红了眼圈,“要难堪要丢丑的人也是我,你只会夸口,只会炫耀才是。我还不是为了让爸妈高兴高兴,一片好心,怎么又落了你的不是?我……我何苦来着!”
古玉赌气地说:“就是,你去哪里我跟到哪里!”
几句话过后,张质宾高兴地为夏想敲响了范睿恒办公室的门。
吴连夏还是跟夏想关系最近,紧紧用双手搂住夏想的脖子,啊啊地高兴起来,还在夏何想怀里跳了几跳,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
曹殊黧似乎觉得夏想不够尴尬一样,笑着说道:“既然孩子爸爸没福气有这么好的儿子,小家伙又和夏想这么亲,不如就让我当干妈,认夏想当干爸好了,你说呢,连姐姐?”
有如此多的便利之处,夏想自然要努力促成商务部之行了。而且他也想乘机和易向师增进了解,易向师不管是为人还是为官之道,都有不少值得他学习的地方。还有,京城卧虎藏龙之地,不管是和吴才江,还是和付家,能够多走动走动,没有坏处。
春节过后,已经是2月中旬了,不出夏想所料,上班没几天,外经贸部的商调函再次发到了燕省省委。
范睿恒对夏想前往京城没什么看法,但对夏想回m.hetushu•com来之后有望到下马区去主持工作,并不是十分赞成。出于他个人的角度考虑,有夏想在省委,他和叶石生之间的关系就能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他担心的是夏想离开之后,他和叶石生之间没有了缓冲和纽带,一旦在重大问题上有了分岐,没有一个中间人从中调和,有可能会造成对立的局面。
夏想被二人一问一答逼得没有退路了,再说其实小丫头也是用心良苦,为以后埋下伏笔,就算以后吴连夏长大以后,叫惯了他爸爸也不要紧,因为当着父母的面认了干爸,省得以后再向他们解释。
“只不过是借调一段时间,也算还易部长一个人情。毕竟我刚调来省委的时候,易部长发来两次商调函我都没有去,总要给他一个交待才行。还有一点,外经贸部要合并成商务部,我正好过去帮一段时间忙。”
夏想凡事都喜欢想得长远一些,未雨绸缪。
梅晓琳换了手机,没有告诉他。有两次夏想打到她的单位,却说她不在。夏想就心里闷闷的,也不知道梅晓琳为什么要躲着他。
夏想就不满地小声对曹殊黧说道:“我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难堪?”
夏想也没有刻意隐瞒,将他的想法中重要的部分简单对梅升平一说,梅升平也表示赞成:“也好,去呆一段时间也算多了一段经历,虽然有些仓促,但总比没有强。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欣赏你的手法,小夏,你做事情不但稳妥,而且想得还十分长远,有时候事情过后一想你当时的做法,才发现真的很高明。你,确实是一个人才。”
一旦到了副厅级的序列,再向上走,就开始需要借助更多的力量了。从长远看,只要想升到副省就必须中央有人。
更让夏想感觉到浑身不自在的是,老妈抱着吴连夏喜欢得不行,不停地夸他长得俊,长大了肯定一表人才,还一不小心多嘴,问连若菡孩子的爸爸……夏想的心就不争气地跳个不停,心想今天看来是宴无好宴了,果然被小丫头联手连若菡把他给耍了。
连若菡和曹殊黧对视一眼,会心地笑了。
吴连夏也好象听懂了一样,伸出小手去摸夏想的嘴,嘴里还“啊啊”地叫个不停。
宋朝度也没有必要单独汇报了,过年的时候已经交待清楚了。对叶石生也是年前就提前说明了去商务部的事情,只有和范睿恒近来交流不多,夏想就给张质宾打了一个电话,问范省长有没有空,他想过去汇报工作。
夏想服了她,说哭就哭,说笑就笑,让他都适应不了,笑道:“好,好,我以后加倍对你好,行不行?不过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得先和我商量商量,让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不是?”
一句话说得张兰狐疑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急忙拿曹殊黧当挡箭牌:“黧丫头,你说我们的儿子出生后,叫什么名和-图-书字好?”
政治上的事情,就是要真真假假,让别人摸不清底细才好。
之所以要有三个月和半年时间的缓冲期,其实还是各方势力有一个较量和妥协的过程。再说成立新区毕竟是大事,马虎不得,时间长一些,才能显示出省市两级政府的重视程度,官场上的事情,就是讲究一个过程。
“委屈我已经受得够多了,自己承受就是了,又没有怪你,又没有怪连姐姐,自己想办法找回平衡就是了,你倒好,还怨我了,还讲不讲道理?”小丫头又笑了,眼泪没流下来,又收了回去。
夏想不觉好笑:“你年纪不小了,别总跟个小孩子一样的脾气。”
等夏想一敲门,张质宾就热情地迎了出来,一脸笑容地说道:“夏想同志来了,范省长正在等你,请进。”
范睿恒的赞成,预示着在省委里面,不会再有更大的阻力了。也就是说,省委放行已经不成问题了,唯一的问题,就是市委里面的常委会的上变数了。
夏想就顺水推舟,笑道:“平空多了一个这么好的干儿子,我高兴还来不及,行,如果他妈妈不反对,我就认下这个干儿子了。来,儿子,叫干爸,嗯,不如直接叫爸爸好了……”
夏想只觉得后背发凉,再看小丫头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她们联合在一起捉弄他?有可能!看她们一见面一点也不生疏的样子,相反,好象还有点同仇敌忾的意味,二人还拉着手有说有笑说了半天,就让夏想心中嘀咕,女人太厉害了,怎么她们见面好象没事儿人一样?
正沉思时,突然电话响了,一看来号码是组织部的电话,夏想就知道,肯定是梅升平来电。
夏想的如意算盘还包括连若菡母子在内,在京城,正好可以多陪陪她们母子。私心里,他也有多陪陪肖佳的打算。肖佳也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人,而且在下一步下马区的宏图之中,肖佳的雄厚资金,也终于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
只不过从夏想个人前途的角度考虑,为下马区的将来考虑,夏想又确定是主持工作的最佳人选,范睿恒尽管不太乐意,也因为和夏想之间良好的私人关系,以及夏想和范铮之间的莫逆之交,他也不会出面阻拦。
因为吴连夏的原因,夏天成夫妇本来想初五回家,实在太喜欢小家伙了,就又多住了一天才回。初七,夏想陪了连若菡和儿子一天。经过几天的相处,小家伙越来越喜欢夏想了,只要夏想在,他就总跟夏想粘在一起,让连若菡也有点嫉妒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太好了。
消息传到领导小组,众人都纷纷不解夏想为什么要去外经贸部呆一段时间,不止彭梦帆和安逸兴不理解,连方格和古玉也不清楚夏想基于什么考虑,非要离开现在已经轻车熟路的领导小组,非要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工作。
张质宾也聪明http://m•hetushu.com地意识到夏想之所以深受范省长的器重,一是因为夏想和范铮之间关系莫逆,二是夏想是范省长和叶书记之间的缓冲,是联系书记和省长之间的桥梁。正是因为夏想的关键存在,才让燕省的书记和省长,前所未有的立场一致,并且矛盾和冲突降到了最低。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要是是女儿,你是不是就不喜欢了?”小丫头不领情,故意挤兑夏想。
软刀子杀人最有效,夏想就拿她没有办法了,忙劝慰说道:“我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我不想让爸妈看出什么来,不也是怕你觉得委屈吗?你得理解我的心意,我也是一片好心好意。”
夏想也明白,范睿恒的表态已经表明了支持的态度。他来之前还心中忐忑,担心范睿恒会提出让他继续留在省委的建议,不想范睿恒还是从大局出发,对他的下一步也点头表示了同意,算是让他了结最后一桩心事。
“哈哈……”梅升平开怀大笑,“你也别夸我,有一天你能到我的位置,肯定会做得比我还好。行了,不说了,还要开会。等你什么时候去了京城,我们有机会在京城再聚。”
古玉气呼呼地走了:“我和爷爷说去,让他替我安排。”
连若菡满意地笑了,赏了夏想一个吻。
果然是梅升平听到了夏想要前往商务部的消息,特意打来电话问问详细情况。
虽然邹老很有原则,但为了照顾他这个特殊的学生,也应该适当地宽松对待一二。
卫辛看了夏想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
与第一次商调函引起激烈的反应不同的是,先是崔向看后直接批复:“拟同意,报请叶书记过目。”
古玉不满地噘起了嘴巴:“我告诉爷爷去,让他把我也调回京城算了。你不在燕省,我还在领导小组做什么?”
夏想不满地瞪了卫辛一眼:“别捣乱,去招呼上菜。”
临走时,她对夏想说:“你现在满意了?至少已经表面上过了你爸妈的关。你现在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有我的大度,又有黧丫头的温柔,你怎么那么好命?要是黧丫头再给你生一个儿子,你就得得意死了。不过有一点,不管你再有一个儿子还是女儿,一定不能有偏有向,一定要记得我的好,是我给你生了第一个儿子!”
由此,就定下了夏想半个月后进京的命运。
夏想的心就又碎了,也不顾众人在场,伸手抱过吴连夏,说道:“来,让……叔叔抱抱!”顺口之下,差点说成让爸爸抱抱。
吴连夏被人抱了一圈,最后又回到连若菡的怀抱。他好象意犹未尽,小脑袋转来转去,最后眼睛落在夏想身上,愣愣地看了夏想一会儿,忽然咯咯地笑了,主动冲夏想伸出了一双肥肥的小手。
尤甚是古玉,对夏想的做法表示强烈的不满:“领导,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去了外经贸部?”随即又意识到她的和图书问话有些不妥,就又支吾了一下,又说,“我是说,我本来还想在领导身边要多学一些东西,没想到好好的,非要去京城做什么!”
梅升平说挂就挂断了电话,夏想本来还想问一问梅晓琳的近况,也没有来得及张口。
卫辛莞尔一笑,款款地走了。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了一会儿事情,夏想将去京城之后的事情统一做了一个安排。其实他也知道,去成立后的商务部帮忙统属借口,真正的目的还是在下马区的主要党政领导的人选激烈竞争之际,抽身而出,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态度。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再直接从商务部到下马区上任,会给人一个京城空降的错觉。
换了别的处级干部打来电话说要给省长汇报工作,张质宾别说会替他传达,不批评几句就不错了,省长日理万机,哪里会和一个处长谈论什么工作大事?但夏想电话打来,张质宾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刻向范睿恒请示。果然如张质宾所想一样,范省长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让夏想现在就过来。
夏天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吴连夏,忽然有口无心地说了一句:“这孩子的眉目长得和老大还真有点像,叫你奶奶正好,来,让爷爷也抱抱!”
夏天成和张兰对视一眼,都十分开心地笑了。
一转眼,夏想离开燕省的日子到了,明天虽然触手可及,但也有不可预知的变数……
同时,因为他人在京城的原因,对于燕市的风风雨雨也可以做到置身事外,可以减少别人关注的目光。否则因为一个人选的问题被人攻击或是放到火上烤,也不是一件好事。反正夏想有理由相信,不管他人在不在燕市,下马区的区委书记一职,早就在陈风和胡增周心目中有了人选,别人再争,只能争别的职位。
夏想就一脸深沉地说道:“茕茕白兔,东走西顾。人不如新,人不如故!”
夏想一点头:“我一定转告他。”
书记和省长对峙的话,获利的就是一些中间派的力量,尤甚是崔向等人,肯定又会有所异动。
“别胡闹了。”夏想笑了,他也知道古玉对领导小组的工作并不是十分在意,也对官场并无太大的兴趣,不过眼下她的工作也上了手,做得还算不错,轻易放弃也太可惜了,“我最晚半年,最多三个月,还会回燕市。你调回京城,难道等我回燕市时,你再跟着回来?”
根据夏想的推测,大概会在三个月到半年之内,下马区的书记和区长,以及其他常委、政府班子的组成,等等,都会落下帷幕。最晚下半年,下马区区委和区政府就会正式走马上任。现阶段,燕市还是要由高海代管下马区的一应事宜,主要还是以规划和招商引资为主,还有征地、前期工程等一系列的问题,别的不说,至少要等区委区政府的大楼盖好,才好正式入驻办公。
连若菡故意挑衅似地看了夏想一眼,又说:“还是和图书让他叫您奶奶好听……”
夏想也不好多解释什么,他也知道古玉是有意留在他的身边,想借产业结构调整之际,多跟他学一些官场和商场之道。另外,也许还有老古的别样心思就不得而知了。
叶石生看后,毫不犹豫地在上面批示:“同意!”
张质宾听到了夏想的言外之意,会心地一笑:“范铮没到京城求学之前,我和他倒是常见面,现在和他也接触少了。既然他当我是老大哥,意思就是让我请他吃饭了?呵呵。”
难得梅升平如此夸他,夏想就忙谦虚地说道:“梅部长太过奖了,其实和您比起来,我还差得太多,还远远做不到您的从容和淡泊。”
夏想重点就领导小组的工作重点和安排向范睿恒做了汇报。
综合考虑下来,出于对夏想的爱护,范睿恒郑重其事地表了态:“去商务部也算是一件好事,同时在京城的时间里,也可以尽快地完成学业,如果能在下半年前拿到文凭,对你下一步的位置变动非常有利。”
张兰喜不自禁:“好,好,来,让姥姥好好抱抱。”
范睿恒见夏想进来,放下手中的文件,点了点头:“坐,小夏,是不是要说去京城的事情?”
初八正式上班,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连若菡本想住到正月十五再走,但老爷子想念吴连夏心切,连连催促,无奈,连若菡初十就返回京城。
夏想都感觉头上渗出了汗珠,忙招呼服务员上菜,借以掩饰内心的紧张和不安。卫辛看出了夏想的窘迫,小声对他说道:“怪事,为什么不敢面对现实?喂,其实也没有什么了,就算老人家知道了实情,也只会高兴。”
张兰经夏天成一说,也仔细打量了吴连夏几眼,越看越觉得像夏想,不由笑了:“还真是和我有缘,真象我家老大,越看越象,简直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就是比他白一点,眉眼更细致……来,宝贝,让爷爷也抱抱你。”
张质宾身为范睿恒身边最近的人,可是亲眼目睹了夏想和范省长迅速走近的过程。说实话,他甚至对夏想还有一丝嫉妒。一开始范省长不过是抱着试探的态度,看夏想如何选择。没想到夏想充分利用严小时和范铮的关系,非常轻巧地就冲破了范睿恒不轻易相信人的防线,和范睿恒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连若菡眉开眼笑:“认你当干妈没问题,认他当干爸不太好吧?哪里主动当人家儿子的道理,得他主动提出来才行。”
但有了陈风、胡增周和方进江的点头,夏想并不是十分担心燕市会出现意外的变故,付先锋再强势,也强不过陈风和胡增周的联手。他有理由相信,燕市的局势,也会按照他的猜想的步伐前进。
吴连夏也不简单,一点也不认生,瞪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每一个抱他的人,还“啊啊”地想说什么,伸出小手,还去摸夏天成的胡子,把夏天成乐得哈哈直笑,疼爱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