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2章 方方面面的收获

夏想的一番分析一经说出,不止古玉口服心服,连老古也是连连赞叹,对夏想的条理清楚的思路赞不绝口。
夏想也点头:“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你经过和别的男人的对比得出的结论,相比之下,我还是一个让人放心舒心安心的男人,是不是?”
古玉见夏想自夸起来,不由掩嘴一笑,乐道:“你也不问问我是怎么得出的你好色而不淫的结论?”
夏想就受了点惊吓,忙岔开话题:“古玉有没有想过也要到下马区工作?”
“怎么了?”夏想关切地问道,“遇到坏男人了?”
夏想对李沁的办事效率颇感欣慰,认为在以后的一次正面碰撞的大战之中,李沁应该有独挡一面的能力,在肖佳不方便出面的场合,就由她出面迎战也可以。
03年,正是宝来汽车风行一时的时机。宝来之后,一汽大众在引进最新车型上后继无力,当然,也和德车大众要保持技术领先优势的战略不无关系。为了响应民众的呼声,一汽大众将捷达拉拉皮,整整容,然后命名为新捷达推向市场,美其名曰自主开发。
她又给老古端了一杯茶,笑嘻嘻地说道:“爷爷,你也知道了我的审美标准了,以后再介绍对象给我,比夏想档次低了就不见了,省得害我心情不好。我喜欢的男人要侃侃而谈,但不信口开河。要口若悬河,但不天马行空。要有见地,有见识,但又不故意卖弄。要有商业策略,但又不是假大空。要有欣赏女人的目光,但又不下流……”
晚饭也留了下来,不过到了外面吃,没让古玉再动手。古玉也察觉到了夏想对她的手艺不太满意,就有点闷闷不乐,噘着嘴不理夏想。夏想就拿出了哥哥的气量,哄了哄她,结果两句话之后古玉就又高兴了起来。
“有。”夏想又倒了一杯茶给老古,“下马河开通之后,将会在两岸修建不少别墅和住宅,我还打算在河岸修建一座水景公园,仿效森林公园的模式,再借助傍水的优势……想想看,如果修建一座前有绿水,后有绿树的宅院,依水而居,建好之后,想请您住上一段时间,怎么样?”
老古却心事重重地说道:“古玉有时简单,有时复杂,让我也琢磨不透,所以我才担心她……好了,不说她了,说说你下一步的打算,主持下马区工作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没有?”
下午没事,夏想就又陪老古下棋,下了几盘棋后,又陪和*图*书他散步,说了不少闲话。夏想也是难得地享受一下清闲时光。
因为几十年来,国人还是无比信赖国外品牌,认为国有品牌就是低端、质量差的代名词,没有品牌的认同感。只有慢慢地建立起了市场,有了口碑和信誉,才是推出中档汽车的最佳时机。
商务部的工作基本上进入了尾声,经过一段时间的喧闹,整合之后的商务部也步入了正常的状态,开始了人人各伺其职的忙碌状态,此时,夏想可有可无的工作就比较显眼了,与此同时,燕市的下马区的各项准备工作也已经就绪,夏想就知道,他离开京城的时候到了。
和一汽大众的不思进取相比,上海大众的嘴脸也是一样地愚弄国人。
老古不满地摆摆手:“世界上只有一个夏想,你照着他的样子找对象,永远也找不到。”
程曦学状态还不错,可以看出心情挺好,一见夏想,他非常主动并且热情地打了招呼:“夏想来了,好久不见,听说你现在在商务部帮忙?不错,是个学习的好地方。”
虽然说南北大众对中国的汽车工业有一定的奠基作用,但他们的老大思想和固有的弊端也不容忽视。正是因为南北两大众的不思进取,国内的汽车市场随后进入了战国混乱时代。许多民营的国产汽车迅速崛起,瓜分了南北大众不少的市场份额,奇瑞是其中之一,吉利是其中之一,万里汽车厂也是其中之一。
古玉先是缠着夏想,让夏想为她分析了一下万里汽车厂下一步的市场的前景,两个人说了半天,最后古玉还是被夏想说服,不再大力开发国产中档桥车。
程曦学也说对了,夏想在商务部的日子里,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不管是整合时的乱中有序,还是商务部浓郁的学术氛围,都让他受益匪浅。当然,他更大的收获是和肖佳商议布局,奠定了下一步的基调。和老古亲密接触,关系更胜以前。和连若菡母子时常相聚,享受了天伦之乐,除此之外,还有一笔巨大的财富就是,跟着邹老系统地学习了不少理论知识。
夏想今天算是领教了古玉刁蛮的一面,不由笑道:“今天你处处和我作对,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古玉却俏皮地看了夏想一眼说道:“不急,反正我还年轻,慢慢找。我又不需要男人养活,有一个爷爷,再有一个夏哥哥,以后有没有男朋友也无所谓了。”
李沁今年29和图书岁,从美国留学后回到京城,加盟了肖佳的公司之后,以出色的才能和敏锐的眼光,迅速得到了肖佳的重用。李沁性格直爽,办事利索,夏想也见过她,对她的言谈举止也是非常满意。对肖佳的眼光也是深表赞同。
其实说他好色而不淫也没有什么,关键是古玉当着老古的面的说了出来,刚刚老古还将古玉托付给他,让他当妹妹一样照顾。古玉一说,夏想感觉他身为哥哥的形象受到了损害,就冲老古自嘲地一笑:“男人在年轻的时候,都爱看美女,我是凡人,也不能例外,但请您放心,我会将古玉当成亲妹妹一样爱护……”
老古也在一旁笑道:“就是,说说看。”
古玉一走,夏想呵呵地笑了:“没想到古玉也会做饭?我一直以为她特别单纯特别简单,原来也有复杂的一面。”
这话就说得太明显了,夏想就不免尴尬地笑了笑:“老古,您一定是误解我了,我不好色。”
古玉想要让万里汽车厂投产中档家用桥车也是一个思路,但夏想清楚的是,现阶段国人对国有品牌的汽车认知度不够,甚至认为还不如韩国汽车。
古玉又得意地笑了:“我告诉他,他的公司总资产才几千万,我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取得控股权,他当时就吓呆了。”
古玉莫名地脸一红,不快地说了一句:“什么亲妹妹干妹妹,越妹妹越暧昧,就是简简单单的朋友关系,多好,你真虚伪!”
不料古玉说了一句话,让夏想心惊肉跳了半天:“谁说女人非要嫁人才行,我就一个人过,怎么了?梅姐姐一个人过得也挺好,再自己养一个孩子的话,也能过一辈子。”
再后来推出的新宝来也是一样的伎俩。
“再温柔的女人,也有不温柔的时候。何况女人的温柔因人而宜……”说了一半话,古玉又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惊叫一声,“我还在炖肉,该加调料了,你们先聊。”
夏想长出一口气,算是放了心:“我欣赏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美女。美女就是上天精心制作的送给男人的礼物,如果无人欣赏,也是暴殄天物,是不是?”
敲响邹老的房门,推门进去,夏想顿时惊呆了,因为他没有想到的是,和邹老亲热交谈的人,竟然是程曦学!
古玉才不理夏想的窘迫,而是笑容可掬地扬起纤纤玉手,如行云流水一般倒满两杯茶,分别给了老古和他一杯,才又说道:“所谓好色而不淫,就和_图_书是喜欢欣赏女人的美,只是带着品鉴的眼光欣赏,而不会动邪念,更不会动手动脚,就是好色而不淫的境界。”
奇瑞汽车新兴的时候,也被人戏称为“奇瑞奇瑞,修车排队!”,但正是被人轻视的奇瑞,逐渐占据了国内汽车市场的份额的百分之四左右,几年时间也销售了200多万辆汽车。
古玉没有说话,不说去,也不说不去,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夏想大汗,忙问:“污人清白!……什么叫好色而不淫?”
就不说一个桑塔纳就撷取了多少国人的血汗钱,在当年,一辆普桑可以卖到二三十万——90年代的二三万是什么概念?相信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心里清楚!
老古想了一想,明白了过来,笑了:“她昨天晚上去相亲了,回来后就不高兴了半天。”
“别自卖自夸了,我告诉你实话,你可听好了……”古玉古怪地笑了,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自己先笑了一会儿,才说,“刚认识你时我就发现你的目光总落在我胸前,我当时就想,见过色狼,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色狼。后来才发现,你的目光十分清澈,一般来说有清澈的目光的人,心思都不坏,就暗中留意了一下,才发现你是在观察我胸前的玉器。再后来跟你一起出差,发现你看女人的目光虽然也和别的男人一样,都喜欢落在胸前、屁股和大腿上面,但目光中显然没有邪淫的意味,相反,还是一种淡淡的品味的眼神,于是我就得出了结论——好色而不淫!”
但奇瑞一开始走的也是低端路线,先以质优价廉的产品打开市场,树立口碑之后,再慢慢推出中高档桥车,否则冒然就推出中档以上桥车,是死路一条。
李沁到了燕市之后,不出一周选好了办公地点,半个月之后,公司已经注册成立,并且招聘了第一批员工。一个月后,分公司一切步入正轨,开始了正常运营。
古玉噘起小嘴:“也不能说就是坏男人,但也绝对不能算是好男人。一见面就叫我小妹妹,还自称哥怎么着怎么着的,听得特别扭,特寒碜人。他的目光在我身上乱扫,和你的目光之中透露的清澈完全不一样的是,他的目光浑浊、污浊,还有审视、比较的意味,一看就经历过不少女人。我坐了三分钟就要走,他还想拉住我,被我一句话吓了回去……”
老古拿古玉没法,只好瞪了古玉一眼:“女孩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和-图-书
老古点头说道:“我也正有此意,让她到区委里面当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也可以,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在基层历练一下,也是好事。”
想起最近一段时间完成作业的情况,他心中虽然信心十足,但因为邹老在学业上不留情面,夏想还是有点担心邹老不向他发放毕业证书。驱车来到农科院看望邹老时,夏想还特意拎了两瓶最新出厂的特级将台酒。
和一汽大众不管如何东拼西凑或是整容拉皮不同的是,上海大众不但有一流的整容和美容的本领,不但敢换壳之后将旧车重新上市,还敢为了迎合市场,直接破坏原车的安全设计。比如帕萨特成功之后,上海大众就又推出了整容并且拉长之后的领驭,整容倒不要紧,关键是直接将原车的底盘拉长了几公分,美其名曰增加后座宽度,为领导着想。只是不知道坐在后座的领导是不是清楚,将原厂的底盘直接拉长,完全破坏了应有的安全系数,安全性将会大幅降低。
但改汤不换药的是,桑塔纳系列从一开始就是一款设计于70年代的汽车,能够在国内延续几十年不老的神话,上海大众改头换面的本领功不可没。
夏想也笑了:“男人都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因为男人想要掌控一切的感觉。你口气那么大,不把人吓倒才怪。”
第二天是周日,夏想没有再回燕市,打了电话回去,然后就去陪了肖佳一天。肖佳已经派人到燕市组建了分公司,由她的得力助手李沁亲自出马。
老大国企的不思进取的作风在一汽大众身上表露无遗。
老古也饶有兴趣地问道:“你说什么了把人给吓着了?”
老古一听立刻心花怒放:“那敢情好,住,一定住。又有水,又有花花草草,多好。”
再说普桑之后,又弄出一个桑塔纳2000,桑塔纳2000赚够了钱之后,重新将外壳敲敲打打之后,削削下巴,整整眼皮,摇身一变成了桑塔纳3000,再继续骗钱,反正欺负国人买车只看外观不懂发动机和内涵的粗浅。随后上海大众准备再生产桑塔纳4000之时,被一片市场的骂声骂得不敢再以数字命名,直接改成了桑塔纳志俊。
话未说完,夏想已经满头大汗了。他一直认为古玉是一个单纯快乐的小姑娘,没想到,她的眼光也挺毒,观察也挺仔细,竟然暗中将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还详加分析了一番。以前,还真是小瞧了她。
后来虽然又经过m.hetushu.com多次改进,红旗依然是采用德国底盘和日本发动机以及各项外国技术东拼西凑的一款车型,既没有自主产权,又没有技术优势,更没有特色。基本上在汽车工业兴起的大潮之中,红旗车连一朵小小的浪花都没有激起。
中午,夏想留下吃饭,第一次品尝了古玉的手艺。和他设想的一样,古玉的手艺比起曹殊黧和肖佳,差距不小,不过勉强可以接受。和连若菡也无法相比,不过因为连若菡不太喜欢下厨,印象中,也没有正经八百地为他做过一次饭。
国内汽车行业的两大国企,一是一汽大众,一是上海大众。一汽大众的理念是完全照搬,将德国大众的原产车型不改动一丝一毫,直接引进。结果几十年了,却没有生产出来一款有自主产权的国产汽车,完全沦为德国大众的下游工厂。
古玉就如一个小女孩一样托在下巴,一双眼睛饱含钦佩和好奇,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夏想。一直等夏想说完,她才恭恭敬敬地有假模假样地端上一杯茶,说道:“果然是爷爷看中的人才,分析问题头头是道,得出的结论入木三分,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瞎说,你最好色了。”古玉的声音从假山后面传来,随即,她的身影闪了出来,手中端了一个托盘,盘中是清一色的茶具,她笑意盈盈地说道,“夏哥哥是真正的好色之人,已经达到了好色而不淫的境界。”
也是,不能小瞧任何一个美女。但凡是美女,就会一直被无数男人的目光围绕,自然而然心思就缜密起来,对形形色色的男人的目光也早已心知肚明,你看她一眼,她就清楚你心中想些什么,是好是坏,是正经还是猥琐。
最可笑的是一汽名下的红旗汽车,曾经在国人心目中有着无比神圣的地位的红旗车,在一汽的手中,先是因为耗油量大、成本高、产量低而停产,后来又重新设计了市场定位并且再次投产之后,作为国人眼中最有特殊情结的中国的红旗车,采用的竟然是日本的发动机……
老古的宅院挺大,住的人不多,除了他和古玉之外,还有警卫、医护人员和保姆。老古晚上就又留夏想过夜,夏想也不好拒绝,反正也没事,就答应下来。
7月,曹殊黧不顾夏想的反对,挺着肚子仍然每天坚持上班,美其名曰劳动可以加强体质,对婴儿成长有利。好在天天有蓝袜陪伴,夏想也放心不少,就由她去,也不想让她现在就赋闲在家,也挺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