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4章 两种可能

连若菡心里有数,就算她再有钱,可以请十个保姆,但买不来一个人的真心实意。卫辛对她,对吴连夏,绝对是真心实意的付出,没有半点掺假,而且卫辛也从来不要求什么,就连若菡主动为她加薪,她也推辞不受。
总体来说,在京城的三个月时间,夏想意想之中的收获全部没有落下,还有不少意外之喜,比如梅晓琳母女。
夏想对易向师耐心而细致地替他分析而深表感谢:“在商务部的三个多月里,我学习到了许多知识,也领略到了易部长许多的过人之处,是我成长道路上的一次重大的收获。”
而肖佳将在近期返回燕市,所以夏想只是和她电话告别,没有太多的留恋。而对于连若菡母子,则是依依不舍。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和连若菡的感情自不用说,更加深厚,而和儿子之间的互动,更让他体会到了作为一个父亲的幸福。
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连若菡就说起了老爷子的情况。
梅晓琳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倔强地说道:“不管你说什么,反正我不会让你见到我们母女……我还没有想通!”她不由分说挂断了电话。
但也比以前好了许多,以前,老爷子甚至不让吴才洋进门。现在一是因为老爷子病了,心气不高了,二是也是因为吴连夏。吴连夏毕竟是连若菡的儿子,也就吴才洋的亲外孙。
“行了,别自怨自艾了,你快乐完了,然后就要轻松地收获胜利果实了,女人还要怀胎十月,再操劳一辈子……男人才是最无情的动物!”
梅晓琳清楚他身边有心爱的女人,在他的心目之中,她并没有特殊的位置。而她对他也许有了一丝依恋,但她的性格又不会靠温柔和强势来向他表露,就想逃避。不成想一次意乱情迷的事件之后,竟然珠胎暗结,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她和他之间今生今世就有了纠缠不清的牵连,不管有没有感情,不管有没有结果,孩子将成为两人之间永远不能割断的纽带。
夏想来到的时候,吴连夏正和卫辛嬉耍,一见夏想,就伸开双手朝夏想扑来,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叫着“爸爸”,夏想就将儿子抱在怀里,任凭儿子一双乌黑浑圆的大眼睛,在他脸上转个不停,好象不认识他一样。
夏想听了十分高兴,又客套几句,就告辞而去。
夏想是谁,秘书现在不清楚,直到许多年后,夏想和_图_书站在无限风光的高峰之上时,秘书在电视上认出夏想,才惊愕地想起当年的事情,才明白过来原来易部长真有远见卓识,早早就能看到夏想的远大前途,他就后悔不迭,当初应该和夏想攀上交情才对。
吴才洋在家中没有市场,老爷子对他不冷不热,大哥吴才河对他客客气气,三弟吴才江对他倒还热情一点,不过总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也是他离家多年,和家中人不亲近的缘故。他也没有办法,但因为回了京城,老爷子毕竟病了,也必须经常回来看望。
一句“老朋友”也是让人联想丰富,夏想就微笑着点头赞成。
夏想就无奈地一笑,半开玩笑地说道:“明明是我的功劳你才有了女儿,要感谢什么上天?男人也真可怜,被你们女人骗到手之后,你们怀孕生子,觉得男人没用了,就将男人一脚踢开——我就是可怜男人的代表……”
连若菡就视卫辛如亲姐妹。
连若菡也知道轻重:“是该回去了,时间也不短了……黧丫头也该生了,好好照顾她。政治上的事情,我不太懂,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如果需要钱就说一声,别不好意思。”
吴才洋对吴连夏却喜欢不起来,因为他几次质问连若菡孩子的父亲是谁,都被连若菡非常不客气地顶了回去,气得他也没法。而吴才江在一旁却总是向着连若菡说话,不让他问太多,还说什么女儿大了,有了她的生活和自由,而吴才洋一直没有操心过连若菡什么,现在也不用在意她的儿子的父亲是谁,关键是,孩子归了吴家,姓了吴,就足够了。
只是心中微有遗憾的是,不能亲眼见到梅晓琳母女。
而且他还和吴才江、易向师有了进一步的接触,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一步。吴才江虽然对夏想的时间安排得过于紧密而无法上中央党校而有点遗憾,不过对于夏想拿到了研究生文凭还是大感欣慰。
相比之下,老爷子虽然也对连若菡不肯说出孩子的亲生父亲不满,但因为吴连夏实在喜人,他心中也就看淡了许多,也不去刻意查证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何许人也,既然连若菡不说,就有她不说的道理。孩子大了,就由她去,管她一时,管不了她一生。
卫辛自从跟随连若菡回国之后,就一直扮演着照顾连若菡母子的角色,她的细心周到让连若菡非常满意,也让夏hetushu•com想常常感动。没有人再比夏想了解卫辛了,她似乎天生就是一个贤妻良母,不管是照料连若菡的工作和生活,还是带吴连夏,都料理得井井有条,没有一丝纰漏。连若菡就多次对夏想说过,当年他们好心帮助卫辛一次,没想到,到头来其实帮助的还是自己,因为他们当时的善举,换来卫辛如今无微不至的关怀。
吴才河也对吴连夏十分喜爱,作为吴家唯一的第四代传人,他也是希望吴连夏能够健康成长,为老爷子带来乐趣,并且能在以后成长为吴家的生力军。
“一早就走,事情紧急。”夏想就将付先锋突然插手的事情一说,“必须盯紧一点,否则万一输了,就太可惜了。”
“好好工作就可以了,我们母女不用你操心,我也会照顾好宝贝女儿,她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梅晓琳的声音还是依然淡而无味,但夏想听得出来,她明显在压抑她的情感。
这句话打击面就有点过大了,夏想不免叫屈:“自始至终,我都是不知情的受害者,好不好?等女儿都出生了我还蒙在鼓里,男人怎么了?没有有情有意的男人,哪里有生死相许的女人?”
连若菡俏脸一冷:“他敢对你不利,我就敢找他麻烦,哼,当年气走妈妈的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他,他要再不放过我的幸福,我跟他没完……”话虽如此,她还是犹豫了一下,又说,“我爸很固执,一般他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除非遇到比他更有权势的人物,他才会妥协。如果他知道了你是谁,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直接毁掉你的前途,而是会动用手中的力量将你调到他的身边,然后慢慢地打击你,消磨你的意志,最后再让你永远不能翻身……”
卫辛笑着插了一句:“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倾向,尤甚是事业有成的男人。所以对于男人要一方面让他们树立起自信,一方面要哄着他们。别看男人坚强,有时也要象孩子一样需要哄一哄才听话。”
“明天走?”连若菡问了一句,眼中流露了不舍之意。
连若菡吃吃地笑了:“谁也没有否认说不是你的创意,你又何必非要说个明白?显然还是你心虚了,觉得花我的钱有损你男人的尊严,是不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
只是每次回来看到吴连夏,他就心中有气,就不免对连若菡不明不白生了孩子大为不满http://m•hetushu.com。他不说则已,一提此事,连若菡就要和他吵架。一吵架,老爷子就要赶他出门,每次都惹得吴才洋很不痛快,由此,他对吴连夏的生父就更加痛恨。
“不出意外,明天一早就回燕市了,以后短时间内,恐怕没有机会再来京城了,希望你们母女一切安好。”夏想试图以情动人。
夏想驱车一路向西,要和连若菡母子告别。作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连若菡已经是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儿子也是。他也清楚,此去燕市将会面临着艰巨的政治斗争,迈过去,才会展现在面前一副波澜壮阔的画卷。迈不过去,或许会有相当一段时间的沉沦。不管是哪一种,都不会再有现在和连若菡母子经常见面的大好时光。
只是有一点,连若菡的亲生父亲吴才洋和老爷子之间的关系还很紧张,尽管吴才洋也偶而回家,但和老爷子还是没有什么话好说,二人见面只是淡淡说上几句就冷了场。
夏想了解到了吴家现在的情况之后,不由无奈地笑道:“最有可能想要收拾我的就是你爸了,其次就是老爷子,你说要是你爸知道了真相之后,他会怎么对付我?”
秘书看了惊讶不已,夏想进去不但和易部长呆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易部长还亲自送客,面子真是不小。一般副部长汇报工作,也很少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更没有见过易部长亲自送到门口的礼遇。夏想他到底是谁?
目前老爷子病情稳定,基本上恢复了七七八八,医生说,心情好恢复起来就快,果然如此,因为吴连夏的原因,老爷子十分开心,每天都要见到吴连夏才肯吃饭,因此,连若菡也难得地一直陪在老爷子身边,尽了孝道。可以说吴连夏不但让老爷子精神大好,也修补了连若菡和老爷子之间稍微疏远的关系。
“您分析得不无道理,同理,付家也不可能强压叶书记,想要打动叶书记,也是要提交换条件。问题就又回到了起点,付家会为了扶白战墨上位,而不惜血本?我总觉得政治利益其实和商业利益没有两样,都要考虑到投入和回报之间的平衡问题。”夏想接过易向师的话,说道,“付先锋想要拿下下马区区委书记的位置,必须要同时撬动燕省和燕市的关键人物,为了一个副厅级的位置,付家应该不会做得不偿失的事情,所以我才对付先锋有什么后和图书手,琢磨不透。”
夏想摆摆手:“用钱解决就太低档了,政治上的事情,主要还是要靠智慧,智慧无敌。”他嘿嘿一笑,“虽然你是赚钱高手,但主意还是出自我的创意,可见智慧才是第一生产力。”
而吴家老大吴才河因为性格最是温和,对连若菡的事情既不反对也不赞成,就是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既不对孩子的亲生父亲好奇,也不关心连若菡为什么不说出真相。
小家伙好象听懂了夏想的话一样,伸出胖乎乎小手就抓夏想的头发,夏想就任他去抓,反正他的头发也短,儿子也抓不疼。
……
临走之前,易向师向夏想透露了一个消息,单城市向铁道部提交的通海铁路的申请,有望在近期获得批准,下半年就可以开工建造。
有点崔向的风格,夏想就笑了一笑:“要是老爷子出手,会是什么手段?”
而最为惊讶的是夏想在商务部的一些同事们,他们在夏想借调到商务部工作的三个多月时间里,对夏想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夏想总是一个人埋头工作,又一个人独来独往,既不出色又不引人注目,更没有在什么重要的工作岗位上,所以直到看到夏想在重要场合上的讲话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人人羡慕的大人物曾经是他们身边的一员,而他们当时没有察觉,与夏想失之交臂。
“老爷子才不绕来绕去,而是直截了当地将你就地免职,直接让你没有了前程和希望!”
车行半路,夏想还是忍不住给梅晓琳打了一个电话。
夏想驱车离开商务部的大门,还回头看了一眼曾经工作了三个多月的地方,心中还有一丝留恋。他在商务部收获颇丰,不但提高了理论知识,也开阔了眼界,见识了部委的工作模式,对他以后的成长十分有利。最重要的是,他借助在商务部借调的这一段时间,完成了学业,拿到了研究生文凭。
连若菡现在是夏想所认识的人中,最财大气粗的一个,她的公司现在已经超越了GOOGLE,稳稳占居美国搜索市场第一名,粗略估计,她的身家在百亿美元以上。眼下公司正准备进军国内,和百度一较高下,即使不赚钱,也要在打击盗版维护正常市场的秩序方面,不让百度肆无忌惮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
易向师本来有事要忙,一听到夏想说到的燕市突变的局势,就暂时将工作放到一边,也津津有味地分析起http://m.hetushu•com来:“官场上的事情,虽然有铁板钉钉的时候,也有变幻莫测杀出黑马的时候,凡事不可掉以轻心。不管付先锋有什么后手,不外乎就是向叶石生施压和利诱,向陈风提交换条件,你回去之后,和叶石生、陈风保持接触,再动用其他力量从外围坚定叶石生和陈风对你的支持力度不变,只要盯紧了省市两级书记,基本上付先锋手腕再高,也绕不过叶石生和陈风两个人而独自行事,就算能,他也成不了事。”
可以说,在京城的三个多月,是夏想一生之中难得的轻闲时光,和肖佳经常相聚,商定了回到燕市的重大计划。和连若菡母子时常见面,享受了天伦之乐,和儿子建立的深厚的感情,让小家伙对他彻底有了依赖,虽然含糊不清,但已经能“爸爸”地叫个不停,直让夏想喜不自禁。
易向师也郑重其事地送他到了门口,还挥手再见。
不料儿子非常不配合地摇了摇头,又伸手要抓夏想的头发,夏想就乐了:“你倒是诚实,你现在花的是妈妈的钱,说你不花女人钱还真不对。要不爸爸给你钱花?”
夏想隐约猜到了梅晓琳的心思,她不是不愿意见他,是怕见他。
夏想才想起他刚刚理了发,不由笑了:“爸爸理了发你就不认识了?你可真会以貌取人。”
开车赶到连若菡母子的住处时,已经中午了。
夏想无语,只好借儿子打趣:“儿子,你是不是一个坚强独立不花女人钱的男子汉?”
一句“过人之处”含义丰富,易向师就会心地笑了:“太客气就见外了,不提才江和我之间的关系,就是我们之间,也算是老朋友了……”
梅晓琳想要一个孩子,意外怀孕让她欣喜若狂,所以才不惜甘愿放弃前程,也要生下女儿,只是圆一个成为母亲的梦想。夏想能充分理解梅晓琳的心思,她本来无心于官场,在得知不能生育的情况下,突然又有了可以当上母亲的机会,怎能错过?联想起以前梅晓琳的种种古怪之处,夏想不由暗暗埋怨自己后知后觉,有时候男人就是粗心大意一些,竟然没有多向深处想一想。
连若菡得知夏想要急急赶回燕市,有些不舍。最近一段时间,二人经常相聚,就和正常的夫妻一样,过起了聚多离少的二人生活,不,连同儿子在内,是三人世界。虽然卫辛也在,但她总是识趣地躲开,基本上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他们都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