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9章 一票否决权

对二人的建议,陈风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他只是感觉血往上涌,有一种失重的感觉。多少年了,他没有过冲动和愤怒了,今天在常委会上被人狠狠地耍了一道,他到现在都不清楚幕后人物是谁?不管是不是付先锋,或是和付家有摆脱不了的干系,但眼下他遭遇了平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
不止陈风脸色极差,胡增周也是一脸愤怒,他平常向来是一副温和淡定的模样,今天却第一次当众失态,甚至还拍了桌子。
胡增周离开陈风的办公室,回去后刚坐下,正琢磨着先找谁谈话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陈风的怒气也终于不可抑制地爆发了,他拍案而起:“关于夏想和白战墨两位同志的任命问题,先搁置不议,等时机成熟,再重新上常委会讨论!散会!”
是的,谁会相信书记和市长都点头的事情,会被常委会否决!在现在的政治体制之下,几乎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陈风表面上强势是不假,但他政治上圆滑,行事虽然有时夸张,但绝不出格,可以说处处显示出过人的一面。付先锋就认定陈风只有自认失败,不敢轻易动用一票否决权,因为一票否决权虽然是书记的最大权力,但往往最大权力只是象征作用,是杀手锏,只是起恐吓作用的,就和超级大国的核武器一样,最大的威力是在发射架上,而不是真的四处投射原子弹。
胡增周心里不明白的是,过半常委反对的到底是夏想本人,还是针对他和陈风的联手?
二人又商议了半天,还是不得要领,最后决定为了维护书记和市长的权威,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由他们分别找反对的常委谈话,做工作,找问题,争取让众人改变主意,在下一次的常委会上一举通过。
陈风今天的发作,也不完全是他无法压制怒火,而是他亦真亦假地表演一番,借今天的常委会的失控,来掩饰一下内心的不满和不安。
不过陈风心中也确实有了慌乱的感觉,因为不管是谁,当他突然面临着权威受到挑战,而他甚至不知道对手是谁的时候,内心总是无助和恐慌。陈风在燕市经营多年,一向视燕市为自己的地盘,他的威信和权威不容置疑,然而突然之间,因为夏想的任命问题竟然让半数以上的常委视他的暗示于不顾,公然反对夏想的提名,简直就是他的奇耻大辱。
陈风竟然http://m.hetushu.com一怒之下,动用了一票否决权,让付先锋又惊又怒。惊的是陈风也有失态的时候,怒的是大好局面毁于一旦,一票否决之后,相当于今天的常委会没有形成决议,针对白战墨的任命不通过!
陈风冷哼一声,没再理会付先锋,扔下一屋子的人,拂袖而去。
也是,陈风的理由无比充足,谁也不知道达才集团会将投资和夏想的前途挂钩,此事太出乎意外。不过再意外也没有关系,付先锋冷静下来之后,反而又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而感觉好笑。管他百亿资金,管他叶石生的关心,反正又不是他出面想要整治夏想,整个事情和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就算怀疑到他的头上,又没有真凭实据,随便让人去猜测好了。
常委会不受控制的事情也有,但在胡增周的经历之中,只听说过没有经历过。没想到今天第一次见到如此反常的一幕,不仅仅是众人违背了书记的意志,连他市长的面子也一点不给,等于是半数以上常委联手反对书记和市长的决定,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一样自认担任燕市市长以来,执政风格温和,宽容待人,不大权独揽,也不专断,他们倒好,真当他这个市长好欺负不成?
胡增周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要的就是一把手的权威不容侵犯的效果。
是直通京城的专线电话,非重大事件不会响的专电……胡增周的心猛然提了起来,急忙拿起电话,还站起了起来,恭敬地说道:“首长好……”
“在……”韩立本想说陈书记休息了,不料胡增周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就闯进了里间。
陈风见胡增周进来,只是轻微地一点头:“增周来了……”就没有了下文,陷入了沉思之中。
付先锋也是怒气冲冲地说道:“陈书记,不要将您的个人权威凌驾于常委会之上!要尊重常委会集体的决定!”
搁置就搁置,只要夏想没有如愿以偿当上区委书记就是最大的胜利,至于下一步再重新召开常委会讨论的话,恐怕到时事情就更不在陈风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了。
胡增周拍案而起,怒气冲冲地说道:“同志们,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理由反对夏想同志,反对陈书记和我的联合提名,我想郑重向大家声明一点,一个至关重要的一点,达才集团承诺的百亿投资迟迟没有到和_图_书位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达才集团的投资是和夏想同志是否担任区委书记挂钩!我的发言完了,轻重分寸大家自己掂量!”
陈风针锋相对:“先锋同志不要意气用事,今天的常委会开得并不成功,因为许多人并不清楚夏想同志是否担任区委书记对下马区今后发展的巨大影响,达才集团将投资和夏想是否担任书记挂钩的决定,迫使我们必须慎重从事,当然,如果有哪位同志可以说服达才集团,或是从别处找到百亿投资,今天的决议就算通过了……我也是为大局考虑,为下马区的前景着想,怎么能说我不尊重集体的决定?我身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不但要对燕市几百万人民负责,更要对省委省政府负责,而且叶书记也非常关心下马区的人选问题,他也赞成让夏想同志主持下马区的全面工作,如果今天的常委会通过了白战墨同志的任命,因此丢掉了达才集团的百亿投资,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如果叶书记对我们工作不满意,谁出面主动承担责任?”
付先锋万万没有想到陈风在最后关头竟然动用了一票否决权!
今天的场面,也是胡增周从政以来,第一次见到!
而他自己一向也是以温和著称,极少做出强人所难的事情。
但不可能的事情已经真实地发生了,因为王延龙也提出了反对意见:“嗯,经过综合考虑,我也是觉得夏想同志担任书记勉强了一些,或许正如爱勇同志所说的一样,区长的位置更适合夏想同志。”
不过议论过后,却还是没有人主动发言收回先前的意见,孙爱勇、回永义、陈玉龙面面相觑,一脸为难之色,几人对视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居然……输了?怎么可能?堂堂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怎么会输得如此之惨,连市委常委会都控制不了,而且还输在了他自认为关系密切的自己人手里?
怎么突然之间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胡增周还担心事情会很快传到省委,说不定一会儿就有责问的电话打来。
太可怕了,也太可悲了,陈风不由在心中一阵冷笑,随即做出无论如何将这种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的决定。别的书记也许担心政治后果不敢轻易动用一票否决权,他也担心有不好后果,但他还是省委常委,有省委里面也足够的发言权,所以偶而动用一次否决权也没有什和图书么。
陈风沉默了小半会儿之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和胡增周刚才所想的一样:“增周,你说今天的事情,他们针对的是我们,还是夏想?”
说实话,胡增周今天的怒火一点也不比陈风小,他只是没有发作出来,因为有陈风的一票否决权在先,他就不好再当场说了什么,否则就显得他对陈风太亦步亦趋了。
胡增周来找陈风,也是要讨论一下今天的突发情况。常委会上的变故,往小里说是一次偶然事件,往大里说就是一次政治事件,马虎不得,事关他和陈风在燕市的威信,不能掉以轻心。
从陈风的办公室向外望去,可以看到燕市的大半个轮廓,极目北望,越过最高的天海大厦,被一群楼房遮掩之外,就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的下马区。
胡增周话音一落,会场顿时一片议论之声,就连付先锋也是脸色一变,半信半疑地看了胡增周一眼。
不管如何,夏想的任命是否得到通过,事关的不仅仅是夏想一个人的前途,还和他们一二把手的威望和威信有着莫大的干系。
陈风一口气说出一连串的问题,直逼得付先锋喘不过气来,第一次和陈面正面相对,也是第一次见识到陈风强势而霸道的一面,他竟然一时语塞,接不上话来。
他和胡增周联手都没有了权威,没有了让常委们信服的影响力,不得不说让他遍体生寒。最终促使他做出冒着政治风险的后果也要动用一票否决权的关键因素是,在付先锋袖手旁观的状态之下,半数以上常委还能整齐划一的一个声音说话,万一再有付先锋牵头,岂不是说付先锋就成为了燕市实际上的一把手,他堂堂的真正的市委书记也要被人架空?
针对夏想,恐怕倒不至于,夏想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也和他们没有什么过节,犯不着过半常委联手对付。针对他和陈风,似乎也没有必要,因为他和陈风也不是处处联手打压别人的一二把手,陈风尽管强势,在场面上向来也很是照顾别人的情绪。在他的印象中,陈风也没有强行以书记的权威压迫别人的时候。
陈风可不仅仅是为了夏想的任命不通过而恼火才做出如此举动,夏想被人否定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夏想的任命事关他的权威,事关他的面子和他的尊严!也是为了向胡增周表明,他陈风在关键时刻有担待,值得信赖。
陈风回到办公室,和*图*书摆出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对秘书韩立说道:“谁来也不见,我要休息一下。”
陈风的话音刚落,孙爱勇就一脸惭愧地说道:“我最后发言,也是想多方听取一下大家的意见,也好让自己做出更公平的判断。多谢陈书记的提醒,经过慎重的比较,我得出的结论是,还是白战墨同志更适合担任区委书记一职。至于夏想同志,可以安排另外重要的职务,比如区长,我认为周立波同志为人不够稳重,担任区长不太合适。”
胡增周也就没有打扰陈风,轻轻坐下,然后静静地望向了窗外,窗外,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7月中旬的燕市,已经进入了盛夏季节,天气渐热,绿荫更浓,行人的脚步更匆匆。
“增周,有一件事情你务必注意一下,有可能事关你的切身利益,不能大意!”首长的声音短而有力,和他的为人一样,平常话不多,但往往一语中的。
他愣了愣神,迟疑地说道:“今天事发突然,目前来说我还看不透局势,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状况。如果说针对夏想个人,不太可能。针对我们,也没有必要。如果说是付先锋在背后串连,也不太可能,他就算请动付家的最高人出面,也要看是不是符合长久的政治利益,只要付先锋还想在燕市发展下去,他就不可能做出这种没有政治智慧的事情……”
胡增周对首长的敬仰之意,就如高山仰止,他听出了首长语气之中的慎重之意,立刻小心地说道:“首长请讲,我一定照办。”
胡增周也没敲门,直接来到陈风的里间办公室,见陈风斜靠在椅子上,一脸沉思的表情……
韩立作为纪录员,今天全程参加了常委会的讨论,也知道陈风现在心情极差,忙答应着替陈风关好房门,自己到了外间守候,刚刚坐下,就见胡增周推门进来,平常一脸和气的胡市长也是一脸怒气,只冲他微一点头,问道:“陈书记在?”
胡增周的心就砰砰跳个不停,尽管他已经身为燕市的市长、高高在上的副省级干部,但在面对一言九鼎的人物之时,还是难免紧张。当年也正是因为首长的一句话,才让他从章程市委书记的位置,一步进入了燕市担任了市长,迈出了从正厅到副省的关键的跨越。
为什么会出现难以控制的局面?常委会怎么就会意外失控?不过是一个下马区区委书记的任命,竟然导致了过和*图*书半常委联合起来,反对书记和市长的提名,传了出去谁敢相信?
付先锋惊讶地一下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风。陈风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质问:“怎么,先锋同志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说得对,增周,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一开始我也怀疑付先锋是幕后推手,刚刚冷静下来一想,又不太可能。付先锋想在燕市有所作为,他就不会也不可能冒险,再说了,一个下马区的区委书记,还不值得兴师动众地闹上一闹,这件事情,肯定还有其他不为人所知的原因,真是奇怪了。”
韩立是自江天之后接任了秘书职务,他个子不高,性格保守,最大的优点就是照章办事,陈风对他谈不上喜爱,但也说不上厌烦,也达不到对江天一样的信任程度。但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就一直没换。
同时付先锋沾沾自喜的是,陈风刚才所提的理由,在想要出手收拾夏想的人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在他看来,任何理由都不能阻拦他想要拿下夏想的决心。
付先锋就压下心头的不满和火气,退了一步,说道:“陈书记说得对,是我意气用事了。我支持陈书记的决定。”心里却想,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陈风,我看你能硬挺到什么时候,有你服软的时候。等你见识了真正的家族力量,你就会明白,草根阶层出身的官员,比起家族势力来,有着天然的劣势。
陈风愣了片刻,一瞬间竟然感觉到心中泛起一丝难言的苦涩。
下马区的距离市委的直线距离不超过10公里,但现在在胡增周的心目中,突然就有了千山万水的距离。任何一个市长都想让本市的各项行政规划,各项投资,各项工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任何一个书记,都想让各项人事任命,各个要害部门的官员,全市的思想建设,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只可惜的是,下马区还真是一块试金石,连书记和市长的联手都没能阻止过半常委的反对。
同时也是为了敲山震虎,警告各位常委不要试图挑战书记的权威,他不是一般的市委书记,他还是省委常委,是省领导!
因为陈风当时从胡增周的眼中看到了期待,明白胡增周对于失控的常委会也是十分恼怒,强烈希望他一票否决。
韩立摇摇头,别人的话他还敢拦一下,胡市长就算了,他没胆量拦,也知道胡市长今天不痛快,拦了他是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