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0章 布局第二步,翻云覆雨

马霄伸出一根筷子点在桌子上,轻轻敲了几下,摇头一笑:“邪门了,一直没注意到下马区的名字有什么古怪,现在才刚刚回过味儿来。明天下马区正式成立,今天就有一个市委常委、副市长下马,你们说说,下马区的名字是不是有点不吉利?”
何江华原打算舍了一身财,给夏想送礼,给陈风送礼,只求能够全身而退就成,没想到夏想想得还挺周到,只要他主动提出辞职,就会保他平安无事,而且还为陈天宇的前途着想,让他提醒陈天宇及时站队,不由何江华不对夏想感激涕零。
然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何江华依照惯例推举接任者之时,大力推荐高海,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何江华不是一直和付先锋来往过密,和谭龙一唱一和,和陈风向来作对,怎么他在出人意料的辞职之后,还高调地推荐高海接任?
尽管说来以何江华的级别,他的推荐权在省委看来可有可无,甚至不会加以理会,但此事的象征意义巨大,相当于直接在付先锋和谭龙的脸上,当众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谭龙一脸懊恼:“都怪我,本来何江华最先和我商量对策,我觉得他已经死定了,就没怎么帮他想想办法。结果到门口正好遇到了夏想,两个人就到一边说话去了,也不知道夏想说了什么,第二天就出了大事……疏忽了,早先该好好安慰一下何江华,否则也不至于让陈风翻云覆雨。”
夏想还真猜对了,尽管临时会议散会之后已经到了晚上8点,付先锋还是和谭龙一起出了市委大院,坐车前往上一次和崔向一起放松休闲的静心山庄。
随后发生的事情,更让人瞠目结舌。
“只是一种可能,只能说,有很大的可能,拭目以待好了。”付先锋呵呵一笑,并没有完全说出内情,还是保持了足够的神秘。只有掌握了最上层的信息,才能在几人之中获得最核心的地位,即使是级别最高的马霄,在私下里,也必须以他为中心。
谭龙最先说道:“陈风好手段,姜还是老的辣,没想到,他一举扳倒了何江华,还安插了高海,一举两得,既消弱了我们的实力,又在政府班子里有了自己人……没想到,想不到,出手狠辣,一击而中,还是那个让人谈之色变的陈风风格……”
“省里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了,新来的省纪委http://www.hetushu.com书记李言弘是吴家人,上次吴才洋出手来势汹汹,却又以更快的速度收手,肯定有大人物发了话,夏想的背后,还有一个隐藏的高人。”付先锋比起几人来看得更长远一些,他对马霄的话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下马区,夏想基本上是光杆区长,工作很难开展,等着看笑话好了。夏想出丑,陈风面上无光。市里,胡增周现在和陈风关系开始疏远,他也是看准了时机,准备跳出陈风的影子,推行他的执政理念。不过向来一二把的权力有重叠的地方,冲突在所难免。胡增周此举,大大地分散了陈风的影响力,对我们也是极其有力。当然,也有不利的一面。同时在省里,因为没有夏想作为中间力量,再有产业结构调整进入了平衡期,叶石生和范睿恒之间缺少了足够的缓冲,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矛盾也会显露出来……”
而机遇是什么?说白了,就是运气。运气又是什么?再坚定的唯物主义的党员也清楚一点,运气就是上级看你顺眼,看别人不顺眼。运气就是你担任一把手的时候,风调雨顺,连年丰收,没有灾情。而别人担任一把手的时候,不是矿难就是水灾,不是上访就是聚众闹事,总之没有安宁。
虽然付先锋尽量流露出轻描淡写的口气,但眼神之中的愤怒和不满,还是掩饰不住。他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又“啪”的一声将酒杯扔到桌子上,怒道:“肯定是陈风策划,夏想出面,一老一少,一暗一明,才策反了何江华。大意了,失策了,夏想太阴险,陈风太狡猾!”
消息一出,燕省和燕市一片哗然!
谭龙恍然大悟:“难道新任的秘书长,和我们有共同语言?”
8月12日,距离下马区区委区政府正式还有三天时间之时,本来已经平静了一段时间的燕市市委,突然就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市委常委、副市长何江华同志,因个人原因向省委提出辞出全部职务!
谭龙不解地问:“钱锦松调离燕省,对我们有什么益处?”
付先锋并不正面回答,反问了一句:“向深处想一想。”
何江华哽咽地说道:“谢谢陈书记,谢谢夏区长,你们的恩情我记在心上,没齿不忘。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请转告陈书记,看我的行动好了。”
和图书为他曾经不遗余力地打压过夏想,还想在常委会上阻挠夏想的前途,他是夏想的仇人才对,而夏想不但不记仇,还处处替他着想,怎不令何江华心生感动?时穷节乃现,危难见真情,他以前还真是错怪夏想了,夏想真是一个天大的好人。
陈玉龙本来和付先锋的关系不算十分密切,常委会上的失控,让他敏锐地意识到付先锋很有可能会在燕市站稳脚根,甚至还有将来成为一二把手的可能,所以他就对付先锋有意结盟的暗示,及时并且非常积极地响应。今天也是他第一次和付先锋一系,私下里进行接触。
众人就满怀憧憬,开始高兴地吃饭。吃到中途,马霄忽然想起了什么,半张着嘴愣了半天不说话,谭龙惊奇地问:“怎么了马部长,想起什么古怪了?”
一直以来,下马区的命名是因下马河之故,当时夏想提议新区之时,懒得多想,直接就提名了下马区,到了市委讨论时,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下马河的名字,谁也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就顺利通过了命名。
与陈风淡定从容、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相比,胡增周的表情最为丰富多彩。他时而一脸淡笑,时而紧皱眉头,又不时努力保持镇静,但当他的目光落到陈风身上之时,却又有掩饰不出的慌乱。而当他看到第一次在前排就坐的高海时,又是一脸深深的愤恨。
虽然有了成功扶白战墨上位的先手,但陈风的反击太快太犀利,让付先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尘埃落定,怎不让他火冒三丈?而且陈风的手段有着太明显的针对意味,让他暗中借助吴家之手在常委会上打击了陈风的威信所起到的效果,只一个回合就又让陈风重新树立起来了威望。
因为真正跻身到官场之中的人才会深刻体会,就是同样的情况之下,有人升迁有人原地踏步,真的是需要机遇。
夏想就发现他做思想工作的水平也不差,一番声情并茂的话说完,何江华竟然微微红了眼圈。
几人都是坚定的党员,党员最基本的信念是无神论,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从来不讲怪力乱神一类的事情。但实际上,在官员之中,相信命数和一心在数字和名字上求吉利者大有人在,甚至比普通人还多。
至此,夏想对陈风的用心完全猜透,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崔向有事未来,付先锋、谭龙还有省委和图书宣传部长马霄、市政法委书记陈玉龙一共四人,来到了曲径通幽之处,找了一处宅院安排好之后,众人分别坐好,就当前燕市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各抒已见。
省委以极快的速度,在第二天就批准了何江华的辞职申请,并且省委组织部也第一时间通过了高海的资格审核,立刻提到了省委常委会进行讨论。第三天,即8月14日,省委常委会不顾省委副书记崔向的反对,强行通过了高海的任命,高海一步迈入了燕市的权力核心层,成为名符其实的市委领导。
几人也知道付先锋的性格,就都会心地一笑,不再多问。
其他常委都是一脸无奈,有人悲哀,有人惊慌,也有人不以为然,总之人心混乱,再难形成一股力量。
据李丁山向夏想转述当时的情景,何江华一脸凝重地坐在会议室,自始至终没有笑脸。付先锋虽然表面上一脸坦然,但眼神之中流露出无可奈何的愤怒。谭龙坐在座位之上,不时动上几动,如坐针毡。
可以说,他想借陈风威望大减之际拉拢更多常委的意图将会落空!
人有运气,国家有运数,信与不信都客观存在!
其实下马河也是一条大有来历的河,当年金兵入侵燕赵大地时,曾经有一支义军在下马河设下埋伏。当时金军问路,一名路人告诉金军,说是此河需要下马过河,因为骑马过河是对河神不敬,会遭天遣。金军自然不信,都骑马过河,结果走到河中时,伏兵四起,杀了个金军人仰马翻。因为河底有许多绊马索,金军无法脱身,死伤无数。
什么叫政治手腕,陈风才是。
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没有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燕市市政府班子里,已经完成了一次重大的人事更换。政府班子之中三个实权人物,胡增周、谭龙和高海,胡增周自成一派,谭龙和付先锋是一系,而高海,谁都知道他是陈风的人!
夏想甚至还不无恶意地猜测,今天晚上,恐怕胡增周和付先锋都要彻夜难眠了。
夏想看着何江华的背景消失在大楼之内,微微摇了摇头,想了一想,也没有再上楼,而是直接开车回家了,因为他知道,市委大院将要发生的事情,已经没他什么事情了,他只需要在一旁看一出好戏就可以了。
何江华主动请辞,陈风绝对不会对外公布真正和_图_书的原因,还可以美其名曰保全何江华的名声,知道的人还好说,大部分不知道的人,都会因此对陈风心生敬畏之心。再有高海如果能顺利接任何江华的职务,进入了常委会,而高海是陈风的亲信,谁人不知?
马霄联想丰富,提出了下马河和何江华下台之间的关联,他的话一出口,几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更不用提因为何江华的离去和高海的上任,将会给燕市的常委会带来什么决定性的影响!
何江华一开始只是红了眼圈,现在眼中就已经完全蓄满了眼泪。官场上向来不缺少表演才能的人,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也是一项真本事,夏想只当何江华七分表演三分感动好了。
付先锋不以为然地说道:“不是陈风有多高明,是何江华自身不正,问题太多。所以我们以后一定要管好自己的手,管不好的话,也要尽量做到隐蔽再隐蔽,不要露出任何马脚。不怕有问题,就怕被人发现问题。”
何江华猛然一转身,随后步伐坚定地大步流星地走了。
自此,此河被命名为下马河。
陈玉龙也点头说道:“陈风此人,表面上有时夸张,说话似乎不经大脑,其实仔细一想他的言谈举止,却往往大有深意。陈风在燕市好几年了一直根基很稳,和省里的关系外人看来一般,实际上在关键时刻,省里还是有不少人支持他。所以对陈风,千万不要大意,否则绝对会吃他的亏。”
但再呼之欲出就是不出,妙就妙在半遮半露之间,任由别人去猜想。越猜越神秘,越神秘,陈风的形象就越高深。
“从长远来看,时间对我们有利……短时间内,就看夏想如何在下马区受气,中期,就等胡增周和陈风矛盾的激化,长期,就看省里局势的变化。而且我还听到风声,钱锦松有可能要调离燕省。”
付先锋说完,又恢复了一脸自信,目光炯炯地看着几人。
夏想听了李丁山精彩的描述,哈哈大笑,连日来所受的压迫和阴沉,一扫而光。
真相就呼之欲出了。
当然,陈风的手腕再高,也需要由他出面来完成,随后他又很不好意思地暗中夸了自己一夸。
“不过话又说回来,胡增周现在和陈风的关系大不如从前,也是对我们有利的一面。”马霄最近的日子还算可以,省里没什么大事,一直平静,叶石生也没有找过他的麻烦,郑冠群也比较配合他的工作,进和*图*书入了一个相对的平静期。
付先锋再沉稳,再有城府,突然面临着巨大的失利,也是难免怒火攻心。
何江华已经成了没头的苍蝇,基本上让他做什么他一定会照做,不管是让他主动辞职,还是让他将他的势力划归陈风,还是让他在退下之前,向上级推荐高海接任,等等,绝对不打任何折扣地执行。
至此,有些明眼人已经看出了端倪,自始至终没有见到陈风有什么表态,但此事的最大受益者是陈风,也就是说,幕后推手就算不是陈风,也和陈风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再联想到胡增周的急不可耐,夏想不由暗暗替胡增周惋惜,真正有实力的人,有政治智慧的人,不是急着要划清界限,不是急着要划分势力范围,而是在不动如松的情况之下,一招出手,就能改变整个局势!
夏想见到何江华一脸感动的表情,还有他激动得颤抖的双手,突然明白过来,陈风还是比他高明。如果直接将何江华一棍子打死,不但收获不了陈天宇的投靠,更没有何江华的感激,以及其他方面隐形的收获,比如何江华必定会对陈风死心塌地,会对谭龙等人疏远,会让他的势力都向陈风靠拢,等等,陈风欲擒故纵,一拿一放,就将何江华玩弄于股掌之间!
因为下马河是一条历史悠久的河,也证明燕市历史上并不缺水,只是现在水土流失严重,河道干涸,才让下马河徒有河名而无河水。但不管怎样也是一条历史名河,当时讨论的时候,也觉得有必要宏扬一下燕市悠久的历史,就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14日下午,在燕市市委市政府召开的临时会议上,陈风主持了会议。会上,陈风对何江华同志在燕市工作期间所做出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强调指出,何江华同志出于个人的原因提出辞职,是燕市的一大损失。至于何江华同志辞职的原因,大家不要胡乱猜测,要尊重江华同志的隐私。大家作为他多年的同事,都要关心他爱护他,而不是打探他的私事,议论他的是非,希望同志们谨慎对待。
更让他心中郁闷难安的是,胡增周也想火中取栗——尽管胡增周和陈风疏远了距离对他而言也是好事,但胡增周也乘机拉拢了几名常委,对他来说也是喜忧参半的消息。而陈风意外地出手,不但大出他的意料,也让他下一步的精心布局毁于一旦。
怎能不又气又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