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2章 第一次区委常委会

会议由白战墨主持,因为白战墨的秘书还没有到位,就暂时由区委办公室主任傅晓斌代为记录纪要。
区委办公室主任傅晓斌40岁,戴银框近视眼镜,生得面相威武,膀阔腰圆,活生生象一条壮汉,和他戴眼镜的形象不太相符。他有事没事就是一副笑模样,仿佛事事开心一样。夏想的目光刚刚射来,他就立刻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还立刻点头示意。
白战墨反而更坚定了信念。
小插曲过后,众人都心里有数,心想以后下马区的工作恐怕不好开展,现在就已经可以明显看出了书记和区长之间的巨大的分岐,一二把手不和是常事,不过一般都会求同存异,至少不会公开化,但眼下还没有进入状态已经将不和摆在了明面之上,以后别说合作了,恐怕少不了争吵和拍桌子。
副书记康少烨今年38岁,不过长相显年轻,乍一看不过35岁上下。他长相普通,但一双浓眉格外引人注目,最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的是他的额头,不管什么时候就是微微皱在一起,似乎在时刻思索什么重大而深刻的问题。
叶石生的话明是勉励,实则暗指白战墨没有朝气。白战墨刚刚目睹了叶石生对夏想的力捧,没想到一转眼到他面前,就成了暗讽,让他微微有些难堪,刚想说上几句什么,不料叶石生只是微一点头,迅即和夏想握手去了。
讲话没有什么新意,正式成立仪式上,该说的话已经说话,今天会议的主要目的是走走过场,大家互相认识一下。
仪式举行得非常成功,所有领导讲话完毕,由夏想上台主持了闭幕式。夏想先是依照惯例感谢了省委和市委两级领导对下马区的大力支持,随后就将既定的演讲稿扔到一片,即兴说道:“下马区的成立在燕市历史上是一件大事,对整个燕省来说,也会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增设新区标志着一个城市的扩容和成长。燕市作为最年轻的省会城市之一,却缺乏年轻带来的活力和激情,为什么?不是燕市人民没有激情,也不是燕市人民不想没有激情,而是我们的党员干部没有激情,缺少奋发向上的活力。下马区的成立,就是要给大家一个可以释放激情发挥活力的地方,我想在省市两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在下马区所有党员干部的共同努力下,下马区能够成为一个让燕省重新审视燕市的窗口,成为全国了解燕市的一个hetushu.com机遇……”
随后,叶石生一行亲切地和下马区新任的党政领导,一一握手。
也不知他是暗示他和夏想之间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还是告诫夏想和白战墨之间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又或者是暗指别的,就不得而知了。
陈风和夏想握手时,谈笑风生,故意高声说笑几句,才转身离开,就是要给大家留下故意冷落白战墨高抬夏想的印象。陈风尽管为官多年,也有极深的城府,但他毕竟是人,见到白战墨难免就想起常委会上的大败,就想到因此带来的胡增周的渐行渐远,难免还是暗生怒气,就是要当众给白战墨施加一点压力。
夏想也发现了胡增周的异样,并没有深思胡增周表现异常的原因,他也觉得有必要和胡增周当面谈一谈,在他看来,和胡增周就算不再关系密切,也不要过于疏远才好,省得被付先锋乘虚而入,万一他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和胡增周达成一致,陈风在燕市的控制力度就会大减。
他对夏想投来的目光无动于衷,甚至没有丝毫回应。
白战墨一脸尴尬,涨红了脸,连连称是,还想重新表态,陈风却松开他的手,转身去和夏想握手去了。
夏想现在还是代区长,须等人大会议过后,正式通过选举才算获得正式任命,但现在已经可以行使区长权力了,是名符其实的二号人物。
组织部长慕允山比较年轻,35岁,在下马区常委之中,算得上年轻一代。他面相白净,十分斯文,还戴着深度近视眼镜,只一看,还以为是哪所大学的讲师。慕允山一直在基层从事组织工作,组织工作经验丰富,也算是少壮派人物。
胡增周生平最爱惜名声,又视书法家的身份为最大隐密,真要是被夏想以此为要胁,他该如何应对?
省委书记带头鼓掌,在场的人谁不立刻附和,顿时掌声响成一片,一片热腾。
如果夏想将此事透露出来,变成流言四处传播,对他的声誉将会有极大的影响,因为到时大家都知道了他喜欢卖弄书法,又不敢署名,有高官称赞才敢承认,如果没有,就当成无名氏作品——如此行径出现在一名堂堂的市长身上,绝对是一大丑闻。
不过夏想没想到,仪式过后,胡增周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匆匆就离去了。
滕非的目光和夏想的目光只一接触,就迅速移开,也没有给夏想任何回和-图-书应。
胡增周虽然站在台上,不过心不在焉,目光不时落在夏想身上,却又不敢和他对视。
有多少大事都毁在了政治斗争上面?
夏想就暗暗点头,白战墨是聪明人。
下马区正式成立仪式结束之后,白战墨和夏想忙碌半晌,终于送走了省市领导,算是安静了下来。夏想客气地和白战墨说了几句,最后商定即刻召开下马区党政班子第一次全体会议。
付先锋站在胡增周的旁边,目光闪烁,在夏想身上扫过,又依次看了一眼排在夏想后面的下马区的一干常委,心里也不知盘算着什么。他的目光和夏想的目光偶一接触,就又迅速地错开,最后又停留在胡增周身上。
副区长谢源清何时来到的燕市,夏想并不清楚,他只知道的是,谢源清来燕市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主动和他打过招呼。今天也是一样,夏想的目光在谢源清身上微一停留,谢源清却假装没有看见,低头在看一份资料,头也没抬。
首先和白战墨握手,叶石生深深地看了白战墨一眼,说道:“战墨同志稳重,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是好事,不过也要有年轻人应有的激情。下马区是新区,要有全新的气象。”
夏想环视了一下在座的众人,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
统战部长祁胜勇是所有常委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45岁,他是一副乐呵呵的老好人形象,有事没事总是一脸笑容,见人说话总是热情十分,不管对方年龄大小职务高低,他一视同仁,一样笑脸相迎。夏想的目光还没有落到他的身上,他就主动迎着夏想的目光,笑容满面地冲夏想点头致意,态度之热情,令人毫不怀疑他的诚心。
宣传部长滕非38岁,个子挺高,骨架挺大,不过给人的感觉却不强壮。他的脸型过长,就是俗称的马脸,让他看上去不太露相。他的表情有点严肃,有时不经意间皱眉或是凝神,就会露出类似苦大仇深的表情,让人感觉难以接近。
今年38岁的卞秀玲长发,圆脸,化了淡妆,风韵犹存,虽然不是十分抢眼的亮丽,却又有几分耐看的姿色。她上身穿浅色衬衣,下身穿一步裙,看得出来为了今天的仪式,应该还描了眉,精心收拾了一番。
接下来就又召开了下马区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常委会议。
范睿恒还好,对待白战墨和夏想差不多是一视同仁的态度。范睿恒并没有参与到燕和_图_书市市委常委会之争,也没有到燕市力挺陈风,他基本上还保持了一个中立的态度,也是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没有必要再表态,还是摆出置身事外的超然姿态为好。
陈风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以十分不快的语气说道:“和平年代的革命工作是建设工作,是创新工作,是智慧工作,不是埋头苦干低头傻干的粗笨工作。我不反对苦干的领导干部,但我最欣赏的还是有智慧有头脑的干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而不是蛮干的态度。科技从哪里来,从头脑中来,从智慧中来,所以说智慧是第一生产力也对。战墨同志,在灵活多变方面,在如何保持有活力的工作上面,你还需要多多加强学习。”
怪事了,他不怕陈风,不怕叶石生,怎么就有点害怕夏想?
卞秀玲迎着夏想的眼光,微笑致意。
常委会议在新落成了区委大楼6楼的常委会会议室举行。
叶石生和白战墨握手的一幕落在有心人眼中,大家都暗暗猜测,白战墨尽管担任了区委书记,如果做不出成绩的话,恐怕过不了省委书记的一关。
夏想将所有人都看过一遍,大概做到了心中有数,才继续说道……
黑马不好当,尤其是一些故意被染黑的黑马,也许一场大雨过后,身上的黑色染料被冲刷干净,露出了白马黄马或是杂色马的本来面目,以后就日子难过了。
……
白战墨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连连点头:“感谢陈书记的支持,我一定深入学习市委市政府的指示精神,为下马区的建设竭尽全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场的人都知道夏想是陈风的人,白战墨是付先锋的人,陈风现在和付先锋之间已经剑拔弩张了,夏想和白战墨还能若无其事地分工合作?还有不少人都暗暗摇头,不太看好下马区的前景。
白战墨却心里清楚,陈风是故意让他难堪,毕竟他这匹黑马的杀出,搅动了燕市局势,陈风不恨他才怪。又想到陈风不动声色之间就拿下了何江华,安插了高海,他的心里就隐隐担忧陈风以后还会故意找他麻烦。但既然坐到了区委书记的宝座之上,也只有一条路走到底,不信凭借他的能力和拉来的200亿投资,不能在下马区做出耀眼的政绩。
他迎着夏想的目光,微微笑了一笑。
记忆慢慢地复苏,胡增周被付先锋探究的目光一扫,忽然之间心中闪过一丝灵光,明白了他一直担心的http://www.hetushu.com是什么!是夏想掌握着他最隐蔽的秘密,整个燕市只有夏想一人知道他是一名书法家,是市长书法家,也知道他喜欢写字不留名的沽名钓誉之举!
关启明对夏想的目光的回应最特殊,他先是挤了挤眼睛,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在使什么眼色,连夏想也是十分纳闷,心想关启明是什么意思?不料随后关启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又冲夏想点了点头。夏想才明白过来,关启明的挤眼的动作,是习惯性眨眼,而不是暗示。
白战墨首先发表了例行讲话……应当承认,白战墨的讲话挺有水平,滴水不漏,又听起来不让人厌烦,有一定的水准,可见以前在部委里面也是经常发言。
武装部政委关启明个子不高,脸小眼睛也小,坐在宽大的椅子里面,猛一看,有点滑稽的味道。他的表情比较丰富,或许是眼睛不好的原因,不时地挤一下眼睛,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发笑。
政绩到手,有目共睹,陈风能奈他何?
先是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会议上,无非是传达省委和市委的指示精神,对所有下马区的党政干部进行一次思想动员,号召大家鼓足干劲,为下马区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陈风和白战墨握手的时候,格外热切,还用力拍了拍白战墨的肩膀,呵呵一笑:“战墨同志,市委市政府将下马区交给你和夏想主持工作,一定要不负重望,好好完成建好下马区的重任。”
新落成了常委会会议室净几明窗,宽大的圆桌,舒适的坐椅,亮堂的纱窗,办公条件比市委还要好上许多,到底是新落成的大楼,还有一股轻微的油漆味道,闻久了,也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
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黄建军是军人出身,37岁,转业干部,他的坐姿还保持着以前部队上养成的稳如山挺如松的作风,而且眉宇之间时刻流露出威严之态,严肃而不失凝重。他目不斜视,对夏想的目光只是用眼神回应,也没有点头。
陈风晾了白战墨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有人不满,有人震惊,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摇头叹息,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持不以为然的态度,因为陈风向来说话常有惊人之举,你不知道陈风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因为陈风最惯用的手法就是夸张和表现。
见夏想的目光扫来,康少烨微一点头,眉头还是没有一点舒展。
连同夏想在内,一共十三人,除了卞秀玲一hetushu•com名女性之外,其他全是男性官员,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也没办法,官场常态,向来如此。不过卞秀玲排名十分靠前,她是邢端台的人,邢端台将她从省纪委安排到下马区担任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也是为她以后的仕途铺平了道路。
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李应勇人如其名,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人,如果非要说出他的特点的话,今年41岁的李应勇额头宽广,面相憨厚,如同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农。但认识李应勇的人都知道,长期在政治系统工作的经历,他的经历丰富也性格多变。早年李应勇在基层派出所,曾经赤手空拳打倒过几个小流氓,是一个非常讲究实力至上的人。
后面的几名省委领导,也都是四平八稳地走完了过场。论到陈风时,闹出了一点小意外。
下午几乎开了四五个小时的会议。
胡增周一脸散淡的笑容,表面上架势十足,实际上内心却是既紧张又不安。刚才夏想向他投来微笑的一瞥,他也回之一笑,心脏却非常不争气地猛跳了几下。
基本上夏想的发言还是和上一次叶石生视察燕市时的讲话,一脉相承,夏想话音刚落,叶石生就笑容可掬地带头鼓掌,称赞说道:“夏想同志有魄力,有见地,讲话很有特色,值得同志们学习。”
常务副区长陈天宇夏想已经见过,是在座常委之中,他接触最多的一个。陈天宇对夏想的目光抱之一笑,笑容中有许多复杂的情绪,眼神也有一丝无奈和沮丧。
轮到胡增周和白战墨握手,胡增周只是点了点头,连话也没有说。随后他又和夏想握手,也只说了一句话:“夏想同志,合则两利,斗则两伤,愿共勉之!”不等夏想说话,他就和下一人握手去了。
十几名常委围绕圆桌依次排开,官场之上,规矩大过天,早在定下各人职务之时,就已经排好了名次。十几人都按照名次入座,没有一人乱了位置。
随后轮到夏想发言时,夏想笑着摆了摆手:“说实话,今天大家听到的讲话已经够多了,我的话也说得够多了,早就口干舌燥了,所以我现在最想做的是闭嘴,是听大家说话。不过因为和在座好多人是初次见面,我就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还好,夏想对在台上讲话的白战墨的评价还算可以,至少白战墨现在还看不出来得意忘形的姿态,他的发言中规中矩,态度也表现了足够的诚恳和低调,符合一个区委书记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