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5章 谋划

下班后,夏想接到了李红江的电话,说是江山房产的一帮人已经在酒店设好了酒席,只等他大驾光临。夏想本不想去,但又无法拒绝大家的好意,只好打电话回家请假。
江山房产很久以来没有象今天一样会聚一堂了,作为局外人的齐亚南负责免费提供场地和酒席,他很高兴夏想能给这样一个和大家接触的机会,因为在座的众人之中,都是夏想最亲近的人,夏想让他入座,等于是默认了他的嫡系的身份。
吴才江也是因为吴才洋对夏想的出手,感觉有些过意不去。正是他出面请求夏想说服连若菡带着孩子回国,结果闹出了一出闹剧,导致夏想仕途遭遇了小小的挫折。尽管其实在吴才江看来,夏想一步到位担任书记其实还是有些冒进了,容易根基不稳,但毕竟最后当上了区长并非夏想所愿,他还是心中有愧,就想如何运作一下,也好对夏想稍有补偿。
“就是,就是。”李红江也是踌躇满志,对江山房产未来充满了信心,“就连乔白田的吉成地产也拿了几块地皮开发起了高档住宅,虽然销量不如我们,据说利润比我们丰厚多了。听说乔白田私下里还笑话我们,说是我们赔本赚吆喝,看着挺热闹,其实钱赚得没几个。很气人呀领导,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让江山房产开发高档住宅?”
因为曹殊黧待产在即,夏想就想多陪陪她。不过江山房产的一帮人有事相商,也不能不理。打了电话请假,是蓝袜接的电话。听到夏想不回家吃饭了,蓝袜就十分温柔地说道:“放心好了,有我在,有阿姨在,你家黧丫头跟宝贝似的,比熊猫的待遇还高。记住,少喝酒,多吃菜,多用耳朵少开口,听老婆的话跟党走……”
对于夏想如何出手敲打付先锋,他没有多问,也知道夏想必有主意。敲打付先锋只是第一步,只不过是小小的开胃菜而已,以后在下马区的较量,才是真正的刀光剑影。什么时候夏想压下了白战墨,就什么时候代表着获得了初步的胜利。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反正领导肯定另有想法,说不定还有一个非常宏伟的计划。”沈立春就含糊其辞地说道,顺便拍了一下夏想的马屁。
夏想先不回答孙现伟和李红江的质疑,而是反问沈立春:“立春,你说说看,江山房产下一步应该开发什么?”
孙现伟的天安房产http://m.hetushu.com也投资兴建了一处新型绿化的住宅小区,主打生态牌,前景也不错。因为下马区的天然优势,现在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初显兴旺,已经惊动了京城不少炒房团,正准备组织看房团来燕市投资。
结果曹殊黧的妈妈王于芬反而成为了局外人,回来一次看到曹殊黧被三个人照顾得服服帖帖的,根本没她什么事,她事事插不上手,只好说了曹殊黧几句有福气,就又返回了宝市。少年夫妻老来伴,王于芬还是放心不下曹永国,非要在他身边照顾他才安心。
曹殊黧预产期快到了,现在正在家中静养。除了蓝袜寸步不离地照顾之外,夏想的老妈张兰也从单城市来到燕市,专门不离左右地照看曹殊黧。本来还有一个保姆,老妈却不放心,事事都要她亲自动手,夏想劝也劝不住,只好由她。
夏想赶到时,萧伍、孙现伟、李红江、齐亚南、朱虎都已经到齐,夏想刚被众人众星捧月地坐下,沈立春也急匆匆来到了。
李红江虽然在宋朝度打了招呼的情况下,如愿以偿坐上了二建总经理的位置,但他不过是处级干部,还是企业的处级,在党政机关都不会承认的,所以他在夏想面前,从来没当自己是干部。
陈天宇点头说道:“我去请源清同志。”
也不知何时起,江山房产的所有人都对夏想用上了尊称,都一口一个领导叫得亲热。也怪难,毕竟夏想现在身份不同了,是名正言顺的副厅级实权人物,是下马区人民政府区长。
玩大发了,要赚就赚100亿,要赔就赔个底朝天,夏想平常总是谨慎再谨慎,怎么一下就弄险了,还是大大的风险?
夏想哈哈一笑,说道:“立春说对了,对于江山房产的下一步,我确实有一个计划,不过不是宏伟计划,也不是万全的计划,而是一项风险计划。成功,有可能立赚100亿,失败,有可能江山房产就此破产!”
萧伍最听夏想的话,从来不争也不想,他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道自己的不足,虽然他是名义上的江山房产的老总,但公司的发展规划,从来都是夏想指出大方向,具体由孙现伟和李红江实施,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就由朱虎出面。实际上,萧伍反而是江山房产最轻松的人,他就由衷地感谢夏想对他的照顾,也知道,他其实没www.hetushu.com有才能担任老总的职务,是夏想扶他坐在了位子上。
作为常委,陈天宇和谢源清的地位要比其他副区长高一些,优先安排也在情理之中。
还没有开始吃饭,孙现伟就说出了他的想法,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领导,我们的步子应该再大一些,现在才谨小慎微了。你看达才集团动作多大,一出手就是两处豪华别墅和一处高层住宅,同时开工,太有魄力了。其实以我们江山房产的实力,现在开发高档住宅也问题不大,资金链也不会有问题。不用领导出面寻求贷款,实在资金跟不上,我从天安房产拆借过来一部分也行,问题是现在必须趁机做大,抓住眼下的机遇,否则机会错过,等别人都占领了市场,我们下手就晚了。”
夏想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话一出口,在场众人顿时面面相觑,惊呆了。
谢源清今天在常委会上突然表态对夏想大力支持,确实是得自于吴才江的授意。
夏想就对谢源清的态度还算满意,比他预料中好了不少,只要他能进一步提高政治智慧,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或许还能在和白战墨的对抗和斗争之中,快速地成熟起来。
陈天宇心中暗喜,夏想分配给他的工作都是重中之重,显然,对他的信任远在谢源清之上。虽然谢源清分管了财政和审计都关键部门,但因为将联系区委200亿投资的工作交给了他,等于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也给谢源清出了一份天大的难题。
谢源清一见陈天宇也在,只看了陈天宇一眼,连点头打招呼都没有,就直接来到夏想面前,开门见山地问道:“夏区长,以后我会全力配合您的工作,只要您开口,我保证完成任务。请问,我具体分管哪些工作?”
京城房地产业的动向瞒不过肖佳,夏想对京城几大有实力的炒房团的一举一动,基本上了如指掌。
话音未落,就响起了敲门声,果然是谢源清现身了。
吴才江的心思谢源清当然不会知道,他只知道不照办吴才江的吩咐,他就会没有前途,所以才有了他在常委会上对白战墨的主动挑衅。谢源清或许本事不大,但从小脾气不小,一向也傲慢惯了,对夏想还不放在眼里,对白战墨更是觉得不值一提。再加上有了吴才江的承诺,他就更觉得在地方上不必谨小慎微地做人做事了,所以对白战墨的和_图_书口气也就没有多少尊敬的意思。
江山房产在下马区成立之初,第一时间和高海接触,拿下了百余亩地皮,立刻着手动工兴建经济适用房,现在新建的小区已经初具规模,有数栋多层住宅已经封顶,销售前景良好。
反正常委会上的一幕已经奠定了谢源清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
市场不怕竞争,就怕没有购买力。现在正是居民购买力释放的大好时机,又有各项贷款的优惠政策扶持,开发高档住宅基本上是稳赚不赔。夏想是不想让江山房产赚钱,还是另有计划?沈立春也知道肯定是后者。
不过孙现伟对江山房产的现状不太满意,他想说服夏想,让江山房产介入高档豪华住宅的市场,最好能上别墅,也好从市场上赚取更多的巨额利润。
他就叫来谢源清,板着脸十分严厉地教训了谢源清一顿,告诫他如果想要在下马区有所作为,就必须和夏想保持高度一致,紧跟夏想的步伐,在常委会上和夏想一个声音说话。谢源清还想反驳,吴才洋就封死了他的后路,告诉他,如果他和夏想不一条心,以后他的路自己去走,别想让他再出手相帮。
谢源清一一应下,不敢说半个不字。
打发走了谢源清,吴才江就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好分析了一遍,又和夏想通了一个电话,就完全确定了付先锋在其中所起的幕后黑手的作用,他就对付先锋深恶痛绝。
夏想话一说完,谢源清就点头说道:“我没意见,服从组织的安排。”
夏想其实并非如陈天宇所想一样坏,也并没有拿谢源清当枪使的想法,而是在现在的形势之下,由谢源清出面针对白战墨,是最佳的选择。谢源清来自京城,并非燕市的本土势力,在燕市没有错综复杂的关系,正是因此,他才没有束手束脚的顾虑,更不用瞻前顾后,可以直截了当地和白战墨面对面争论。
陈天宇提议由谢源清对口负责200亿投资的问题,摆明了就是让谢源清不断地去找白战墨麻烦,让白战墨尽快落实资金的问题。因为在陈天宇看来,白战墨的资金一天不到位,他就怀疑白战墨有欺世盗名的嫌疑。
他此次前来夏想的办公室,也是想和夏想碰个头,就下一步配合夏想的工作,当面表个态。
夏想一摆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源清同志也该到了。”
放下电话夏想还有点纳闷,蓝袜最近总www•hetushu•com跟曹殊黧在一起,变得也有点曹殊黧的风格了。
酒席就设在下马区新落成的豪门酒店里面——豪门酒店是齐氏集团的产业,是所有下马区的投资商之中,最先动工也最先竣工的酒店之一,当然,也是因为夏想的面子够大,齐亚南才放下手头所有项目,全力以赴投入到豪门酒店的项目之中,终于赶在了区委区政府成立之前,正式落成并对外营业。
吴才江也暗暗下定决心,他说服不了吴才洋,但至少可以在他的权限之内,尽最大可能给夏想照顾,毕竟夏想此次被打压得不轻,不但让连若菡动了真火,差点带着孩子飞回美国,也让夏想险象环生,差点连前途也丢了。再想起上一次他也曾经出手打压过夏想,再加上现在他看夏想越看越欢喜,越看越觉得夏想应该是一个可造之材,还有夏想对他也十分恭敬,两重内疚之下,他就一心认定此次事件的根源是因他而起,他就要对夏想负责。
落实得好,资金到位后,未必会由谢源清负责。联系不好,可能会落一个工作不力的评价。不管联系好或不好,根据上一次常委会上谢源清对白战墨的态度来看,白战墨对谢源清也不会有好脸色,陈天宇就基本上可以断定,夏想是拿谢源清当枪使了。
不过吴才江也不是不懂驭人之道,大棒打完之后,又给了谢源清一个胡萝卜,承诺只要他配合好夏想的工作,三年之后他负责让他升到副厅。谢源清大喜过望,忙不迭答应一定事事听从夏想的建议。吴才江却又交待他,不是只听从夏想的吩咐,而是要学会见机行事,以配合夏想工作为主,以打击白战墨的实力为铺,要主动出面替夏想分忧,而不是被动等待吩咐。
陈天宇惊讶地皱了皱眉,他还以为谢源清在常委会上的表现,是配合他在外围旁敲侧击的聪明做法,不想听他一张口,他才心中一凉,似乎谢源清是一个刺头一样的角色。
沈立春也摸不透夏想的想法,如果夏想确实是基于为政府分忧的想法,现在目的已经达到,而在以江山房产目前的实力,完全可以一边建造经济适用房,一边开发高档住宅,互不耽误,可以保障经济和社会效益双丰收。但夏想一直不松口,就是让江山房产将主要精力入在经济适用房上面,或者说,除了经济适用房之外,不将主要精力放在高档住宅上面,也是让他不解。
和-图-书夏想赞同地点点头:“提议不错,我表示赞成。这样,先将源清同志叫来,我们开一个碰头会,将你和源清的分工安排好之后,再安排其他副区长的分工也不迟。”
不过身为吴家人,他不好出面直接指责付先锋的不是,一直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给付先锋敲敲警钟,不料夏想却说他自有主意,不用他多操心。吴才江现在对夏想的本事深有体会,能在老爷子和吴才洋的先后出手之下,不但从容逃过,还能只是小小地后退一步,担任了下马区区长,就让他再一次对夏想刮目相看。
因为江山房产打着经济适用房的名义,也确实房价不高,均价控制在2000元以内,赢得了市委市政府和社会的双重好评,随后江山房产又拿下了三百余亩的地皮,按照规划,其中一半用来继续兴建经济适用房,一半用来投资高档住宅。
夏想坐在最中间,看到他一手打造出的江山房产,看着核心人物相聚在一起,心中也是十分欣慰。
夏想点点头:“好,那就这么定了,剩下的三个副区长的分工,天宇就辛苦一下,拟一个方案出来,到时我三个人再碰个头,研究一下。”
陈天宇也急忙表态:“我也服从夏区长的安排。”
夏想却丝毫没有不快,笑道:“源清来得正好,天宇也在,我们三个人就开了一个碰头会,讨论一下具体分工。我的初步想法是,天宇作为常务副区长,协助区长日常工作,分管人事、规划、市政建设、水务、国土房管以及达才集团项目,你分管财政、审计、国有资产经营管理,联系国税、地税、侨联,负责联系区委200亿投资的落实情况……怎么样,天宇、源清,你们有什么意见没有?”
齐亚南亲眼见证了夏想成长的足迹,迅速、坚定并且步步为营。他对夏想以后的远大前途已经不是满怀希望了,而是一心认定夏想早晚会成为一方大员。
一句话让谢源清没有了脾气,只好同意。因为谢源清也知道他目前最大的依仗就是吴才江,没有了吴才江的帮助,他以后在官场上绝对前途有限,说不定会陷在燕市再也回不了京城。
因为江山房产最早介入经济适用房的建造,市政府给予了不少优惠政策,也让江山房产赢得了良好的名声。尽管相对来说利润微薄,但胜在量大,基本上还是大赚了一笔。当然也和江山房产最早出手,占据了有利的地点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