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9章 拉拢和分化

傅晓斌知道康少烨的恭喜是什么意思,笑着点点头,没有接话。金红心也知道康少烨的恭喜是什么意思,是暗指他没有替他在夏想面前美言几句,只是金红心不理解的是,康书记埋怨他也就算了,怎么听康书记的语气,好象对傅主任也大有不满?
同是办公室主任,不过傅晓斌却是区委常委,是区领导,他无法与之相比,姿态放低一些也正常。
金红心猜对了,夏想确实是故意让金红心上楼去请傅晓斌,也是一举两得之计。
借组织部长慕允山的面子向他暗示,夏想心中暗笑,却直接说了一句:“秘书的挑选要慎重,既要符合国家干部的用人要求,也要符合我的个人要求,所以不急,我再斟酌一下。另外,我还要参考一下金红心同志的意见。”
金红心刚才被康少烨叫去谈了谈话,副书记有事召唤,他不敢不听,虽然康少烨并不是他的直接领导。谈话的内容出乎他的意外,康少烨话里话外的意思暗示金红心,让他在夏想面前推荐汤文举担任夏想的秘书,只要金红心能递上话,康少烨的意思是,就会记住他的好。
金红心深知他想要坐稳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必须获得夏想的认可,他暗中已经做了许多工作,比如替夏想安排好了司机和专车,替夏想布置好了办公室,总之夏想想到的,他一定得提前想到。夏想想不到的,他也得想到。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很关键,也很难做,最考验一个人承上启下的能力和八面玲珑的眼光,用一句形容就是,左手拎茶壶,右手拿文件,随时看领导眼色行事。
夏想想起后世越来越多地揭露出房地产的黑暗,就十分痛心。不提号称国际大都市的一栋高层从根部如甘蔗一样齐齐折断,被人称之为楼脆脆,就说经过专家的研究和论证才发现,国内的建筑寿命多半不超过30年!
傅晓斌一听喜出望外,夏区长有请,肯定是秘书人选选定了,只是现在的场面有点尴尬,本想立刻动身下楼,偏偏康少烨也在场,就让他有点为难,不由多看了康少烨一眼。
原有的村民因为下马区划归了市区,而由村民转变为市民。他们的土地被征用,补偿是实物或是现金。大多数要的是实物,就是房产。夏想身为建筑专业毕业的人士,对建筑业的内幕十分了解。开发商承建的回迁工程,或者说所有给回迁户建造的住宅楼,绝对和正常和-图-书的商品房质量大不相同。
30年,老百姓用一生的积蓄和血汗钱买了一套房子,表面上国家承诺有70年的使用权,但谁能想到30年后房子会因为老旧和安全问题会被强行拆除?如果30年后突然有几千万人的房子成为了危房不能居住,再让他们必须重新买房的话,夏想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不过回迁和安置问题,就交到了现任区委区政府手中。夏想之所以让江山房产开发经济适用房,也是真心出于为村民考虑而做出的决定。
夏想心潮起伏,由现今百姓被新三座大山压得气喘吁吁,几乎没有一天安宁想起,深感肩膀之上责任重大。他无力改变体制,无力改变大方向,但至少能在他任期之内,在他的辖区之内,不让教育改革产业化,医疗体制商业化,房地产业商品化三种如泰山压顶一样的重担压倒每一个家庭的卑微的希望。
金红心一愣,区长找区委办主任商量事情,有什么内情?不过有些事情不是他该问的就绝对不能问上一句,就连忙答道:“好,我马上去。”
康少烨心中气愤难平,怪不得昨天傅晓斌还专门找到他,提出要一起坐坐。幸好他没有答应,傅晓斌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金红心作为区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在工作上是和夏想接触最多的人之一。一般而言,政府办公室主任都是政府一把手的人,即使不是心腹,也会是十分信任的人,如果得不到区长的信任,要么被架空,要么会被换掉。
甚至连一些花草都没有摆放。
金红心见夏区长对他表示了赞同,知道夏区长已经初步认可了他,微微有些激动。
金红心吓了一跳,不明白夏区长此话只是拿他的名字开玩笑,还是另有所指,暗示他立场不稳?金红心就忙一脸严肃地说道:“我爸说,当时给我起这个名字,确实是想让我长大之后,在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不过经过我自己的成长和感悟,我总结出一个道理,就是一颗红心,坚定立场,认准方向才能保证不会走错路。”
傅晓斌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请进。”金红心也未多想,推门而进,一抬头,才发现康少烨也在,不由愣在当场。
走到门外金红心才又意识到夏想为什么非让他亲自上楼请一趟?一个电话,傅晓斌再是常委,也得立刻下来面见夏区长。难道说http://www.hetushu.com,夏区长此举大有深意?
金红心脑子一顿,瞬间明白了什么,惊讶地问道:“晁伟纲是傅主任的……?”
心中生气,表面上还要装成若无其事,康少烨就摇头一笑:“不认识,我也是听傅主任说过,两个人选一个是晁伟纲,一个是汤文举。好象听谁说起,晁伟纲是傅主任的亲戚?未经证实,也许是传言,呵呵。不过好象还听慕部长说过,他说汤文举各方面条件更优秀,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比较符合担任夏区长的秘书。”
他又见傅晓斌和金红心二人看他的眼光有异,知道他再呆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就对傅晓斌说道:“傅主任,恭喜了。”然后又不动声色地看了金红心一眼,轻哼了一声,又说,“金主任,好一个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也恭喜你了。”
康少烨在恼怒之余,连带对金红心也恨上了。
夏想点点头,终于笑了:“说得好,说得很好,红心,你的看法很正确。”
不等金红心弄清状况,康少烨就拂袖而去。
老百姓被欺诈得太多了,完全成了一块所有人都可以割上一刀的肥肉。只可惜,中国老百姓不是肥肉,而中国自古至今就从来没有实现过国富民强,从来都是国家富裕而民生不富足。为什么?因为钱都流入到了少数人的手中。
夏想早就能猜到康少烨会找金红心暗示什么,他故意向康少烨提出金红心的名字,就是有意让康少烨替他试探一下金红心。因为他不清楚金红心的立场,是跟紧他的脚步,还是别有用心?
傅晓斌笑着点头,他也知道如果真想让金红心关照晁伟纲一二,就得说实话,否则什么时候等他从别人口中知道了真相,绝对会埋怨他……就说:“是自己人,红心知道就行,别说出去。”
开发商为了利益,为了满足搬迁户的各种有理或无理的要求,或是为了满足市里提出的各项条件,绝对会严格控制回迁户楼房的成本,其中内幕要是全部揭露出来,绝对令人触目惊心。所以夏想出于长远考虑,不仅仅是他身为区长的责任,也是他成立江山房产的初衷之一,他就让江山房产开发经济适用房和回迁房,并且严令萧伍控制工程质量,绝对要对所有楼房一视同仁,不以次充好,不偷工减料,等等。
汤文举是康少烨的一个故交的儿子,他满口答应了故交要帮汤文举进入区政和*图*书府,然后在夏想身边呆上一段时间,当成跳板,以后再调到区委就容易多了,就是内部事情了。没想到节外生枝,傅晓斌也和他打的是同样的主意,还借工作之便,暗中做了手脚……康少烨对傅晓斌的印象就差到了极点。
金红心见请傅晓斌态度热切,丝毫没有架子,也是热情地回应说道:“好说,好说,说不定以后还真有麻烦傅主任的地方,到时领导别不给面子就成。”
正浮想联翩之时,有人敲门。
所以微一犹豫,他并不知道夏想请傅晓斌所为何事,就先冲康少烨微一点头,还是说出的实情:“夏区长请傅主任过去一趟。”
金红心是区政府的大管家,他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肯定不错,以后晁伟纲担任了夏想的秘书,许多工作还得由金红心负责安排。而且夏想特意让金红心上来请他,傅晓斌为人机警,立刻就猜到了什么,就当即决定要和金红心处好关系。
临近9月的燕市,正是建筑市场的黄金时期,天气虽然炎热,但暑气渐消,到了晚上依然可以施工,工程进度很快。窗外,到处是在建的高楼和热火朝天的景象。
康少烨心中妒火中烧,明白了傅晓斌肯定在材料的顺序和精美程度上做了手脚,幸亏夏想还没有细看,否则第一印象之下,肯定是晁伟纲占优。
基本上一个简单的秘书人选问题,在夏想出神入化的手段的点化之下,成功地离间了康少烨和傅晓斌之间的关系,还借康少烨之手让金红心表明了立场,完全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傅晓斌并不清楚康少烨找过金红心的事情,他和金红心一起下楼,还拍了拍金红心的肩膀,说道:“红心,以后区委这边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在能力范围之内,没有二话。”
下马区并非全部位于荒地之中,有一大部分是旧城区和城乡结合带,还有一部分是常山县的农田。前期市政府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征地和搬迁还算顺利,村民比市民还要好说话一些。
夏想见康少烨脸色努力保持着平静,还摆出一副超然的态度,好象就是随口一问一样,他也就恍然大悟地假装刚想起一样,说道:“秘书人选我还没有定好,主要是傅主任送给我的两份材料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只扫了一眼,就记住了晁伟纲的名字……怎么,康书记认识晁伟纲和……?”
既然他当上了一区之长,就是一个真正的www.hetushu.com父母官了,就要为治下的百姓谋取福利,尽可能地照顾到方方面面。就算因为能力的原因有的地方无法顾及,至少他也要努力一把,至少也要问心无愧才好!
康少烨自认好歹也是副书记,是区里的三号人物,主管人事,大权在握,金红心不过是一个区政府办公室主任,肯定会被他的许诺打动,会为他美言几句。不成想,前脚冲金红心许完诺,后脚金红心就受夏想之托来请傅晓斌,很明显,金红心不但没有在夏想面前替他说话,说不定还替傅晓斌说了情。
“一定,一定,我老傅最重朋友最重交情了。”傅晓斌高兴之下,和金红心大拉关系,“以后晁伟纲成了夏区长的秘书,有什么不足之处,工作上有什么不利的地方,金主任替我好好批评批评他。”
夏想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等康少烨一走,他才第一次细致地打量起他的区长办公室。办公室面积不小,足足有50平方米,加上外间的话,恐怕有70平方米也不止。严格来说,有点超标。但当时建造的时候,陈风亲自指示要将下马区的书记和区长的办公室建造得豪华大气一些,就是要有一个良好的对外印象,有利于招商引资工作的开展。从长远考虑,下马区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燕市的一个对外的窗口。
夏想就对金红心的表现还算满意,就点了点头,说道:“红心,看你年纪不大,名字起得挺有意思,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含义?”
金红心知道他该跟紧谁的步伐,更知道在夏想面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夏想有没有深厚的后台他不管,他只知道的是,才28岁就担任了区长的人,肯定是一个极有政治智慧的人。而且如果他讨不了夏想的欢心,就别想坐稳办公室主任的宝座。
康少烨心中来气,一点小事怎么惊动的人越来越多?他倒没有想到是夏想知道了其中的内情的缘故,故意折腾他,就把一切的根源都归罪到傅晓斌身上,心想好一个傅晓斌,来日方长,一点小事你就和我作对,以后走着瞧,总有让你落在我手中的时候。
夏想不等他说话,又说:“帮我一个忙,去楼上通知傅晓斌一声,让他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金红心不明就里,并不清楚夏想的用意。他来到楼上,来到傅晓斌的办公室,敲响了门。
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金红心。
但不管最后定下是谁,都要过金红心一关,哪http://www.hetushu.com怕是走走形式。
金红心年纪不大,33岁,人长得挺有官相,走路时也是昂首阔步,给人的感觉很威武,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给人的感觉很真诚,总之是一个给人第一眼印象就感觉良好的人。
金红心才明白过来夏区长让他上来请傅晓斌的真正用意,是不是让他故意惹康少烨不高兴他不敢妄加猜测,但肯定有让他和傅晓斌走近的意思,或许还有让他替夏区长拉拢傅晓斌的暗示。
他来找傅晓斌就是想谈谈条件,提出交换条件,看看傅晓斌能不能退让一步,他可以在别的方面给予补偿。不料话一开口,就被傅晓斌否定了。康少烨还想和傅晓斌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之时,金红心就来到了。
金红心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是区政府的大管家,按理说区长的秘书人选应该由他推举才对。但下马区刚成立,一切还不太正规,再有夏想的秘书涉及人事编制问题,由区委方面推荐人选也说得过去。
钢筋达不到标号还好,甚至连混凝土也会用低标号的水泥搅拌,更不用提大到外墙所用的保温砖,小到门窗的一根钉和窗户的密封条,都会选用最便宜一种!最后再在外墙装修上稍微下一些功夫,看起来就和同一处其他的商品房没有两样,实际上不管是抗震能力还是保温效果,以及门窗的使用年限,都比不上正常出售的商品房质量好。
康少烨就决定再找傅晓斌理论理论,同时再和金红心沟通一下。
简洁环境有利于专心办公,夏想对办公室的布置还算满意,站起身来望向了窗外。
金红心看了康少烨一眼,迟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过金红心并不知道一个秘书人选问题牵涉到了许多人的神经,幸好他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多事,在康少烨的要求之下,也没有向夏想说出不该说的话。
康少烨心中一瞬间也明白过了什么,顿时火冒三丈。
办公室宽敞而明亮,崭新的桌椅和全套的品牌办公家具,颇显高档。不过布局比较简单,夏想不喜欢太复杂的办公环境,也不喜欢房间中东西太多,就让人清理出去了许多杂七杂八的摆设,只留下书柜和电脑。
所以金红心一见夏想的面,就委婉地说出了康少烨找他谈话的事情。
也是最后的希望。
夏想假装想不起汤文举的名字。
傅晓斌也愣了,他没有想到是金红心来找他,微一失神脸上就又堆满了笑容,问道:“金主任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