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5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看,唯心了不是?”夏想就笑,严小时不太懂政治,不清楚200亿的投资对白战墨来说是政绩,对他来说却是压力,不过她的话也有意思,说不定儿子的出世和200亿投资的签定在同一天,就预示着一次重大的胜利就在眼前。看来儿子比他有福气,出生的当天就有人送来200亿当贺礼,小家伙面子真大。
张兰在一旁暗暗咂舌,儿子真是厉害,几个美女围着转,还有一个美女好象还生怕他不高兴一样,她心中不免就十分自豪。所有有儿子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心理,都希望儿子有美女喜欢,最好是有好几个美女。其实和有女儿的母亲心思一样,也是希望一家有女百家求。
“我三个月时间就能完成学业,三个月在京城能发现什么商机?还是算了,不如留在燕市,在下马区买一套房子,一边寻找商机,一边完成学业,怎么样?”
作为一个父亲,谁都想自己的儿子以后前途远大,望子成龙之心,人皆有之,夏想也不例外。
“5床,男孩!”
一身淡紫色连衣裙、身材曼妙的是严小时,一段时间未见的她,经过了夏天的阳光,依然皮肤洁白,不见一丝晒黑的迹象。
夏想的想法和方进江不谋而合,于是方格就只好老老实实地呆在了领导小组。
夏想知道老妈担心的是什么,忙解释说道:“她们既是我的朋友,又是殊黧的朋友,都是几年的朋友了,殊黧也都认识。”
夏想就笑:“我主要是担心儿子不急着出世,难道是不喜欢他的爸爸妈妈?”
严小时就瞥了夏想一眼,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儿子还真不简单,出生之时就前拥后呼,先是好几个女孩开道,难道说,后面还有女孩追赶?”
古玉缠着夏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古玉在,严小时就插不上嘴,只好在一旁抿着嘴,笑看古玉如何耐烦夏想。夏想不想应付古玉也不行,就问了几句领导小组的近况。
成语故事文化宫现在已经正式落成,前景大好,不但第一批门票已经预售一空,而且还接到许多电视台要求采访的电话,相当于又多了不少免费宣传的机会。作为第一家以宏扬正统的中华民族的文化为主题的大型游乐城,和时下正在到处热播的辫子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同暮气沉沉之中一道亮丽的阳光,冲破了人们被污染的视http://www.hetushu.com线,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也让许多人重视审视中华民族的正统历史,认清自己原来早就做了主人,不但在历史上做了几千年的主人,在现在也是,早已不是一百多年前奴颜婢膝、头顶辫子的奴才了!
齐亚南在和严小时的合作之中,对严小时日久生情,展开了攻势。其实夏想并不知道此事,还是古玉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夏想对此倒是持乐观其成的态度。
果然她话音刚落,护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4床,女孩。”
夏想见蓝袜也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就急忙岔开话题:“我爸也知道了?”
众人都乐。
严小时掩着嘴笑,也添乱:“我也算一个好了。”
随后又有两床生了,好象是不生都不生,一生都要生一样,奇怪的是,一连串出生的都是女孩,张兰就有点坐不住了,又来到夏想面前,说道:“听老人们讲,生孩子也是一拨一拨的,要是女孩,就都是女孩。你给殊黧做的B超准不准,前面生的都是女孩,我就有点担心。”
B超看不准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夏想就劝慰说道:“别担心了,马上就知道了,臭小子就是让我们等得焦急,他才会出世……”
秋爰有点担心夏想不太欢迎她,只是远远地观望,不敢近前。夏想不想在此时让她难堪,何况秋爰自从被梅晓琳打击之后,收敛了不少,就冲她点头一笑:“谢谢你来看望殊黧。”
“对,严姐姐和我的想法一样。”古玉也在一旁添乱,“我就觉得,好男人尽管少,但肯定有,就耐心等下去好了。实在等不到,一个人逍遥自在也挺好,事事顺心,不用被家庭所累。”
不仅如此,国内著名导演刚晓逢和毛怡章看中文化宫的气势和场景,提出要租用场地来拍两部史诗大片。刚晓逢的大片名叫《吃晚饭》,毛怡章的大片名叫《我花开后百花杀》,据说都是巨额投资,要打造出一流的中国电影。
“还有我,你们哪里有我象他妈妈,直接照顾他妈妈十个月,等于间接照顾了他十个月,才是最疼他的干妈。”蓝袜也唯恐不够热闹,也凑了过来。
夏想笑了,一颗心算是落了地,看了老妈一眼,老妈高兴地都乐开了花,话都说不出来了!
话未说完,一声格外响亮地啼哭声响起,把几个人都震惊了。别人都愣神之际,www•hetushu.com蓝袜却一跳老高,欢呼一声:“肯定是夏东出世了!”
不料老妈又来了一句:“若菡那孩子还在京城?我挺喜欢她的儿子,什么时候有空,再见见她也挺好。”
蓝袜愣了一愣,笑了:“怪了,怎么今天全是女孩?”
严小时嗔怪地瞪了夏想一眼:“我和你谈正事,你却问我私事,敢情夏区长是不欢迎投资了?”
古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夏想身后,用手指在他后背一捅,说道:“我可是第一个到医院的,所以我要求当你儿子的干妈,你不能拒绝。”
夏想听了也是十分高兴,刚晓逢和毛怡章两名导演在国内大名鼎鼎,所拍电影无一不是影响巨大。只要他们两人出手,对文化宫的宣传绝对十分有利,甚至无须再花钱去打广告,文化宫名扬天下指日可待。
不依赖男人的女人,对男人的信任也就困难。
“不过事情真巧,你儿子一出世,200亿的投资就来了,赶在了同一天,你算是双喜临门。”严小时夸张地瞪大了一双美目,直直地看着夏想,“你还真是一个幸运的人,双丰收。”
“大夫说没问题,胎位很正,顺产。”蓝袜说话时白了夏想一眼,“你得好好感谢我,为了照顾你们家黧丫头,我身为未婚少女,现在差不多顶半个妇产专家了,我多吃亏。”
夏天成和夏安就各有各的高兴。
又一会儿,又一个婴儿的哭声响起,还没等护士喊话,蓝袜就嘟嚷了一句:“哭声这么小,肯定是女孩。”
夏想顾左右而言他:“你和亚南之间有没有进展?”
夏想就只好尴尬地咳嗽一声,说道:“没事,我立场坚定。”
到了3楼产科,曹殊黧已经被推入了产房,产房外已经等了一群人,夏想只看了一眼就吓了一跳,怎么一下来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最近没有怎么见面的熟人?
一身蓝裙的蓝袜在几人之中,虽然不算最抢眼的一个,但她也如一株青竹,自有青春气息无人可及。蓝袜来到夏想面前,将夏想拉到无人处,小声说道:“不怪我,真的不怪我。我只是情急之下给方格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古玉就知道了。古玉一知道,不清楚怎么就让严小时知道了,又很不巧严小时正和秋爰在一起,秋爰也就跟着凑热闹来了……”
严小时却双眼带笑,眼波流转地看着夏想,说道:“成语故事文化宫以后就和图书步入了正轨,我的打算是,到下马区寻找新的项目,夏区长,到时你可得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多照顾一下才是。”
夏想无所谓地笑了笑:“200亿资金是白书记的政绩,我插手不太好。”
古玉对下马区的事情也一直关注,就忽然问了一句:“不是今天有200亿投资项目要洽谈?你怎么没参加?”
不多时,曹殊黧被推出产房,脸上还挂着幸福的汗水,怀中抱着一个粉红的婴儿。他头上长了一层头发,安静地躺在曹殊黧的怀中,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在寻找什么,却又支撑不起身子。嘴巴还不时动不一动,让人无比怜惜。
又一声哭声传来,护士又喊:“6床,女孩。”
不过后事如何,他就不得而知了,正好今天当面问一问严小时。
夏想也湿润了眼睛……
好象就是为了验证严小时的正确性一样,随后又一声啼哭,护士又喊了一声:“10床,女孩。”或许连护士也感觉到了奇怪,还小声嘀咕了一声,“怪事,今天怎么就一个男孩,剩下的全是女孩?”
古玉有时复杂,有时又非常简单,她立刻答道:“严姐姐不太喜欢齐亚南,她说齐亚南不是她的菜,没有她想要的味道。”
尽管夏想在后世没有看过《吃晚饭》和《我花开后百花杀》两部史诗巨片,听说音、声、画一绝,看过之后绝对让人震憾到忘了情节的程度,但两部影片影响深远,盛况空前,不管宣传是史片还是巨片,能为成语文化宫带来宣传的,都是好片。
严小时埋怨过后,又笑盈盈地看了古玉一眼,却说:“你问古玉就知道了。”
几位美女都一起笑了起来。
“男人又不是菜,哪里有什么味道?”夏想笑道。
大事,儿子要出世了自然是了不得的大事,夏想只来得及吩咐了晁伟纲一声,就急忙开车离开区委大院,一路飞奔赶到了二院。
“你吃什么亏?”夏想不能理解蓝袜的思维,“让你提醒进入状态,你沾了多大的光?等于是黧丫头以身作则,给了上了一堂生动的示范课,你以后生孩子就轻车熟路了。”
有委屈有不甘有无奈也有满足和欣慰,只有夏想深知小丫头一句话之中的百般滋味,饱含着心酸和满足,还有许多日日夜夜的担心。
领导小组现在由安逸兴主事,彭梦帆辅助,实际安逸兴差不多放手不管,大事小事都由彭梦帆说了算,另hetushu•com外综合一处的王林杰也正式提为处长,方格提为副处长,对方格来说,算是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方格也流露出要随夏想来下马区的意思,不过夏想没有同意,他觉得方格还应该在省委多呆一年,然后到一个普通县去历练两年,而不是来错综复杂的下马区。
夏想就为严小时的成功感到高兴。
严小时和古玉各有各的幸福,也各有各的不幸。严小时的幸福是有一对相亲相爱的父母,但她的不幸应该是她和父母关系一般,因为夏想从未听她主动提出过父母如何如何。古玉的幸福是有一个和她相依为命的爷爷,她的不幸是父母早亡。两个人的相同点都是,家庭观念都不强,而且都有赚钱的能力,个性独立,不依赖男人。
曹殊黧是5床,虽然是单间,但也不知医院是故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总之每出生一个婴儿,在等候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张兰才稍微放了心,不过还是摇头说道:“你现在成家立业了,要尽量注意一些影响,和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容易犯错误。”
夏想头大了:“不行,绝对不行。让我儿子有好几个美女干妈,不是过早地开发他的审美观吗?美女环绕,不利于儿童的生长发育!”
夏想忙说:“我建议你到京城呆一段时间,看看京城的商机,顺便尽快完成学业,否则邹老对你的意见大了。”
夏想无奈一笑,老爸的想法是,有儿没孙不算扎根,有了孙子,才算夏家真正的后继有人。不过老爸还算开明,早就说过兄弟两人有一个人生了孙子就行,不强求都生小子。夏东是夏家的长孙,夏东的出世,为夏安减轻了不少压力。
古玉不解地问了一句:“怎么还有人不按顺序来?生孩子也抢?”
夏想见老妈的眼中有疑问闪动,心想恐怕老妈还真有点怀疑他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想了一想,还是说道:“殊黧生孩子,她应该会过来看看。”
“那就好,那就好,到时抱着两个孩子,可就乐开了花。”老妈喜滋滋地说道,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又说了一句,“连夏和夏东差了一岁多,你有一个干儿子,现在又有了亲儿子,两个都要疼了,不能有偏向。”
忽然,产房中传来了婴儿的啼哭之声,夏想大喜,以为儿子出世了,却听里面护士喊道:“3床,女孩。”
随后,夏想又问了严小时几句成语故事文化宫的现状http://m.hetushu.com
蓝袜羞红了脸:“我又不是生二胎,怎么能叫轻车熟路?你会不会说话?”
夏想老妈张兰走了过来,眼睛看了严小时和古玉好几眼,有点担心地说道:“老大,那几个女孩子是谁?她们是你的朋友还是殊黧的朋友?我看一个个都长得挺好看,不过都太好看了,看了让人有点担心……”
更让夏想想不到的是,一个化妆精美、脂粉较厚,并且穿着诱人的女子,竟然是秋爰。
如果说严小时和古玉的出现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的话,秋爰的现身就绝对让夏想吃惊不小,因为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秋爰打过交道了。
都哪里跟哪里?乱套了,夏想无心顾及这些问题,就问:“怎么样,大夫怎么说?”
“不管如何,要对了口味才成,女人,不能勉强自己,更不能委屈了自己。”严小时说道,“我不靠嫁给男人吃饭,更不想嫁入所谓豪门满足虚荣,我自己能赚钱养活自己,也赚得不少,一个人也挺自由自在,既然找不到最合适的,就不用非得嫁人不可……”
秋爰受宠若惊地连忙摆手:“夏区长客气了,我不请自来,不要见怪才好。”
又等了一会儿,里面还没有动静,夏想就有些焦急。严小时就款款地来到他的面前,先是冲张兰点点头,叫了一声“伯母好”,又对夏想说道:“也该你着着急了,女人怀胎十月,你可是轻松十个月,爸爸可是那么好当的?……”
“知道了,正在赶来,快的话,一个来小时就到了。”老妈笑逐颜开,“你弟弟也来了,他不放心你爸一个人坐车,就开车送他来。你弟弟也很高兴,说你生了儿子,他的压力就减轻了。”
古玉还在领导小组工作,没有到下马区工作,因为她最近工作还算顺利,她又暂时不想离开领导小组了。不离开正好,正合夏想心意,他也不想古玉也跟到下马区,现在下马区政治上不稳定,经济上没有秩序,不太适合古玉。
小T恤、牛仔裤,简简单单再普通不过的打扮的是古玉,美人如玉,衣着再简单,也掩饰不住天生丽质,尤其是她如玉的肌肤和如花的笑靥,绝对是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古玉还以为生孩子也按床排号,就说:“4床了,快了,下一个肯定是黧丫头了。”
曹殊黧见到夏想,本来还略带幸福和满足的表情突然一滞,随后却涌出了眼泪,对夏想说了一句:“大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