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9章 不要欺负女人

就是成达才现身,也没有这么惊人的场面!夏想一脸笑容,淡然地站立在当场,几位大领导,要么低头装喝茶,要么脸色不善说不出话来,就付先锋还好一些,一脸镇静地和夏想应付自如。
谭龙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崔向朝他瞪了一眼,只好重新坐下。
夏想将楚彤带来了出来之后,楚彤心思剔透,马上就提出要偷听他们的谈话。夏想也猜测几个人聚在一起肯定有要事要谈,就叮嘱楚彤小心行事。楚彤却嫣然一笑,说道:“放心好了,夏区长,红袖添香在开茶楼之前,是一家按摩厅,房间里有不少暗格……”
崔向的脸色就十分地难看。
哪怕最后宋朝度功败垂成,没有如愿接任常务副省长,就算是吴家来人也好过付家来人。真要是付家人空降过来,在燕省常委会中就会实力大增,对燕省,对他个人,绝对不是一个有利的消息。
付先锋以为夏想就会离去,没想到他又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刚喝了一口水压下心头的烦躁之意,就突然一口水卡在嗓子里,顿时猛烈地咳嗽起来。
夏想原本以为既然是连若菡听来的消息,应该是吴家的手笔,没想到,竟然是付家有人空降过来。虽然付先锋没有百分之百的肯定,但似乎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
崔向虽然心中还是不大痛快,但他也知道阻挠不了付家的手段,韦志中空降总好过宋朝度接任。尽管说来以后韦志中是不是真如付先锋所说,将燕省当成跳板,回京城大部当部长,也不好说。万一到时情况有变,韦志中直接在燕省扶正也大有可能。
崔向心中稍安,勉强一笑:“我代表省委欢迎韦志中同志来燕省工作。”
楚彤并不清楚几人谈话中哪些话是重点,就差不多都复述了一遍。夏想和邱绪峰听了,都是一脸惊讶。
邱绪峰也没有避讳夏想,直接拨通了老爷子的电话,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实情。
邱绪峰才懒得掺和,直接到了房间等候。
夏想和邱绪峰喝了一会儿茶,先是说了说楼上发生的事情,邱绪峰就对谭龙嗤之以鼻,又对付先锋连连摇头,随后说到付朵朵怀孕,付先锋要当舅舅时,楚彤敲门进来。
楼下的一处雅间,夏想和邱绪峰相对而坐,正在喝茶论事。
夏想大汗,由按摩厅改造成如此有情调的茶馆,反差也太大了一点,怪不得这么偏僻。
“咳咳!”马霄好象呛着了一样,http://www.hetushu.com咳嗽了起来。
夏想走后半晌,四人竟然没有说出一句话,都心中十分愤恨和不满,但又实在找不到发泄口,不能拿夏想怎么样,几人就都憋闷无比。
邱绪峰是他的妹夫,虽然不是亲妹夫,也是堂妹夫,关系很近。邱绪峰刚才真在下面的话,岂不是将谭龙的无理取闹听得一清二楚?再让他上来做什么?让他看自己的笑话,好回去后学给付朵朵,然后当着堂妹付朵朵的面嘲笑付家人没有水平?
他也就将无奈发泄到了茶水身上,一杯接一杯喝个不停。
夏想见目的达到,呵呵一笑:“不见?不见就算了,各位领导慢用。”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对崔书记来说,是好消息,对宋朝度来说,就是坏消息了。”一想到付家的精心安排,刚才因为夏想的出现而带来的负面情绪一扫而光,付先锋又恢复了神采,笑道,“不出意外,应该是韦志中空降过来任常务副省长。”
付先锋找崔向前来确实有要事要谈,本来以为谭龙闹腾闹腾,不过是一笑了之的事情,没想到夏想意外杀出,弄得所有人都没有了兴趣。不过今天的事情事关重大,又必须要谈,就说:“崔书记别急,今天确实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情,是关于马万正调离燕省的事情……”
对于谁和马万正搭班子唱戏治理一省,崔向一点也不关心,他最关心是马万正走后的空缺:“常务副省长的职务,京里有没有想法?”
有同样想法的应该还有吴家和梅家。
而且常务副省长的位置非常关键,上,可以牵制范睿恒,下,可以制约宋朝度。如果再运作得当,联合崔向再将叶石生拉拢,燕省现在的平衡局势会被打破,就会朝着不利于夏想的方面发展。
楚彤就更觉得她看不透夏想了,也对夏想在好奇之中,更多了一丝敬畏。
其实今天和夏想会面之人只有邱绪峰一人,并没有严小时和范铮,夏想抬出他们不过是扯虎皮做文章,故意吓谭龙一吓。他也知道提成达才不如不提,更会让谭龙几人看不起楚彤,索性就搬出了严小时和范铮,以他和二人的关系,需要用他们当挡箭牌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几人都没有注意到,跟随夏想一起出去的楚彤却一直没走,她就躲在旁边房间的一个暗格之中,既十分安全地隐藏了身形,又将刚才和_图_书几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邱绪峰脸上的惊讶也表明,他也是一点都没有听到风声。
不用说,韦志中肯定是付家的中坚力量了,惊动了付老爷子亲自出面,付家下的力气不小。崔向听了,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付家如果再空降到燕省一个常务副省长,他在付先锋的眼中就更没有分量了。他问鼎省长宝座的主要对手由马万正换成了韦志中,难度反而更大了,可以说因为有付家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韦志中比马万正的优势更大,如此一来,他的省长之梦基本上就宣告破灭了。
“什么?”崔向大惊失色,随后一想又立刻一脸欣喜,忙问,“具体是什么情况,快说来听听。”
邱绪峰不满地说道:“你我之间都老朋友了,还用这样试我?邱家是什么态度,你会猜不到,还用我再重复?”他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对夏想的无奈,还是对付家的无语,又说,“你也不用用激将法激我,韦志中空降到燕省,不符合邱家的利益,我会即刻告诉老爷子,相信他会出手阻止。”
崔向的心思付先锋心知肚明,也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付先锋笑着劝慰:“崔书记不用多想,韦志中来燕省是权宜之计,只是一个跳板,不会在燕省干得太久,一两年后回京城,直接进大部担任部长。”
付先锋哈哈一笑:“韦志中空降过来,不但可以压制宋朝度,牵制范睿恒,还可以和崔书记、马部长在常委会上形成呼应,绝对是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到时再拉拢了叶石生,燕省就是我们的天下了,是不是?”
“韦志中?”韦志中是谁,崔向没有一点印象。
付先锋见形势不对,知道再耗下去没什么必要,也知道今天算是找不回场面了,只好摆摆手说道:“既然你有客人,就先去忙好了。楚总有客人要招呼,就不用管我们了。”
只有马霄立刻反应了过来,一脸喜色:“韦部长?当真?”
夏想很有礼貌地请楚彤先出去,等楚彤走到外面之后,夏想一只脚在门外,一只脚在门内,回头冲付先锋又说了一句:“付书记,今天我还邀请绪峰,他刚才和我一直在楼下,本来他也想一起上来打个招呼,我觉得不太妥当,就没让他上来。我想向您请示一下,要不要请绪峰上来见个面?”
言外之意是,怎么着,一个小小的红袖添香也能和省长扯上关系!
过了不知多久,谭龙猛hetushu•com地一拍桌子,怒道:“不能就这么算了,夏想欺人太甚,我要找他算帐。”
夏想就笑:“喝茶,喝茶。”
“这件事情谁也不要外传,如果做不到,我宁肯不说。”付先锋神秘地说道,他向来以他掌握最新的消息而引以为傲,“因为此事事关多方利益,万一走露了风声,事情有了变故的话,就不好交待了。”
别人还说好,夏想最刁钻古怪了,坏主意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没事还好,一旦有事被他抓住,凭夏想现在的能量不能拿在座的几人怎么样,但他想弄得几人灰头灰脸的,也不在话下。关键还是,夏想有后台,在座的几人一般情况下谁也奈何不了他。
夏想摇头一笑:“和我倒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过认真算起来,也算有点关系。严小时比较喜欢喝茶,也有意开一家茶馆,我就介绍了她和楚彤认识,让她先向楚彤学习学习,今天正好约了她过来,正好在楼下听到谭市长洪亮过人的声音,就想既然各位领导在此,我就该有礼貌地露个面……”
尤其是夏想,更是大大出乎意外。
夏想看似漫不经心的手段之中,暗藏凛冽的杀机,付先锋一听之下又惊又怒,才被呛得满脸通红。
几人一起点头。
200亿投资的真正内情,付先锋没有告诉在座的任何一个人,他此言一出,几人顿时惊问:“怎么回事?”
楚彤站在夏想身后,心情稍微平静之后,不由惊讶万分,心想夏想不过是一个区长,在座的几人都比他官大了不少,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怎么看他们的表情,好象都挺忌惮夏想一样?
楚彤极有眼色,一见夏想和邱绪峰的神情,就知道他们有要事要谈,就提出告辞:“谢谢夏区长出手相救,我会一直记在心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就在外面,有事可以随时叫我。”
付先锋自知失言,打了个哈哈:“等时机成熟时,再向大家透露,来,喝茶,喝茶。”
夏想抬出严小时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警告谭龙不要胡来,严小时和范睿恒之间的关系,在座的几人就算不十分清楚,也都知道个大概。
马霄也吃过夏想的亏,看夏想也不顺眼,但偏偏夏想来得还真是时候,他和夏想又没有什么交情,就更是埋头不语。他也知道,夏想在省里和市里的关系网太复杂了,他一个外来的宣传部长,根基还不稳,动不了夏想一根汗毛。
www.hetushu.com谭龙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崔向冷哼一声:“找谁算帐?要不是你主动惹事,今天我们聚会,哪里有这样的不痛快发生?你找楚彤算账,怎么算?范铮在下面,你想让范睿恒看你不顺眼?你找夏想算账,他滑不溜手,你算得过他吗?”
不一会儿,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付先锋一时得意之下,又说了一句:“夏想……就先让他得意得意也没什么,他还年轻,经历的事情太少了,用不了多久,等他发现费尽力气的下马区的经济建设的成果,最后成了别人手中的利润,他到时想哭也哭不出来了,哈哈。”
崔向正因为寻思马万正的事情而不快,现在哪里有心思再因为一点争风吃醋的小事而分心,就不由心烦起来,摆手说道:“先锋有什么事情要谈,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谭龙被夏想呛了一下还没有缓过神儿,只干瞪着眼睛,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崔向最近正为此事心烦,突然听到马万正要调离燕省,顿时喜出望外。
以后是以后,现在是现在,只要现在不是宋朝度上位就成。崔向想通之后,也觉得轻松了许多。言谈之间,也渐渐恢复了常态。
崔向就不停地喝茶,喝闷茶,心情郁闷之极。
楚彤看了邱绪峰一眼,欲言又止。夏想明白她的意思,就说:“没关系,邱市长不是外人,有话直接说。”
老爷子在另一头说些什么,夏想没有听到,不过他心中断定,邱家得知消息之后,肯定会暗中出手阻挠付家的计划。上一次付先锋的200亿投资,已经让邱家感觉上了一当,当了看客,已经不舒服了一次,此次如果还让付家再悄无声息地拿下燕省的常务副省长的位置,邱家就更感觉大失颜面。
拿足了架势,付先锋才说:“马万正要动一动,调到西北某省任书记,你们知道是谁担任省长吗?”
夏想点头,顾不上和楚彤客套,就和邱绪峰切入了正题:“你也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夏想今天凑巧正好邀请前来燕市汇报工作的邱绪峰来红袖添香坐一坐,刚进门就被服务员拉住,说是楚总被几个人叫进了房间,一直没有出来——上次夏想和成达才的关系,服务员看得出来,所以十分信任夏想,也可能和夏想面相容易让人信赖有关——夏想也听出了是谭龙的声音,就悄悄上楼,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才进门。
夏想既然出面帮楚彤圆场,就打定了帮人和-图-书帮到底的心思,他也清楚眼前的一关好过,就怕谭龙秋后算帐,所以才故意虚晃一枪,好让付先锋开口问问红袖添香有什么来历。
“我也觉得是。”夏想沉思了片刻,又说,“付家想空降人到燕省,吴家不会同意,梅家也不会乐意,你们邱家,是什么态度?”
“十有八九。”付先锋一脸笃定,随后又解释一句,“不过在事情没有完全敲定之前,还是不敢说是百分之百。关于韦志中的任命,上面争论挺大,但老爷子亲自出面了,应该问题不大了。”
邱绪峰无奈一笑:“知道你不肯承认,算了,不勉强你。不过你要记住一点,除非涉及到家族之间的重大交易,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之间要比我和付先锋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夏想就暗暗庆幸,邱绪峰来得还真是时候,来早不如来巧,正好无意中得知了如此秘密的消息。当然,也怪谭龙见色起意,想要沾楚彤便宜,也是他太小看女人了,不要认为女人就天生好欺负,有些女人发作起来,也同样有过人的手段和让人防不胜防的机心。
付先锋踌躇满志,认为随着韦志中的空降,付家在燕省的势力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假以时日,夏想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手捏死的小虫罢了。
崔向只是看了夏想一眼,就假装若无其事地低头喝茶,其实心中也在翻江倒海,十分后悔没有制止谭龙。要是他知道夏想会出现,说什么也不能让谭龙做出刚才的丢人之举。因为他知道夏想的手段,最会于无声中见惊雷,指不定突然就会冒出什么整人的办法。毕竟刚才在房间中发生的事情,传了出去也不好听。
崔向和谭龙一下反应过来,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马霄见崔向和谭龙还没有想起韦志中是谁,就笑着解释了一句:“韦志中是文化部副部长……”
谭龙也是一脸疑惑,想不起来韦志中是何方神圣。
一句话打击得谭龙泄了气,无奈地说道:“哪怎么办?”
“没有。”邱绪峰也是大惑不解,“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传出,付家不可能一手遮天。一个燕省的常务副省长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定下来的,这件事情有点古怪。”
夏想似乎还意犹未尽,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我今天也邀请了范铮一起喝茶!”
夏想伸手拿起茶杯笑道:“看,我本来问的是泡茶的水是不是有问题,你非怀疑我说你的茶叶不好,多心了不是?想错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