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1章 刁难

哪里有上级给下级送礼的道理?谢源清的话,相当于在他的脸上当众打了一个耳光。
不过幸好谭龙安排了一件事情,让他心情大好——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谭龙视察下马区工作去了,此时夏想应该正在全程陪同,说不定还会被谭龙横挑鼻子竖挑眼地说上几句。
谭龙脸上就有喜色,就笑着摆摆手:“我也只是一个提议,并没有经过严格论证。具体工作,还是需要规划方面的专家去做。”
可是夏想是不是东西他说了也不算,而且夏想说的理由也确实充足,同时意思也很明显,就是抬陈风和胡增周压你了,难道不行?
谭龙的话绝对就是故意找事了,组织专家论证……什么时候组织,什么时候论证就在两可之间了,也许他一直拖着不组织不论证,工程难道就一直停下去?就算组织了专家进行了论证,什么时候得出安全方案,方案是不是合理,就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白战墨连忙附和说道:“谭市长说得对,架设一座高桥,不但让天堑变通途,也缩短了市区和常山县之间的距离,以后由下马区到常山县,就不必再绕道107国道了。”
康少烨见政府班子的三个人都不接话,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夏区长,谭市长的指示精神,政府方面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白战墨语气不善地说道:“源清同志不要乱讲话。”
夏想无奈地叹息一声,谭龙就是要故意报复上一次红袖添香的事情,身为领导,公报私仇,也是让人无语。但实际上官场之上,实在是不乏和谭龙类似的官员,或者说,数不胜数。
谭龙所指的公园正是远景集团开发的水景公园,他的问题如果深思的话,类似于无理取闹了。任何公园都会有安全隐患,就算公园的旁边没有河,公园之中也有池塘和假山,池塘能淹人,假山能摔人,难道公园就不能开放了?
谭龙首先视察了区委区政府的工作环境,在看了看夏想的办公室后,委婉地提出了批评意见:“夏想同志的办公室,比我办公室还要奢华,是不是过于奢侈了?党员干部,首先要有艰苦朴素的作风,而且下马区是新区,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一个办公室,能满足基本的办公条件就可以了,何必装修得这么好,是不是?”
谭龙所指的地点离107国道大桥不过500米,形不成有效的分流,www.hetushu.com也不利于下马区东部的车辆通行,基本上是一拍脑袋的决定,不值得论证。夏想不接话,根本就是给谭龙面子。
谭龙气得不行,目光一扫,发现墙上挂着一副字画,上写几个大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他就又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说道:“夏区长的字画不错,怎么没有署名?是不是哪位名家的作品?署名了,可就价值连城了。”
夏想没少见过屁股决定脑袋的决策出台,甚至有领导喝醉之后出去小便,旁边人问在哪里修建纪念碑好,领导就随手一指小便之处,说:“这里就最好。”结果最后还真的建在了那里,幸亏事情没有流传开来,否则还真是成为了笑柄。
夏想没说话,只是笑。陈天宇欲言又止,谢源清却是摇头一笑,没有理会谭龙的高谈阔论。
以谭龙为首的下马区党政一班人,簇拥在谭龙周围,浩浩荡荡地沿着河岸漫步。谭龙指指点点,就下马河的各项工作做出了一系列的指示,比如要加强安全防护,要注意防止水土流失,要保持河水清洁,可以说不少话也说到了点上,夏想也就连连称是。
自此以后,施长乐才对夏想口服心服,死心塌地。但其实事件也完全出乎夏想的意料之外,并不是夏想的手笔!
建设大街为市区一条主要街道,最南端通到南二环,最北端通到下马河。目前市里和常山县之间只有一条107国道相连,交通很不便利。因为107是国道,大车太多,交通堵塞十有发生。而107国道跨越下马河之上,有一条原有的大桥。
夏想也早有了架设大桥的设想,不过不是修建在这里,而是在建设大街的北端。
几天后,下马区的局势异常的平静,长基商贸带来的200亿投资热潮似乎还没有兴起,就已经消退,让人感觉到十分不解。不过大家都没有深思其中的原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省里的局势吸引了过去,因为关于常务副省长马万正调走的传闻已经落实,马万正离任在即。
言外之意暗指是不是变相收受了贿赂。
唯一有一点让他心情郁闷的是,据可靠的消息,在名品时尚对面正在秘密装修的海龙大厦,有可能要开一家高档百货,将会对名品时尚形成强有力的竞争。究竟是谁悄无声息地买下了整座海龙大厦和图书,并且要故意和名品时尚作对,付先锋查了半天也没有查出对方的底细。对方隐藏得很深,能查到的资料十分有限,而且法人代表也是无名小卒,显然是关键人物故意躲在背后,不肯露面。
谭龙见夏想态度诚恳,不免暗暗自得,心想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就是当众压你来了,怎么着?你再有本事,还能当面顶撞上级领导?哼,估计你也不敢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而且他也相信,在牺牲了华南某省的巨大利益换取了吴家的支持之后,即使邱家和梅家联合反对,也难以推翻吴家和付家的精心筹划的行动方案,韦志中必定能够上任。
一行人就移步到了下马河,继续视察工作。
但又不能直接出面找陈风,在谭龙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陈风就是是市委书记,也不好直接插手,否则也会落人口实。而胡增周未必肯出面帮忙,因为现在胡增周已经和他不再同路。
康少烨也是连连点头:“谭市长目光高远,领导就是领导,果然眼光独道。区政府一班人怎么就没有发现在这里可以架设一座可以提升下马区经济的高架桥呢?由此证明,我们的同志们还需要再加强学习,再努力提高自身能力,才能跟上经济建设的步伐。”
“表面上的话好说,万一出了问题谁负责?”谭龙憋了一肚子的气,今天本来是找毛病来了,没想到处处被顶了回来,他就无比郁闷,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回来才行,正好发现了水景公园不是问题的问题,就借题发挥,“我看不如这样好了,公园的施工暂停,等我回去后组织市里的专家进行考察论证之后,等研究出一份经过多方认可的安全方案之后,再重新开工好了。”
谭龙虽然刚才的套话讲得还算有点见解,但架设大桥的提议就纯属是瞎指挥,也是屁股决定脑袋的胡言乱语。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视察。
与宋朝度的失落相比的是,付先锋踌躇满志,春风得意,他从京中得到了消息是,韦志中的提名已经报到了中组部,而且据说中组部也初步通过了考察,只要获得了中组部的提名,韦志中的空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走不多远,谭龙用手一指眼前的河道说道:“如果在这里架设一座高桥,应该会为下马区的经济腾飞注入新的活力。”
与此同时,关于京城空降常务副省长的风声,也是越传http://m•hetushu•com越广,甚至甚嚣尘上。所谓三人成虎,不管是真是假,所有人都认定宋朝度接任常务副省长的愿望已经落空了。
下马河两岸现在初具规模,放眼望去,一片繁忙景象,工人们人头攒动,忙碌个不停。除了种植了观赏树木之外,沿岸开始修建各种商业设施,报亭、小吃摊点等等,给人一副欣欣向荣的画面。
不料夏想随后话题一转,又说:“可是当初装修办公室的时候,陈书记和胡市长都亲自指示,一定要装修得豪华大气一些,也好有利于以后招商引资的工作开展。领导就是领导,看待问题比较全面,身为下属也就只好服从了。”
就让付先锋有点小小地上火,摆明是故意针对名品时尚,却又躲在幕后。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分明就是要针对他。
河水碧波荡漾,因为刚通水游人不多的缘故,河水十分清澈,水中有几艘游船,游船是古典样式,正在试水,映照得景色如诗如画。
夏想确实为难了,停工,势必会有不小的经济损失。不停,常务副市长的话又不能不听。如果真按照谭龙所说的去做,水景公园的工程必定大受影响。
子龙大桥是夏想和陈天宇商议的结果,就是在建设大街的北端修建一座跨河大桥,连通市区和常山县县城,以后市民再去常山县,就不必再绕行107国道了,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而跨河大桥以三国英雄赵云命名,名子龙大桥,也是具有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一句话说得够重,让施长乐大感面上无光,不过他也知道是夏想对他的警告,意思不要再左右不定了,如果再不坚定立场,以后别想有好脸色。
让施长乐没想到的是,夏想一语中的,几天后,燕市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大事,大事所带来的深远影响,施长乐看不到也察觉不到,他层次远远不够,但直接的影响就是,以后下马区的财政拨款非常顺利,再也没有任何拖、卡、扣的情况发生。
施长乐悻悻地走了,有不甘有无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区长?谁让他立场不明?他心中还是有点不服气,和宋省长关系好怎么了?又不是和胡市长或谭市长关系好,财政拨款问题,宋省长说了也不管用,胡市长和谭市长说了才管用,才有钱。
谢源清依然是一样的轻笑的声调:“我没可没乱讲话,我hetushu.com在京城一位首长家中见过一副相同的字画,不管是起笔还是落笔,一看就和夏区长的这副出自同一人之手。不同的是,首长的字画,是有署名的……”
康少烨却有意刁难一下,非要让政府方面表态,夏想就有些生气,就对陈天宇说道:“天宇同志向谭市长汇报一下子龙大桥的设想。”
燕市的正职,狭义上讲,是陈风和胡增周。广义上讲,各部部长也勉强可算正职,谢源清向来说话只说一半,但此话一出,谭龙立刻脸色大变。
陈天宇的话还没有说完,谭龙的脸色就变得极差,不耐烦地打断了陈天宇的话,不悦地说道:“我只是提一个假设,用不着向我做工作汇报……”
谭龙选择在此时视察下马区,绝对有私人因素在内,上一次红袖添香事件之后,让他郁闷了很久,想找楚彤麻烦,又始终不敢冒着得罪范睿恒的危险,想找夏想麻烦,一直没有想好对策。忽然有一天就灵光一闪,可以以视察工作为由,到下马区给夏想好好上上一课,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他一点难堪。
施长乐见又吃了一个软钉子,心里憋屈,得,现在在书记和区长面前都不落好,怎么办?想起了宋朝度和夏想之间的通话,本来他也知道不该问,不过因为刚才夏想的态度十分亲切,他一咬牙,就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领导和宋省长关系不错?”
夏想本来一脸笑容,顿时冷了下来,不快地说道:“与工作无关的问题,不要浪费时间。”
夏想再不满意也得忍着,市长指示工作,你一个区长不听也得听,是不是?
可以说,谭龙摆明了就是告诉夏想,我就是要故意拿你一番,你能怎么样?常务副市长的话,你敢不听?不听就是不懂事,不懂官场规矩,就有了足够的理由让你下不了台!
当然,谭龙的指责也有点道理,燕市缺水,一般公园的池塘都是一滩死水,深不过两三米,勉强可以划行小船,远不如下马河河水浩荡。
白战墨也是大失颜面,忙说:“请谭市长参观一下下马河的美景!”
“咳咳……”谭龙自讨没趣,大为不快,但又不好开口相问究竟是谁的字画,因为问出来之后,只会更没趣。
付先锋猜对了,谭龙此时正在白战墨和夏想的陪同之下,视察下马区,并且针对下马区区委区政府工作之中的各种不足,提出了批评意见。
陪同谭龙视察工作的和*图*书下马区的主要领导有,书记白战墨,区长夏想,副书记康少烨,常务副区长陈天宇,副区长谢源清。
就让他怀疑是不是背后有夏想的影子。
夏想就只好解释说道:“水景公园和下马河连成一体,是水景公园的最大特色,也是燕市唯一一个拥有下马河的公园。公园在设计的时候,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安全问题,在下马河畔修建一处人工沙滩,同时还会设浅水区,在浅水区和深水区之间,还有栏杆,另外还会有其他的常用的救生设施……”
韦志中来到燕省之后,基本上省里的大局已定,接下来他再平衡一下市里的局势,夏想在下马区就寸步难行了。想起夏想在红袖添香给他带来了屈辱,以及他赤裸裸的嘲讽,付先锋就心绪难平,恨不得立刻将夏想踩在脚下。
夏想摆摆手,意思是不用在意,正想说几句什么,谭龙却又用手一指远处,用质问的口气问道:“夏想同志,在离河岸不到几百米的地方修建公园,是不是有安全隐患?万一游人在公园游玩时落河,公园就失去了游玩休闲的意义了!”
谭龙被噎得差点骂出声来,心想好一个夏想,绕了一大圈,抬出了陈风和胡增周来压他,还借高抬陈风和胡增周来贬低低,真不是个东西!
陈天宇尴尬地闭了嘴,看了夏想一眼。
白战墨心想夏想顺着谭市长的话向下说,是做自我批评了?他倒是挺会来事,挺会说漂亮话。
陈天宇正心中有气,一听夏想吩咐,就说:“根据人流和车辆通行的计算公式,再结合市区和常山县之间来往车辆的实际情况,经过一系列的研究,再参考了其他兄弟城市的先例,最后得出的科学的结论是,跨河大桥最适合修建在建设大街的北端……”
夏想就知道谭龙是找事来了,是对上一次事件的报复,他一脸平静地说道:“就是,其实办公室里面,有一桌一椅一沙发,再有一台电脑就足够了,我也一向认为办公室还是以简洁实用为主……”
就连宋朝度也不再抱有希望,心情格外沮丧。
夏想还没有回答,谢源清轻笑一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副字画是燕市某位领导的手笔,提醒一下,可是正职呀……”
夏想看了白战墨一眼,见白战墨一脸平静,仿佛事不关己一样,心中暗想好一个区委书记,政绩你要,责任我担,还真是深谙官场之道。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计上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