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3章 一败涂地

大意了,太大意了,居然被吴家耍得团团转,吴家老头简直太可恶了,心机太深不可测了。
只能打碎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咽!
付老爷子微闭了双眼,摆摆手说道:“我累了,要休息休息,以后如何进行,如何再还回来,你去运作好了。”
在得知谭龙调离的一刻起,付先锋就知道中计了,中了吴家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他连假也顾不上请,直接开车就返回了京城,一路上连打几个电话,在还没有到了京城之前,就已经听到了省委常委会尘埃落定的消息,直让他一时神思恍惚,差点出了车祸!
“别一副你好象吃了多大亏的口气,告诉你夏想,你让邱绪峰出面,也说动我出面,然后吴家就坐收了渔翁之利,既得了付家的好处,又有了足够的收手的理由,现在付先锋应该回了京城,估计正和付家老头坐在一起大骂吴老头。”梅升平才一点也不承夏想的人情,继续对夏想用不满地口气说道,“韦志中的事情要黄了,宋朝度要上位了,当然,高晋周也沾光了。毫不夸张地说,付家在此次事件之中,一败涂地,什么都没有收获。吴家既在燕省站稳了脚根,又在燕市安插了人,一举两得。吴老头果然厉害,一出手还是和当年一样犀利,让梅家和邱家都当了看客。”
付老爷子此话一出,付先锋也知道爷爷有点气糊涂了,事已至此,恐怕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想要弥补损失,去找谁?去找邱家和梅家?不可能,付家也不是没有对邱家和梅家做到釜底抽薪的事情!去找吴家算帐?吴家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付家,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梅升平却没有向他透露过多的消息,只是微有兴奋之意地说道:“有些内幕你不知道也好,知道太多,反而对你的成长不利,毕竟你现在层次还低,做好眼前事就行。于繁然来到燕市之后,总体来说对你有不利的一面,但也有有利的一面,就看你如何把握了。反正这件事情,都是吴老头的手笔,付家被他耍了,邱家和梅家被他利用了,还是通过你的手,你得想办法补偿我才行。”
怪也只怪付先锋对楚彤美色的垂涎三尺,也怪谭龙的无理取闹,才让楚彤知道他们几人是谁,也才特意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否则楚彤哪里有闲心去偷听他们说些什么。
康少烨听到之后,呆坐半晌没有动弹,面无表情,眼珠却转个不停,也不知在寻思什么www.hetushu.com
付先锋犹不解气,又看到角落里摆放着一只半人高的瓷瓶,他盛怒之下,一脚飞出,就将乾隆年间的瓷瓶踢得粉碎——据说一只远不如这只瓷瓶的同为乾隆年间的粉彩镂空瓷瓶在后世,拍卖出了5.5亿人民币的高价,如果让付先锋知道他一脚踢碎了几亿元,他估计又会心疼至死。
吴家本来就比邱家和梅家强大不少,真要用心插手燕省的事务,也会步步得手。而付家本身不如邱家和梅家,却想贪心不足蛇吞象,就让邱家和梅家大为不满了。人都有欺软怕硬的共性,吴家既然强大,再强大一点也没有什么,所以在燕省和燕市同时得手,梅升平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如果本来实力最弱的付家在燕省势力坐大,他就会心里不服,邱家也会是同样的感觉,说白了,就是不想让本来不如自己的一方势力超越自己。
付老爷子一转念也想通了此中环节,叹息一声说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没法更改了。刚才我在楼上通话,中组部的理由也很充分,燕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都对韦志中的空降持反对意见……事情在没有敲定之前,已经惊动了各方势力,正是吴家想要的效果,也给了他们充足的理由,不是他们不支持,是邱家和梅家的反对太激烈,是燕省方面也不赞成……”
吴家的最高明之处就在于,一直非常默契地配合付家,让付家挑不出任何毛病,而且态度也非常积极,自始至终没有一丝异常,甚至在韦志中的提名报到了中组部的时候,吴家还出面说了好话,也默认了中组部的提名,但就在中组部即将通过提名向上提交之时,突然节外生枝!
夏想就笑:“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区长,有什么能量能让堂堂的省委组织部长看上?梅部长不要取笑我了。”
夏想从梅升平的口气也听了出来,梅升平不满归不满,也对目前的局势还算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估计也是付先锋上一次借吴家之手的事件影响太恶劣了,政治上丰收不算,还要经济上丰收,让其他三家都大失颜面,吃相有点太难看了。
付老爷子却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根据可靠的消息,吴家并没有暗中通知邱家和梅家,邱家和梅家是通过另外的渠道知道的……”
“怎么没有?”梅升平摆出一副吃定了夏想的口气,“上次晓琳应该对你说过,晓木要到下马区寻找商机http://www.hetushu.com,他已经到了燕市,我让他找个时间去找你……”
对付先锋个人来说,也算是在此次付家巨大的失利事件之中,最大的意外收获了。
付先锋一腔怒火突然没有了发泄的对象,颓然坐在沙发之上,一脸愕然:“还有谁能知道这么秘密的运作,而且还能同时认识邱家和梅家,除非是……夏想?”
夏想此时此刻才算彻底明白了老爷子的万全之策。
联想到刚刚卸任的团中央第一书记吴才江,于繁然是什么来历就呼之欲出了。
付先锋焦急在房间中转来转去,等候老爷子从楼上下来。老爷子上楼去打电话,一去半个多小时还没有下楼,可见这个电话打得非常艰难,也非常辛苦。时间越长,证明事情转机的可能性越小,他的心情就越烦躁。
京城,付家。
吴家此次出手,固然有借助了邱家和梅家的计谋在内,但实际上就算吴家不算计邱家和梅家,基于不想让付家一家独大的出发点,邱家和梅家也会主动出手,所以是不是由夏想从中周旋并不是关键因素,当然,因为有了夏想出面,吴家就更可以躲在幕后自得其乐了,连一点邱家和梅家的压力都不用承受。
夏想,也是吴家的幸运星。
付先锋在房间中也不知转了多少圈,就等老爷子再出面打通关系,看事情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心中焦急万分,第一次体会到了热锅上的蚂蚁的滋味。
邱家和梅家联合出力,威力非同小可,但如果吴家坚持的话,再有付家力挺,邱家和梅家也未必能得手。但恰恰在此时,吴才江外放离京,而吴家老爷子旧病复发,住进了医院,谢绝一切客人探望,而付家当初事事是和吴老爷子商定的,吴老爷子一病,吴家无人主持大局,吴才洋又是置身事外的态度,等于是付家一家面对着邱家和梅家的重压,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有点支撑不住了。
节外生枝就是——一直蒙在鼓里的邱家和梅家同时出手,联合施压,发动各方力量强行阻止了中组部的提名。
即使是动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最让付家气急败坏的是,因为邱家和梅家的联合施压,中组部随即就压下了韦志中的提名,给出的答复是,要听取一下燕省省委的意见。付家就明白其实自始至终吴家就根本没有让韦志中空降成功的打算,吴老爷子一病,邱家和梅家联合出手,中组部反应迅速,一切的一和*图*书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事情完全在吴家的掌握之中,完全在按照吴家的节奏进行。
又一想,摇头说道:“也不可能,以夏想现在和吴家的紧张关系,他不应该知道内情,吴老头也拉不下脸面发话让夏想出面,毕竟他刚刚出手打压了夏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与常务副省长的失利相比,谭龙被调离燕市在付先锋心中几乎没有激起太大的波澜,他甚至来不及替谭龙惋惜一下,就完全沉浸在了被吴家耍弄的愤怒之中,也对邱家和梅家的联合出手,深恶痛绝。
“他还没有想好,我也不管他的事情,反正交给你就成了。”梅升平的态度近乎耍赖,“你不管也得管,因为你欠了我的人情。”
慕允山和滕非则是关起门来商议半天,也没有商议出什么结果,最后两人都一脸无奈地离开了办公室。
付老爷子一脸黯然地看向了窗外,窗外日薄西山,夕阳斜照,忽然间就心生萧索之感:“我老了,真的老了,再也不是当年指挥若定的常委了!输了,败了,先锋,放手吧!”
幸好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怒火无法发泄,因为这一次,付家败得太惨了,不但被吴家当猴一样耍了一次,还有苦说不出,连埋怨吴家都找不到理由。
付先锋见到老爷子的一刻起,心,就沉到了谷底。他急忙向前扶住老爷子,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爷爷,怎么样了?”
付先锋的心就越沉越深,心中的怒火就越烧越旺,几步上前,一脚又将瓷瓶踢碎,骂道:“吴家真不是东西,肯定是他们暗中做的手脚。”
夏想基本上理清了事情的脉络,也知道他在其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心中也十分高兴。不管吴老爷子是不是承他的情,总之他间接帮了吴家,估计老爷子也会对他稍微有点好感。
本以为和吴家谈妥了条件,付家自认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并且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认为完全可以换取吴家的支持和信任,在吴家帮助之下拿下燕省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实际上,吴家在一开始,也非常配合付家的运作,始终将邱家和梅家瞒得死死的,而且前期工作做得也非常到位,几乎就要成功了。
是的,几乎就要成功,眼见就要到手了,但就在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之时,意外发生了。为什么总有该死的意外发生?付先锋越想越气,伸手拿起桌上一支烟灰缸,狠狠地摔在地上——水晶材质的价值昂贵的烟灰和-图-书缸被摔得粉碎。
付先锋再也忍不住悲愤,被老爷子的凄凉感染,哭了起来:“爷爷您放心,我们还可以从头再来,还可以立足京城,放眼全国,一个小小的燕省,更不在话下。”
付家不肯认输,前期工作准备得太充分了,认为是必胜之局,怎么甘心失败?但吴老爷子病重不能出面,总不能强行将人家从医院拉出来,虽然付家心里也明白,吴老爷子是托病不出,是故意在关键时刻撒手不管,但吴老爷子前一段时间确实动过手术,现在有病也说得过去,付家再怀疑再不满,也不敢拿老人的病情说事!
“燕省可不是小小的燕省,燕省拱卫京城,别看经济上没有突出的地方,但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尤其是新一届领导班子制定了建设大京城的概念,要将燕省的优势和京城的优势结合起来,建立一个大经济圈。吴家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精心制定了计策,要向燕省和燕市安插力量。和吴老头相比,我还是差了一筹。以后付家就寄希望在你的身上了,好好干,先锋,你爸和你叔叔都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了,只有你,也许终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付先锋重重地点了点头:“您放心,爷爷,下马区还有我的200亿资金,我一定能利用200资金大干一场。政治上了一时失利不要紧,我会为付家赚回至少50亿的利润,有了这50亿,我们就可以做许多事情,就可以挽回政治上的失利,也许还能再多一些政治上的盟友……”
付老爷子没有说话,一直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才看了看地上的碎片,一看一对瓷瓶剩下了一个,就用手一指幸存的那只瓷瓶,声音黯淡地说道:“剩下一个有什么用?都打了。”
堂堂的省委组织部长这样说话,任谁也不会相信,但梅升平就是梅升平,特立独行无人可比,夏想只好服从:“好,好,我帮他想想办法就是了。”
夏想以为梅晓木不会来了,没想到,居然还真来了,他就颇感无奈地说道:“梅晓木想做些什么?”
省委常委会雷厉风行地通过了一项重要的人事任免之后,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各种传闻甚嚣尘上。有人说是陈风搬开了谭龙,有人说是省里有意历练谭龙,才安排他去振兴渤海市经济,各种说辞乱成一片,而在下马区,甚至还有自称知道内情的人,说是因为谭龙故意为难夏区长,夏区长一怒之下,才让谭龙直接滚蛋,滚出了燕市。
付先锋心中http://m•hetushu•com一直有怒火在燃烧,他现阶段最想知道的究竟是谁在背后替吴家做了中间人的角色,他最怀疑的人是夏想,只要让他找到证据是夏想所为,他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收拾夏想,好好让夏想还帐!
应该说,谭龙的调离,让付先锋实力大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痛失常务副省长的宝座才会对付家造成最沉痛的打击,此时付先锋应该是欲哭无泪了……
应该说,吴家此次出手能够得以非常顺利并且可以躲在后面从容不迫地布局,也得益于夏想上一次在在红袖添香的偷听事件。
崔向虽然一时摸不清头脑,不过他也知道恐怕调动谭龙的巨手来自京城,因为常委会上随即又通过了于繁然的提名。于繁然本是团中央的干部,由团中央直接空降到燕市担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如果说背后没有一只巨手在操作,谁也不信。
终于,老爷子从楼上下来了,一脸灰白,仿佛一下苍老了无数岁。
传闻传到白战墨耳中,白战墨一脸铁青,连打了无数个电话,最后甚至还摔了电话。
因为吴家此次的手段十分高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摆明就是欺负付家,就是让付家即使知道上了吴家的当,也没有理由去找吴家的麻烦。
付先锋明白老爷子此举是对他绝对信任的表现,意思是说只要他定下来的事情,老爷子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也许此次事件对老爷子打击太大,以至于让他心灰意冷之际,将付家的主导权一大半交到了付先锋手中。
幸好,付先锋一直没有察觉到夏想在事件之中所起的作用,他并不知道,如果没有夏想从中所起的作用,吴家此计也不会如此圆满地达成,可能还要有一些波折。但因为夏想无意中得知了他的谈话,提前替吴家通知了邱家和梅家,吴家就省去了暗中再和邱家、梅家沟通的麻烦,就完全做到了置身事外的潇洒!
付老爷子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骂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琢磨没用的事情!管他是谁暗中通风报信,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弥补损失!”
只有夏想听到关于他的种种说法,付之一笑,当他接到梅升平的电话,听到于繁然的来历之后,就更会心地笑了,他知道,关于上一次老爷子出手搅局的猜测,他又一次猜对了。老爷子也是好手段,付家空降付先锋来燕市担任副书记,吴家就趁付家完全将注意力放到省里的时候,突然出手,空降了于繁然到燕市担任了常务副市长,可谓是神来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