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1章 满月酒,摆的是远近关系

不一会儿,李丁山和高海到了。
冯旭光和齐亚南笑了,一起冲孙现伟说道:“去你的,一边去!”
胡增周猜对了一半,夏想没有邀请他固然是因为上一次事情也让夏想难以释怀,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夏想现在不想和胡增周走得过近,他想观察一下于繁然的态度,再做出选择。
夏想见严小时和古玉来到,就让她们和蓝袜先上楼,一会儿陪同曹殊黧一起去酒店,他就和方格、王林杰开车先向酒店而去。
冯旭光先和夏想打了招呼,又和众人一一握手,气氛十分热烈。夏想就埋怨说道:“你干脆把你的超市搬过来算了,今天我都准备好了,你还拉这些东西做什么?”
方格和王林杰低着头凑到一边,小声说道:“古玉越来越漂亮了,怎么得了?”
方格忙求饶:“遵命,姑奶奶!别拧了成不?”
今天因为邀请的人不多,又都不是外人,夏想就让齐亚南准备了一间通长的超大雅间,可以摆下三张圆桌容纳30人左右,初步安排是,孙现伟等人坐一桌,曹殊黧和双方亲人及一帮女士们坐一桌,省市领导坐一桌。
丛枫儿一双美目紧盯着夏想的脸庞,眼中情绪复杂,有感激有哀伤有无奈有失落,她微带疲惫地一笑:“夏区长,请您放心,今天我来不是陷害您来了,而是向您表示我的感谢,也请您接受的我道歉,以前的事情,太对不起了!”
随后,卞秀玲、黄建军都前来露了一面,也没停留就回了区委,就正合夏想的心意。现在下马区局势初定,他可不想因为一个满月酒,将一半的常委搬到燕京酒店,好说不好听,会给别人不懂事的看法。
朱虎大着嗓门说道:“中,没问题。有没有扛东西的下力气的活儿,我来干!”
谈长天自从上次安抚事情之后,自觉和夏想的关系近了不少,也时常向夏想汇报工作,又因为他和金红心关系不错,就更想打入夏想的核心圈子。今天过来也是想趁机再表现表现……不过他见施长乐大献殷勤的样子,心中鄙夷却又没有办法,让他去学,他还真学不来。
也不是遗忘,还是夏想从内心深处对他疏远,对他有距离感,不愿意进一步发展私人关系。能让夏想主动邀请参加满月酒的人,都是夏想心目中的最亲近的人,最值得交往的人,也是他认为最可靠的人。
安顿好李丁山和高海,陈风就到了。
随后陈天宇和http://m•hetushu.com傅晓斌也不请自来,两人都随了一份礼钱,客套几句就又回区委了。今天是周五,作为常务副区长和区委办主任,指不定有什么要事需要他们处理。尽管说起来两人都想留下,因为他们知道,今天肯定有不少省市的高官露面,正好可以交流交流感情。
尽管他也知道其实现在的局面都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的,他还是对夏想隐隐有些不满。如果夏想再稍微放低一些姿态,他也愿意不顾市长之尊亲自前往捧场,也算给足了面子。夏想非不,还要拿捏拿捏,难道真以为他一个堂堂的一市长之上,夏想的顶头上司,还非要求着夏想和他建立私人关系不成?
陈风拍了拍夏想的肩膀,笑道:“小伙子挺能干,一步步走到今天,老婆有了,儿子有了,官也有了,还缺什么?”
夏想不好伸手扶她,忙说:“事情都过去了,不必再记在心上。”
两人都明白,感激地冲夏想点点头,然后入座。
夏想交待完毕,再来到楼下,冯旭光一帮人已经离开,方格、蓝袜还有王林杰一起来到了。还没有寒暄几句,严小时和古玉也到了。
不过情形和夏想设想的一样,最先来到的反而正是下马区的人。
丛枫儿就已经做好了被公司清理出门的心理准备。
丛枫儿后退一步,向夏想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众人哄堂大笑。
丛枫儿的努力李沁也看在眼中,也是暗暗赞赏,也经常关心地宽慰几句,让她注意身体。丛枫儿获得了李沁的认可,她也是心里暗喜,有一次就大着胆子问了李沁一句关于夏想的话题。
“哈哈……”所有人都笑了。
“我知道你的脾气,关系好的你不好收礼,礼物重了你绝对不收,轻了我又拿不出手,就只好拉了几车东西过来。毕竟是侄子满月了,我当大伯的没有一点表示,他长大了对我有意见怎么办?”冯旭光哈哈一笑说道。
施长乐和谈长天一起出现在宴会上,尤其是施长乐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来了之后俨然以半个主人自居,极有眼色地张罗,让夏想看了摇头暗笑,心想施长乐也有意思,表了忠心之后,十分在意每一个表现的机会。
夏想架不住众人的热情,说道:“咱们又不是外人,什么礼物也不要送了,你们送了礼物,我还得想着还,多累人。今天招呼客人、布置现场还有别的杂活累活和图书,就都交给你们了,你们出力就行了。”
李丁山和高海今天格外高兴,夏想几乎是他们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从初入官场,到副科到副处再到副厅,还见证了夏想和曹殊黧从相恋到订亲再到结婚的全过程,现在又参加了他二人的爱情结晶的满月酒,心中的喜悦发自真诚,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爱护。
丛枫儿又朝夏想鞠了一躬,转身飞快地走了。夏想见她的背影萧索而落寞,肩膀也因为消瘦而显得瘦削了许多,不由暗暗摇了摇头。丛枫儿性格之中有倔强的一面,她的幸和不幸,有时候也不由她自主选择。
没想到的是,慕允山和滕非也以路过之名,前来向夏想表示了祝贺,同时也委婉地表示了胡市长对夏想的祝福。
夏想就笑骂:“好了,不争了,再争的话,我就让现伟对今天的酒席和几车东西付款了……”
李丁山和高海都是携夫人前来,含义就很明显了,是通家之好的意思,是私人关系密切到了一定程度的表现。夏想对两人的到来非常高兴,热情地让到了里面就坐。
夏想发话了,齐亚南只好应下,不过还是不满地对冯旭光说道:“冯总,以后只要夏区长有事来燕京,您就别忙活了,酒店里什么都有,您就别拉一车东西落我的面子了,成不?”
不多时,沈立春、李红江、孙现伟、朱虎、萧伍和凤美美都来到了楼下,几个人也没有上楼,就在楼下等候夏想安排。夏想刚来到楼下见到众人,冯旭光也来到了。
又过了不久,因为她工作出色,李沁还升了她的职,让她担任了经理助理,丛枫儿心里就更感谢夏想的大度和宽容,因为她现在确实需要这个工作,她现在也做得得心应手,不想失去为之付出的一切。
“我会一直记在心上,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最好的男人,最好的官员。”丛枫儿咬着嘴唇,眼光热烈而大胆,“我一直以为您在事后会报复我,没想到您根本就提也没提。上次在弄潮大厦相遇之后,我以为您会让李总开除我,没想到,您什么都没说,李总后来还升了我的职,我就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您是女人心目中最可靠的男人。作为一个官员,您是百姓心目中最实干的领导。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蠢,竟然要陷害您……”
丛枫儿?夏想见是丛枫儿意外现身,不由愣了一愣,随后一笑,说道:“怎么是你?”
冯旭和_图_书光笑道:“我超市里还有冰箱、彩电、洗衣机,你酒店有不?”
夏想笑着表示了感谢,并且收下了两人的礼金。钱不多,是心意,他收下,也代表接受了两人的示好。
夏想摆摆手:“说得哪里话,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又没有要求你什么,只要你好好走好自己的路就可以了。”
谈长天才发现,原来拍马屁也是一门学问,还是高深的学问,很难学到精髓。
曹永国和王于芬也是昨天回到了燕市,夏东的满月酒成了大事,三地三家都是全体出动,无比重视。其实依照夏想的本意,本不想为一个小屁孩兴师动众,但双方老人却都想大办一场,讨个喜庆,夏想向来孝顺,也就只好同意了。
丛枫儿的双眼涌出了泪水,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丛枫儿上次在弄潮大厦遇到夏想之后,心中就十分忐忑不安。她就敏感地意识到李沁在办公室等人,等的肯定是夏想。她就想,夏想是下马区的区长,或许还和李沁关系良好,他一句话就能让李沁开除了她。
众人都笑。
丛枫儿将手中的手提袋塞到夏想手中,坚定地说了一句:“我送给您儿子的礼物,请一定收下。请放心,绝对不是和上一次一样有陷阱,如果有,我不得好死!”
晁伟纲和金红心最先现身,两人一见夏想,就有点尴尬地说道:“领导,我,我们不请自来,您尽管批评我们,不过我们来了就来了,不怕领导批评。”
胡增周对夏想没有通知他满月酒的事情,微感遗憾。平心而论,他还是希望收到夏想的请帖。他甚至做好了打算,只要夏想的请帖一到,他就找个理由过去一趟,不惜以市长的身份参加一个副厅级干部的儿子的满月酒,相当于给了夏想足够的面子……没想到,夏想邀请了陈风,邀请了李丁山,邀请了高海,独独遗忘了他。
胡增周知道,不管于公于私,他都不具备夏想的要求。他也清楚,夏想为他儿子摆的满月酒,不仅仅是在摆酒席,还摆的是他在燕市的远近关系。
话未说完,方格的胳膊上就被蓝袜拧了一下。方格就急忙识趣地闭嘴,立刻做了自我批评:“朋友妻,不可欺。朋友的腕中肉,不可想。”
孙现伟极有眼色,立刻掏出了钱包嚷嚷说道:“要现金还是要支票?”
按说陈风身为大领导,好歹也是省委常委,应该晚一点儿到才显出身份,但在夏想的事情上,他一向不摆和-图-书架子,也不讲究虚套,想早来就早来。陈风一来,就热闹了起来,大家纷纷起身相迎,以示对燕市一把手的尊重。
“……”齐亚南愣了一愣,“您诚心气人不是?”
不想第二天上班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李沁问了没问她一句,她就知道,夏想无意追究她以前的事情。
夏想哪里好开口批评他们,只好假装生气说道:“行了,来了就来了,到里面坐一坐就赶紧回去,别耽误工作,被区委说我们的不是就不好了。”
而且高海也因为夏想的原因,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逐渐改善,心中对夏想更是在喜爱之中,还有一些感激。
主要是齐亚南和冯旭光都太热情了,都觉得不用他们的东西就对不起夏想一样。
夏想的想法是,于繁然是一个桥梁,是他和吴家之间关系解冻的中间人物,从长远计,他宁可和于繁然走近,也不愿意再和胡增周打交道。能在关键时候弃他于不顾的人,不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从根本上来讲,夏想对胡增周还没有重新建立起信任。
严小时和古玉今天都是盛装打扮,一个亮丽夺目,一个光洁照人,两个人当前一站,顿时吸引了方格和王林杰的目光。
李沁并未多说公司和夏想有什么关系,只是对丛枫儿说夏想曾经问过她一句,什么也没有说,丛枫儿就知道,夏想对她就没有一点记恨,因为她从李沁的口气之中听出了端倪,夏想对公司有着远超过一名区长对一家公司的影响力!
听她这么一说,夏想就赶紧收下:“好,我收下。丛枫儿,你其实也挺有能力,好好在公司干,以后会有前途的。”
王林杰嘿嘿一笑,看了夏想一眼,不说话。蓝袜则一脸犹疑,想了一想,又拧了方格一下:“不许乱说!”
丛枫儿就咬牙苦干,李沁吩咐的工作,她总是超额并且出色的完成。李沁没有吩咐的工作,她也主动做好,不怕苦不怕累,就为了心中一份不屈的信念。
丛枫儿“嗯”了一声:“谢谢您,夏区长,您是我生命中最应该感谢的人。有机会,我一定回报您的大恩大德!”
夏想就只好出面调和:“各用一半好了,亚南也别争了,旭光的东西既然拉来了,就先卸下。都摆放在一起,任由大家挑选好了,客人的口味各有不同,正好给大家一个选择的余地。”
夏想今天并没有邀请太多人,省里只有给宋朝度下了请帖,其他人他也不愿意惊动,也没有和_图_书必要。市里只请了陈风、方进江、李丁山和高海,方进江正好有事到外地出差了,就没来。毕竟满月酒是私人性质宴会,夏想只请和他私人关系不错的朋友和领导,下马区没有公开请人,省得惊动太多人,反而让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不请自来,送礼或是打别的主意,也是不好。
第二天天一亮,夏想就早早起床,准备满月酒事宜。不多时,老爸、夏安和许宁就都过来了,他们昨天就来到了燕市,住在夏想的另一套房子中,只有老妈在家中陪黧丫头住。
一到燕京,就发现齐亚南和冯旭光正在争执,争执的焦点集中在冯旭光的几车酒水、饮料上面。齐亚南的意思是,今天的宴会全权由燕京酒店负责,所有东西酒店已经备齐,不需要任何外来的食物。冯旭光的意思是,是他的一片心意,说什么也要让齐亚南收下。齐亚南觉得用冯旭光的东西挺没面子,说什么也不肯收,就僵持不下。
她一直在楼下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等来了夏想。
冯旭光不是空手来的,他身后跟了几辆佳家超市的车,车上有酒、水果、饮料、各式甜品,总之,宴会上需要的东西应有尽有,想到想不到的,他都拉了过来。
身为主角和当事人,夏东正吃着手指睡得香甜,才不管别人是不是为他摆什么满月酒,他只管吃了睡,睡了吃,有奶便是娘,反正他的最大幸福就是随时有奶吃,睁开眼睛往曹殊黧怀里钻,除此之外,天大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夏想放过了她,甚至连她的一句坏话也没有说,再想到她对夏想曾经的陷害,丛枫儿心中的愧疚和不安越来越强烈,就觉得有必要向夏想当面表示一下发自肺腑的感谢。
于繁然的态度很关键,他毕竟是吴家人。尽管现在他和吴家看起来还没有和解的迹象——吴老爷子也好,吴才洋也好,没有向他妥协的可能——但并不表明于繁然不会和他走近。于繁然是吴家人不假,但从他的履历看,应该和吴才江关系不错,而不是和吴才洋。
夏想并没有向胡增周下请帖,毕竟上次事件在他的心底还是留下了阴影。
夏想就让冯旭光先带领众人前往燕京酒店,他上楼和家人说了一声,因为曹永国从宝市过来时带了两辆车,再加上夏安的车,够用了。其实以夏想的能力,一个电话就能调动十几辆车也不在话下,刚才的一帮朋友,谁不能找来十几辆车?只不过没有必要大张旗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