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5章 指挥若定

熊海洋受宠若惊地堆满了笑容:“谢谢领导信任,我全身充满了活力。”
陈风早就知道了于繁然要视察下马区的事情,听到传闻之中,置之一笑,他对夏想的政治智慧极有信心,也对夏想的为人十分放心。
康少烨看出了白战黑的心理变化,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夏想却没有时间理会胡增周现在的处境和想法,因为长基商贸的动作幅度突然大了起来,他不得不把目光盯紧在了元明亮身上。
李沁心中的惊讶无以言表,夏想一个电话打出,她以为会来几个官僚陪酒,没想到叫来的全是在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中呼风唤雨的人物,而且看样子,还和夏想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朱纪元贪污受贿的赃款的追缴工作当时进行得十分顺利,丛叶儿除了吐出了手中的赃款之外,以前的挥霍的一部分也被判偿还。丛叶儿哪里有偿还能力?虽然她认罪态度良好,但还是判了7年——夏想本来并没有关注丛叶儿的命运,后来遇到了丛枫儿之后,他在和卞秀玲一起吃饭时问了一问,就得知了以上信息。
下马区党政领导数人全程陪同,和谭龙上一次视察不同的是,于繁然既不乱指挥,更不胡乱发言,对下马区的各项工作都是持肯定的态度,尤其是对夏想最近做出的下马区的规划,更是赞不绝口:“夏想同志新提议的下马区的规划已经上报到了市政府,我看了之后只提了一个意见,就是规划做得太好了,太及时了,步子如果迈得更大一些,就更好了,呵呵。”
李沁才微带惊讶地看了孙现伟一眼,不过目光之中还有轻视之色,意思是天安房产名气也算不小了,怎么老总这么不成器了,见了女人就走不动?
夏想见熊海洋领悟能力挺高,就夸奖了一句:“老熊不简单,已经完全领会了我的意思。行,交给你,我放心。”
夏想的想法是,联合几家房地产的力量,密切关注数据上的任何异动,再让李沁整合其他房地产的资源和信息,就能做到心中有数。就算不是百分之百地掌握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信息,也差不多做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程度,由此推彼,基本上整个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风吹草动都会尽收眼底。
夏想回头一看,一只见一字排开三五辆汽车尘土飞扬地驶过,速度之快,绝对超过80公里!市区内开80公里以上和_图_书,简直就是马路杀手。排头是一辆奥迪,后面紧跟着几辆都是帕萨特、桑塔纳2000等车,一路飞扬,一路狂呼乱叫地飞驶而去。
再有从几人对夏想的尊敬程度和亲热态度来看,显然已经超过了一般企业家和区长之间的关系,好象,好象他们还隐隐以夏想为首!
李沁心中震憾连连,除非是过硬的交情,否则别说夏想是区长,就是市长,各大房地产商也不会向他透露商业机密。销售数据是绝对的商业机密,谁也不可能对外透露。所有见报的各种信息都是经过加工的不真实的数据,真实数据,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孙现伟哈哈大笑:“老熊,你的老脸没地儿搁不要紧,误了领导的大事,你想想看,怎么对得起当年领导和你们结下的深情厚意?”
夏想想了想,觉得是应该将李沁推到台前的时候了,就拿出了电话,依次打给了萧伍、孙现伟、沈立春和熊海洋,没错,是海洋工程队的熊海洋。
付先先哪里知道,她随口一说的话,却惹出了天大的事端!
接着又用手一指熊海洋:“熊海洋,海洋工程队的负责人。”
到了豪门刚停好车,看到李沁一身职业女装的打扮,亭亭玉立地站在大厅里向他挥手,他就迈步上了台阶,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对面的公路上传来一阵呼啸而过的巨响。
但不管白战墨如何不自在,如何不舒服,于繁然却看也不看他的脸色一眼,依然笑声不断地和夏想谈笑风生,几乎将他冷落到了一边,就让他心中极不平衡,本来还觉得暗下黑手有点不太道德,有点对不起夏想,现在在嫉妒心理的作祟之下,白战墨完全失去了原则,心想夏想你先别得意,有你笑不出来的一天,走着瞧。
随后夏想又介绍了萧伍和沈立春:“萧伍,江山房产的老总。沈立春,达才集团的副总。”
中午一下班,他就一人开车直奔豪门酒店,因为长基商贸也在弄潮大厦办公,他就不方便再到弄潮大厦和李沁会面,而改在了豪门。
李沁办事很合夏想心意,从不拖泥带水,她拿出一份资料,翻看了几眼,说道:“长基商贸正好在我们楼下办公,就给了我们观察他们的许多便利条件。本来他们的办公人员并不多,不过十几个人,国庆过后,就突然增加到50多人。”
夏想就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心中所和_图_书想,说完之后,目光如电地看向李沁:“李沁,眼前几人手中掌握了下马区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房地产资源,同理,也掌握了百分之五十的房地产的信息,他们的具体销售数据都可以向你毫无保留的透露……有了这个保证,你能不能做到及时有效地向我反馈市场变动?”
因为不是所有的开发商夏想都认识,而且还有对他并不友好的开发商,比如吉天地产的乔白田,还有几家付先锋的关系的开发商,也有胡增周的关系的开发商,他都不可能知道底细,也无法插手。但有了熊海洋的工人基础,充分发挥工人的力量,在基层再布置一张大网的话,至少也能多搜集一些有用的信息。
夏想瞪了孙现伟一眼,笑道:“老熊别听现伟胡说,交给你的任务虽然重要,但要注意安全第一,不能让工人们被人怀疑,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打听消息,才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胡增周心情就十分郁闷。
夏想皱了皱眉,什么人太无法无天了,难道是王大炮的黑势力团伙?随即才想起最近事情太多,转眼就忘了和黄建军商量一下如何处置王大炮等人了,他现在算是体会到了分身乏术的苦恼,确实是太忙碌了,毕竟是一区之长,确实方方面面的事情需要照顾到,不容易。
夏想早就习惯了孙现伟的插诨打科,直接无视他色眯眯的表情,笑道:“收起你的色心,今天有要事要谈,不能马虎。另外李沁为人十分严谨,她不喜欢开玩笑。”
放下电话,付先先从跑步机上下来,一身香汗,气喘吁吁,将手机随手扔到沙发上,嘟嚷了一句:“莫名其妙!当哥哥的,怎么会乱想自己妹妹和男人上床?会不会思想太不健康了?真气人!”
回头一定和黄建军好好就王大炮的问题拿出一个方案出来,不能任由他们再胡作非为下去。
付先锋听到之后,呆坐半天不语,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隐隐觉得吴家似乎有拉拢夏想的迹象,难道说,吴家原谅了夏想?不行,在夏想被吴家接受之前,一定要让他尝到苦头,否则以后有了吴家让他依靠,他还不得飞上天去?他就更坚定了要好好整治夏想一次的决心,因为他已经认为夏想肯定和付先先上过床了。
两人见面,只寒喧一句,就一起上楼。到了早就定好的雅间,随意点了几个菜,就开始了谈话。和-图-书
白战墨心思复杂地看了夏想一眼,心想太气人了,前脚谭龙刚来挑了毛病批评了夏想,后脚调走之后,新任的常务副市长于繁然,却处处对夏想表扬,反差太大了,会让所有人都有不好的想法,认为谭龙的调离,就是因为批评夏想带来的严重后果。
李沁都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她的心情了,只好连连点头:“好,好……没问题。”
收回心思,夏想问了一句:“各大楼盘有没有异动?成交量和平常相比,有没有突然出现波浪式地增长?”
不过让李沁不解的是,怎么还有工程队的负责人?
孙现伟一进门就发现了李沁,顿时睁大了眼睛,小声说道:“领导身边的美女总是层出不穷,实在是让人羡慕,而且眼前这个明显是制服诱惑,我服了,彻底服了。”
一句话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明白,我明白。”熊海洋还是激动得满脸通红,“工人们之间传播一些消息快得很,也没有人注意什么。大家没事的时候,坐在一起就是聊天,天南海北地什么都说,说多了,落在有心人的耳朵里,就成了有用的信息。”
夏想也不急着解释,等大家都落座之后,才说:“今天让大家见个面,是因为最近长基商贸开始有了动作,李沁负责整个下马区的房地产信息,但毕竟只是雾里看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想要了解各大房地产商真实的销售数据,就只有大家坐在一起,精诚合作,整合资源,才能在接下来的大战之中,做到知己知彼……”
孙现伟自然不信,开口问道:“敢问李总,富城花园的楼盘在售和预售的楼房,大概有多少套?”
李沁对孙现伟非常男人化的目光感觉不太舒服,对他也就没有太多的好感,冷冷地说道:“富城花园的销售情况还不错,具体数据是商业秘密,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但和周围的几家开发商相比,闲置率不超过百分之五。”
丛枫儿?夏想脑中浮现出丛枫儿瘦削的肩膀和憔悴的脸庞,心想朱纪元事件给她带来的影响不小,因为她的姐姐坐牢了,好象还附带了民事赔偿,估计丛枫儿拼命工作,也是为了多赚一点钱还债。
夏想懒得理他,招呼众人坐下,然后向众人介绍了李沁:“李沁,京城佳诚房产中介燕市分公司总经理,现在负责整理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相关信息,基本上下马区各大楼盘的在售和预和-图-书售的楼房信息,她不敢说了如指掌,也都能知道个大概。”
熊海洋的作用也十分重要。
熊海洋得知夏想将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完成,激动地连连说道:“行,中,没问题,请夏区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我老熊就没脸见您了。”
孙现伟张大了嘴巴:“神了,居然说得八九不离十,佩服,非常之佩服。”
李沁不解其意,但夏想不解释,她也不多问,只管埋头吃饭,不一会儿就吃好了,然后静候夏想揭开谜底。
于繁然的视察以及高调力挺夏想,立刻在燕市引发了不少人的猜想。许多人开始都认为于繁然上任之后,可能会十分低调和务实,并不会培植势力和拉拢各方关系,没想到上任之初就到颇有争议并且传闻不好的下马区视察工作,显然对于谁到下马区视察谁下马的流言不以为然,关键还在于他对夏想的力挺,就等于向各方传递了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他有意拉拢夏想。
李沁今天的打扮显示出一位职业女性的风采,最普通不过的职业装被她穿出了神采和女性特有的魅力,夏想见了也是暗赞一声,作为职业经理人,李沁是他视线之内最优秀的一个。
夏想一说完,孙现伟、萧伍和沈立春就异口同声地说道:“什么时候需要数据,就什么时候提供给你。”
胡增周事先也知道于繁然要到下马区视察,但听到于繁然的论调之后,他还是不免摇头苦笑。于繁然是走中间路线不假,但他对夏想的支持力度,远超他的预期,他就感觉在政府班子里,他这个市长,现在当得实在是有点难受。有心多和夏想走动,能够得到夏想的支持,应该就能间接得到于繁然的支持,但他又实在拉不下脸面再主动找夏想,毕竟上一次夏想的满月酒,已经分出了远近。
两天后,于繁然正式视察了下马区。
孙现伟立刻一脸严肃:“遵命。”
夏想的影响力也太过惊人了,身边竟然团结了一帮房地产界的大亨。
熊海洋作为最基层的施工工人的代表,他认识许多工人,工人之间的情谊非常牢固,而且作为最基层的施工人员,工人们也可以从工头口中得知一些基本的销售数据——夏想就有意让熊海洋联络所有他认识的工人,将整个下马区在建的房产市场系统地摸个底,两相结合下来,基本就可以掌控了大局。
李沁说的是实情,也是夏想www.hetushu•com一直在暗中布置的关键的一步。李沁提出了问题之后,一双美目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想,意思是就算你是区长,也不可能知道几个大楼盘的销售数据和客户资料,也就无法断定长基商贸到底出手了多少套房产。
付先先还有气要生,她喝了一杯补充生理盐水的饮料,想了一想,忽然又笑了:“就让他生气去好了,估计他认为我和夏想上床了,嘻嘻,随他怎么想,反正他越生气,我就越高兴。也亏他想得出来,我怎么可能和夏想上床?夏想虽然还算英俊,不过我觉得他还是不如梅晓木!”
夏想就笑:“孙现伟,天安房产的老总……富城花园就是天安房产开发的。”
“以前他们每天都在室内办公,很少有人外出,最近几天,新增加的50多人每天都早出晚归,十分忙碌,再结合分布在下马区的几个房产中介市场反馈的信息,以及丛枫儿暗中带人具体到楼盘现场摸底得到的信息,综合起来可以得出结论,长基商贸正在开始有所动作。”
“没有。”李沁摇头,随即一笑,“元明亮为人十分精明,怎么可能会大量购进引起外界关注?可以肯定的是,长基商贸已经买进了部分楼盘,但交易量不大,动作幅度小,基本上没有引起任何波动。实际上下马区的整个房地产市场一直呈现一种快速膨胀式的发展,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楼盘开盘,每天的交易额都在递增。就算突然增加百分之五的交易额,也算正常情况,不能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关键是,各个楼盘的交易量是保密数据,从外围观察,只能推测一个大概,不够准确,而且客户的资料也处在高度保密状态,所以说除非元明亮大量购进某一处楼盘,否则我们很难做到最准确的评估。”
夏想一个电话,不一会儿萧伍、孙现伟和沈立春都急匆匆赶到了,熊海洋反而最后一个来到,夏想看他一身打扮就知道他仓促之间去买了一身新衣服,不由哑然失笑。
熊海洋哪里说得过孙现伟,被孙现伟一挤兑,恨不得掏心窝地说道:“我要是耽误了领导的大事,我自己跳下马河!”
换了别的区长也许没有办法得知,毕竟不可能动用行政力量去查每个开发商的帐目,不合规矩,也有搅乱市场的嫌疑。但夏想就是夏想,不是一般的官员,他熟知建筑行业不说,他还有一帮建筑行业的朋友,而且本身还拥有一家江山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