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9章 借鸡生蛋

老钱再没见识,也知道夏想为了他儿子的事情费了多大的努力,连省长都惊动了,这得多大的事情?老钱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是大着胆子试一试,没想夏区长还真当成了事情,当着他的面就办成了,就让他实在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他的感激,就又要给夏想跪下。
今天熊海洋特意让老钱过来,也是想让老钱讲得仔细一些,省得由他转达说不定会有遗漏的地方,误了夏区长的大事,他可担待不起。
仅此一笔生意,交易额就超过了2亿元!
夏想笑了一笑:“是得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付先锋毕竟是你的哥哥,他要是知道了你向我告密,会不会生气?”
李自成就将老钱的儿子的名字记在了心里,以后一定得好好照顾照顾他,说不定他就是和夏想之间联系的桥梁。
夏想基本上还是甩手掌柜,并非是他懒,也确实是事情太多,回家太晚,而且他也笨手笨脚,什么都不会,就没人让他干家务,甚至连尿布也不让他换,说实话,夏想这个老爸,当得有点不称职。
老钱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困难。我能吃能干,又有夏区长照顾,心里暖和着呢。”
齐亚南在豪门酒店专门为夏想预留了房间和会议室,基本上成为夏想一个办公据点。今天的事情事发突然,夏想没有通知沈立春、孙现伟等人,只让李沁和熊海洋到会即可。
对于房地产商来说也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第一,资金回笼快,可以尽快回收资金,以便进行下一期的开发。第二,风险小,一次性销售出去全部楼盘,风险全部转嫁给了长基商贸。不管以后房价再升多高,房地产商至少现在已经赚取了满意的利润。
对于长风房产夏想了解不多,只知道是一家实力一般的开发商,好象和胡增周有点关系。老总长天是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据说有点银行方面的背景,托关系批了地皮之后,然后贷款,然后筹集了部分资金,又让建筑公司先行垫资,急需销售回笼资金以缓解贷款的压力。可以说,长基商贸的出手很有针对性,就是要选择实力不太雄厚,而且急于回收资金的中小开发商,先期试水。
老钱又好交朋友,经常没事就到处转转,认识的人就越来越多。他又爱讲故事,每到一处,就要讲上一遍当年夏想热血救人的事迹,作http://www•hetushu•com为夏想在民间的义务代言人,老钱是一个极其称职的宣传家,将夏想的名声不遗余力地推广到每一个角落。
“李处长好,我是夏想,有一件事情看您能不能帮个忙……”夏想的口气十分客气,毕竟是他当年的老师,虽然现在李自成的级别还没有他高。
高晋周笑骂:“少跟我打马虎眼!过两天我去下马区看望我爸,到时你也过去,吃个便饭。”
回家后,黧丫头和儿子都已经睡下,蓝袜的房间还亮着灯,显然还没有睡着。满月酒后,老妈还是被夏想劝了回去,毕竟有老爸还需要照顾。曹永国和王于芬也回到了宝市,平常白天有保姆,晚上有蓝袜,也足够了。
长风房产的内情,就是老钱到长风房产的楼盘见老乡时,无意中听到的。老钱人老成精,立刻意识到是一条重大的线索,就一边聊天一边旁敲侧击,终于打探出来了全部内情。
付先先高兴了:“果然是将心比心有效果,我帮了你,你才肯帮我。”
李沁就发现,她对夏想越来越好奇了。
熊海洋在一旁没说话,但心里也是堵住了一样,充满了感动。多好的一个领导,始终没忘记当年的工人兄弟,跟着夏区长,永远不后悔。
夏想点头说道:“老钱也来了?快坐。怎么样,在工地上还习惯不?有没有什么困难?”
夏想谢过了李自成,又打电话给高晋周。高晋周分管教育厅,招生办也归教育厅主管。
前提是,一切要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不能公开。
老钱刚坐下,又一下站了起来,站得过急,连身后的椅子都带倒了,他急得满脸通红,连连摆手:“夏区长,您给我钱是打我的脸!我老钱虽然穷,但穷得有志气。您当年救过我的命,我给您干活是应该的,怎么还能要钱?我,我不能要,说什么也不能要。”
幸好夏想有先见之明,而且熊海洋也确实将他的事情放在了心上,发动了工人们在基层之间传播小道消息的力量,第一时间得知了长基商贸的异动。
堂堂的下马区区长,整个燕市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夏想打来电话请他帮忙,真是天大的面子,李自成哪里还敢摆老师的架子,忙恭敬地说道:“夏区长,你好,你好。什么事尽管说,一定尽力。”
长基商贸派出代表和长风房产的老总长天面谈,提出了和*图*书一项合作协议,由长基商贸出资一次性全部买进长风房产在下马区在建的所有楼盘,共计两处中档小区,一处低档小区,总数约1000套住宅,而且出手就是大手笔,全部现款!
好高明的借鸡生蛋的手段,省去了前期的各种麻烦和批地的繁琐,直接看中哪一家房地产商开发的楼盘有前景,直接一次性买进,然后掌握了全部房源之后,原有的房地产商只管负责施工,长基商贸顺手接过销售权,也就拥有了定价权。
付先先的提醒非常及时,夏想不知道的是,真是因为他今天来见付先先一面,听取了付先先的提醒,在以后的一次重大事件之中,灵光一闪之下,躲过了致命一击!
夏想并没有急着睡觉,而是一个人坐在书房之中,沉思了良久。
夏想不高兴了:“老钱,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跪下,男儿膝下有黄金,要有志气,记住没有?”
夏想心里有数了:“感谢李处长,只要学校里没有问题,招生办方面,由我打招呼就可以了。”
付先先摇头:“你说了不算,我要见他,和他当面说清。”
老钱一见夏想,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夏……夏区长!”他喊惯了夏县长,一开口就又差点叫错。幸好路上熊海洋叮嘱多次,他才记牢。
老钱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但人缘极好,基本上只要是他接触过的工人,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印象不错。老钱为人仗义,虽然有点小气的毛病,但也是因为家穷需要钱的原因,大家都能理解。主要是老钱肯出力肯卖力,又从来不拈轻怕重,他和谁一起干活,谁都说他的好话。久而久之,老钱的名声就在下马区的施工队中流传开来。
夏想见高晋周挺给面子,这么小的一件事情让秘书亲自出面,就是别的副省长求他办事,他也未必这么上心,就忙笑道:“您现在是省委常委了,我轻易不敢去找您了,怕您不让我进门。”
作为建筑学院的骄傲,作为建筑学院建校以来级别最高最有前途的人物,夏想,已经是建筑学院的一面旗帜,是所有院领导经常挂在嘴边的成功典型。夏想的电话打来,李自成先是一惊,随即立刻心跳加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就连李沁也是不停地暗中打量夏想,觉得越来越琢磨不透夏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夏想极具商业头m.hetushu.com脑,又有政治天赋,周旋于官场之上,如鱼得水,李沁也许会佩服他几分。但夏想又对老钱一样的生活在最底层的民工真心相待,没有半分虚情假意,如果是说是做作和演戏,又完全不是,如果说是收买人心,又没有必要这么用心,难道他在官场混迹多年,还是一个保留着真心真意的性情中人?
夏想笑了:“行了,跟我就别客气了,我还是以前的夏想,不是什么区长,也不是什么领导。”他又转身对李沁说道,“从公司中设一笔专用资金,用来对工人兄弟们进行补助,先支出500元给老钱,不能让工人兄弟白辛苦……”
不要小看小道消息,许多时间,被放大的小道消息就是新闻了。只要是事实,不管是小道还是大道,只要可靠就是正道。
老钱强忍热泪:“记下了,领导,老钱记一辈子。”
夏想就笑:“尽管说,我听听是什么困难。”
赶到豪门的会议室,李沁和熊海洋已经就座了,还多了一人,正是老钱。
路上他一直在想,先是吴港得在方北村发现形迹可疑的人,刚才又有付先先提醒,难道说,付先锋真要铤而走险,要暗下毒手?联想到付先锋如果真当他和付先先之间发生了什么,自觉受到了奇耻大辱的付先锋暗中出手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夏想放心了,伸手拉老钱坐下:“好,不勉强你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生活上的,家庭里的,尽管开口。”
“行,行。”李自成心里感慨,到底是副厅级干部,说话的口气就是不一样,动不动省里的关系也能动用,真不简单,以后要和夏想多走动走动才行,才28岁就是副厅,到了38岁,还不得是省级高官?
也不象。他做起来事情来有板有眼,十分严谨,为长基商贸布置陷阱时,又十分冷静,而且冷酷无情。听说在打击政治对手时,有时也是致命一击……夏想,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复杂多变的……男人?
夏想就问了老钱他儿子的姓名,将情况一说。
夏想脸皮再厚,但也有点受不了付先先的快人快语,借故告辞离去。
高晋周一听夏想为一个民工的儿子出面找关系,心中诧异,夏想还真行,动用了一圈关系,还以为对方是什么厉害人物,原来只是一个民工,他还真是性情中人。
夏想也知道他不称职,他现在是三个和-图-书孩子的爸爸,哪一个都当得不太称职!不管是想起小连夏,还是夏东,或是梅亭,都觉得心中有愧。
放下电话,夏想又直接给李自成说了一声。李自成一听吓得差点没扔了电话,一个民工的儿子上建筑学院,惊动了常委副省长,还由副省长秘书亲自出面办理,了不得了,夏想真是成了气候了。
夏想听了沉思了一会儿,笑道:“老钱辛苦了,消息很及时,也非常有用,谢谢你。”
“随他好了,他爱生不生,我才不管。不过关于我们上床的事情我给他解释了,不过他不相信,一心认为是你在背后鼓动我去骗他。”付先先一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不相信就算,我的身体我负责,他管不着。我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而且看你还算顺眼,被他误会的话,我也不算吃亏。”
夏想并不知道因为老钱的原因,他在下马区的建筑工人之中,有多高的声望!
建筑学院是夏想的母校,夏想能不认识人?但现在已经是10月份了,早就录取完毕了,太晚了一点儿。不过既然老钱提了出来,他就得帮上一帮,就二话不说拿出电话,打给了建筑学院的学生处处长李自成。
否则长风房产和长基商贸之间签定的保密协议,绝对不会对外透露半分。就是说,目前还是长风房产在建造三处小区,对外销售也是长风房产,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长基商贸的影子,但实际上定价权和销售权全部在长基商贸的手中,长风房产基本上成了长基商贸的承建商,而长基商贸摇身一变就成了开发商!
夏想和付先锋交过手,也知道付先锋恨他入骨,再有付先先之事被他当真的话,恐怕说不定真有黑手……他就多了一份提防之心!
夏想见老钱确实是动了真感情,也为工人兄弟的真心感动,就不再勉强,而是向熊海洋使了个眼色,熊海洋会意,立刻说道:“请领导放心,由我在,老钱受不了委屈。”
老钱一下站了起来:“不用谢,不用谢,您说谢我就太折杀我了。”
夏想微一思忖,立刻让李沁第一时间赶到豪门酒店开会,他随后就到。
国内政治风云莫测,官场上的倾扎也时有拔刀相向的事件发生,在后世,甚至还有下属枪杀上级的恶性事件。当然,更高层的幕后杀招永远藏在黑暗之中,不会见到阳光,不会真相大白。
李自成一听就有点为难地说:“学校这和*图*书边好说,就是现在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了,要涉及到省招生办方面,就比较麻烦了。”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李沁的电话,长基商贸的动作幅度加大了!
老钱的儿子名叫钱唐江……后来上了建筑学院后,一直深受学院领导的青睐,可以说处处照顾,班干部,学生会干部,一路顺风。还好钱唐江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之不易,一直很努力,总算没有辜负老钱的一番厚望,最终学有所成,以后也成就了一番事业。
要是别人,高晋周才懒得管这些小事,但夏想开口了,他必须帮,而且还必须用心帮,就答应下来:“特招进来,我让秘书去办理一下,直接提档,让建筑学院准备好接收就可以了。”随后又笑了一笑,“你倒有闲心帮别人,却没有时间和我坐一坐,我对你有意见了。”
夏想说道:“那好,我下次再见梅晓木,会和他说清,让他露个面,和你说个清楚,不能总躲躲藏藏,也不是一个事儿。”
对于房地产商来说什么最重要?回款最重要!所以长风房产在目瞪口呆之余,确认无误之下,立刻就和长基商贸签定了协议,而长基商贸也十分干脆,协议一签定,当即就打出了预付款。
夏想坐下,听了熊海洋的介绍才知道此次能够顺利打探到长风房产的内部消息,全仰仗了老钱的人脉。
老钱忽然扭捏起来:“要说困难,还真有一个,就是不好向领导开口……”
夏想不过是出于对老钱的关爱,出手帮了他一把,却没有想到的是,老钱完全将夏想当成了天大的恩人,为了夏想,在一次面对重大危险之时挺身而出,甚至不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基于长基商贸的初次出手,夏想做出了判断,长基商贸此次不过是牛刀小试,接下来,还会有陆续的动作,他交待熊海洋和老钱继续盯紧工人们的一言一行,时刻注意打探口风,等两人走后,他才问李沁:“说说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儿子今天高考想上建筑学院,差了几分没考上,不知道领导是不是认识人?”
李沁的消息是熊海洋私下里透露的,熊海洋也是从老乡工友的口中得知了此事,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后来又旁敲侧击地问了几个,其中有一个工人是长风房产老总长天的老乡,认识长天的情人,总之,通过无数七拐八弯的关系,最后汇总到一起而得出的结论就是,事情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