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2章 风雨交加

陈锦明的经商原则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两方最后谈妥,尽管他还是觉得价格过高,但签定协议之后,他还是第一时间将全部款项打到了市政府的指定帐号,丝毫没有拖欠。当时陈风还在一次会议上表彰金树集团诚实守信,号召全市的企业向金树集团学习。
康少烨迈着四方步走了过来,表面上一脸焦急,眼神之中的幸灾乐祸却逃不过夏想敏锐的目光。不过一见到夏想,康少烨还是一脸急切地说道:“夏区长可算来了,白书记不在,就等您来主持大局……”
夏想就有意地看了康少烨一眼,康少烨不敢接夏想的目光,将头扭到一边,当起了鸵鸟。
工人们有一定的纪律性,比村民好控制,首先要保证工人们情绪的稳定,才能将事情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一旦发生大规模持械冲突,流血还是小事,万一出了人命,火树大厦不但开工遥遥无期,说不定连他的政治前途都会受到牵连!
字写得歪歪扭扭的,如同小学生的字迹。
夏想的话既不慷慨激昂,也不和声细语,只是随口一说,听在陈锦明耳中,却一瞬间让他镇静了下来,仿佛夏想的话有魔力一样,让他从内心深处相信,只要夏想出面,无往不利。
村民怒了,纷纷抓住东西和工人们打成一团。在楼上施工的工人看到楼下开打了,唯恐自己的伙伴吃亏,都纷纷拿起家伙从楼上下来,准备加入到战团之中——形势一触即发。
夏想从陈锦明口中得知了事情的详细经过之后,心中也有不好的预感,拿出电话打给了孙定国,结果被告知孙定国也在京城开会,全国公安系统的会议隆重举行,市局和各区分局的一把手都参加了会议,不幸的是,夏想正好只认识市局和分局的一把手,下面的副局长,他关系不熟!
夏想心中大概有了主意,即使他知道也许在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黑洞洞的陷阱在等着他跳,但既然来了,既然他是下马区的区长,他就要对下马区负责,对下马区的投资商负责,对下马区的百姓负责,明知前方是地雷阵,或是刀山火海,形势迸发之时,也要毫不犹豫地挺身上前。
康少烨一愣,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夏想一到现场,陈锦明就不知道从哪里是冒了出来,拉着夏想的胳膊,一脸委屈地说道:“夏区长,我依法纳税,合理经营,从不偷和_图_书税漏税,为什么偏偏有人要害我?”
……
随后白战墨暂时没有了下文,他以为白书记事情多,忘了和他较真下去。不想就突然出现了鲁老倔带头索要补偿金之事,就让他心中火冒三丈。当时金树集团高价买进小斗村的地皮,又付款迅速,小斗村的村民应该得到了足够的补偿,现在却又来无理取闹,要金树集团再给他们安排100人的就业,再给他们429万的征地款?
夏想越发肯定今天的群体事情是有人在幕后操纵,只是还不清楚剑锋所指之处,难道仅仅是逼陈锦明就范,还是另有目的?
“对,占了我们的地还不给钱,把他们打跑!”
“工人们准备打人了,乡亲们,抄家伙!”
夏想来到火树大厦的时候,事态已经临近了爆发的边缘!
一个工人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脸被雨水打湿了,用手擦脸时,手中的工具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弹起来之后,落在了对面村民之中,立刻引来了村民们一阵大呼小叫。
一开始陈锦明以为只是几个村民无理取闹,故意来没事找事,想沾点便宜。以前就遇到过村民以讨要补偿金的名义来工地上闹事,最后走的时候,顺手牵羊拿走一些建材了事,其实本意就是想揩油。
简直是狮子大张口,陈锦明当即一口回绝。当时他几乎已经出离了愤怒,因为小斗村的地皮临近下河河,市政府的要价很高,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谈判,又托了陈风的关系,才稍微降了一点价格,但还是高得吓人。
夏想就又多看了康少烨一眼,然后说道:“港得和红心做得不错,合理,及时,值得肯定。陈锦明,你将工地负责人找来,我有话问他。”
工人们自不用说,都是火树大厦承建商的工人,从心理上会和金树集团近,本能地抵触闹事的村民。而现场的村民乍一看也确实看不出异样,仔细一看却能发现有几个明显不是村民的人混迹在村民之中,双眼乱转,在人群中不停地走动,伺机而动,显然,是随时准备煽风点火,激化事端。
因为陈锦明并没有如白战墨所言,将火树大厦停工,而是一边敷衍一边继续施工。白战墨盛怒之下,勒令供电局和供水公司对火树大厦的工地断电断水,陈锦明则自备发电机,又从下马河借水,强行施工不停。
楼上有人要自焚,楼下100多名工人m•hetushu•com和200多名村民对峙,已经酝酿成了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报警电话打了半天了,不见一个警察到场,陈锦明就知道事件背后大有猫腻,有人就是故意整他。而且幕后黑手下了不小的本钱,连警方都在他控制的范围之内。
一个巨大的条幅从楼顶一直垂到地面,白布黑字,上面写道:“无良开发商,征地不给钱。可怜村民有冤无处申,以死相拼!”
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白战墨。
陈锦明慌了神,向康少烨求助,只要不出人命,一切好商量。康少烨也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却想不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出来。冲鲁老倔喊话,倔老头就是不听,非要说一死相拼。
他强压胸中的恶意,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清楚,现在不是诉苦的时候!”
夏想还没有赶到之前,区委副书记康少烨赶到了现场,并且和鲁老倔进行了接触,但还是没有谈妥。正当康少烨决定居中协调,召开一次由区委、金树集团和村民代表共同参加的三方会谈时,情况陡变,一名村民被工人推搪之时摔了一跤,跌倒在石子上面,摔得头破血流!
“请康书记过来一下!”夏想吩咐陈锦明去请康少烨,他则站在人群之外,冷静地观察起来。
不料过不多时,前来的村民越聚越多,慢慢地由十几人汇聚成了上百人,围在了火树大厦下面就是不走,还有人手中拿着木棒和铁锹,目露凶光,一副要拼命的样子。陈锦明意识到了事态严重,就让村民派出一个代表出来,他要和代表面谈。
结果电话打通之后,直到夏想出现,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一个警察的影子都没有。还好陈锦明打过报警电话之时,就立刻拨通金红心的电话,他知道金红心是区政府的大管家,是夏想的跟前红人。现今的事态,也只有夏想出面才能解决。
陈锦明并非故意躲着不见,而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和村民面对面。当时金树集团的征地工作是和市政府打的交道,由市政府全权处理,土地转让金早已全部打到了市政府的指定帐号之上,自始至终,金树集团没有和小斗村进行过面对面的谈判,现在也没有必要和他们谈什么补偿金的问题。
“少废话,臭婆娘。”吴港得瞪了老婆一眼,“夏区长在突发情况时能想到我,是对我的信任,就是半夜和-图-书三更让我跳河,我也没有二话!”
鲁老倔一把年纪了,脾气却还倔得不行,又臭又硬地说道:“哼,不安排工作,不给钱,你的大楼就别想盖下去!”
今天一早,先是来了两个人要求面见金树集团的老总,工地负责人自然一口拒绝。两个人就是赖着不走,说是金树集团征用他们的土地,不给补偿,他们要讨个说法。
他背着双手,一脸冷笑:“瞧瞧你们,啊,瞧瞧你们的熊样,真没一点出息。掉地上一个扳手就吓成这样,就想打人?别以为不敢抓你们进看守所,看守所的空房间多得是,你们谁想进去吃几天掺沙子的牢饭,就站在我跟前来试试?”
真是一出精心策划的妙局,又赶到了周六的中午,正是吃饭的时间,路上堵车不说,还不好组织警力,好算计,好心思!
联想到吴港得和付先先的提醒,夏想心中闪过一丝明悟,今天的事情,非常棘手,绝对不会轻易解决,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领导,领导,我在这里。”金红心一路小跑来到夏想面前,身后跟着晁伟纲,“我刚才去和村民解释去了,结果没有任何效果……已经通知了消防队了,应该马上就到。”
不想离征地事件过去了半年多有余,又突然冒出了小斗村村民讨要补偿金事件,他就知道,肯定有人在幕后指使,误导村民。
一个人高马大的村民趁小工人不注意,一脚踢过来,当即将小工人踢倒在地,痛得满地打滚。几名工人大怒,手持铁锹就要冲上去报复……
夏想不动声色地问道:“康书记,区分局今天谁值班?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警察到现场?还有,通知消防队没有?”
不管如何,村民闹事必定有一个起因。
“他娘的,外地人还敢来我们小斗村撒野,打他狗日的。”
吴满港得当年是城管出身,耍横、唬人有一套,知道对付村民和工人们要采用一唬二横三强硬的手法,通常都能震住场!
夏想见康少烨的表情就知道他来了半天,实际上屁事没干,除了说了一堆废话之外,对整个事件的进展,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帮助,不由心中恼火。不过现在不是和他计较的时候,就又问道:“金红心在哪里?”
做人,要有人格。做官,要有官德。人格为为人处世之本,官德为为民请命之本。
初秋的天气,虽然不是很冷,但秋风秋雨一起,气温也是下和_图_书降极快。天一冷,又是风雨交加,人群就一阵躁动,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刚刚缓和一点的形势又陡然紧张起来。
天下还没有这么不讲理的事情!
非不能也,实不为也,说到底,他就是要等夏想到来,由夏想发号施令,就由夏想的承担全部责任。
夏想清楚的是,只凭白战墨一人,断然设计不出如此高明的棋局,他没有这么高深的政治智慧,也没有指挥若定的手段,此事如果不出他所料,必定有付先锋的影子在内。付先锋出手,如果仅仅是为了对付陈锦明,就是杀鸡用牛刀了,那么说,付先锋此计是引蛇出洞,而他,就是真正的剑锋所指的蛇了?
他没有夏想的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夏想在安县担任了两年的副县长,可不是白当的,又和工人们同甘共苦一段时间,见识过许多突发事件,对于突发事件的处理,心中底气十足。当然康少烨也并非没有一点经验,他什么都没有安排,并非是他全然不知道,而是他根本不想处理。
“妈的,想动手?”
今天也不例外,吴港得身上的城管之气和官气结合之下,迸发出来,也是一副痞官模样,顿时让在场的工人和村民都为之一震,不由自主都后退一步。
他看了陈锦明一眼,安慰说道:“不用慌,有我在,会还你一个公道。”
派出来的代表是个老头,名叫鲁老倔,是小斗村德高望重的老者,他代表小斗村向金树集团提出两个条件:一是金树集团负责安排小斗村100名村民的就业问题,二是小斗村共858人,每人再补偿5000元的征地款。
吴港得正在家中吃午饭,听到夏想的命令,立刻放下碗筷:“20分钟之内一定赶到!”
夏想明白,言下之意是,出了大事,也就等他来背黑锅。
吴港得挺身而出,站在中间,大喊一声:“住手!”
正当陈锦明急得不知所措之时,夏想就及时赶到了。
混乱之际,谁也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鲁老倔一个人爬到了楼顶,自浇汽油,手拿打火机准备自焚!
历来国内官场上都不缺让依法经营的企业家寒心的官僚,燕市以前没少出现过故意整治民营企业家的恶性事件,也许在白战墨眼中,民营企业家做出的贡献再大,都是可以任由他摆布的一块肥肉罢了。
火树大厦已经全部停工,下面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一眼望去不下数百人。数百人和_图_书明显分成两个阵营,一色青壮年的是建筑工人,差不多都头戴安全帽,手中拿着扳手、铁锹等施工工具。另一方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一拨人应该是小斗村村民,因为火树大厦征用的是小斗村村民的地。村民们手中也有不少人手拿铁锹和木棒等工具,两方分站在火树大厦楼下的广场的两旁,都对对方怒目而视,剑拔弩张。
吴港得的老婆埋怨说道:“什么事这么打紧,连饭也不让人吃个安生?”
金树集团不是房地产商,征用土地时不是和普通开发商一样给村民房产的补偿,而是直接付给了市里土地转让金,然后再由市下发给村民。至于土地转让金市里是不是克扣或延迟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小斗村的土地是市里主导征用的,当时下马区政府还没有成立。
陈锦明算是走对了关键的一步,今天如果不是夏想出面,也许事态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陈锦明有点乱了方寸,他只是一名商人,再是成功的商人也知道斗不过政府的力量,也斗不过村民聚众闹事的威力。不过见到夏想镇静自若,一点也不慌乱的样子,他一下就觉得心中有了依靠,就跟随夏想来到一处僻静处,详细地交待了事情经过。
老头站在楼顶之上,风大,又阴天,浇了一身汽油,汽油挥发很快,就让人的体温下降很快,他在上面只喊了几嗓子就有气无力了,后来喊不动了,干脆就坐在了楼顶,放声大哭。
夏想心中也是怒火中烧。
夏想停好车,刚下车,一抬头就看到火树大厦的楼顶之下,一个老头手拿打火机,浑身浇满了汽油,身旁还放着一个巨大的汽油桶,正在楼顶之上大喊:“还我家园,我要补偿!”
陈锦明也回应了一句:“随便!”
鲁老倔转身就走,陈锦明也知道事情不会善罢甘休,就向外一看,只见聚集在一起的村民大概有了200来人,不少人开始用木棒敲打施工设备,和工人之间有了不少小冲突。他就急忙拨通了报警电话。
现在是楼上有人要自焚,楼下两方对峙,一触即发,而且老天也趁机添乱,一阵狂风大作之后,天空开始飘起了雨丝。
晁伟纲也是急着向夏想汇报:“吴区长也到了,他正在联系公安局,和双方接触,劝说双方保持克制,初步稳定了局势……”
本来已经被白战墨逼到了墙角的陈锦明终于忍无可忍,毫不客气地回绝了鲁老倔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