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8章 四方云动

下马区的局势就和眼前的会议室一样,一片狼藉。
一会儿她跑得累了,就坐在了院中的摇椅上面,休息一下,看着小连夏一个人跑来跑去,咯咯地笑个不停,她的心中就充盈着幸福。
爷爷虽然不再提夏想的事情,但却没有丝毫要原谅他的意思。连若菡也知道以爷爷的地位,以他好面子的性格,不可能原谅夏想,也不可能接受她是夏想身后人的事实,事情闹到了现在的地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想回美国,爷爷不肯,连爸爸也劝她暂时留在国内,她就知道,小连夏已经象一块磁铁一样,牢牢吸引了爸爸和和爷爷。
而且据说男人都对情人最温柔体贴,毕竟老婆天天见,越是身边的事物越没人珍惜,人的通性就是如此,男人更是如此。离得越远,越有吸引力,连若菡现在甚至还有点沉迷于不常见面,一见面就如胶似漆的感觉。
崔向和叶石生之间的关系不知何时由以前的淡漠,而变得密切起来。范睿恒尽管并不十分清楚个中原因,也能隐隐猜到正是因为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顺利推行,又因为夏想不在省委,不再是他和叶石生之间的缓冲和桥梁,他和叶石生之间的关系,渐行渐远。
默认了小连夏的亲生父亲是夏想的事实!
毕竟夏想是副厅级干部,事情又影响极大,据说整个燕市的工地都停工了,工人们自发走向街头去追凶,好嘛,民间力量都动员了,难道省委就不维护自己党员干部的利益了?叶石生当即决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夏想遇袭的问题。
李连杰早就想升上一升,好歹也要到交警大队当个副队长,也总比现在风里来雨里去得强,天天吸汽车尾气不说,遇到素质不好的司机,还要对他破口大骂,惹得一天都没有好心情。
陈天宇今天很不巧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后没有发现。后来回家才充上电,刚一开机就听到了夏想受伤的消息,当时震惊得他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傻了一样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清醒之后,他急忙赶到区委,在简单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之下,他后悔莫及,当即将手机摔个粉碎——真是手机没电误了大事,该死的摩托罗拉手机,电池太不耐用了。如果他早早赶到现场,说不定夏区长还不会出事。
幸好今天一切还算顺利,他喝了口水,想起刚刚给副局送了礼。副局收礼时是笑脸,提到升职时就变m•hetushu.com成了一脸严肃,说是要多方考虑和评定之后,才能定下人选,就让他暗骂副局是一只老狐狸,肯定是嫌他的礼送得少了。
区长的职务是什么?区长是指挥若定站在一定高度上俯视众人的高台人物,不是用肩膀去抵挡风雨用身躯去救下一人的英雄人物,夏想怎么会这么不懂事非要冲到前面?
范睿恒第一反应是就怀疑崔向是幕后指使!
他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给叶石生,叶石生的电话首先就打了过来:“睿恒,速来省委开会,务必半个小时内赶到!”
连若菡正抱着儿子小连夏嬉闹,小连夏现在不但话已经说得十分清楚,走路也走得极稳,和连若菡在后院之中玩耍,正玩得不亦乐乎。
康少烨一脸阴沉,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可以说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没有搞坏夏想的名声打断夏想的双腿,反而成就了他的盛名,让他在工人和村民之中更有了威望。虽然最后一撞让他现在昏迷不醒地住进了医院,但根据他当时的目测,撞得一点也不严重,甚至可以说,夏想之所以昏迷是因为劳累过度再加上风寒入体,被后视镜碰了一下只是诱因,并非主要因素。
连若菡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要不是手扶了一个椅子,肯定会摔倒在地……她一生的牵挂,一生的寄托,怎么会……?
“妈妈不哭,爸爸不死!妈妈不哭,连夏也不哭!”小连夏乖巧地伸手为连若菡擦眼泪,小嘴紧紧地抿着,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可是还是没有忍住,眼泪在眼中打了几个转,还是流了一脸。他也不擦,还是一遍遍去摸连若菡的脸。
……
“他怎么了?”连若菡顿时一惊,她知道卫辛跟了她多年,轻易不会慌乱,“他又被纪委请去喝茶了?”
连若菡骂归骂,也是打是亲骂是爱的骂。她虽然有埋怨,不过也知道其实夏想并不是没心没肺的人,他不打电话自然有他不打电话的理由,她也并没有强求他天天电话,况且,她也不是无事可做的家庭妇女,她也有许多工作要处理。
小连夏的童言无忌直让老爷子也红了眼圈,他一生位极官场顶峰,一路过关斩将,在和对手过招之时,从来没有过恻隐之心,有时心狠手辣得连他自己都惊讶他是不是天生就是一颗铁石心肠,现在却被小连夏想的小小年纪却假装坚强假装小大人的模hetushu.com样给感动了,他一把从连若菡手中抱过小连夏,使劲抱在怀里:“好孩子,我的心肝宝贝,太姥爷最疼你了……”
不过又想到付先锋的笃定以及付家的势力,他就稍微放宽了心。
“你们都巴不得他早点死,才不关心他的死活!”连若菡大喊了一声,一脸倔强。
“怎么了?怎么了?”老爷子也有点慌神,印象中连若菡既任性又倔强,从小到大很少掉眼泪,一见她伤心欲绝的样子,他就心中一跳,“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能解决?”
她还以为夏想又被人请了去作客。
下马区的区委会议室内,一片狼藉,康少烨、陈天宇、谢源清、傅晓斌、卞秀玲等10名常委全部到齐,除了白战墨正在从京城赶回,黄建军正在京城开会,夏想住院之外,其他常委一个不落,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区委。
又没来由地想起了夏想,也不知道这个冤家怎么样了?又有三天没打电话了,他是真的忙得忘了打,还是故意冷落她们母子?或是现在身边有了儿子,就忘了小连夏是他第一个儿子了?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连若菡直吓得脸色惨白,站立不稳,一下歪倒在沙发上:“他,他,真的有那么严重?”
“去燕市!”连若菡没好气地回答,刚一说完,就泪如雨下。
生平不服人又自视过高的吴才洋,敢不服老爷子,敢训斥连若菡,却在小连夏面前败下阵来,既不敢说上一句重话,又得赔着笑脸,而小连夏仿佛就是认定吴才洋是坏人一样,从来不让他抱上一次,也不给他一个笑脸,人不大,脾气不小,和连若菡的脾气有得一比。
吴才洋每来一次,都失望而归。
万一他和叶石生之间出现重大矛盾之时,夏想就是出面从中调和的不二人选。恰在此时,恰在崔向和叶石生越走越近之时,夏想出事了,不让范睿恒不联想到省里的局势都不行。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现在我必须在他的身边,爷爷您别拦着我,别让我恨您一辈子!”连若菡的目光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
其他人也是心思各异,都无心听康少烨讲些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就算白战墨回来之后,下马区的工作也会暂时陷入停顿之中。白战墨表面上是书记,是一把手,但下马区实际上是夏区长在主持大局。
陈天宇自责加懊悔。
他没有想到的是,即将发生m•hetushu•com的一件事情,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
想得多了,她就不免有些意动,就又想起和夏想在一起缠绵的时光,不由双颊飞红……
连若菡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她现在只感觉筋疲力尽,就算去了燕市,他身边肯定也围绕了无数人,哪里轮得着她出面照顾?来到了京城就好多了,至少在特护医院里,没有人打扰她和他在一起。
和范睿恒的震怒相比,叶石生得知夏想受伤的消息后,第一反应是震惊,随后是惋惜和痛心。
不过随后叶石生初步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还是十分愤怒,没有警力,没有系统的指挥,整个下马区只有夏想一人在现场解决纠纷,其他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小坏蛋,长大了和你爸爸一样坏,肯定会骗小女生。”连若菡笑骂了一句,刚想叮嘱他别再乱跑了,手机就响了。
傅晓斌和卞秀玲的心思差不多,震惊加愤怒,虽然两人不敢肯定是谁下的毒手,但有一点,他们都一心替夏想担心。卞秀玲目光冷冷地看了康少烨一眼,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你在现场一点事情也没有,夏区长却受了伤,你还有脸面在这里开会?真不是个男人。
李连杰今年32岁,在交警的工作岗位上已经工作了7年。7年来,他见多了各色特权车辆横冲直撞的丑态,也见多了军车肆无忌惮的嚣张,早就从一个激情四射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四平八稳的老油条。他的原则是,小号的车不能查,军车不能查,还有一种价格昂贵同时车牌号极好的车,也不能查,以上的车,查了白查,说不定还会挨上头一顿训。
谢源清对夏想出事抱着袖手旁观的态度,他并不觉得夏想的做法有多好,换了他,估计也和康少烨一样是明哲保身的态度。不过他最看不起康少烨的一点是,好歹康少烨也是副书记,竟然连现场情况也描述不清,说来说去也说不到重点上面,真够笨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混到了副书记的位子上?
傅晓斌心中对康少烨的鄙夷就更深了,一个副书记,又是第一个赶到了现场,结果倒好,屁事没干成,还好意思腆着脸说他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妈的,怎么被车撞倒的人不是你?真是老天不长眼!
尽管得知的消息并不详细,叶石生还是知道了大概,知道了夏想是在处理群体事件时,奋不顾身地救人,最后被别有用心地撞了一下,昏迷不醒www.hetushu.com,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惜,觉得夏想太冒进了,身为堂堂的副厅级干部,怎么能以身犯险?
“他快要死了,你再有权有势,能解决得了吗?”其实连若菡也知道夏想的伤势没那么严重,不过一见爷爷就想起他对夏想的不好,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说得严重一些。
“应该没有大碍,若菡,你不要伤心了,等接他来了京城,你去照顾他就是了。”老爷子肯让连若菡在京城照顾夏想,已经是做出了天大的让步。吴家在京城名头之响,几乎无人不知。连若菡身为吴家女儿,尽管知道的人不是很多,但也有不少圈内人清楚,如果她出面去照顾夏想,相当于吴家默认了一个事实。
老爷子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得和我说个清楚,别光知道赌气……”他也是吃了一惊,好歹夏想也是一区之长,怎么能说死就死?而且现在还正年轻。
“哇……”小连夏哇哇大哭,“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他……”卫辛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却还是没有忍住,“他出了车祸,住进了省二院,伤势不明。”
电话刚一接听,就传来卫辛惊惶失措的声音:“姐姐,不好了,夏想他……”
老爷子后退一步,一下坐在沙发上,长叹一声:“你别急,先弄清情况再说,现在冒然回去也未必有用。”平心而论,老爷子还没有从内心深上原谅夏想,虽然也不希望他出事,但在没有查明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还是不愿意让连若菡急急回去。
正在书房看报的吴老爷子忽然感觉到气氛不对,一抬头,发现连若菡抱着小连夏,正急匆匆向外赶,他急忙从书房出来,在客厅拦住连若菡:“要去哪里?”
小连夏一边哭一边哽咽地说道:“妈妈别哭,妈妈别怕,妈妈还有连夏……”
康少烨就觉得今天的事情,实际上是大大的失败。如果夏想断了双腿还好说,以后前途毁掉,就算一时有不少人震怒,但冷静之后意识到夏想没有了仕途,也就没有多少人再帮他说话,没有多少人为他卖力出头。现在却不同,现在夏想成了英雄,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康少烨就有一种深深的失落和挫败感,同时他也担心万一王大炮被抓,牵连到他该如何是好?
小连夏的哭声最管用,一下就击中了老爷子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无奈地站了起来,苦笑说道:“我去了解一下情况,m.hetushu.com你先等上几分钟。”
京城,吴家。
……
爷爷的病情差不多大好了,现在心情还算不错,每天都要花半天时间和小连夏在一起。小连夏小小年纪也有判断远近的本事,对爷爷,他亲得不行,天天缠在一起。但对于爸爸,他理也不理,尽管爸爸实际上也挺疼小连夏,有时也始终忍不住隔辈亲的心思,来抱一抱小连夏,结果小连夏却倔强地躲到一边,还冲他瞪上几眼,弄得他哭笑不得,却又没有办法。
和燕市的凄风苦雨不同的是,京城的天气十分晴朗,下午的阳光打在连若菡的脸上,让她人比花娇。因为和小连夏追逐的原因,她的脸上细细地出了一层汗,有一种雨润红枝娇的娇美。
是卫辛打来的电话。
几分钟后,老爷子从书房出来,冲连若菡说道:“不要去燕市,我派人接他来京城治疗,燕市的医疗条件差了一些。”
落在有心人眼中,将是非常令人震惊的消息。
做人还是要向夏想一样,曹殊黧要娶,因为黧丫头贤慧。她也要,因为她娇媚。其实有时想想做他的情人也挺好,即使是夫妻也不可能长相厮守,正因为不能长在一起,反对更有守望的酸甜苦辣,生活,才更有滋有味,才更丰富多彩。
今天是周六,下午3点的时候,风雨小了许多,街上的车辆渐多,他就守在平和路和华中大街的交叉口值勤。平和路是燕市的一条主干道,华中大街也是,而且两条主干道的交叉口又有全省最好的医院——省二院,所以不管什么时候,路口的交通压力都十分巨大,在这里值勤,天天累得跟狗一样。
没办法,他准备再借点钱,再烧烧香,不再多送一点,前期送的就相当于打了水漂。
儿子一说话,连若菡的眼泪流得更欢了,几乎象止不住的河流一样,她赌气似地一脚踢飞地上的一个靠垫,冲老爷了嚷道:“要是他有个好歹,我一辈子也不用回来了!”
……
“我也不回来了!”小连夏在关键时刻,永远和妈妈一心。
两个倔人,一个比一个倔,一个比一个好面子,尽管都只字不提夏想,难道他们都对小连夏许多地方长得象夏想的事实,视而不见?男人,何必死要一份面子,难道对外宣称她在国外结婚又离婚回国,就比她是夏想身后人的事实好听了许多?
“妈妈,你的脸红红的,好象大苹果!”小连夏跑了过来,飞快地在连若菡脸上亲了一口,又笑着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