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1章 谋局

萧伍笑着出去了。
第一件事情就是老爷子出手打压夏想的时候,夏想的表现,给了吴才洋第一次震惊。
如果不是夏想过于谨小慎微,就是他确实不贪不拿不卡不拿。
古玉则在一旁闷闷不乐,百无聊赖地踢沙发玩,一边踢,嘴里还小声地说着什么。声音很低,旁人都听不清。夏想倒是无意中听清了一句:“我讨厌你,夏想……”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夏想相信吴老爷子再是政治人物,他现在也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也有人性的一面。他和连若菡的事情再让吴家丢了面子,至少他的所作所为也为吴家带来了不少的好处,甚至可以说,是极其难得的利益,相信吴老爷子也会心中有数。
夏想就知道,吴家和付家的斗法,应该会暂时告一个段落了。吴家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好处,付家一低头,吴家再不收手就成了仗势欺人了,就会引起别人的不满。此时收手,既是理智的做法,也是明智之举。
最后连若菡又出面说了几句话,二老才算完全放心,知道夏想身边有曹殊黎和连若菡,他们来不来就都一样。不过老妈一问完夏想的病情,心思就又转移到了小连夏身上,对小连夏会说多少话,长多高,一顿吃多少饭,事无巨细问个没完,完全是以奶奶关心孙子的口吻。
以老爷子的权威和手腕,雷霆一击之下,夏想只不过转了个身,由书记换成了区长,换了一匹马而不是下马,就让吴才洋震惊于夏想游刃有余的高超手腕。当然,也是因为陈风以及宋朝度等人力保夏想的结果,但如果不是夏想有深厚的人脉,谁会大力保他?就让吴才洋不得不深思其中的意味,一个无根无底的草根出身的人,年纪不大,级别不高,却有许多副省以上的高官对他无比器重,并且强硬顶住吴家的压力也要扶夏想上马,夏想,到底是有哪方面的惊人的影响力,居然让无数沉浮了十几年的老官场冒着得罪吴家的风险也对他的支持力度不减,他凭的是什么?
夏想嘿嘿一笑:“好象还是讽刺的意味多一些……”忽然意识到不对,“清官?难道他在背后查我的经济问题了?”
因为国务院的十年计划里,在不久的将来,将和环绕京城周围的燕省的4市13县联手打造大京城经济圈,整合燕省和京城的资源,形成一个总面积为27000平方公里、共485万人口的大京城经www.hetushu.com济圈,仅前期政府投入和可能引领的各项社会资本估计将在万亿元左右,而且已经初步和燕省进行了前期洽谈,达成了初步意向。
刚回到房间,正好连若菡、曹殊黧和古玉一起从外面回来,还有凤美美,夏想就请古玉鉴定一下的手中的将相和的玉的品相。
随后就又发生了吴家和付家的过招之事。
而且经过李言弘一番暗中调查,发现夏想没有任何经济方面的问题,可以说清清白白,如一张白纸一样。
夏想是何许人也,立刻想到了新任的省纪委书记李言弘,不由摇头一笑:“他算是说对了,我认识的女人既有钱又长得漂亮,因此我只能犯作风问题而犯不了经济问题了。这么说来,找一个漂亮的有钱的女人,至少可以保证少犯一样错误!”
“发什么愣?”夏想笑骂了一句。
实际上尽管燕省的经济并不十分发达,表面上在国内影响力不大,但在京城高层的眼中,一省的重要性并不仅仅是经济指标,还有不可替代的地理位置的考量。比如岭南省虽然经济总量大,但地理位置决定了岭南省的在某一方面的战略重要性远不如闽南省,因为闽南省和台湾省遥遥相望。同样,燕省在全国所有省份中,有着独一无二的重要性,因为燕省是全国唯一一个环绕京城的省份,大而广之的话,是唯一一个环绕京津的省份。
连若菡第二天就将玉佩又还给了夏想,转达了吴老爷子的一句话:“人老了,偶而糊涂一下也正常。”
李言弘却没有发现夏想有任何以权谋私的地方,就让他对夏想多了一分好感。以夏想这个年纪的副厅级高官,又是执政一方的区长,身上不沾一点荤腥,不能说是绝无仅有,也是极其少见的。
“我才不关心他的死活。”吴才洋接过茶,想喝,又随手放下,心中对夏想的余怒未消,“我只是有点不明白,他也有点太聪明了,是不是?”
……
京城深处,一处并不豪华但绝对幽静的别墅之中。
二老今天又打来电话,还是放心不下夏想的伤势。夏想说了两句,他们不信,夏想就只好将电话交给曹殊黧,曹殊黧就给二老开解了几句,说是夏想确实没事了,生龙活虎,而且能吃能喝,还乐不思蜀。
曹殊黧气呼呼地说道:“萧伍,麻烦你把水果拿出去扔了。”
吴才洋一看,一脸懊恼,弃子认输:“心思和图书不定,集中不了精神,不下了。”
往远了说,当年满清的乾隆对和坤的宠爱也是一时无两,可见感情因素在政治之中,有时也能成为决定性的力量。
到时身为燕省的书记,就和以前比其他总督高上半格的直隶总督一样,进入政治局也是题中应有之意。老爷子提前谋局,大有深意。
吴才洋在夏想担任了下马区区长之后不久,就收到了李言弘的答复,说是经过调查之后发现,夏想在经济上没有任何问题,可以说清白得让人震惊,没有任何权钱交易的迹象。李言弘将夏想没有经济问题的原因归纳为两点,一是夏想的妻子曹殊黧聪明能干,她开的设计公司一年能赚几百万元。二是夏想本人有超人一等的商业头脑,他在项目设计和对市场的把握上面,也有一定的天赋,而且以前也有过许多次成功的案例,他想要赚钱并不难,所以他不象别的官员一样,想要钱除了贪污就无路可走,他有的是办法,所以不会去贪。
夏想见连若菡明白了其中含义,也笑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300万,好大的一笔钱,我不收下才是当面打脸。老人家都出面了,我一个晚辈,说什么也得给上三分薄面。我不但收了玉,还收了水果。”
至于付老爷子和付先锋今天的戏,他看就看了,反正也知道不是真正演给他看。吴老爷子是不是领情他不管,他和付先锋之间的恩怨,还有许多帐要算,要慢慢算。
夏想也没看付老爷子放在他手中的是什么东西,就随手交给了萧伍。他做足了表面文章,一直送付老爷子到了楼梯口才返回,一回身,就发现萧伍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
夏想知道黧丫头对付家有气,而且还气大了,就说:“别乱扔,最好送给要饭的。现在哪个行业都不容易,要饭这门职业,现在竞争也很激烈。”
吴才洋就知道,老爷子开始在燕市布局了,打压夏想只是一个由头,是一个开始,老爷子所图的并不是只让夏想得不到区委书记的宝座,他想要的是整个燕市,长远看,或许还想着眼于整个燕省。
不料连若菡的一句话,又勾起了他一些感慨,深感在吴家面前,他的实力还是太渺小了,幸好他还有一层复杂而厚实的关系网,自身也站得正,否则还真的很难在吴才洋的面前有立足之地。
结果曹殊黧一说就是十几分钟。
所以当付老爷子从身上拿出一个礼hetushu.com物非要送给夏想时,夏想假装推辞一下,就顺手收下了。反正付老爷子出手,肯定会是好东西,不要白不要。对于付先锋一样的人,客气是要不得的,送上门的好处再不拿,就是傻瓜了。
本来想瞒着老爸老妈,但因为王大炮在单城市露了一面,就立刻让单城市草木皆兵,全城动员,夏安就即刻知道了真相。夏安一知道,老爸老妈就知道了,于是,二老就非要来京城看望夏想。
夏想就将付老爷子和付先锋前来探望的事情一说。
夏想笑了,负荆请罪就太自降身份了,将相和还算不太失身份,付老爷子一片苦心,也确实不易。收下就收下好了,好歹付老爷子手中的玉,也应该不是凡品。
如果说李言弘暗中调查夏想的经济问题不足以让吴才洋对夏想高看一眼的话,那么夏想在一系列事件之中的表现,就不得不让吴才洋对夏想一步步改变了以前的看法,由全部的偏见,变得稍微有了一丝改观。
由此,燕省的重要性就一下跃居到了各省的前列。
好在吴老爷子此次总算默认了连若菡形影不离地照顾在他左右,也算是给足了他面子。
就让吴才洋大惑不解,一个才刚刚当上区长的副厅级干部,影响力仅限于燕市,凭什么让许多人都器重他?
连若菡知道几大家族之间的恩怨和纠葛,微微一想就明白了什么,笑了:“将相和?有意思!先借我用用,回家给爷爷看看。”
吴才洋手持黑子,犹豫了半天才落下一子。刚一落子,对面的李言弘哈哈一笑,白子一落:“才洋,你走神了。”
萧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夏想,说道:“是块玉佩,上面雕了两个人,好象是两个古人……什么意思?”
“如果在女人问题上面自律一些,你是一个难得的清官和好官!”
“怎么,还是因为夏想?”李言弘起身为吴才洋倒了一杯茶,递给他,“他的伤势并没有大碍,不用担心,不出三天就好了。”
夏想只好劝了又劝,才让他们打消了念头。
“夸我什么?”夏想还是比较在意名义上的老丈人的态度的。
曹殊黧轻哼了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也是,别人送礼你就要,眼皮子太浅了。才300万就把你收买了?我一年都赚的不止300万。”
不解归不解,政治上让人费解的事情也多得是,远的不说,就是上任燕省省委书记高成松,对其秘www•hetushu.com书武沛勇的偏爱和纵容就让外人看不明白。武沛勇在外面的嚣张和狂妄高成松心知肚明,他明知武沛勇为人差劲,有性格缺陷,也多次听到别人对武沛勇的不满,却就是下不了狠心批评武沛勇,一直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让不少人都疑惑不解,不明白到底武沛勇好在哪里,让高成松对他如此纵容?
夏想接过一看,原来是蔺相如和廉颇,不过不是廉颇向蔺相如负荆请罪的画面,而是将相和的图案。
古玉看了几眼,忽然惊叫了一声:“这是一块古玉,价值连城,如果拿去拍卖,少说也得值300万……谁送你的?”
夏想岂能不知黧丫头的小小心思?就用手在她手中划了几划,痒得她想笑又不敢笑,生怕吵了连若菡的通话,就又狠狠瞪了夏想几眼。
“今天回家遇到爸爸了,他问了问你的病情,难得地夸了你一句……”
也就是说,他们肯不顾吴家的压力而非保夏想不可,就证明不管是在感情上还是利益上,夏想在他们眼中比吴家更有分量!
李言弘更倾向于后者,因为他在纪委系统多年,知道一个贪官再小心,也有露出马脚的地方。只要贪,一查绝对有迹可寻。
幸好电话声帮夏想解了围,是老爸老妈打来的电话。
燕市是京城最后一座南大门,尽管燕市的驻军并不出名,但燕市却有全国最好的陆军指挥学院,号称中国的西点军校,也有非常庞大的坦克训练基地,当然,更有令人闻之色变的神秘的二炮藏在燕市西部的山中,是中国最强大最有震憾力的最后一道保障的陆基部队。
夏想刚看了古玉一眼,古玉只吓得花容失色,转身就跑:“千万别打我的主意,我虽然符合你的条件,但我打不过连姐姐和曹姐姐。”
结果曹殊黧的小手就毫不犹豫地放在了夏想的胳膊上,而连若菡也是伸手拧住了夏想的耳朵,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还想找谁?”
连若菡就抱着夏东,一会儿逗夏东一下,一会儿就瞪夏想一眼。夏想就大加感慨,他何其不幸,今天成黧丫头和连若菡的出气桶。
因为有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和政治优势,如果再提升了经济规模,建成大京城经济圈的话,燕省很有可能恢复以前身为直隶时的气魄和影响,成为名符其实的京城第一门户省份。
吴才洋的不解确实有点多,因为自从他关注夏想以来,夏想的表现可以说处处有神来之http://m•hetushu•com笔,让他在叹为观止的同时,又觉得夏想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政治智慧,有些他的表现甚至可以用惊才绝艳来形容都不为过。
连若菡也得极其难得地一一作答,耐心十足,一点也不嫌烦,还说得津津有味。曹殊黧在一旁不时看上连若菡几眼,眼光复杂,又不时看上夏想几眼,眼神多变,还不时地轻轻用脚踢他一踢,或者将夏东干脆塞到夏想怀中。
政治从来不是温情的产物,吴才洋可不会认为陈风、宋朝度等人力挺夏想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能够爬到副省级高位的人,都不简单。他更不认为是因为他们对夏想有深厚的感情,政治人物也是人,也会被感情因素左右,但在面临着自身前途的重大抉择面前,感情就苍白无力了,利益就会上升到了第一位。
要是付先锋知道他精心选购的果篮成了乞丐的晚饭,估计也会生上一顿闷气。不过更让他恼火的是,第二天叶石生来京城开会,会后先到医院看望了夏想,随后再和付家见面。见面时,虽然相谈甚欢,但叶石生却没有针对燕市组织部长的人选问题明确表态,就让付先锋心中没底,总觉得哪里出了一点变故,好象叶石生的态度又有点模棱两可了。
其实吴老爷子一开始在燕市借打压夏想之时搅乱局势的手法,吴才洋一眼就看了出来。尽管他和老爷子之间从不谈心,在政治上也是各自为政,但老爷子毕竟是他的父亲,行事风格和常用手法,他还是十分熟悉的,尽管他从政之后的风格和老爷子不是一脉相承,在许多方面也得益于老爷子的言传身教。
古玉也说:“你还会缺钱?真是的,明明知道是付先锋的手脚,你还收付老头的礼,你是不是想和付家握手言和?”
吴才洋出身在家族之中,从小不缺钱,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平生也最恨贪污腐败的官员,夏想不贪不拿的作风让他对夏想的印象多少有点改观,不再认为夏想一无是处,他不但在燕市和燕省人脉深厚,自身素质也够硬,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在政治人物眼中,永远是利益至上,夏想不免苦笑,他不求吴家能完全接纳他,只希望能让他和连若菡以及小连夏多一些相聚就可以了。
满堂大笑。
连若菡的电话打了有五分钟之久,终于夏东不满了,先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就哇哇地哭了起来。夏东一哭,夏想老妈的心思就又落到了夏东身上,让曹殊黧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