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9章 值了

刘得花跑到夏想面前,郑重其事地将过路费朝夏想面前一递,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干部,也不管你是多大的官儿,我只知道你受老百姓的敬重,就一定做出了好事和实事,今天的过路费用不能收,就当我也高尚一次!”
夏想只好强行拉住他,不让一个一把年纪的老人再次跪倒在他的面前。
老钱术后恢复情况良好,但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还打着石膏板,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老钱就心中一激灵,猜到了什么。等夏想一脸关切站在门口时,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才迟疑地说了一句:“真是夏区长回来了?”
人群之中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一片欢呼,许多人都朝刘得花坚起了大拇指,冲他微笑致意,使劲鼓掌。
刘得花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原来人生之中还有比钱更美好的东西——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情感和认同。
刘得花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为夏想免掉的过路费用一共是160元,而夏想为了救他号召大家捐款,为他募集到了16万元,就让他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当年迎接夏想的人群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怀。
所有的人都是一脸渴望和激动,但没有人乱推乱动,都站得又稳又直,人人一脸坚定,目光都望向出站口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热切和敬仰。
老钱一哭,夏想也是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多好的工人,当年的一件小事一直记在心上,始终记得要回报他。现在有多少官员尸位素餐,拿着百姓的血汗钱肆意挥霍,不知道他们是人民的公仆,是纳税人在养活他们,甚至还有官员叫嚣说是他拿的是国家的钱,不是百姓的钱。
所以尽管刘得花其貌不扬——他可没有刘德华的英俊和不凡——他也娶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就是因为他收入高工作稳定,不但每月入帐2000多,还隔三差五有各种福利和补贴,来来往往的车辆何其多,每辆车都当成一只大雁的话,一天拨下来的毛,足足装满一火车,随便掉两根就够他吃喝了。
刘得花坚持不收:“就当是我出了这个钱,站在大家中间,我心中激动,就让我也高尚一次,行不?”
有一种敬仰,让人肃然起敬。有一种力量,让人泪流满面。
让老人给自己下跪,是折自己的寿!
老钱的双腿裹着厚厚的石膏,上面缠满了纱布和_图_书,架在支架上。一想起当时老钱双腿白骨森森的情景,他甚至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钻心的疼痛,想起老钱当时奋不顾身的情景,他再也忍不起胸中涌动的感动,一步来到老钱面前,双眼含泪:“老钱,老大哥,你受罪了,我心中有愧,真心感谢你!”
工人领头的是熊海洋,他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偌大的汉子一边笑一边哭:“领导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亲眼看到您和以前一样壮实,也能吃得饱睡得香了。”
好人两个字最简单,也最沉重,因为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含义,也让太多人承受不起!
小工人看了刘得花一眼,见他没什么恶意,才说:“我不知道他官有多大,也不知道他对别人有多重要,我只知道他叫夏想,他是一个区长,他待我们工人和兄弟一样,对村民们也和乡亲一样,我就知道,他是好人!”
他就很知足,知足就常乐,刘得花就每天乐呵呵地对每一辆交费的车辆由衷地问好,因为每一声问好都是钱。谁还能跟钱过不去不是?和气生财。
一生爱他一人,值了。
一瞬间刘得花做出一个连他自己都吃惊的决定,他拿出刚刚收到的过路费,又交待了罗丽一声,大步流星地朝场中跑去。
鲁老倔哽咽说道:“夏区长,我一把老骨头就交给您了,以后有什么要我干的活儿,您一句话,我刀山火海也不怕。”
说是出事,主要是在刘得花的认知之中,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盛大的场面,他就以为是出了大事,或是有人闹事。
正和百姓们打招呼的夏想没想到会有收费员还回过路费用的事情,他摆摆手:“过路交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好搞特权?刘……得花同志,请你收下,你的心意我心领了,谢谢你。”
他震惊了!
刘得花收费多年,也见多了接送场面,从来没有见过今天的接人队伍。要是接高官,就会提前戒严。记得上一次中央有一个副总理来燕市,早早派了便衣来高速口等候,清理无关车辆。当时还有一个嚣张的小警察开着警车,非要闯过来,当即被便衣用枪指着脑袋压在地上,就把小警察吓得屁滚尿流,威风扫地,连连求饶,在普通人面前的作威作福全部变成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让刘得花看了也是无比鄙夷,才知道平常和大爷一样的警察,关键时刻装孙子的水平也是一流。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hetushu•com?百姓是皮,国家是毛,百姓才是国家的基础,才是国家不倒的丰碑。几千年来朝代更迭变化,唯一不变的是,是中国百姓沉重却永远压不弯的脊梁。
夏想没有先回区委,而是和工人们一起,前往二院看望老钱。
刘得花不好再问什么,离队伍一近,他更能感受到队伍之中弥漫的一种让人直想流泪的气氛,他急忙跑回了岗亭,刚坐下,就见一辆燕市牌照的奥迪和一辆京城牌照的商务车缓缓驶入了收费站。
鲁老倔更是一见夏想,弯腰就要跪下,他心中的愧疚比谁都深,一直觉得是他害了夏想。夏想不但救了他儿子的命,还救了他的命,恩比山高,除了下跪,他想不出任何可以表达自己感激之情的方式。
尽管和工人们相比,村民们扶老携幼,队伍参差不齐,也站得不算笔直,但他们都一脸盼望,都饱含深情的目光,尤其是其中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酷似刘得花的父母,一瞬间,他被气氛感染,只觉得鼻子一酸,流下了已经麻木了多年的男儿泪。
从华裕路西边浩浩荡荡来了一列车队,说是车队有些勉强,因为前面是小车开道,后面是卡车和客车混合在一起,如同杂牌军一样拼凑成的车队乍看之下有点不成样子,远不如一色款式的车辆组合在一起给人的感觉震憾。
见到老钱的一刻起,夏想的眼泪湿润了。
一个如此年轻的小伙子,他究竟做了什么好事,能让这么多工人和村民敬重,一见到他,就如同见到亲人一样,刘得花除了震惊,就更多了佩服。
然而当大家笑过之后,又有不少人哭了,不管是开心地哭,还是感动地哭,从笑容之中流出来的泪水最动人,也最真诚。
什么人能让工人和村民如此敬重和敬爱?刘得花不是没见过一些领导组织中小学生来充数当欢迎队伍,学生们一脸假笑和伪装的热切,让他看了都觉得太假。但今天,已经麻木了场面上的接送仪式的刘得花被感动了,应该说,在他从事收费工作以来,第一次被真实地感动了。
能让工人们笔直如松地站立的人,能让白发乡亲如盼望亲人一样盼望的人,不管他是谁,他是不是大官,在刘得花的心目中,就是最可爱的人,也是最可敬的人。
刘得花以前总觉得罗丽妩媚动人,有小女孩式的天真和邪恶,现在却忽然从心中生出一股厌恶,才相信了一句话:人http://m•hetushu•com和人之间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夏想感受到工人和村民浓浓的关爱,他大声说道:“工人兄弟们,乡亲们,我回来了!今后,我会一直在燕市,在下马区,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
今天是周一,一般周一都比较繁忙,刘得花忙得昏天黑地,连口水都顾不上。快到11点的时候,出事了。
掌声雷动,一片欢呼。
刘得花见过一色的跑车车队,也见过一色的奥迪车辆,甚至还见过一色的军车车队,只要是相同款式的车辆组合在一起,一上规模,就能显示出惊人的效果。眼前的车队虽然如同杂牌军一样,但却也有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感觉,不是因为车辆,而是因为车上的人。
刘得花还以为工人和村民等候的人,是一个多么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应该是慈眉善目,或是鹤发童颜,或是道风仙骨,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比他还年轻的年轻人,而且还比他英俊了太多!
有时接一般干部,也会有下属打一个条幅,或是列一个欢迎队伍,今天的队伍明显是来接人,但架势有点奇怪,好象没有统一的指挥,但人人都非常自觉。所有人下车之后,没有人吵闹,没有人嘻笑,不管是工人还是村民,都自发地分列成两队,黑压压数百人一字排开,足有上百米长,将高速口的等候区完全站满。
随后,夏想又详细问了问老钱的病情,得知老钱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有望恢复正常行走的能力时,他才欣慰地笑了,伸手替老钱擦试眼泪:“老钱,坚强一些,腿好后,我给你找一个轻松一点的工作。”
本来老钱已经止住了眼泪,夏想一个简单地伸手替他擦泪的动作,又惹得他心中一暖,眼泪又哗哗直流。真是一个真性情的好领导,从来不以领导自居,也不以他的救命恩人自居,他只是替他挡了一下,就被领导如此放在心上,挂念得不行,老钱就觉得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没象今天一样没出息过,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哗哗流泪。
刘得花震惊了,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因为等车队走近之后他才发现,车上站立的全是工人和村民——没错,全是在他的印象中最没有组织性和纪律性的工人和村民!
刘得花也眼睛发湿,心中发堵,心里好象填满了什么东西一样憋闷得难受。他实在无法忍受现场的气氛和心中的疑问,唤过同事罗丽,让她先替自m.hetushu.com己看一下,然后他离开岗位,来到人群之中,拉住一个一脸稚气的工人说道:“小伙子,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在接谁?他到底是什么重要人物,是多大的官儿?让你们这么隆重地站好队伍等他?”
2003年,燕市的平均工资才七八百元,好一点的单位能到1000多元就烧了高香了。
没出息就没出息一次好了,怕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夏区长,值得他流血又流泪!
一句老大哥顿时让老钱放声大哭:“夏区长,别这样说,千万别这么说!是我有愧于您才对。我早该保护在您的身边,是我没保护好您,才让您又被烧伤又被撞伤,您当年救了我,我都没法回报,您再说谢我的话,简直就是让我没脸见人……”
所有过往的车辆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不少车辆路过时,都放慢车速,打开门窗惊讶地看上几眼,甚至还有好事者想要开几句玩笑,还未开口就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了,调侃的话就憋在胸中说不出来,只觉得胸口发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刘得花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在演戏,演戏演不出来一种让人感动的效果,演不出来在所有人之间都传递的真情实感,更演不出来真实的感动和氛围。尽管离队伍有百十米的距离,他能深切地感受到人类之间最简单也是最朴实的情感——关爱!
是啊,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怀?在场的工人和村民都说不出来,反正他们看到夏想生龙活虎地从车上下来,满面春风,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神采飞扬,所有人都笑了。黑脸的工人露出了白牙,年迈的老人露出了仅有了几颗牙,都笑得格外开心,格外甜美。
当时确实贷了那么一点款,不过早就还清了,现在每天的巨额收费,都流入了不知何人的腰包。不过刘得花也不嫉妒拿了大头的人,因为人家拿了大头,他也拿了小头。别看他是一个小小的收费员,每个月的收入是2000多元。
连若菡没有下车,躲在车内,隔着车窗看着夏想所受到的英雄般的待遇,胸中无比自豪,也觉得鼻子发酸,忍不住流下了欣慰的眼泪。这就是她深爱的男人,坚定而阳光,在和政敌斗争时,有坚强、机智并且毫不手软的一面,却在面对百姓时,视他们为亲人,亲如兄弟,亲如姐妹。
刘得花有胸牌,夏想叫出了他的名字。
说起来虽然他收入不错,实际上他也算是社会底层人员,hetushu.com知道在社会底层挣扎的人的情感一向质朴而淳厚,金钱买不来的东西有很多,其中让老百姓自发的敬爱就是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
当夏想一群人赶到二院的时候,整个二院差点没被挤成交通堵塞,还是夏想想得周全,让熊海洋和鲁老倔组织工人和村民都散了,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不要因为他而耽误了工作。夏想发话了,工人和村民都陆续散去,才算让二院的人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刘得花冲众人抱抱拳,拱手而去,一直回到岗亭,还胸口起伏,激动莫名,惹得罗丽不解地问他:“怎么了老刘,激动个啥?见到初恋情人还是捡到钱包了?”
如果一个人表情凝重,或者对旁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如果三个人都是表情凝重,外人看了,就会感觉心中一沉。但如果上百乃至数百人,都是一脸的庄重和肃穆,都是一样的肃然起敬,而且都站得笔直,没有一人说笑,如军人一样整齐划一,所带来的震憾效果,绝对令人叹为观止!
庸俗,真是庸俗!
直到多年以后,刘得花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夏想,顿时跳了起来,这不是当年他免收了过路费的年轻人吗?天,当上了天大的官儿?再到后来,刘得花因为一场重病陷入了困境之中,正好被夏想遇到,夏想出手帮他解了危难。
他始终是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爱他的负责、诙谐和执著的一面,恨他冲动和激情的一面。但不管怎样,她尽管不理解和百姓打成一片,被百姓视为最亲的亲人是怎样的一种鱼水之情,但还是因为夏想受到的待遇,热泪长流。
整个队伍一动,就如长蛇一样,一下就将商务车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车还没有停稳,一个俊朗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一脸微笑向众人挥手致意,因为离得远,刘得花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刘得花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他就是让无数工人和村民敬仰的那个人?他怎么这么年轻?
是的,所有人的都翘首以待,眺望出站口方向,不管是老人浑浊的目光,还是年轻人火热的目光,或是小孩清澈的目光,都流露出同样的渴望,他们在等候的人,是值得他们尊重和敬爱的人。
流血,值了!断腿,也值了!
奥迪车打开车窗,交了两份的费用。后面的商务车就没有开窗,直接过了岗亭。奥迪车刚驶出出站口,队伍就一阵躁动。等商务车驶到等候区的时候,整个人群都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