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3章 底线

付先锋就决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人暗中接触牛奇,适当地敲打一下,让牛奇见好就收,否则惹出大事,对谁都不好。
刚刚明明还在天上,一转眼,就摔到了地下。尽管康少烨死了,但一样摔得极惨。而他还在台上为康少烨歌功颂德,演讲得越多,越声情并茂,就相当于当众打自己的耳光越响亮。
因为康少烨有事,深挖下去,说不定还能牵涉到白战墨。白战墨是他最后的底线,说什么也不能动,否则现在已经深陷下马区的上百亿巨资无人照管,是一件让人寝食不安的事情。
付先锋先是震怒牛金居然敢咬出康少烨,难道他不想他的儿子平平安安了?好在震怒过后,他又平静下来,细心一想,才意识刚才太失态了。
傅晓斌一见是市委办公厅来电,急忙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了李丁山十分严厉的声音:“市委决定,康少烨同志的追悼会立刻取消,所有新闻稿全部撒下不发!”
市委常委会会议室内,一片烟雾缭绕。
夏想就朝金红心使了个眼色。
当他浇完两盆花之后,电话就及时地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果然是历飞的来电。
历飞在电话的一端“啪”的一声敬了个礼:“是,领导!”
陈玉龙也是刚刚听说牛奇招供的事情,也是十分震惊。付先锋的电话一打来,他就答应下来。他现在和付先锋利益一致,因为和孙定国的矛盾越来越激烈,就让他充分认识到了结盟的重要性。
白战墨双目无神呆坐了半晌,才突然清醒过来,抬头一看,会场已经人走楼空,除了正在拆除的工作人员之外,下马区主要党政领导几乎走了个精光。白战墨感到权威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比起刚才的失落,书记的权威被夏想当众剥得没有了一点遮羞布,他怒不可遏地喊道:“立刻召开紧急常委会,谁也不许缺席!”
本来陈风规定开会的时候不许抽烟,但今天的事情太让人震惊了,连陈风都点燃了一支烟,一脸忧郁地抽个不停,在座的常委有几个不是烟鬼?在陈风的刺激之下,就都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不多时,会议室已经是烟雾弥漫……
付先锋刚和陈玉龙通话完毕,就接到紧急开会的通知。
第一次用牛金做试探,牛奇只是抬了抬眼皮,却没有动心。第二次历飞一咬牙,心想拼了,不成功的话,大不了让黄局知道之后,训他一顿,他也不http://m.hetushu.com能透露是夏想的主意——他就向牛奇悄悄透露了康少烨的死讯。
他在办公室里一点也不焦急,不象别人一样四处打探消息,而是悠闲地浇起了花——还是在他京城住院期间之时,金红心专门为他买了两盆花,说是可以清新空气。
但牛奇不开口,不能对一名区委副书记胡乱指责,何况又是已经死去的人?按照中国人观念是死者为大,因此黄建军认为必须向牛奇隐瞒康少烨的死讯。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牛奇咬出康少烨的消息,当即震惊了所有人。历飞向黄建军汇报,黄建军向孙定国汇报,孙定国向陈风汇报,陈风立刻让李丁山通知于四,取消追悼会,不要闹出天大的笑话。
听历飞兴高采烈地汇报完工作,夏想就及时给他泼了一盆凉水:“立功了是好事,也不要得意忘形,别让建军和孙局觉得你轻浮就不好了。好好干,稳重点,以后有光明的大道让你走。”
夏想又冲在场几名常委点头说道:“先各回办公室,等候市委的进一步指示。”
白战墨在下马区最大的用处就在于在政策上向长基商贸倾斜,同时可以阻止夏想插手长基商贸的事务。
白战墨一下止住了眼泪,好象喝水呛一大口一样,脸涨得通红,一脸气愤:“夏区长,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于市长为什么突然走了?是不是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两天来,因为康少烨的事情,已经是第二次召开紧张会议了,付先锋摇摇头,就觉得肯定是夏想背后捣鬼,就是要让康少烨死不安生,又想到夏想到省委和叶石生会面,导致叶石生现在再次摇摆,而且还嚣张地欺负了扬张一顿,又惹怒了马霄,同时还有他在高速公路上意外被打,等等等等,夏想还是一个无处不在的黑手,阴魂不散地对他穷追猛打,难道他真的没有还手之力了?
刚才费立国的话在场的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都心里有数肯定不会再有什么追悼会了。开玩笑,都是凶手了还追悼个毛,完了,刚才的眼泪白掉了,表情也浪费了,真是晦气。
其实倒也不是包括夏想在内有主要党政领导无视他的权威,而是几乎所有人都在静观事态发展,和市委通话的通话,和熟人联系的联系,都在想方设法四处打探消息,都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牛奇在听到康少烨的死讯之后,只http://m.hetushu.com沉默了半分钟,就说了一句让历飞大为震惊的话:“我和王大炮是具体执行的人,康少烨才是幕后策划的人。”
甚至还有可能是康少烨还亲自参预了火树大厦事件的策划。
夏想对白战墨气势汹汹地指责不以为意,说道:“白书记言重了,我哪里有本事指挥于市长?您说话之前请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
追悼会是追悼英雄和值得追悼的党员干部,而不是一个幕后凶手。
他想到做到,直接给陈玉龙打了一个电话。
牛奇是聪明人,他就算供出了康少烨,也是肯定知道了康少烨已死,死人已去,过错再大也只有一笔勾销了。所以牛奇明白事理,会让事情到康少烨为止。
因此,大家都有了顾虑,如果都遵守约定,就一切好说。
让死人承担所有的责任,也是牛奇给他的一个警告,付先锋心里有数,果然牛奇比王大炮难对付多了。现在咬出康少烨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他知道,只要牛奇死不了,就有随时再咬白战墨的一天。
夏想虽然和牛奇接触不多,但从牛奇一人力扛所有责任就可以判断出来牛奇的为人和顾虑所在。如果牛奇知道了康少烨的死讯,牛奇为了立功表现,同时也为了保儿子牛金的平安,他肯定会咬出康少烨。因为咬出康少烨,将全部责任推到康少烨和他自己的身上,可以减轻他的处罚,也算是有立功表现。最关键的是,牛奇知道康少烨已死,那么事情就会到康少烨为止,他咬出康少烨,又不会得罪付先锋。
付先锋想起了以前夏想在领导小组的时候,和程曦学的论战是何等的激烈,又想到马霄对夏想的愤恨,心中就又有了主意。
当然没有结果,因为牛奇一招供,孙定国就第一时间上报了市委,陈风当即召开了常委会研究如何处理善后事宜。
白战墨冷汗潸潸,片刻功夫,后背湿了一大片。
而现在是深秋季节,气温才不到10度。
二是让历飞将康少烨去世的消息悄悄透露给牛奇。
本以为康少烨意外死掉,还可以捞一个好名声,至少可以入土为安,也算死得其所了,不想还是被人秋后算帐,死也死得不安心,真是气人。付先锋就有点憎恨牛奇,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咬出康少烨?
丢人,简直丢死人了。
还是天大的笑话……
“牛奇招供了,幕后主使是康少烨!”
古人重www.hetushu.com名节大于性命,而现在,有太多人寡廉鲜耻,更有不少官员在国内搜刮完民脂民膏之后,一逃了之,到国外过起了安逸幸福的生活,才不管背负了什么骂名。
傅晓斌不敢怠慢,也顾不上向白战墨请示,立刻大声发号使令:“快,会堂立刻撒下,哀乐也不要放了,赶紧停了,所有人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我宣布,追悼会取消!”
白战墨气得大怒:“你……刚才于市长说了什么?”
夏想站在牛奇的立场上分析问题,知道以上两点可以打动牛奇。历飞开始还不相信,他和黄建军的想法相同,认为康少烨的死讯传到牛奇耳边,反而会更让牛奇死硬到底。不过夏想说得笃定,他就抱了姑且一试的想法,寻找了一个机会到市局,和牛奇进行了单独接触。
否则会让一些人认为生前坏事做尽,死后还能留下一个好名声,还能一死了之,就更让一些尸位素餐的官员没有了廉耻之心。
怪不得于四匆匆离去,连一句话也懒得再说,还有什么好说的?康少烨是幕后主使,谁给他主持追悼会,谁就成了笑话!
夏想还没有回答白战墨的问题,费立国和晁伟纲双双从外面急急跑了进来,两人分别来到各自的领导面前,都小声地汇报了紧急情况。
比丢人更让白战墨感到后怕的是,牛奇到底知道多少内情?他万一知道了自己是幕后主使者之一,万一知道了付先锋是最大的幕后黑手,万一他一股儿脑地全部交待清楚,事态会发展到哪一步?
夏想的态度不冷不热,语气不轻不重地顶了白战墨一句。
夏想在听到消息的一刻起,就知道历飞还算机灵,终于办成了一件及时雨的大事!
然后让白战墨更加沮丧的是,指示传达下去之后,常委会竟然没有开成,书记的话第一次在下马区失去了效用,几乎所有常委都对他的吩咐置若罔闻!
夏想一发话,除了围在白战墨身边的李应勇、祁胜勇和关启明之外,其他常委都依次离开现场,竟然没人向白战墨请示一句。
就如同现在的燕市的局势一样。
人一死,可以不用负刑事责任,但名声却可以臭掉。更重要的是,康少烨死了就死了,再坏了活人的前途就不好了。于是,除了留下来拆除会场的工作人员之外,其他前来充数的人如风卷残云一样转眼之间就走得一干二净。
……
付先锋也并没有打算赖帐,因此倒不是www.hetushu.com对牛奇的做法感到多么痛恨,只是唯一觉得可惜的是,康少烨死了死了,也要不得安生了。
白战墨在台下呆若木鸡,台下众人面面相觑,也是昏天黑地。
他大脑一片空白,已经无法运用逻辑思维来处理眼前的混乱局面了。
黄建军认为必须向牛奇隐瞒康少烨的死讯,否则牛奇一旦知道康少烨已死,作为老公安,他知道已经没有人可以咬了,肯定不会将罪责推到死人身上,就更不会招供了。根据可靠的情报以及夏想的提醒,黄建军也认为向牛奇及时提供夏想视察方北村消息的人就是康少烨。
但夏想却反其道而行之,他心里清楚牛奇的底线所在,一是牛金,二是事件到康少烨为止。夏想就让历飞去试探牛奇两点,一是向牛奇承诺保证牛金的安全——虽然陈玉龙是政法委书记,但要让牛奇清楚,谁才是公安系统的一把手,在公安系统内部,谁才是说一不二的人。所谓县官不如现官,陈玉龙再想插手公安事务,也不如孙定国在公安系统担任了多年的局长有威望有权威。
金红心会意,立刻和晁伟纲一起加入到拆除会场的大军之中,加快拆除速度。
放到电话他又傻傻地一笑:“也不知是自己傻还是领导太厉害,打电话又看不见人,敬的哪门子礼?不过也怪了,就向夏区长敬礼让我敬得最顺手……”
在市委常委会结束之前,不会有任何结论性的决策传出,夏想很清楚现在除了静候会议结果之外,做任何事情都是多余的。
康少烨是幕后主使?太出人意料了,太令人震惊了,太不可思议了!
想远了……夏想知道他的想法偏激了,永远不可能实现,只是放在心里当成一个慰藉罢了。在国内的官场之上,最不需要的是特立独行的人,想要做出实事,就必须和光同尘。
“哗啦啦”一声,白战墨手中的演讲稿散落了一地,他摇晃两下,要不是费立国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他绝对会当场摔倒!
也是国家不敢宣传一些逃往国外的贪官,主要是数量太多带走的金额太大,一公布,就容易引起民愤。其实照夏想设想,应该在每座城市最有名的广场之中,树立一座耻辱柱,将所有外逃贪官的姓名和照片雕刻在上面,任由千人唾弃万人谩骂。
历飞先是惊呆,然后惊喜,最后就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夏区长不是公安,也没有从事过公安工作,怎么就能把握住牛奇的hetushu.com心思这么准?
以后用阳谋对付夏想,不来阴谋的一套,要就是实力,拼的就是势力!
同时,也相当于给了付先锋一个间接的警告,如果付先锋不善待他的儿子,他说不定会乱咬一气,也会咬上白战墨一口。尽管他没有证据,也可以将所有问题都推到康少烨身上,反正康少烨已死,他就可以说是康少烨所说白战墨也有份儿,甚至付先锋也有份儿,死无对证,别人信不信再说,他反正只管咬不管解释。
夏想在台下还好一点,晁伟纲的话就只有他能听见。白战墨在台上,离话筒又近,费立国情急之下没有压低声音,经扩音器的放大之后,在场众人都听清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再想到他刚才还在台上一本正经地大肆宣扬康少烨的为人和处事,还在高调表扬康少烨的品德,转眼间康少烨就由一名为国为民的好党员好干部沦落为一名凶手,落差之大,讽刺意味之强烈,绝对是白战墨生平所仅见。
幸亏当时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否则还真成了笑话,让别人看到一个好象大马猴一样的市委副书记,还不得笑掉大牙?
与历飞的得意和夏想的笃定相比,付先锋在听到牛奇招供之后,犹如火烧眉毛一样一下从椅子跳了起来!
夏想想让牛奇招供,至少也要咬出康少烨,就是不想让白战墨太过得意了,也不想让康少烨之流坏事做尽,死后还能落个好名声。即使不为警示天下坏人,也要让下马区的一干人心里有数,让他们知道,只要做了坏事,就必须要承担一切后果。
众人一哄而散,没有人再愿意停留片刻。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谁也不愿意和一个马上就是名声扫地的人有任何关系,哪怕他是一个死人。
他心中惊恐万分。
结果就是所有的人问来问去,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没有结果。
历飞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练,虽然比以前成熟了不少,不过在夏想看来,多少还有点毛躁的毛病,他的声音有点跳跃,显然还没有从兴奋之中恢复过来:“领导,真是神了,我只不过试探了牛奇两次,他就开口了,一点也不再嘴硬了。”
现场只留下了白战墨、夏想等下马区一干常委。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捧得多高,摔得多重。白战墨一下接受不了巨大的反差,支撑不住,一下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双眼发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随即,傅晓斌的电话及时地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