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8章 酝酿

下班时,白战墨提前前个小时离开了办公室。他现在有点不敢见人,因此提前离开,避免有人遇到和他打招呼,因为在他看来,几乎所有人看他时的眼神和以前都大不相同了,多了一些复杂难言的东西在内。
台灯的灯光开得不亮,映照在夏想的脸上,显示出他的脸庞是前所未有的坚毅和果敢。夏想明白,他和付先锋,不,确切来讲是和白战墨之间的决战来临了!
人大选举的问题,确实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关卡。真要落选,就是政治生命中一个非常重大的污点,以后不管走到哪一步,都有可能被提起。
同时,白战墨还主持召开了几次扶贫工作会议,要求落实扶贫款的发放工作,对于回迁户的住房安置,要打出提前量,要做到细心周到,冬天到了,新建小区只要住人,就要保证供暖正常,如是等等,表现出了一个区委书记亲民爱民的一面。
夏想早就着手暗中调查康少烨的意外死亡事件,而且也初步接触了康少烨的主治医师潘案!
李丁山的出现其实是巧合,他正和高海在一起,听高海说夏想提议和于繁然一起坐坐,他心里有数,就和高海一起过来,也是想和于繁然接触接触,试探一下于繁然的立场。
夏想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和付先锋、白战墨抗衡到底,自然也会暗中提防他们在人代会时做什么手脚,还好,傅晓斌和金红心两人的岳父都是人大副主任,虽然不是下马区的人大副主任,但也是从事人大工作多年的老人,有着丰富的和人大代表交流的经验,交给傅晓斌和金红心去办理此事,夏想还是十分放心的。
于繁然的提醒还真是十分及时,夏想到底经验不足,没有想到选举上有可能出问题,他就向于繁然表示了由衷地感谢:“感谢于市长的提醒,我还真没有想到这一层,您一说我才想到,也确实需要注意一下选举环节的问题,我会留心的。”
旁边一个人眼尖,认出了夏想,惊叫了一声:“夏区长?哎呀,真是夏区长来了。兄弟们,夏区长来了!”
小时新型建材厂正在一刻不停地施工建设,已经初步有了规模。夏想几人赶到时,严小时、古玉以及梅晓木,都站在厂门口迎接。
晚上回到家中,夏想心情不错,没有睡意,就坐到了书房之中沉思。
高海也早就因为夏想以前向他介绍过于繁然一次,又因为此次征地事件,于和图书繁然也暗中帮他打了掩护,他就对于繁然印象极好,也有意和于繁然多走动走动。
夏想打通了电话,只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高叔叔一会儿就来。”
付先锋一个电话又给他重新鼓起了斗志:“战墨,别泄气,你不过是背了一个处分,如果在人大选举中,夏想落选了,你说他会不会比你更痛不欲生?”
帮人,要帮到点子上,才能让人记住。于繁然为了打动夏想,也算是煞费苦心,终于算是得到了夏想的认可,也是心中充满了期待,因为他知道,夏想是一个投桃报李的人,只要他认可了你,肯定会有所表示。
他就是要这么做,就让夏想明知是他所为,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要没有真凭实据,随便猜测,无所谓,只是不开口指责就成。既然是游戏,大家就都遵守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再有他背后有家族势力撑腰,小事,市委动不了他。大事,有崔向和叶石生保他,表面上他和陈风之间又能和平共处,谁能拿他如何?
白战墨就感觉如同迷雾之中透过一丝阳光,顿时大喜过望:“我怎么忘了夏想的区长职务,现在还不是正式的合法身份,还有一关没过?呵呵,付书记好计策,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政治智慧之人,迟疑说道,“操纵选举难度不小,那么多代表,想要一个个说服,几乎没有可能。”
于繁然笑着点头:“我们就等高海来了再点菜?”心里却对夏想的影响力又高看了一分。夏想只是一个区长,一个电话就请动了常委副市长,就是他现在一个电话打过去,高海也未必给他面子肯立刻过来。
只是夏想更清楚的是,在短暂的平静过后,下马区将会迎来一次更激烈的动荡,因为他现在和白战墨已经势同水火,难以相容了。而且他更清楚的是,付先锋对他恨之入骨,肯定不会放过眼下的大好时机。一旦等他真正坐实了区长的宝座,他再想动他就比登天还难了。
夏想下车,迎上前去,主动和三人握手:“我就是随便过来看看,瞧你们,还正儿八经地排队,个个都一本正经,让我很吃惊。”
夏想一开口,古玉就嘻嘻一笑,一双眼睛在夏想脸上转来转去,却没有说话。梅晓木也是搓了搓手,哈了一口气:“确实真冷。本来古玉说夏区长不是外人,不用非在门口迎接,严总说,夏区长是下hetushu.com马区的父母官,必须要端正态度,否则夏区长一发威,就会卡小时建材厂的脖子。”
当然,还有一些具体细节需要商议,而且也只是付先锋的初步打算,他还有后手备用,务求在选举之中一击打垮夏想,让他不能真正上马。
夏想作为唯一的区长候选人,想要当选,必须要有过半代表的支持。既然夏想想出利用网络暗中黑了白战墨一次的手法,他也完全可以采用匿名的方法,给所有的代表发匿名信,不管是用电子邮件的方式还是寄信的方式,总之不惜一切手段抹黑夏想,让他在代表的心目留下一个贪财、蛮横、霸道和没有工作能力的印象即可。
于繁然的为人李丁山比较欣赏,认为他沉稳在度,而且难能可贵的是工作能力十分突出,又因为他和夏想之间也有某种联系,在李丁山看来,他和于繁然之间就有了合作的基础。
工人们一听就知道是内行的话,就冲夏想竖起了大拇指:“说对了,一瞧就知道你是内行,懂技术。”
几天来,白战墨一改以前的工作作风,他首先亲自视察了火树大厦工地,对陈锦明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并亲自主持了开工仪式。随后,白战墨又走访了许多工地,走到工人们中间,对他们嘘寒问暖,指示开发商一定要做好工人兄弟的保暖工作,不能让他们受累又受冻。
下午,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夏想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带领晁伟纲和金红心,以及在陈天宇的陪同之下,前往方北村小时新型建材厂视察。
夏想路过一个办公楼工地时,见办公楼已经起到了三层以上,不少工人顶着大雪正在绑钢筋,支模板,他也有过在工地上工作的一段岁月,见到工人们干活就格外的亲切,就冲他们挥挥手:“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雪天,脚下容易打滑,先做一些室内工作,比如打墙、抹灰什么的,等雪停了,再浇混凝土……”
曹殊黧和蓝袜都已经睡下,四下一片寂静,只有窗外的北风吹动树枝传来沙沙的声响,夏想知道,燕市已经真正地步入了冬天。
夏想从京城回来之后,就只在老钱的病房之中见过严小时一次,当时她也是冷淡无言,只给老钱送了花就转身离去。后来他和范睿恒通话时,严小时也在,在范睿恒的要求下,她也没有和他通话,夏想虽然不是深知女人心的男人,但也清楚,严小时对www.hetushu.com他生气了。
是轻视还是嘲笑?白战墨不愿意去猜测,也不想去面对。他是堂堂的区委书记,下马区第一人,但同时又是下马区主要党政领导之中,唯一一个有处分在身的人,这样的反差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讽刺,他现在在区委大院中行走,实在有点底气不足,总觉得背后的目光之中,满是鄙视和嘲弄。
果然,夏想先是看了看手表,又摸出了手机,说道:“高叔叔一向吃饭比较晚,他住得不远,看他有没有时间过来坐坐?”
也是有可能将他打击得一蹶不振的难得的机会。
于繁然忙笑着点头:“好,能和高海一起坐坐,增加增加交流,很好。”
让于繁然喜出望外的是,高海来得不但快,而且还不是一人前来,李丁山竟然和他一起走进了森林居。
远处的办公楼、厂房以及试验室、职工宿舍,都在紧锣密鼓地施工之中。虽然是下雪天,但施工没停,工人们也正热火朝天地叮叮当当干个不停,现在有许多新型材料,添加了防冻剂之后,冬天也一样可以施工。而且燕市冬天最冷也不过零下几度,很少到零下十几度,一些室内的施工也可以进行,不受太大的影响。
夏想还真是没有猜错,或者说,于繁然的提示非常及时,付先锋确实在打选举的主意。
同时更坚定他拉拢夏想走他自己路线的想法,只要他赢取了李丁山和高海的支持,他在燕市就会成为另一股中坚力量。
付先锋真的会如于繁然所说,准备在选举时大做手段,要让他落选?根据夏想最近对付先锋的了解,以及近来几次和付先锋的过招,让他对付先锋的为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就知道,付先锋操纵选举的可能性极大,也完全符合他的性格,而且,让他在选举中落选,也是一次光明正大的阳谋,让他输得口服心服的一次绝佳的机会。
付先锋是聪明人,他怎么可能放过眼前的大好时机?他不但肯定会想办法操纵选举,而且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实施了前期工作。
不能再任由付先锋插手下马区的事务,阻挠下马区的经济建设了。既然他们因为王大炮和牛奇的落网,因为康少烨的意外死亡,可能留下了马脚,何不好好查他们一查?
不管如何,白战墨的做法也赢得了一些人的好感,让不少人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让他在背了处分之后降低的形象分,又回升了一些。和图书
于繁然终于会心地笑了,他也看出了夏想的感谢确实发自真心,就心里十分高兴,终于算是用他的用心打动了夏想一次。
付先锋呵呵一笑:“我有办法,晚上见面再谈。”
尽管付先锋也知道操纵选举的后果十分严重,一旦被发现,要负严重的政治责任。但他不怕,而且他的计划也很周详,就算有人怀疑他,也找不到具体证据来指证他。就象他怀疑夏想指使人在高速公路上暴打他一顿一样,他再痛恨,再认定是夏想下的黑手,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当然,想在人大选举的过程之中给夏想致命一击,也不是付先锋随口一说安慰白战墨的话,而他确有打算,并且已经想好了对策,一条确保万无一失的妙计。
当然,任重而道远,但他有信心也有耐心。
严小时、古玉和梅晓木身后都有人打伞,晁伟纲也替夏想打着伞,跟在身后。
于繁然既惊又喜,今天的收获真是大了,他一直寻求和李丁山、高海走近的机会而不可得,今天不过是取巧对夏想提了个醒,赢得了夏想的好感,一个电话就帮他解决了一直以来的难题,就让他欣喜若狂。
以付先锋的性格,最近的一系列的失利,他肯定无法接受。他自认大家族出身,又自视极高,怎能甘心失败?不提名品时尚的倒闭,就是王大炮和牛奇的落网肯定也让他品尝到了深深的挫败感,更不用提康少烨之死和白战墨的录音门事件丢了大人并且让白战墨背上了处分!
付先锋要做的是,下马区,也要成为夏想的下马之地。
白战墨甚至泄了气,认为反正已经没有了什么前途,索性凑和着干完一届就算了,然后调回京城,做点什么不好,何苦非要在下马区受这份闲气?还被夏想逼得做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
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几天后,下马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进入了最后的筹备阶段,并且定于12月15日正式召开,各项工作已经基本上准备就绪。
至于生气的原因,夏想才不愿意去用心猜测,就客气了几句,也没有表露出过多的热情,就随几人一起进到了厂子。
而他,自从康少烨突然死亡之后,就对白战墨的人品十分不齿,当然,也对付先锋的为人有了更深的认识。现在不管他是妥协还是坚持,他和付先锋之间,已经没有了和解的可能。夏想就想,必须斩断付先锋伸向下马区的巨手——白战墨和-图-书
付先锋肯定快要发狂了。
夏想看在眼里,只是会心一笑。白战墨的做法,显然得自于付先锋的传授,虽然套路化了一点,但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挽回了一些形象。
白战墨在付先锋心目之中还有大用,他暂时不想放弃白战墨,所以在关键时刻,必须给白战墨足够的支持,好让他重新树立信心。
书记背处分,在国内官场上虽然不能说绝无仅有,也是极其少见,白战墨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关键是,他一下名扬大江南北,成为国内独一人的风水书记,录音门事件绝对是他政治生命中一个无法抹掉的污点。
最后,于繁然再一次慎重地提出了选举问题,李丁山和高海都表示会认真对待此事,会提防付先锋暗做手脚,同时也提醒夏想在选举之前多和各个人大代表多接触一下,让代表们都对他有所了解,也好防患于未然。
夏想有理由相信,深挖下去,很有可能有惊人的内幕。不过潘案比较胆小,不太配合,他也知道萧伍调查可以,但问话却不在行。到底让谁和潘案接触,套出他的真话?夏想一时作难了。
此时雪花飞舞,越下越大,放眼望去,远处的田野之中,白茫茫一片,天地之间苍茫无限,一转眼,人的身上就落了一层雪花。
严小时板着脸,一点不笑:“欢迎领导视察小时建材厂。领导大雪天也来视察工作,不怕冷不怕累,我们在风雪中冻上一会儿迎接一下领导,是应该的……”
不过眼前只是小打小闹,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问题,估计才是最让付先锋抓狂的头等大事。夏想尽管猜测不到付先锋的真实想法,但他也清楚付先锋必定认为所有事件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在内,所以付先锋肯定会不遗余力地抓住任何一个可以打击他的机会,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
小时建材厂围墙已经建好,里面的路面也铺了地砖,还有假山、池塘也初具雏形,看得出来,严小时兰心蕙质,想将小时建材厂建成花园式工厂。
尽管李丁山和高海一向和陈风关系密切,但官场上的事情不是零和游戏,不是说和陈风关系好,就不能和于繁然走近了,而且陈风在燕市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以后早晚会是胡增周接任,现在有必要未雨绸缪,是建立一个稳固的同盟的时候了。
因此三人一见面,就相谈甚欢,再加上有夏想居中调动气氛,今天的聚会,达到了所有人都比较满意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