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6章 变天

夏想就又揪了揪她的耳朵:“你爸在书房还是在阳台?”
夏想知道肯定是宋朝度找他有事,就笑:“是你请我,还是宋省长找我有事?”
“当然是我请你了……”宋一凡压低了声音,故意逗夏想,“就我一人在家,爸爸出差了,我一个人好害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
黄建军也是心潮起伏,终于扳倒了白战墨,下马区终于变天了,夏区长终于成了夏书记,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只是可惜的是,白战墨只是被免了职,没有追究责任,其实按照他的想法,最少也要将白战墨开除公职开除党籍。
阳台面积不小,种了不少花花草草。宋朝度平常在家的时间不多,但花草却养得极为茂盛,郁郁葱葱格外喜人,夏想对花草没有研究,叫不上名字,但在到处枯黄衰败的冬天,能够看到眼前的满眼绿色,也是心中欣喜。
“还骗人没够?”夏想伸手刮了一下宋一凡的鼻子,将酒放在地上,“这是陈年剑南春,是宋省长最爱喝的……我想他应该心情不错,今天晚上我们正好喝两口。”
两天后,比白战墨辞职消息更让下马区的人震惊的是,前来下马区宣布市委决定和任命的,竟然是市委常务、组织部长方进江亲临。当然,如果说方进江亲临还不算太让人吃惊的话,和方进江同行一起出现在下马区主要党政领导面前的付先锋,就让许多人摸不到头脑……市委宣布一个决定和任命,由组织部长亲自前来就已经是高规格了,居然还有一个副书记同行,到底是下马区在市委的心目中高人一等,还是夏想的本人面子大?
“我就知道小凡捉弄不了你……”宋朝度呵呵一笑,用手一指椅子,“坐,虽然现在没有阳光,不过坐在阳台上,总觉得能够安静下来。”
“呵呵。”夏想笑了,“我正想向您汇报一下下马区的局势,您就先开口问了。人都是喜欢舍近求远,我在下马区,自然更关心下马区外面的情况了。”
一场还算隆重的任命大会就此落下帷幕,也标志着下马区正式告别了白战墨时代,进入了夏想全面主政的时期。
夏想对组织的安排表示感谢,他表示将牢记责任,加强学习,尽快熟悉环境,进入角色,忠诚履职,依法行政,严格自律,为下马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多作贡献。
“在阳台!”宋一凡有了新手机,转眼就忘了和_图_书捉弄夏想的事情,蹦蹦跳跳跑到一边玩新手机去了。
夏想假装没有听到关于白战墨的传闻,他关心的是久拖不决的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和下马区的区长人选。
小姑娘有心事了,还在逗他玩,以为他是特意来赴她的约?夏想忍住笑,就问:“就你一人在家?”
夏想起立,双眼微微湿润,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足足多等几个月。几个月前竞争书记一职的失利,直到今日才终于如愿以偿,他也是感慨万千,朝台下郑重鞠躬!
消息传出,下马区一片哗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没听到市委对外公开的说法是,因为个人原因而辞职?个人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大家无不对此嗤之以鼻。
付先锋发言完毕,冲夏想微一点头,态度之好,出人意料。夏想也是微微一笑,冲台下说道:“下面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方进江同志讲话。”
众人纷纷猜疑,有人认为是白战墨被夏想逼迫过近,又背了处分,觉得没有了前途。还有人认为白书记发扬了风格,主动辞职为夏想让开位置,表现出了一个优秀的党员干部敢为人选的精神。当然更多的人心里有数,在国内的官场之上,除非刀架到了脖子上,否则没人主动辞职,不是风格不风格的问题,而是权力让人贪恋,只要一旦大权在手,就没有一个人主动放权。白书记主动辞职,肯定是迫不得已的原因。
傅晓斌也是非常高兴,庆幸他一开始就站对了队伍。夏想能够扶正,他作为区委办公室主任,以后就会和夏想走得更近了,绝对是一件幸事。
谢源清目光闪动,一脸平静,看不出是什么态度。不过他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可以看出他还是乐观夏想的众望所归。
方进江宣布完市委的决定之后,等掌声一落,又照例说了一些套话,对夏想的履新表示祝贺,并说市委会尽快落实区长人选,在区长人选落实之前,就辛苦夏想同志一肩挑两头,为下马区多出些力。
当然,晁伟纲也因此水涨船高,成为了书记秘书,以后前途一片光明。
心绪最为复杂的当属慕允山和滕非,两人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之快,远超两人的预料。原以为白战墨背了一个处分之后,能够安生一段时间,至少也要干完一届再说。不想才几天时间,就又彻底沦陷,被一免到底m.hetushu.com
夏想首先代表下马区委区政府对付先锋和方进江两位市委领导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在发表了致词之后,就请付先锋首先讲话。
夏想点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胡市长应该暂时没有打算安插人下来了,因为庄青云刚刚到下马区担任副书记,他再提名区长,他也开不了口。另外,大家都把我当成了陈书记的人,所以都认为陈书记也不好再提自己人到下马区当区长,总不能一个区里全是你一家店了,也不符合规矩。这样一分析,付先锋还真是最理直气壮地要提名区长人选的人。”
官场上的事情向来就是传闻最多,捕风捉影也好,空穴来风也好,反正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真正的知情人士从来不会主动解释,包括夏想。
会议由夏想主持。
卞秀玲卖力地鼓掌,夏想由区长到书记,虽然级别没升,但却是真正成为了一把手,她是真心为他感到高兴。和白战墨相比,夏想更有能力,更有威望,更适合领导下马区。
夏想一家独大,慕允山和滕非就感觉身上压力倍增。
夏想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当然有,而且还不少,但他也知道,白战墨下马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区长人选的提名,又将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付先锋贼心不死,肯定还会打区长的主意,因为下马区有他的200亿游资在此。
“好。”夏想出乎宋一凡意外,一口答应了。
下马区一干常委之中,最有超然态度的就是庄青云了。
“就我一人在,怎么了,你可别想打坏主意,我可是刚刚学了女子防身术。”说着,她还双手握拳,小脸一板,有模有样地向夏想拉了个姿势。
宋朝度摆摆说:“下马区的局势,也不用向我汇报了,我也了解了大概。白战墨一下台,矛盾就集中在了区长人选上面,估计付先锋还会插手区长的提名。政治人物,除非退出了官场,否则任何利益都不会放过。”
方进江四平八稳地宣布了市委的任命:“市委经慎重研究,决定夏想同志任中共下马区委委员、常委、书记,人大主任提名候选人。夏想同志政治素质高,大局意识强,有较强的组织协调和驾驭能力,市委认为,由夏想同志担任下马区委书记是合适的,是正确的。”
人心各异,下马区因为夏想就任书记,几人欢喜几人忧……
和_图_书最后,付先锋又发表了一番讲话,语重心长地寄语下马区的党政领导,要放下成见,放下包袱,轻装前进,争取早日实现下马区的战略目标。
花草能够让人静心,让人放松,估计也是宋朝度喜欢坐在阳台上的原因。
当然更有自认知道内幕的高深莫测者会对别人的猜测不屑一顾,故作神秘地说是其实白书记之所以辞职,是因为白书记拜了一名道士为师,准备用毕生的精力来研究风水学,力争在风水学上面有所建树,为他的风水书记的说法正名。
付先锋的发言相当于市委对白战墨的定论,基调不高,肯定的地方不多,而且原因也是一带而过,含糊其辞,就让与会的人心中有数,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了。
夏想没有直接去宋朝度家中,而是先回了家,向曹殊黧说了一声,从家中翻出了陈年的剑南春——宋朝度最喜欢喝陈年剑南春,而曹永国珍藏的陈年剑南春年头最长,回味最悠长,宋朝度最喜欢。
陈天宇一脸激动,心潮澎湃,夏区长终于成了夏书记,对下马区来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下马区只有在夏书记的全面领导之下,才能大步前进,才能昂首阔步。
宋一凡急了:“我爸没在家,我没骗你,你怎么能不相信我?我生气了,从现在开始,不和你说话了。”
下马区区委会堂之中,座无虚席,以夏想为首的下马区全体党政领导全部到齐,没有一人缺席,中层以上的干部也都列席了会议。
“同志们,白战墨同志因为个人原因,向市委提出辞去一切职务,经市委慎重研究,决定接受白战墨同志的辞职申请……白战墨同志在担任下马区委书记期间,为下马区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虽然也有一些失误和过错,但总体上还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同志。”
夏想忍俊不禁:“干什么?你想打我?小心打了我手中的酒。”
庄青云刚到下马区上任才几天,下马区就风起云涌,变了天。他初来乍到,并没有想着一来之后就有所作为,就抱了低调做人埋头做事的想法,反正有了康少烨的前车之鉴,他身为副书记,夹在书记和区长之间,最好的做法就是坚持职守,不多事,不生事,不挑战领导的权威。
一般来说,卸任或调任的区委书记,市委都会给出高度评价,比如说是一名水平高、能力强、作风实、廉洁从政和-图-书的领导干部,如付先锋寥寥几句话带过,在场的都是在官场中摸打滚爬过几年的人,都大概猜到了白战墨是引咎辞职。现在还没有对外公布,可能是市委还没有对白战墨的下场做出最后的结论。
放下电话,宋一凡一脸窃笑,心想夏想一向聪明,今天终于上当了,等他兴高采烈地来了之后,却发现爸爸也在,会不会一脸痛苦加失望?想到夏想被她骗得团团转,宋一凡几乎要笑出声来。
夏想就不客气地坐在旁边,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开口问道:“最近叶书记和崔书记之间的走动,多不多?”
方进江话音刚落,会场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掌声热情而真诚,经久不息,表明了夏想担任区委书记是众望所归,是民心所向。
不过他对于白战墨的倒台,却暗叫了一声可惜。因为他从胡增周口中得知了一部分白战墨下台的内情,他并不认识白战墨,也清楚白战墨作为付先锋的棋子,实际上没有多少自主权。
宋一凡立刻笑逐颜开,伸手接过盒子,甜甜地说道:“哇,太好了,谢谢夏哥哥。”
既然不想当面惹事,不想背后生事,夏想是区长还是书记,对他来说区别不大,因此庄青云对夏想顺利接任书记,持袖手旁观的态度。
“不多不少,比起前一段时间少了一些,但比起你在省委的时候,又多了一些。”宋朝度饶有兴趣地看了夏想一眼,“不说下马区的局势,直接关注省里的动向,和我可正好相反。”
小女孩就是一生气就不理人,夏想一伸手又从身后拿过一个精美的盒子,递到宋一凡手中:“好了,别骗人玩了,送你一部新手机,是最新上市的智能手机,快去研究一下怎么玩。”
尽管说来,17岁的小女孩也算是大姑娘了。但在夏想看来,其实宋一凡和古玉相比,她才是最象妹妹的那个人。
慕允山、滕非虽然和白战墨关系不远不近,但和夏想的关系也一样是若即若离,有白战墨在,对夏想是一个不小的制约,也对他们有利。现在白战黑下台,不是利好的消息。
而和白战墨关系密切的李应勇、祁胜勇和关启明都是无可奈何的表情,沮丧、不甘和无奈,几人都有点垂头丧气,甚至不愿意抬头面对众人。
凡事不可掉以轻心,夏想清楚,白战墨被免只是引发了第一波浪潮而已,关键的区长人选之争,才是第一次浪潮之后的高hetushu.com潮。而且,还有市委组织部长之争。
因此当他亲眼目睹了几天之后夏想摇身一变,由区长变成了书记,他也没有太大的震惊。夏想的强势区长的大名他早有耳闻,白战墨身为一把手也在和他的对抗之中败下阵来,他身为副书记,更不会主动挑战夏想的权威。
两天后,市委正式宣传,下马区委书记白战墨因个人原因辞去区委书记一职,市委同意白战墨同志的辞职申请。
宋一凡眨眨眼睛,伸手帮夏想脱下上衣,还帮他拿出拖鞋,瞧她的动作有点笨拙,姿态有点别扭,夏想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她在学曹殊黧。
白战墨可以丢官,可以当弃子,但长基商贸已经涌入的100亿热钱可不是说撤就能撤走的,而且付先锋也未必死心,他自认有实力有背景,怎么会因为白战墨的下马而放弃精心准备的计划?付先锋肯定还会继续谋求区长的宝座,甚至还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
“什么酒?”宋一凡才发现夏想手中拎着酒,不由一愣,“你拿酒做什么?我又不喝酒……哦,我明白了,你想灌醉我,想图谋不轨……”
几乎所有的人都对方进江的亲临感到震惊,又对付先锋的意外出现,大感不解。甚至有人不无恶意地想,难道付书记是找事来了?
夏想也对付先锋陪同方进江前来,微微吃惊,不过当他看到付先锋一脸和善的笑容,非常热情地和他握手,一点也没有因为白战墨的下台事件而流露出丝毫不满,他就知道,付先锋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还对区长的位置抱有幻想。
许多不知内情的人都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两天不见白书记上班,原来白书记发扬了高风亮节,主动辞职了,可是他的书记干得好好的,虽然有了一个处分,但在国内官场上,背处分的干部多了,没见几个脸皮薄就马上辞职的,白书记是因为什么而撂了挑子?
夏想摇头一笑,来到阳台上,见宋朝度正坐在茶几前面,摆弄茶壶。
周五一下班,夏想就接到了宋一凡的电话:“夏哥哥,来我家里吃晚饭好不好?”
夏想来到宋家,敲门进来,见宋一凡穿了一身居家服,衣服很卡通,毛绒绒得十分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抱上一抱。不过宋一凡现在越来越有大姑娘的味道了,胸前高耸,身材也越来越曼妙玲珑,就是一脸稚气未脱,让人看了她一脸狡黠而且天真的笑意,才知道她其实还是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