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3章 过年如过关

果然蓝袜兴趣大涨,拉着夏想不让他走,非要给他讲H动画的精彩和妙处,夏想自认不是正人君子,但也觉得躲在厨房之中,背着黧丫头和方格,和蓝袜讨论一些成人话题实在尴尬,就急忙夺路而逃。
夏想最了解方格了,一看就知道他有事相求,就笑骂了一句:“有什么事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小心我不帮你。”
方格不满地看了蓝袜一眼:“本来说好明年五一结婚,谁知道蓝袜犯什么神经,突然就要大年初二结婚,说是初二结婚才能天长地久。我说不过她,只好听她的了。”
主要也是梦水瑶十分乖巧,和曹殊黧的性子有点象,但又不如曹殊黧聪明多变,也正好称了曹殊君的心。曹殊君有自知之明,和姐姐一样聪明的女孩,他可玩不转,宁愿找一个温柔一点老实一点的女孩,也让人安心。
邱绪峰哈哈大笑:“看,想歪了不是?我就是觉得吴家不承认你没关系,但他们肯定会想拉拢你,让你进入吴家的核心体系。肥水不流外人田,再恼你再怒你,你也是连夏的爸爸,谁也改变不了事实,而且你现在又是大权在握的下马区委书记。”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夏想不由气笑了:“想看我的笑话是不是?”
蓝袜高兴了,朝夏想肩膀上打了一拳:“够哥们!”
按照他的设想,他还打算按步就班地在宝市先市长后书记,再干上四五年再说,不想机遇来临之时,经过一番运作竟然成功地提前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不但由副厅升为正厅,还拿下了至关重要的市委组织部长的宝座……邱绪峰已经在组织部长的办公室坐了好几天了,还有一种晕眩感,还觉得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
夏想坐在车内,久久没有发动汽车。说实话,和吴才洋会面,他还没有准备好,因为他直觉感觉,吴才洋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也极难对付。吴才洋是一个固执的人,他要和自己见面,说不定会是一个不欢而散的下场。
几个电话打出之后,方格的婚礼就有了着落,不但酒店安排妥当,连整个婚礼的过场、司仪以及所有的用品,都顺顺当当地妥善安排了,就让方格喜不自禁,嘿嘿直笑:“到底是领导威武,比我爸想得还周到。”
夏想也能理解邱绪峰的心思和邱仁礼的热诚,他过年肯定要去京城,现在看来,说不定会见吴http://m.hetushu.com老爷子,会见吴才洋,又要见梅晓琳,现在又有邱仁礼,今年这个年,肯定要过得无比繁忙了。
过年过年,还真是年关。
蓝袜看不下去了,一把把方格拉到一边,不耐烦地说道:“一个大男人,说话罗里罗嗦的,真没水平!一边去,我来说。”她凑到夏想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夏书记,我和方格春节的时候打算结婚,到时请你帮忙安排酒店,迎接客人,给不给面子?”
夏想正疼得难受,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ML?”话问出了口,才想起是什么意思,不由哑然失笑,“现在的女人也挺厉害,什么话都敢说。”
蓝袜见夏想狼狈的样子,不满地嘟嚷了一句:“吃得挺胖,装得挺象。”
忙一些也好,总比门前冷落强,夏想也是俗人,也喜欢被人追捧有人喜欢的感觉。
上次夏想受伤事件,曹永国并没有到京城看望他。后来等他伤好回燕市之后,曹永国借到省委开会的机会回到了燕市,顺道见了夏想一面。虽然他没有多说什么,夏想也看了出来,老丈人对他多少有点意见。
曹殊君也拿了驾照,手痒,他就开车拉着老妈、姐姐和梦水瑶,夏想则和曹永国一车,岳婿两人有话要说。
一看来电就先笑了,是古玉。
“我有个预感,爸爸可能也想和你接触一下!”
李言弘是纪委系统,只能算是后备力量,无法走到前台。高晋周还好,是常委副省长,有实权。于繁然是常务副市长,也是大权在握。但两人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都不是本地人,都根基不稳。
夏想摇摇头,全是怪事,好象他欠了梅晓琳一样,拜托,他真的不认为和梅晓琳之间有什么恩怨和纠缠。不过女人心总是让人琢磨不透,夏想也就懒得再多想了。
不管于公于私上来讲,他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蓝袜问得够气势,够直接,夏想想起过年时一大堆的安排,就头疼,但方格和蓝袜结婚是大事,他必须出面参加,就想了一想:“行,没问题。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蓝袜的面子,必须给。”
蓝袜瞪了方格一眼:“我就是测试你是不是想真心娶我。如果想,我就是说今天结婚,你也会巴巴地立马跟我去举办婚礼。”
组织部向来是见官大一级,邱绪峰执掌了组织部,确实也有了位高权重的感觉,不说市委其和-图-书他常委都对他礼敬三分,市委所有的中层干部,见到他都无不恭恭敬敬,态度好得不得了,比起他在宝市担任常务副市长时的感觉,不可同日而语。
本想他还想着给梅晓琳打电话,不料因为连若菡的意外插曲,又忘了,现在梅晓琳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是:“过年的时候你如果来京城,可以来看看女儿。我想过了,不能让女儿生活在没有父爱的环境中,虽然你也给不了她什么爱,但总比没有强。”
但紧接着连若菡下面的一句话,才是让他心跳加快的重点。
“也没什么大事……”方格搓着手,不好意思地笑,又帮夏想拿衣服,“就是过年的时候,我有点事情想请领导出面安排一下。”
邱绪峰还没有回京城,上任之初,事务繁忙,估计明天能回京就不错了。虽然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不过邱绪峰显然心情大好,一开口就是一句玩笑:“怎么着,过年的时候,是不是也得到京城看看副老丈人?”
说来说去最应该感谢的人还是夏想,如果不是夏想及时提醒并且出手,只凭邱家的手段和影响力,也断然拿不下组织部长的位子……因此不止邱绪峰对夏想十分感激,连邱绪峰的父亲邱仁礼也对夏想赞不绝口,提出过年的时候,一定要让夏想来京城一趟,他要当面向夏想表示谢意。
第二天一早,曹永国夫妇从宝市赶回了燕市。已经是大年三十了,曹永国夫妇到了之后,也没有停留多久,只来得及喝了几口水,就和夏想夫妻两人一起,开了两辆车,直奔单城市而去。
回到家,停好车,还没有上楼,电话又响了。得,年未到,他还真成了大忙人一个。
夏想不理方格的马屁,问道:“结婚不是小事,怎么来了一出突然袭击?应该早早订下日子才对,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怎么才定下日期?”
蓝袜也感觉到了夏想的敏感部位,回身一笑:“沾光了还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到底是当领导了,什么时候都得端端架子,也不知道你和黧丫头ML的时候,是不是也板着脸。”
“她什么都不缺,就缺父爱。”梅晓琳扔下一句,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曹殊君这一次带上了他的女朋友梦水瑶。
当然,他的惊喜是建立在付先锋痛苦的基础之上,但政治是政治,亲家是亲家,不能混为一谈,在利益面前,有时亲兄弟还明算帐,更和图书何况付先锋只是他老婆的堂兄,就是他的亲堂兄,在关系着切身前途的时候,谁也不会发扬风格,拱手相让。
“呀,不许你叫我丫头,好难听。”古玉一上来就呛了夏想一句,然后又嘻嘻一笑,“爷爷说了,过年的时候,要和你商量一件大事,让你年后一定到京城找他,否则,他要找你的麻烦。”
蓝袜温柔似水地抱住了方格的胳膊:“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变得和夏书记一样有男人味道的时候,就是你可以独挡一面的时候。”
“哼,你才知道?”蓝袜白了夏想一眼,“你有空上网就知道了,去看看女作者写的书,比男作者写的书描写精彩多了,而且还有一女多男……你还是别看了,估计你们男人受不了。我有一个同学网名叫茉莉咖啡,最爱看女主小说了,天天半夜三更地上网看个没完,有时还给我推荐H动画,我都不敢看……”
蓝袜力气不小,虽然她的屁股弹性十足,但她可能是经常锻练的原因,弹性中有着结实的肉感,就把夏想撞得生疼。夏想吃疼,一咬牙,倒吸了一口凉气。
组织部……不愧为天下第一部,邱绪峰就十分心满意足,对于此次借付先锋的东风,成功地入主了燕市市委组织部,志满意得,也非常感谢夏想的及时提醒和非常敏锐的审时度势的目光。
方格和蓝袜的婚礼定在了大年初二,夏想本想初二前往京城,看来又得推迟到初三了。不过结婚的事情好安排,他就打电话给齐亚南,让齐亚南出面安排。齐亚南自然没有二话,一口答应下来。
吴家迫切需要一个燕市土生土长的本地官员,作为高晋周和于繁然的支点,才有利于他们慢慢地展开布局。
埋怨,也是因为爱之深恨之切的责备。
方格苦着脸:“这一句话是不是由我说更好一点?”
“什么事发了?”古玉思想单纯,想得少,还没明白夏想的意思,“不明白你乱想什么,反正我的话带到了,你可一定要到,否则爷爷要是生气了,说不定真找你的麻烦。”
夏想就不免微微有点头疼。
估计还是怪他太冒失太冒险了。
尽管曹永国没有流露出关切之意,或许是多年的为官让他很难和普通老人一样表现出一脸的关切,当然,也不排除岳婿之间很难有感情交流,但不管如何,夏想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担心和埋怨。
夏想就接听了电话:hetushu•com“古丫头,有何指教?”
夏想吓了一跳:“什么大事?提前透露一点,是不是事发了?”
“得,你的意思是提醒我,你现在市委组织部长,是我的上司,是不是?”尽管邱绪峰现在从级别和职务上正好是夏想的上司,夏想本应尊称他一句领导,不过邱绪峰坚持不同意夏想喊他领导,否则不认夏想这个朋友,夏想也知道邱绪峰的心思,是不想因为一个表面的称呼问题而显得彼此之间的关系疏远了,也就没再勉强。
吃完饭后,夏想帮忙收拾碗筷,到了厨房里面,从蓝袜身后路过的时候,没有留神到蓝袜突然弯腰放东西,蓝袜浑圆结实的臀部就正好顶在了夏想的腰部以上、大腿以上的地方,撞个正着。
夏想假装没听见,再怎么着和蓝袜熟悉,他也是区委领导,是不是?形象得保持,关键是,蓝袜还是黧丫头的同学,是方格的未婚妻。
回到家里,晚饭已经准备妥当,蓝袜在,没有出乎夏想意外,但意外的是,方格也在。
随后夏想又给孙现伟、冯旭光、萧伍等人一一打了招呼,让他们到时务必过去捧场,几人无不点头答应。
以为可以歇心了,快到家门口时,又意外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
作为市委书记的公子,曹殊君在夏想成为他的姐夫之后,开始受到了夏想巨大的影响,一切向夏想看齐。本来他坚定认为一个男人应该多谈一些女朋友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不过想起姐姐和夏想一谈就成功了,而且现在夏想一帆风顺,和姐姐十分恩爱,曹殊君就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就把握住梦水瑶就行。
“H动画?”话一出口夏想就后悔了,真是闲着了,怎么跟蓝袜讨论起了这些问题?
常务副市长虽然也是大权在握,但毕竟所管辖的范围有限,而且还经常和市长以及其他副市长有冲突,甚至也有下面的局长敢和他顶撞,现在担任了市委组织部长,立刻就感受到了大大的不同,几乎所有人都对他笑脸相迎,而且他新官上任,初来乍到,也没有任何人欺生。
古玉小姑娘最近没烦他,自从上次撞车事件之后,她也一直没有露面,也没有打过电话,听方格说在领导小组的工作还算顺利,可能还要受到重用。年底事情多,古玉也忙得分不开身,不理他也正常。
夏想愣了半天神儿,老古找他会有什么大事?古玉没有转达清楚,不过应该不是他和www.hetushu.com古玉的事情事发了,因为古玉再没心,这件事情被老古知道的话,她也不会傻呵呵地跟没事人一样。算了,不想了,随他去,车到山前必有路。
但偏偏事情总是要向一起凑,他开车走到半路上,就又接到了梅晓琳的电话。
方格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见夏想就腆着脸说:“领导回来了?辛苦,辛苦。我刚买一瓶好酒,领导赏脸喝两口?”
“他老人家说了,一定要让我请你到京城,如果你不去,他就亲自来燕市找你。”邱绪峰放出了威胁的话,摆明就是让夏想没得选择。
真是一对冤家,夏想笑了笑,随他们去,能帮他们安排到哪一步是哪一步,方部长,不,现在应该说是方书记了,既然有言在先让他照顾方格,他就要尽心尽力为方格铺平道路。再说蓝袜和黧丫头之间的友情也亲如姐妹,他能帮自然要帮到底。
也是,总比没有强。夏想只好无奈一笑:“行,你说了算。过年的时候我肯定会去京城,到时一定去看看女儿。对了,给她买些什么礼物?”
电话随后就断了。
因此,夏想对于和老爷子的会面,早就有所期待,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太突然太意外也太令人惊喜了。
如果不是夏想,他也不可能抢了付先锋的利益,成功晋升为市委组织部长。如果不是夏想从错综复杂的局势之中看出了可乘之机,他也想不到乘机出手撬动付先锋的墙角,更不会最终顺利得手,提前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此时见面,不如不见。
果然,一上路,曹永国开口说道:“小夏,你也年纪不小了,又有了儿子,做事情之前,更应该三思而后行。明知是陷阱,为什么还非要跳下去?躲开不就得了,不一定非要和对方交手。你一受伤,牵动了多少人的心!你现在不比以前了,上有老下有小,肩上的担子很重。”
夏想也不想和岳父争论什么,他也清楚他和曹永国之间,在为官之道和为人处世上面,有不小的偏差,各有各的原则。不是说谁的处世之道更好,夏想不想按照岳父的为官之道去做事,也不想学他的处世之道去做人。
“哈哈,照你这么说,你是在暗示我,是你帮我拿下了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是不是?想让我感谢你就明说。”邱绪峰也确实是当夏想是朋友,当成可以携手共进的同盟,而不是当他是下属,所以说话时也不当自己是市委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