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4章 问计

曹永国热情地和王肖敏握手,寒喧了几句。随后,王肖敏又和夏想握手,他双手握住了夏想的手,感慨地说道:“夏书记,记得上一次见面时,你还是领导小组的处长,后来听说你担任了区长,没想到再见面时,就成了书记……我在官场上也混了不少年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也算是长了见识了。”
王肖敏听了连连点头:“曹书记的想法非常不错,回头我开个会研究一下,让有关部门具体落实一下。”说着,他又看了夏想一眼,笑眯眯地问道,“你也说两句,小夏,你肯定也有好的想法,对不?”
夏想这个女婿还真是乘龙快婿,一步步走到今天,让曹永国见识了夏想飞一般的升迁速度。他今年50多岁了,才正厅,夏想今年28岁,已经是副厅级,关键是,还是实职副厅,更关键的是,还是一把手!
当然大多数人还是以羡慕加仰慕的目光看着夏想一行人……
夏想就顺水推舟:“单城市现在整体发展很平稳,潜力也很大,我也听夏安说过一些规划方面的安排,觉得很符合发展规律,也有单城市特色……”
因此王肖敏才放下市委书记之尊,早早来到夏家等候夏想回来。夏安是他的秘书,他来秘书家作客也算正常,再有他和夏想也有交情,和曹永国也算谈得来,夏想是副厅级,曹永国可是正厅级,他一个人等一名正厅和一名副厅,也不算丢份。
夏想上次受伤,他也一直担心。不过本着一颗好人有好报的公心,夏天成就坚定地认为夏想是好人,肯定不会有事。果然后来夏想一切顺利,平平安安地出院了,就让他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
曹永国知道夏想和王肖敏之间的过招,是故意打埋伏,也是一种拉近关系的说话的技巧,他就端起了酒杯,和王肖敏碰了一杯,微一沉思说道:“夏想到底年轻,他见识浅,就怕说出来的话入不了你的耳,反而显出他的浅薄。不过对单城市以后的发展方向,我倒有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王肖敏也来了?单城市委书记的面子不能不给,曹永国只能答应。夏天成、张兰以及夏安和许宁簇拥着曹永国、夏想一行,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小区路过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对夏天成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还没有走到门口,听到动静的王肖hetushu•com敏就迎接了出来。
王肖敏今天特意来到夏家等候夏想,也是为了感谢夏想在他顺利接任市委书记的过程之中,所起到的关键的作用。
王肖敏本来就想征求一下夏想和曹永国的意见,既然曹永国主动开口,他自然求之不得,忙说:“请曹书记发表高见。”
由此联想到国人生下孩子后,往往都交给爷爷和奶奶或姥爷、姥姥带,老人们对孩子过于溺爱,从不舍得打骂,孩子做错了事情,连一句重话也不说,尤其是老人们最喜欢在孩子摔倒的时候,被椅子绊倒就打椅子,被路绊倒就骂路,不让孩子意识到他走路绊倒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而不是怨天怨地怨别人。
而他30来岁时,好象才是副科。
“安全虽然重要,但保护我的个人隐私也很重要。我担心王书记在家里呆久了,会发现我小时候的照片。小时候比较顽皮,又黑又瘦,让您看了,会影响我的正面光辉形象。”夏想开了一句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曹永国见王肖敏不但提前等了半天,还亲自出来迎接,也是觉得脸上有光。他和王肖敏平级,王肖敏先等了半天又主动出迎,就是降低姿态的表示,况且单城是他的家乡,家乡的父母官在此等候多时,就让他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曹永国非常喜爱夏东,说起夏东来就一脸慈爱的笑容,让夏想看了心里感叹,果然是隔辈亲,刚才老丈人和他讨论问题时一脸严肃,现在说起夏东,就是一副慈祥的面容,差别甚大。
众人笑着进屋。
曹永国笑着摆摆手:“可不是什么高见,只是作为一个单城人,希望单城以后更美好的一个愿望罢了……单城市位于燕省的最南端,和豫省接壤,是优势也是劣势。优势是,可以立足于燕省,将燕省的资源化为单城市的资源,将单城市发展成为燕省最南的窗口,让单城市作为燕省对豫省贸易的前沿阵地,应该市场前景广阔……”
这一句话说得在理,夏想点头记了下来。
因为通过整件事情他也得出了结论,夏想现在只是一名副厅级干部,在省会城市的燕市虽然排不上号,但他的影响力独一无二,能够同时和叶书记、范省长都能说上话,也有能力做出影响他们决定的事情。
“看看,小夏还真会说噎人的话?”王肖敏哈哈一笑,“曹书http://m.hetushu.com记评评理,我让他为家乡的发展出谋划策,他反而推三阻四,还抬起陈书记来压我,是不是有点气人?”
关于单城市下一步的发展思路,夏想确实有,不但有,还有许多!
张兰不理夏天成的乐观,抱怨道:“我能不操心吗?儿行千里母担忧,他是不是大官我不管,但他是我的儿子,我就得管。”
夏想,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他仕途之中的贵人,他必须要向夏想有所表示,否则,他就是不会做人,不会做事。
“哈哈。”王肖敏被夏想的风趣逗笑了,“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件事。一会儿还真得翻翻你小时候的照片,看看小时候有没有官相……”
由市长到书记,步子看似不大,实际上也很艰难。如果此次王肖敏没有顺利晋升,下一次就不一定到什么时候了。所以官场之上,都是宁抢一秒,不停三分。
不羡慕不行,谁都知道夏天成的大儿子夏想是区委书记,听说还是副厅级干部,相当于单城副市长了。二儿子夏安是单城市委书记的秘书,一把手的秘书,绝对有前途。现在王书记就在夏家作客,大过年的,不回家过年,却偏偏来夏天成家里,这得多大的面子?
曹永国见夏想一句话不但拉近了距离,还为王肖敏半天的等候做了一个完美的注脚,就不由暗暗赞叹夏想确实够聪明,反应够快,在轻松玩笑的口吻中,就给了王肖敏一个非常妥帖的台阶。
自然,他心里也清楚,王肖敏看他的面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是在等夏想。
夏想并不知道老爸五味杂陈的心思,他只是在想王肖敏今天特意等候的用意应该就是为了感谢他的出手,如果事情不得以顺利解决,方进江来单城市的话,就会阻拦了王肖敏的上升之路。尽管夏想其实在事件事情的运作之中,说实话,并没有太多地考虑到王肖敏的前途,因为在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下,王肖敏的升迁并不显得十分重要,但最终事情还是按照他的设想得以顺利解决,也等于间接地帮了王肖敏一个大忙。
尤其是老大现在是区委一把手,堂堂的区委书记,在古代,差不多就是五品官了。古代出一个七品知县就算光宗耀祖了,现在老大已经超过知县,夏家的先祖们地下有知,也该欣慰了。
王肖敏始终关注hetushu.com着省里的一举一动,虽然他并不十分清楚夏想在其中所起的关键作用,但也能看清夏想的运作和周旋,最后出来的结果是对他有利。不管夏想是不是出于为他着想的想法去做了这件事情,他必须要对夏想有所表示。
夏想也没什么架子,和每一个认识的人打招呼。曹永国也是,他虽然出去的年头更长,许多人都不认识了,不过还是不会在父老乡亲面前摆什么架子,而且他向来也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
曹永国有父母在,本不想在夏家吃饭,夏天成的一句话让他立刻改变了主意:“王书记在家里等了半天了,他过年没回家,就是特意等亲家回来。”
现在夏想顺利担任了区委书记,成了一把手,回家过年,还惊动了市委书记亲自来等候,夏天成就知道,他的儿子夏想,越来越有出息了,官儿也越做越大了。
不担心不行,市长是基础,书记才是晋升的阶梯,不担任书记,绝对走不上副省级之路。尽管说担任了市委书记也不一定都能升到副省,但不经过市委书记岗位上的锻练,更没有可能。
夏天成面子大了,成了能人了,生了两个有本事的儿子,老了老了,算是出头了。
市委书记在夏天成家里坐着,不要说一建公司的总经理了,就是区委书记和区长都坐不住了,非要过来作陪,却被王书记赶走了。因为王书记说,他是私人作客,不是公事,不用人陪。最后区委书记和区长都只好走了,就让邻居们眼都直了,唉,没看出来,当年看上去最没出息的夏天成,现在成了事儿,越来越有分量了,书记连区委书记和区长都不理,就是夏家坐着不走,听说特意为了等夏想回来?
但不想归不想,也不能当面和岳父讨论谁对谁错的问题,只好点头说道:“是,我以后会多注意一些。有时候,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在危险面前,身为父母官不挺身而出,也心里不安。”
不过众人又一想,就算他们家的女儿再漂亮也不行,夏想的媳妇又漂亮又有才,还是市委书记的女儿,自己是平民老百姓一个,女儿再漂亮,也不是市委书记的千金。
对于王肖敏再次向他问计,夏想心里清楚,其实关于单城市的整体规划和发展方向,作为在单城市呆了将近两年的先市长后书记的王肖敏来说,心中早有大计,有此一问,不和_图_书过是一次友好的交谈的开头罢了。
从开始时传出风声提名他担任单城市委,又到范省长突然节外生枝,提议由方进江担任单城市委书记,最后又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心一直悬在空中,没有着落。直到最后一刻尘埃落定之时,王肖敏才长舒了一口气,感觉一生之中从来没有这么担心过一件事情。
和张兰享受天伦之乐相比,夏天成享受的就是幸福和心满意足。两个儿子,一个正科,一个副厅,亲家是正厅,还有一个单城市委书记也是正厅,夏家真是蓬荜生辉,高官云集。
人比人,气死人。
久而久之,就让孩子从小养成了自私自利并且不懂得提高自身的处世能力的性格,一遇到了事情就怨天尤人,最终也会一事无成。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王肖敏呵呵一笑。
夏天成看到和两个市委书记侃侃而谈的儿子,心中欣慰地想,他老了,一辈子没什么出息,但有两个有出息的儿子,这辈子没白活!
王肖敏的口气半是调侃,半是感叹,夏想感受到了他的亲热,也忙握上了双手:“劳动王书记在家中等我们半天,真是不好意思。要是您提前打个电话,说什么我也得开快一点。”
曹永国叹了一口气:“当年我也热血过,也知道年轻的时候,容易冲动,其实也不能怪你什么……让你按照我的处世之道去做官做人,也未必会有好的前途,算了,你还是按照自己的路子去走好了,但记住一点,官儿可以不做,一定要多替家人想想。”
众人既羡慕又嫉妒,都恨自己没能生一个漂亮的女儿,要是早早嫁给了夏天成的两个儿子,现在也成了区委书记夫人和秘书夫人了……唉,只怪以前目光太短浅,没看出来老夏家的两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
张兰乐得合不拢嘴。
年三十中午吃饺子,习俗是煮好饺子放鞭炮,夏想一行就在密集的鞭炮声中,开进了家门。
夏想就决定,就算苦点累点,也要自己带孩子,从小对孩子严格要求是对他负责。他想要培养的一个自强自立的儿子,而不是一个富二代或官二代的纨绔子弟。
燕市离单城市确实很近,还不到中午时分,就赶到了单城市,正好赶得上吃团圆饭。
随后,就又说起了轻松了话题。
夏天成的眼睛就有点湿润了,心情就十分激动。
等到夏想顺利地接任了书记之后m•hetushu.com,夏天成就语重心长地对张兰说道:“我说不用担心老大,看,现在应验了不是?好人有好报,吉人天相。老大为老百姓做事,老天爷会不管他?你就不用瞎操心了。这叫因祸得福。”
夏天成和张兰早在路口翘首以盼,一见夏想和曹永国的车出现,都一脸兴奋和高兴。等车一停稳,夏天成就上前拉住曹永国的手,非让曹永国到家里吃饭。
曹永国再想起夏想的所作所为,从内心发出一声叹息,算了,以后不管他了,就让他随他的意愿去发展,走到哪一步是哪一步。再过几年,夏想说不定就能成为百万城市的父母官了,到时他才30岁出头。
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又有夏想熟悉的声音响起,王肖敏知道人等到了,就赶紧起身出来迎接。
几人进屋,屋里已经摆好了酒菜,众人分别落座,曹永国和王肖敏坐在首位,夏想在下首作陪,夏安和夏天成也坐在末位,张兰和曹殊黧、许宁没有入座,到另外的房间去吃饭。
不多时,几杯洒下肚,气氛就热烈起来。基本上都没有外人,王肖敏借着微微的酒意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我还能在单城市再干三五年。三五年后,通海铁路早就通车了,成语故事文化宫也成为了国内一大胜景,将台酒现在在国内名气大振,到时也将成为国内十强之一,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小夏,你来说说,对于单城市的明天,还有什么想法没有?”
而几年前夏想第一次登门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当时他还只是一介白衣,还没有迈入官场的门槛。但现在,已经是执掌一方的副厅级高官了,在一般地市,就是副书记副市长的位置。
王肖敏微微一笑:“小夏,说点有用的,都不是外人,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一直当你是朋友看待。”
夏想就嘿嘿一笑:“王书记,您总是让我当您的免费秘书,我没有意见,陈书记也该有意见了,会埋怨我不好好将精力放在下马区的建设上面,非要插手单城市的事务,手就伸得太长了。”
或者说,是王肖敏想借机说出他自己的设想,来征求他和曹永国的参考意见。
夏东睡了一路,一到家就欢了,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转个不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点也不认生。张兰喜欢得不行,伸手要抱夏东,夏东也不露怯,被奶奶抱在怀中,还伸出小胖手去揪奶奶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