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6章 正题

连若菡毫不示弱:“谁怕谁?到时看谁先求饶!”
邱仁礼相请,夏想必须给面子。他放下电话,和连若菡说了一声,连若菡就说晚上一定要回来吃饭。夏想答应一声,就开车直奔邱家而去。
初三一早,夏想就开车前往京城。头一天晚上,曹殊黧将头埋在夏想怀中,呢喃地说道:“我虽然有点心里不舒服,可是也知道连姐姐需要你。你和连姐姐在一起,一定要记得我们母子的好。连姐姐虽然比我高一点,但没有我温柔体贴。连夏虽然白一点,但没有夏东帅。”
但夏想又不会让人觉得轻浮,更不让人觉得假装,才是最让邱仁礼感叹的地方。
邱仁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夏想进来,起身相迎,还加紧几步向外走——夏想不敢托大,急忙也多走几步,不让邱仁礼礼迎他过多。
幸好在邱绪蝶追上夏想之前,邱绪峰迎了出来。
夏想到了邱家的时候,正是下午4点左右。邱家在京城北郊有一处宅院,面积很大,寻常人不知道此处是邱家的住所,不是特别熟悉和可靠的人,邱家不会让他来私宅。
夏想无语了,摇摇头,又冲邱仁礼笑道:“邱伯伯,国务院关于大京城经济圈的论证工作,您肯定已经知道了,对这件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邱绪蝶追不上夏想,在后面也加快了脚步,喊道:“女人不是老虎。”
连若菡已经做好了丰盛的饭菜等他。
一见到夏想,夏东没有夏想想象中的满心欢喜地扑过来,而是赖在连若菡的怀里,不肯让夏想抱。不过还是偷偷地看夏想几眼,然后又将头埋到连若菡的怀中,就是不肯从妈妈怀里下来。
连若菡强调让夏想回来吃晚饭的另一层含义是,可能老爷子晚上会见夏想。
“到京城了?”邱绪峰第一句话虽然是问句,但却是十分肯定的口气。
邱仁礼从小细节看出了夏想的细心,呵呵一笑,伸手和夏想握手:“小夏,主持了下马区全面工作,算是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我很欣赏你的性格,很喜欢你的为人,好好干,以后会大有前途。”
连若菡还是被夏想绕了进去,她微一沉思,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他上次见我,想抱连夏,连夏躲开了,他就叹了一口气,忽然就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过年的时候,夏想要是来京城,就对我说一声——我想,他就是想和你见面的意思。”m.hetushu•com
连若菡的别墅不太大,200多平方,但只住了母子两人还是觉得空空荡荡的,好在平常也很少住,只是在夏想来的时候,连若菡才来住上几天,其实相当于她和夏想在京城的一个家。
和邱仁礼的会面算是私下里会面,但他说的话既正式又随意,而且又给了夏想极高的评价,夏想就谦虚地一笑:“邱伯伯您过奖了,作为绪峰的朋友,我是晚辈。你这么夸我,我就当是您看在绪峰的面子上,爱屋及乌。”
如果说吴家在燕省只有李言弘、高晋周和于繁然的话,邱仁礼也不觉得压力有多大,因为以上三人想要在燕省整合资源,完成布局,至少也要两三年时间,邱家也有足够的缓冲期。三人之中除了高晋周在燕省的时间稍长一些之外,李言弘和于繁然都是初到燕省,想要站稳脚根,也需要一年半载,趁此时间邱家努努力,也能向燕省安插一两个人下去,也未必会比吴家落后太多。
“邱姐是性情中人,有个性,不虚伪做作,活得自在,也是好事。”
连若菡羞红了脸:“你怎么当爸爸的?别教坏了儿子!”
夏想来到连若菡的住处——为了方便和夏想见面,连若菡在吴家家宅之外,又置办了一处别墅。夏想赶到的时候,连若菡和夏东正在门口翘首以待。
不打架才怪,夏想就亲了连夏一口:“儿子别怕,妈妈最喜欢让爸爸打她……”
连若菡小脸一板:“怎么着?敢情这么久了,在你心目中我还不是贤妻良母?不是就不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当贤夫良父?”
在燕市市委高高在上的组织部长,在邱绪蝶面前,一点威风也没有。邱绪峰急忙拉了夏想一把,快步如飞把邱绪蝶甩到了身后。
和夏想一样的年轻人,能爬到副厅级高位的也有,虽然不多,夏想也不能算是最年轻的副厅级高官。但能够成为实职副厅,还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却依然能够做到不骄不躁,在帮助了邱绪峰顺利担任了市委组织部长之后,还一点也不居功,就更让邱仁礼对夏想多了一份欣赏之意。
邱仁礼和邱绪峰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会心地一笑,不约而同地想,这个夏想还真是一个妙人,一句话就切入到了正题。
夏想还没有接话,小连夏终于回过味儿来,脆生生地叫了一句:“爸爸!”
邱绪蝶却不领情,飞了夏想一和-图-书眼:“男人年轻了好,女人,太年轻了不好,不解风情,浪费男人的投入。”
连夏回头看了连若菡一眼,天真地说道:“妈妈说,让我长大了以后,要学爸爸的一半好,不学爸爸的一半坏。”
夏想点头一笑:“我爱喝的茶你肯定没有,就是超市最常见的五元一袋的茉莉花茶。”
黧丫头被夏想的毛糟大手揉捏,急忙躲闪:“别乱摸,现在暂时不让你用了,现在是夏东的专用品。”
夏想就发现,他认识的一帮人中,喜欢在外面吃饭的还真不多,大部分都喜欢在家里自己做饭吃。他也是,不管是前世做生意还是今生当官,都有太多的在外面山喝海喝的机会,但他能推则推,因为他还是觉得家里的饭菜最好吃,最可口,也最养人。
夏想才不会当着邱仁礼的面说邱绪蝶的不是,尽管他从心底其实对邱绪蝶也有点看法,觉得她太放浪了一点,但毕竟在邱家,适当说一些好听话还是必须的。
邱绪蝶一点也没有吃惊,反而大加赞叹:“到底不是一般人,爱好也不一般,这叫超凡脱俗。”
中午,夏想小睡了片刻,几日来几乎马不停蹄,确实累得不行,他一睡就睡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睡够,就被电话吵醒了,是邱绪峰。
邱绪蝶穿了一身紧身牛仔,身体微微有点丰满,浑身上下肉感十足。她一见夏想,就十分亲热伸手一拉夏想胳膊:“一段时间不见,身子骨更壮实了,到底年轻,摔打摔打不但没事,还更强壮了。经过风雨的男人,才越来越有男人味。”
但让邱仁礼怦然心惊的是夏想。
再看到吴老爷子在燕省的布局和手笔,邱仁礼就更是心急如焚。吴老爷子到底老谋深算,表面上比付家和梅家插手燕省事务最晚,但实际上一出手就占据了最有利的一面,而且手腕老辣独道,显示出了过人的政治智慧,让邱仁礼自叹弗如。
邱仁礼摆摆手:“快去忙你的,我和夏想说说话,不要添乱。”
连若菡又咯咯地笑了:“你现在打岔的水平倒是越来越高了……”
连若菡的饭菜手艺进步不小,虽然还不如曹殊黧做得可口,也不如卫辛做得精美宜人,但至少是她的一番心意,也可以看出她确实用了心。
夏想也知道恭敬不如从命的道理,就任由邱仁礼拉着他,然后坐到了沙发上。
“哈哈。”邱绪峰放声大笑,“我从你和_图_书说话的清晰度上面就可以判断出来,你不是在燕市,因为在燕市你离我远,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听上去近在咫尺。”
夏想能来邱家的私宅,证明了他不仅仅是邱绪峰的好友,也获得了邱仁礼的真正认可。
夏想明白了,瞪了连若菡一眼:“小心晚上收拾你。”
“呵呵,我可不是夸你,是实话实说。”邱仁礼拉着夏想的手,把他让到沙发上,算是给足了夏想的礼遇,“来,坐,到了家里不要见外,既然当是我伯伯,就不要客气。”
小孩子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变化,以前的连夏有点无法无天的样子,不怕生,现在长大了一些,竟然又有点怕生了,让夏想哭笑不得,同时心里也隐隐愧疚,还是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否则儿子对他也不会认生。
一路疾驰,不到中午时分,就到了京城。
夏想本来还想打趣连若菡几句,却被儿子的一叫,顿时醉倒,一把将连夏抱在怀中,喜不自禁:“臭小子,终于肯认爸爸了?再不叫爸爸,爸爸就不喜欢你了。”
不接受他的盛赞,就表明夏想不想在邱绪峰顺利当上燕市市委组织部长的事情上面居功!
夏想用力一揉黧丫头的右胸:“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我是不是一个好丈夫?”
小连夏还以为两人要打架,就说:“爸爸妈妈不许打架。”
一句话正说中了邱绪蝶的内心的柔软之处,她就喜笑颜开:“夏兄弟,你可真会说话,我就更喜欢你了。”
得,越说越放肆,夏想可不是来邱家找邱绪蝶调情来了,忙三步并成两步,大步流星向前。
夏想知道上了邱绪峰的当,他不是随口一猜,自己就当真了,就笑骂了一句:“乱弹琴!快说,怎么着了?”
夏想就看了连若菡一眼,问连夏:“妈妈说爸爸什么坏话了?”
夏想心想别的女人是不是不好说,反正你是。有的女人比老虎还厉害,好歹老虎杀人还流血,女人杀起男人来,可以不见血而置人于死地。
燕省环抱京城,离京城近在咫尺,大京城经济圈一旦建成,必将大大地提升燕省在全国的地位,如此,燕省再恢复以前直隶时的政治格局也并非天方夜谭。
“我喜欢爸爸,妈妈才不喜欢爸爸。”连夏活泼了起来,奶声奶气地说道。
夏想想了一想,摇头说道:“还是不要见面了,我和他暂时还没有共同语言,见面了万一吵架就不好和图书了,所以说,相见不如怀念。”
夏想开车进了铁门,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居然是邱绪蝶。
邱家本来对燕省也是没有太大的图谋,但自从大京城经济圈的论证经过专家团审定之后,呈报了国务院,并且得到了国务院的认可,邱仁礼的心思就立刻活络起来。
夏想受不了邱绪蝶成熟欲滴的熟女气息,太诱人也容易让人冲动了,他就乘机不动声色地摆脱了邱绪蝶的魔手,笑道:“邱姐才是越来越显得年轻了。”
“去,骗人也不用点心,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想哄我,也得说点象样的假话。”黧丫头用头顶着夏想的下巴,用手在他胸膛上写字,“我把我的名字在你身上写呀写呀,一直写到你心里。”
夏想就夸了连若菡几句:“水平见涨,身材见好,脾气见好,不错,不错,越来越有贤妻良母的潜质了。”
没想到邱绪峰的话让邱绪蝶听见了,她在后面大为不满地说道:“邱绪峰,你怎么说话的?我不是嫁不出去,是嫁了出去又回来了。还有,我在家里,不占你的地方,不花你一分钱,不分你的家产,你还敢嫌弃我?小心我收拾你。”
邱仁礼咳嗽一声,无奈一笑:“我都拿她没办法。”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原来说的是女人——夏想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夏想大摇其头:“这没个词,对不起,你说错话了。”
李言弘对夏想打来电话很是高兴,问他何时来京城,夏想没敢给他准确时间,因为事情太多了,怕安排不过来。
作为初来者,李言弘也好,于繁然也好,哪怕是在燕省已经两年多的高晋周,想要完全打开局面,培植力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甚至需要付出许多心血也不一定成功。每一个地方的本地势力都非常坚固并且错综复杂,想要真正的站稳脚步,需要付出许多艰辛,毕竟以上三人都不是一二把手,又不是在组织部等至关重要的部门。
邱绪峰没理会邱绪蝶,小声对夏想说道:“家里有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姐,实是在一件让人十分头疼的事情。”
家中的布置和莲居差不多,简单而大方,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夏想和连若菡在家居上面的看法惊人的一致,就是一切以实用大方为主,不奢华不浪费,舒适为第一。家,是一个人休闲放松的港湾,装修得太豪华太精致了,反而住得累人。
曹殊黧就笑他,官不大和*图*书,电话不少。也确实,夏想的电话比曹永国的还多,区委书记女婿,生生把市委书记老丈人给比了下去。
“扑哧”一声,连若菡忍俊不禁地大笑出声:“好歹他也是堂堂的政治局委员,想和你见面,你还不给面子,是不是谱太大了?还相见不如怀念,你还真会形容,小心让爸爸听到,气掉了大牙。”
夏想就吓了一跳,联想到邱家在国安方面的能量,就警惕地问:“你跟踪我的手机了?”
“没有,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岔开话题……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爸是什么个意思?”夏想就诚心逗连若菡,说是不会岔开话题,但话一出口,却明明是前言不搭后语。
“你真是……”黧丫头脸红过耳,“真没出息,都是孩子他爸了,还这么贪心。”
夏想才不肯放手,一边揉一边说:“大了不少,嗯,弹性又增加了一些,便宜夏东这个小子了……”
邱绪蝶也进了屋,主动去倒茶:“夏想爱喝什么茶,我去泡……你肯定不会爱喝咖啡,对不?”
邱仁礼目光闪动,心中却对夏想更多了一层喜爱。
“男人不贪,女人不欢。”夏想说出了一句真理,就凑了过去……
邱绪蝶也不怕邱仁礼,很不以为然地说道:“爸,你是欣赏夏想,我是喜欢夏想,互不相干,我不影响你,你也不要赶我,好不好?”
能沉得住气的年轻人,才能走好以后的道路。在京城,他见多了世家子弟的轻浮和狂妄,即使偶而也有几个沉稳的人,和夏想相比,却又是沉稳有余,灵活不足,一看就是故作姿态的沉稳,不象夏想,确实是灵活多变,机智过人。
该拜年的电话基本上早在初一都打完了,关系好的,巩固一下关系。关系一般的,联络一下感情。不过今年夏想的手机就没有停过,毕竟当了区委一把手,下属的拜年电话和短信几乎打爆了他的手机,一天充两次电都不够。
这个年轻人,有眼色,有能力,会说话。他叫他伯伯,显然是以晚辈自居,又抬出邱绪峰,等于既是表明了他的谦虚,又暗示他不肯接受他的盛赞。
夏想知道黧丫头的小小心思,呵呵一笑:“糟糠之妻不下堂,连夏再好,也姓吴。再说我去京城是见邱绪峰和邱部长,估计和别人就打个照面,总共也就说三分钟的话……”
“现在过来家里,下午我爸没事,正好可来聊聊。”
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其乐融融。